14,娅娘再次躺枪

推荐阅读: 倾情一世孩子脸上有白块是怎么回事表示颜色的成语微晶磨削术洪荒逍遥我和美女同事神道丹尊重生都市龙与虎2爬行比赛

    「美琴,虽然不怎么明白为什么,但是这里似乎也不是谈话的好地方。总之,现在就给上条先生乖乖的像个孩子那样——先休息吧。」

    凶猛而又充满危险信号的低语从就在数秒前还一脸无奈的少年口中漏了出来,但是从他吊起嘴角的表情里,却可以看出一丝笑意。

    ——那是不带一丝怀疑、毫无迷惘地宣布着既定胜利的霸道微笑。

    在毫不收敛的巨力下,大地如积木般崩碎。

    而后像是回应这一切一般,雷鸣般的巨响才带着肉眼可见的气浪向周围席卷。

    震耳欲聋的响声将大气向上卷起,在火焰般空气潮汐的搅动下形成了一个狰狞的涡流。

    攻守转换,仅仅只有一击,这场战斗便已完结。

    上条恭介缓缓将打入御坂美琴柔软腹部的右拳收回。

    美琴端庄的美貌中带着一丝痛苦,沉沉地昏迷了过去。

    而在美琴身周,闪现出蜘蛛网般形状的触角的电光才刚刚迸发出来、便慢慢消散于空气之中。

    「姐姐大人……怎么会……」

    一直在远远地站在路障后方,看着御坂美琴逞强战斗的白井黑子惊讶的张着嘴。

    她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一面倒的战局,因为在这个都市,她所知道的、能与最强的电击使(eleaster)相抗衡的人类,实在太少了。

    但是,之后的战斗完全打破了她的预期。

    仅仅依靠防守,便能对抗全力出手的美琴而不落下风。而现在居然只用一击、就打倒了身为level5超能力者的御坂美琴——这是完完全全地碾压超能力者级别的力量。

    拥有这样力量的人,在这之前她只见过一位——学园都市no.0‘片翼天使’,号称‘绝对不可能被任何能力者战胜’的真正传奇。

    「快放下姐姐大人!!」

    咬了咬牙,白井毫不迟疑地将大腿上的金属箭矢发射出去。

    无数箭矢一声不响地横渡空间,直接出现在用右手像是玩偶一般轻松提起昏迷御坂美琴的少年所在位置。

    白井的攻击目标是少年的左肩及两脚,而且好心地避开了关节。

    凭空出现的箭矢会从少年身体内侧直接穿破柔软的肌肉。

    这种攻击不会受物体的材质所影响,空间移动的基本原则是「被移动的物体」会挤开「目标位置上的物体」。

    所以,白井的攻击没理由不会贯穿少年的身体。

    但是——

    少年已经不在原本的位置上了。

    白井不禁发出了错愕的声音。

    一时之间,万籁俱寂。

    同样的重重一击,落在了黑子身上。

    「小黑子,你也是。」

    伴随着这样的宣告,白井黑子失去意识,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发出了让人联想到脏兮兮的布袋落在地面的声音。

    ☆

    「冕下……你是在……」

    鸣护艾丽莎感觉眼前眼神变得一片茫然的少年突然变得陌生了。

    像是一个无机质的物体一般,散发着一股冷漠的气息。

    「嗯,我只是在模仿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人类而已。不必在意。」

    上条恭介淡淡的说着。

    早在清晨刚刚醒来的时候,‘上条感知’就给了自己强烈的预警,只是被接连遭遇到预料外奇异事件的自己忽略了。

    或许,上条恭介的潜意识里一直认为,以自己如今的力量已经足够解决任何危险了。

    而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思考’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完全是多余的。

    直到他熟识的少女们毫不犹豫地对他出手,他才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单纯暴力所能解决的事件范围。

    而现在,在经历过高效而系统的思考之后,他目前所拥有的情报却不足以得出一个绝对正确的结论。

    ‘上条恭介’,他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扮演着‘第一方’的角色。

    包括麻衣、美琴在内的绝大多数人,应当是出于与之相对的‘第二方’。

    而在他眼前的这名粉色长发少女,在事件中极可能处于不同于前两者的‘第三方’。

    如果所料不错,处于这三方之外的、才可能是这次事件的元凶。

    在某些特定问题上能得到已知三方的对质的话,事件的真相也许就能彻底水落石出。

    不过在此之前,他先得消除这座城市对他的敌意。

    「恶人比善人还要好控制。两者之间的差别只在于交涉时的手法不同。」

    上条恭介眼神茫然,淡淡地做出了总结。

    他有一个冷静而疯狂的主意。

    他想打一个赌。

    ——不管是赢、还是输,都能通往自己所要结果的豪赌。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毫无理由地确信着,自己必然会是胜者。

    仿佛在无数纪元之前,这场豪赌的胜局就已经奠定。

    ☆

    黄泉川爱穗,将背部倚靠在地下通道转角的墙体边缘。

    她拥有美丽动人的脸孔及曼妙的身材,尤其是傲人的胸部,即使被压抑在深黑色的装甲服内也散发出无比成熟魅力。

    她本人似乎对自己的外貌之美浑然不觉,但这种天真性格却反而更加诱人想人非非。

    而此刻,她美丽的脸上的眉头却紧紧地皱着、紧紧抿着的嘴唇有些发白。

    战斗的声响已经平息了数分钟,依然没有出现的两名风纪委员(judgent)少女让她心中焦躁不已。

    喀。

    突然间,黄泉川所在墙体后方的街道上,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

    ——来自战场所在的方向,似乎还是两个不同的脚步声。

    黄泉川只能举起枪,转动脖子,借着通道对面落地玻璃的反光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紧急照明灯的红色灯光非常微弱,没办法把整条地下街的通道都照得清楚。

    除了勉强照出通路方向的紧急照明灯光之外,整个通道深处是一片漆黑。

    脚步声就是从这片黑暗中传出的。

    一道脚步声听起来虚浮而怯懦,简直像是战战兢兢地走在鬼屋里面,或是小孩子在夜晚到学校拿遗忘东西时的脚步声。

    而另一道,却像是老式座钟滴答摆动着的金属钟摆一般稳健地刻在黑暗之中,如同经过精准的测量和计算一样、毫无误差地满溢着沉沉的霸气。

    黄泉川胸中涌起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

    而这样的预感,成真了。

    黯淡的红色灯光下,站着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

    少女是她见过的,盖住大腿的长裙、长而柔顺的粉色头发,耳旁是以发圈绑住的直发。

    正是那名向她询问情况的少女。

    少年则有着银灰色的头发,怀中抱着一名茶色头发的少女,眼神在红色灯光的照耀下显现出让人心中发寒的一片茫然。

    ——毫无疑问,风纪委员(judgent)的少女们失败了。

    因为这名少年,正是此次行动的目标。

    黄泉川握着枪的手心满是冷汗。

    「这个位置正好。」

    少年将怀中的少女倚着墙轻轻放下,然后看着黄泉川所在的方向,露出了毫无温度的笑容:「出来吧,即使是核弹,也不可能真正地伤害到我,更不用提你手中的玩具了。」

    已经听说过交战过程的黄泉川知道少年说的极有可能是事实,也同样明白以对方的实力也无需忌惮她,甚至可以完全无视她。

    她依然握紧了手中的枪,毫无妥协的意思。

    似乎是看穿了她的意图,少年继续平淡地说道:「让我来告诉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一分钟以内,你会接到通知,这一切都是一个错误,而我是这座都市的一名学生,名叫‘上条恭介’。‘上条’是‘上条麻衣’的‘上条’,名字是‘恭介’不是‘京介’。

    关于我的一切指控都会撤销,你们将被要求打扫好残局。

    另外,我将带走这名昏迷的茶发的少女,不管是anti-skill、还是judgent,都将会接到不允许阻拦我的绝对命令。」

    黄泉川已经无法理解这名少年的话语了。

    难道对方只是个实力强大却精神错乱的家伙?

    「此外,将会有一张有足够余额的银行卡,和密码一起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我的手上……」

    听着少年的平淡而不知所云的叙说,黄泉川越来越觉得无法猜透对方的看法。

    这是在谈判吗?

    可是为什么这名少年的话中不带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然后,就在黄泉川微微有些失神的时候,那名少年却停了下来。

    金色的辉光从通道中火焰般跳动着闪耀起来。

    随后,这金色的光芒变成了刺目的白色辉光。

    「早上好,亚雷斯塔,你该晒下太阳了。」

    伴随着少年意义不明的低语,黄泉川爱穗愣愣地转过头。

    ——宛如一个无比耀眼的太阳,在这个黑暗的地下通道中升起。

    从玻璃的反光中,她仿佛看到了整个天地被一分为二的场景。

    而她所没看到的,是在这一切的尽头,万分之一秒内无数卡巴拉、佛教、十字教、神道或印度教的经典、无数代表着人类存在轨迹的——文明之理的破碎。

    那也许就是是曾经的世上最强防御燃尽时,飘零的最后余烬。

    (ps:完结前就不求票了,散发下余热,推书‘幻想乡的选择性日常’。听名字就知道是东方和无节操绝对选项的结合了八……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对东方有爱的同志们强烈推荐下!

    作者境界子是萌物,天天被调戏,却怎么都玩不坏,绝对是手感绝佳的超级抖

    目前据说正在码里番,有兴趣的话围观下八……)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