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游戏时代 > 第十章 金夏盛会

第十章 金夏盛会

推荐阅读: 寻找前世之旅续鸡宝是什么run的过去式神迹之都市异魔恐怖灵异小说盗墓笔记小说在线阅读网游之屠龙巫师txt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馄饨雷修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

    大约顿饭功夫后,我再次被兵卒们赶向那巨大的铁笼,远远看见铁笼中那个挺拔魁梧的身影,我感到嗓子发干,心在下沉,只看背影我便认出他是我此刻最不愿见到的人。

    “是你!”站在他的对面,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千言万语化为一脸苦笑。

    “是我。”他碧蓝眼眸中闪过一丝激动,立刻又黯然无语。

    “真巧!”我没话找话,摸着脸颊上那道刀疤,想找回当初对他的恨意,但所有的记忆只剩下一同出生入死、并肩作战的情形,所有的记忆最后定格成那只和我紧紧相握的手,以及他那拗口难记的长长名字,我很惊讶自己立刻就想起了他的全名:易卜拉欣·汉森·托尼。

    仅仅一个多月,他完全象变了个人,光洁的脸颊冒出了寸长的短髯,使他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显老,赤裸的上身附满泥垢和污血,很难和原来衣衫华贵、一尘不染的他联系起来,改变最大的是那眼神,孤寂、无助、茫然,再没有当初的飞扬神采,再没有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和自信,我想,他体会到了我当初的感受。

    望着他茫然无助的眼神,我手中的刀柄几乎要攥出水来,用尽一切努力,我也无法说服自己向一个曾经生死与共的伙伴出刀,即便知道是游戏也不能。

    “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动手?”铁笼外开始响起了窃窃私语,渐渐变成一阵杂乱的质问,最后汇集成整齐的呐喊,“杀了他!杀了他!”

    我猛地一刀劈出,“当”地一声劈在拇指粗的铁栅栏上,百炼精钢的短刀立刻折成两段,虎口立时开裂,手臂也麻木得象不属于自己,我却完全没有知觉,瞠目怒视铁笼外嗜血的贵族们,众人被这声突然的巨响和我的目光震撼,一时鸦雀无声。

    托尼的目光不再孤寂,眼眶中泛点星花,猛地把刀从铁栅栏中扔了出去,然后挺直脊梁,昂然抬起头,眼中闪出过去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武士的骄傲!

    铁笼外响起一阵惊叫,几个贵族被那突然飞出的刀吓得摔倒在地,铁笼周围的兵士们立刻如临大敌,张弓指向我们,那弓弦满引时的“咔咔”声,为这沃满鲜血的花园再添一股肃杀之气。

    “我再重申一次,”肃静中响起楚王任得静不带感情的声音,“你二人只有一个能活着出来,要不就一同被射杀,弓箭手预备!”

    弓弦停止呻吟,那是张到极至时的宁静,众人屏息定气,期待着那只决定我们生死的手挥下,宝燕公主突然冲到铁笼边焦急地向我喊:“白痴快动手!不然你们两人都要被射杀!”

    我转头望向托尼,只见他平静地淡然一笑,用生涩的西夏语问楚王:“夏国没有真正的武士吗?要杀我们也只能用懦夫的办法?”

    我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动和尊敬,生死于我来说*,死亡不过是这次冒险的结束,但托尼却是真实地面对死亡,不惜为心中执着的那点尊严放弃自己的生命。

    “等等!”终于有人阻止了楚王即将挥下的手,楚王一见是李仁孝,不得不收回手,只听李仁孝淡然问,“我看他俩身手很好,难道除了射杀,就没有办法让他们屈服?”

    “皇上,这是斗奴惯例,”楚王的声音不亢不卑,“拒绝决斗的斗奴,就如战场上的逃兵,即便身怀绝技也决不能姑息,不杀不足以立威。”

    李仁孝轻叹口气,淡然道:“杀人容易,收服人心则难,我大夏立国,不是以收服人心为上吗?比如收服汉人、回鹘、辽人,仅凭我党项一族,哪有我大夏今日的强盛?”

    显然李仁孝不主张杀人,但要就此不顾惯例收回成命,楚王却又有所不甘,不禁有些左右为难,就在此时,身后突然闪出一人,对楚王抱拳道:“楚王,浪烈有个请求。”

    “讲!”

    “请楚王把那两名斗奴赐予浪烈祭剑!”

    楚王眉毛一跳,瞟了李仁孝一眼,然后问:“你是说你要亲手杀了他们?”

    浪烈抬头道:“方才那斗奴口出狂言,说我大夏没有真正的武士,浪烈就在公平决斗中杀了他们,以立我大夏之威!”

    李仁孝淡淡道:“浪勇士为我西夏第一高手,要杀个疲惫的斗奴原也不是难事。”

    浪烈迎着李仁孝的目光,昂然道:“浪烈愿以一敌二,以示公平!”

    此言一出,不仅众贵族哗然,就连我也觉得够狂,自从我经过几个师父非人般的折磨苦练后,至今还没遇到能挡我三刀的对手,即便如此,我仍不敢说可以与托尼一搏,而身材瘦小的浪烈,却要同时挑战我二人,甚至无视我们卑贱的身份。

    “好!准!”话说到这份上,李仁孝也不能再阻拦,只得点头同意。

    “打开铁笼,给他们刀!”浪烈话音刚落,立刻有两柄短刀扔了进来,是那种一尺多长、巴掌阔的斗奴专用刀,据说这样的短刀在决斗时不仅只有近身相博,还不容易一刀毙命,可以增加斗奴的刺激和乐趣。我捡起一柄,对托尼笑道:“想不到我们还有并肩作战的机会。”

    托尼抬脚勾起地上短刀,平静地道:“以二敌一,不算公平决斗,你当我是朋友就不要出手,我若死在他的剑下,你再出手不迟!”

    我还想争辩,但一见托尼眼中的自信和骄傲,立刻便放弃了,我知道,有的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也永远具有武士的风骨。

    铁门打开,浪烈弯腰钻了进来,缓缓扫视我二人一眼,然后慢慢拔出了腰中佩剑,双手紧握抱于胸前,一见他握剑的姿势,我突然有些后悔,后悔答应了托尼,让他单独去面对全身每一块肌肉都象是为剑而生的浪烈,或者说他本人就是一柄经过千锤百炼的杀人利剑!

    我紧靠在铁栅栏边,虽然远离浪烈,我仍然被这个比我矮半个头的瘦小男子浑身散发出的凛冽杀气激得手心冒汗,心脏狂跳,我这才知道,从小就经过刻苦训练和实战淘汰的真正武士,与短时间内训练出来的斗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杀!”托尼在浪烈无形压力下再难保持镇定,一声怒吼,挥刀而出,几乎同时,浪烈也迎了上来,刀剑相击的刺耳巨响立时连成一片,让人分不清这声音的节奏和首尾。

    虽然浪烈的剑并没有向我攻击,但我仍紧张地横刀护住全身,不时挡开他们无意挥来的刀剑,最后我完全分不清挡开的是刀还是剑了。

    二人的身形不时在我面前交错闪过,我用了十二分的努力才克制住自己不向浪烈偷袭,我得尊重托尼,其实就算我偷袭,也肯定无法得手。

    “当!”一声刺痛耳鼓的巨响之后,二人终于停下身形,相隔三步远,刀剑遥遥相对,如钢浇铁铸般凝然不动,但托尼的刀已折,只剩下几乎光秃秃的刀柄,刀身已碎成数十片,散落在方圆三丈内。尤其恐怖的是胸前那道长长的剑痕,横贯全胸,深可见骨!

    “我输了!”托尼放开手,任空空的刀柄带着遗憾跌落于地,然后发出一声叹息,“我若宝刀在手,你未必能赢我。”托尼的声音仍不失骄傲和自信。

    “也许,”浪烈长剑遥指托尼,“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斗奴,杀了你真有些可惜!”

    “还有我呢!”我说着一刀劈向背对着我的浪烈,托尼已败,我终于可以偷袭。

    浪烈没有回头,后背如长有眼睛,反手一剑准确地撩开了我的短刀,跟着一个回首旋风斩,长剑如匹练横扫我的脖子,我匆忙竖刀护住颈项,但力未满盈而剑锋已至,我心知不妙,完全凭着本能顺着刀势侧倒,感到剑锋从我耳旁一划而过,扫得脸颊生痛,虽躲得狼狈,总算于毫厘间躲过一劫,是敏捷的反应和本能的预感救了我一命。

    我狼狈地从地上翻身而起,手中的刀仅剩一半,泄气地扔掉半截短刀,我竖起拇指,用食指瞄准浪烈眉心无奈叹息:“可惜那柄手枪带不来,不然我一枪就可以打爆你的头!”

    “等一等!”就在浪烈就要再次出剑时,突然有人出言喝止,浪烈不得不定在那儿,因为那是夏皇李仁孝的声音。

    “浪勇士既然说这白种斗奴是最好的斗奴,何不饶他一命,让他为我大夏出力?”

    “皇上,拒绝决斗的斗奴都得死,这是斗奴的起码规则。”浪烈紧握剑柄,并没有收剑的意思,这让我十分惊讶,难道他竟敢违抗皇命?

    “楚王,不知你举行这次家宴的目的是什么?”李仁孝突然转向楚王问道。

    楚王一愣,立刻回答:“选出最好的斗奴,代表我大夏迎战金国。”

    “没错!”李仁孝点头道,“既然最好的斗奴已经选了出来,我看这次聚会可以圆满结束了。”

    “可是,”楚王犹豫了一下,“斗奴的规矩若废,以后奴隶们哪还会拼死相搏?”

    “没有以后!”李仁孝决然道,“斗奴陋习几年前就明令禁止,但不少皇亲贵族仍阳奉阴违,视朝廷律法为儿戏,朕有心整肃朝纲,就从这斗奴陋习开始,不仅如此,朕还将颁布新法,不允许主人再肆意杀戮奴隶,给奴隶们起码一点保障,为将来废除奴隶作准备。”

    说着,李仁孝环视众人一眼,见众人都诚惶诚恐地望着自己,这才又道:“这一次为应付金国挑衅,原因特殊,朕也就不追究了,但朕以李氏列祖列宗的名誉保证,这将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无论皇亲国戚,朝廷重臣,只要再私自斗奴,必依新法夺爵问罪!”

    见李仁孝第一次在楚王家宴中自称为“朕”,那是在用皇帝的身份跟大家说话,众人尽皆哑然,楚王踌躇片刻,犹豫着道:“就算最好的斗奴已经遴选出来,可是,也还需要再挑选四名斗奴啊。”

    “我看那名斗奴也不错,”李仁孝突然指着我,然后问浪烈,“浪勇士,最近两年可还有人能从你剑下毫发无伤地逃生?”

    浪烈迟疑了一下,淡淡道:“没有。”

    “这就对了,”李仁孝点头道,“方才那名斗奴已证明了他的能力,相信没有人会对浪勇士的剑有怀疑,余下三名斗奴可以从幸存的八人中任选,他们的武艺相差极微,选谁大概都差不多,今天的血流得够多了,到此为止吧。”

    见众人不再有异议,李仁孝又道:“既然是代表我大夏国,这五名斗奴选出后,就先送到宫中暂押,若他们能为大夏建功,他们的主人也将得到封赏!”说完李仁孝起身离席,众人慌忙跟着站起来,目送着他离开,只见李仁孝走出两步,突然又回头望着浪烈若有所思地道:“方才从你剑下逃生的那个宋人,我记得唱礼官说好象是叫‘白痴’?”

    浪烈一脸茫然,显然不懂汉语“白痴”的意思,李仁孝最后又补了一句:“翻译成咱们大夏的语言,也就是――――白痴!”

    说完李仁孝转身就走,不再回头,扔下一头雾水的众贵族和满脸通红的浪烈。

    我正为李仁孝的救命之恩和废除斗奴的仁慈之举感动,立刻又为其借刀杀人的心计胆寒,心知因最后这句话,我立成浪烈的眼中钉,以浪烈的秉性,一定会找机会杀了我以证明自己能力,这借刀杀人之计当然不会是针对我这个卑贱的奴隶,而是针对浪烈,我几乎能猜到如果我战胜金国斗奴后,一定会被李仁孝恢复自由留下来,成为浪烈如梗在喉的刺,这根刺即便不能要了浪烈的命,至少也会让他因难受而犯错。

    只是我搞不明白,浪烈是党项族人,大夏国第一高手,但李仁孝对他却从来没有好脸色,而他也不把大夏国皇帝李仁孝放在眼里,反而对异族的楚王任得静百依百顺,看来也不能完全依照血缘或民族来确定一个人的归属。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感谢李仁孝,不是他,我的冒险已经结束,十亿元也该拜拜了。

    楚王的宴会结束后,我和托尼以及另外三名幸运的斗奴均被送入皇宫,我们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优待,首先沐浴更衣,全身焕然一新,然后住进整洁的新房,日常饮食不仅堪比贵族,甚至还有数名女奴侍侯起居,除了手脚上的镣铐和每日不缺的格斗训练,以及奴隶不该有的自由,我们过上了贵族一样的生活。

    大概是为了防止我们串谋,我和托尼以及其他斗奴们虽隔墙而居,却没有再见过面,就连我们训练的时间也完全错开,不过一到夜里,房中再没有旁人的时候,我可以用镣铐敲击一侧的墙壁,那边一定会传来托尼的回应,我们每天都要敲着墙壁“聊”到深夜,虽然从敲击声我们无法理解对方传达的意思,但从敲击的轻重和节奏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每当这个时候,我们不再感到孤独,甚至忘掉日间所有的痛苦和不快。

    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当我们再次见面时,也是一同被押上铁囚车的时候,我知道,金国的使者终于到了,决定我们命运的日子也已来临。

    囚车载着我们一路往北,出了兴庆府北门转西北方向直到远郊才停,这里是起伏平缓的大草原,有几个异常华丽宏大的六棱帐篷突兀地出现在这里,完全不同于鞑靼人的圆帐篷,也不同于党项人的四方帐篷,我猜到那是东方最强大的金人的帐篷,金、夏会晤的地点该是这里了。我的目光在帐篷外那些体形彪悍、神情趾高气扬的兵卒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越过帐篷极目望去,远方,隐约可见贺兰山脉横亘于天边。

    我和托尼以及其他斗奴下车后被带到一营帐,大概是大夏国近卫军的营帐,心知决定我们命运的时候就要来临,我们却都不太放在心上,我是已经窥破天机,完全超越生死之念,托尼则是出生入死惯了,意志早已锤炼得坚韧如精钢,别的人却是受到我们的感染。

    足足等了小半天时间,终于有内官来传谕我们晋见,说是金使要见见我们,我想这大概就象是斗鸡前,双方主人要相互欣赏一下对方的斗鸡一样。

    “你们居然用一个白种猪和一个宋人作斗奴,”金国使者见到我时有些吃惊,“白种猪也就罢了,宋人一向懦弱,用来对付南蛮还堪一用,训练来做斗奴,岂不是所托非人?”

    那金使也就三十出头,虽然年轻,却十分骄横,竟与大夏皇帝李仁孝平起平坐,我从夏国官员们对他的奉承中知道,他竟然是金国皇帝完颜亮的亲弟完颜希烈,为金国烈亲王。

    李仁孝闻言轻轻咳嗽了一声,目视一个彪悍的武将没有回答,那武将立刻跨前一步,对完颜希烈抱拳道:“宋人岳飞的武艺,不知贵使以为如何?”

    “你!”完颜希烈一窒,一时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跟着拍案怒道:“宋有岳飞,仍是我大金子侄之国,西夏有名将野利家族,却还是南宋藩属,何况岳飞已死百年,天下还有何人能挡我女真虎狼之师?”

    那武将显然便是野利家族的一员,闻言脸色通红,正要怒而争辩,李仁孝已摆手笑道:“大金国纵横九州,天下谁人不知?如今在天德帝的治理下,励精图治,国力空前强大,目前更有雄兵百万,虎视天下,南宋就算岳飞韩世忠在世,也不过是螳臂挡车,何足道哉?”

    完颜希烈见李仁孝言词卑恭,脸色稍霁,指着我们几个斗奴道:“赏酒!赏肉!”

    立刻有金人为我和托尼等几个斗奴送上了几坛烈酒和几腿烤鹿肉,我们就在帐前象那些金人一样据地而坐,大口吃喝,旁若无人。”

    “这个宋奴果然有些与众不同,”完颜希烈深望着我点头道,“在我威武大帐中,在无数勇士环视下,神色仍能如此泰然。”他却不知道我是得窥天道秘密的异人。

    李仁孝笑道:“比起烈王帐下几名契丹族斗奴,却还是有所不如。”

    “这是自然,”完颜希烈昂然一笑,“这几名契丹斗奴是我王兄亲手俘获,训练了足有两年的勇士,本王这次代表皇兄前来,除了与夏皇斗奴为乐,还要为皇兄说媒,希望金、夏能结成秦晋之好,共同创下千古霸业。”

    “说媒?”李仁孝皱起眉头,淡淡问,“不知天德帝想纳谁为妃?”

    完颜希烈望着李仁孝笑道:“当然是夏皇掌珠,兴庆府最有名的宝燕公主。”

    此言一出,西夏皇亲贵族们一时哗然,有的面色激愤,显然认为这是仗势凌人,但更多的则是面露喜色,大概觉得能和强大的金国结亲,不失为维护西夏和平和强大的最好办法。就在众人窃窃私语中,王子李纯祐拍案而起,戟指完颜希烈大声道:“完颜亮荒淫好色暴虐无常,此乃天下皆知,我妹妹岂能嫁给这等暴君?”

    “混帐!”李仁孝抢在完颜希烈发火前拍案怒骂,“国家大事,岂容竖子插嘴,与朕打了出去!”

    李纯祐还想争辩,已被身后的野利莫仁拦住,不容他挣扎,野利莫仁立刻把他强拉出了大帐。

    李纯祐被赶出去后,大帐中一时鸦雀无声,就算有人觉得这桩婚事不妥,有李纯祐前车之鉴,便都噤若寒蝉,李仁孝这才对完颜希烈拱手道:“犬子无礼,让烈王见笑!”

    “无妨,”完颜希烈摆摆手淡然道,“年轻人口没遮拦,也不算什么,只是身为王子,以后不要再如此轻狂鲁莽才好。”

    李仁孝忙道:“烈王教训得是,朕以后定会严加管教!”

    完颜希烈见李仁孝言词卑恭,这才笑道:“此事夏皇若无异议,便这样定下来,待本王归国之时,便把宝燕王妃带回去,皇兄愿割河南三府十八县作为聘礼。”

    李仁孝本有些犹豫,待听到最后那句话后,神情更是痛苦,掩饰般端起面前酒杯挡住自己,把那杯酒慢慢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时面色已平静下来,这才缓缓道:“小女能得天德帝青眼,那是她的福分,朕岂能有异议,这事就这么定了。”

    “还有,”完颜希烈似乎早料到李仁孝会同意,除了礼貌的微笑,脸上没有太多的喜色,接着道,“本王这次代表皇兄前来,不仅希望能与夏皇结成同盟,还想达成金、夏共同出兵南宋的协议,届时咱们两国会师江南,并分天下!”

    “这个……”李仁孝手抚玉佩,面色踌躇,显然一时难以决断。

    “本来呢,”完颜希烈见李仁孝沉吟不语,便不以为意地把玩着手中杯盏道,“以金国目前的国力和威震天下的百万雄师,独力扫平南宋完全不在话下,不过你我既为秦晋之国,当然与南宋因武力臣服的子侄国完全不同,自然是要利益均沾,希望夏皇不要辜负了家兄的美意才好。”

    李仁孝微微一笑道:“天德帝的美意朕心领了,只是这等军国大事,朕要与众大臣尤其楚王商量后才能决定,此事改天再给烈王一个满意的答复吧。”

    见李仁孝柔中带刚不愿立即应承,完颜希烈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淡淡道:“希望夏皇早作决定,皇兄近日已征集四十万兵卒和六十万民夫,不日就要饮马长江,到那时再作决定恐怕就迟了。”

    此言一出,西夏不少文武大臣脸上俱有惧色,只有李仁孝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道:“我大夏倾国之兵也不过十几万,恐怕帮不上大金国什么忙,再说有北边鞑靼人和乃蛮人、南边有吐番人时时骚扰,使我们也有心无力,不过待朕和楚王商量后,总要给烈王一个满意的答复才是。”

    完颜希烈在李仁孝不软不硬的推拒下只好悻悻作罢,突然指着我和托尼等几个斗奴道:“军国大事咱们改日再议,现在就让本王看看贵国训练出的斗奴是否可与我大金斗奴一决高下?”

    众人一听,齐齐鼓掌叫好,完颜希烈不等李仁孝答应,已对身旁的金将吩咐道:“在帐外圈出决斗场,本王要和夏皇饮酒观战。”

    我们被几个金兵带出了大帐,大帐外早有数百金兵围出一个十丈方圆的空地,地上画有白线,金兵们在白线外用长矛指向场地中央,显然决斗中如果谁不幸被逼到边上,会被那些长矛戳成筛子。当我们被解开镣铐赶入决斗场后,在大帐外事先搭起的观战台上,完颜希烈和李仁孝以及金、夏数十文武大臣早已落座。

    “这次斗奴为群斗,”完颜希烈的声音远远传来,“双方各出五名斗奴,不论使用何种手段,以杀光对方所有斗奴为胜,另外,为了使决斗更加精彩持久,除了短刀,每人再赐一面盾牌防身!”

    此言一出,我不禁暗骂金人狡诈,想我们平日训练从未使用过盾牌,在这上面已经比金人的斗奴差了一大截,再加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训练过,相互间既没有信任也不可能有配合,只能各自为战,如果金人的斗奴象一支军队那样同进同退,使用各种战术,即便单打独斗我们能胜上一筹,群斗也必定大大吃亏,决斗还没开始,我们已完全处于下风。我相信李仁孝和西夏那些领兵打仗的将领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但却没人有丝毫异议,没想到他们对金人的恐惧竟有如此之深。

    托尼显然也明白了其中关节,不禁转头望向我,我们目光交汇,立刻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样的意思,至少我们两人之间有毫无保留的信任,至少我们两人可以成为一个整体!

    四周的枪阵闪开一道缝,五名金国斗奴缓步进入决斗场,只见五人赤裸的上身肌肉虬结,下身仅着一贴身短裤,裸露的肌肤在烈日下闪出黑黢黢的油光,五人几乎一般高矮,除了年纪有差别,甚至连长相都很象,都如猛兽般狰狞,我心中不禁一寒,突然意识到他们是亲兄弟,这情况比我估计的还要糟糕,他们五人之间有毫无保留的信任,可以组成一个完整的战斗集体,战斗力将比各自为战成倍提高,决斗还未开始,我们似乎已经输定了。

    场地中扔进了十把短刀和十面盾牌,大家默默地捡起属于自己的刀和盾,然后自觉地分成两个阵营,相互虎视眈眈,两帮完全没有任何仇怨的人,只为了争取活下去的权利,不得不作殊死搏斗,我不禁为自己也为对手感到悲哀。

    “擂鼓!”寂静中,只听完颜希烈高喊,他的话音未落,立刻有四面大鼓同时在四个方向擂响,鼓声缓缓,象天边滚滚奔雷,一下下砸在人的心上,使我的心脏都象要不由自主地随着那鼓声抽搐,鼓声渐渐转急,渐渐高亢激昂起来,令人浑身热血有一种沸腾的感觉,就在此时,只听完颜希烈一声高喊,“开始决斗!”

    “――――杀!”抢先发出呐喊的竟是决斗场周围那些金兵,声音整齐洪亮突然,竟盖过了激越的战鼓,把我吓了一跳,就这瞬间,五名契丹族斗奴已紧咬牙关向我们冲过来,神情狰狞如出栅猛虎,却又分工明确队形完整,五个人竟象一只冲锋陷阵的军队,楔子般把我们五人从中一分为二,除了我和托尼,其余三名伙伴立刻后退自保,各自为战。

    契丹族斗奴几个次冲锋后,试出我和托尼是最不容易对付的对手,立刻把主要攻击力集中到其余三名对手身上,一名同伴在两名契丹人的紧逼下,大概忘了身后的枪阵,直退到金兵们平端的长枪上,立刻被刺了个对穿,长长的惨呼极大地打击了我们的斗志。

    “一味退缩躲闪,咱们必死无疑,只有跟他们拚了!”我大叫着招呼同伴,并和托尼当先冲了上去,两名同伴都知道这是你死我活的决斗,如果我们死了,他们也不能幸免,立刻嚎叫着冲上前,挥刀向对方攻去,爆发出哀兵最后的强悍,五名契丹斗奴立刻退守成一个圆圈,盾牌向外抵挡我们疯狂的进攻,决斗用的短刀完全无法攻破对方盾牌严密的防守,那种盾牌简直就是这种短刀的克星,但对我们来说,完全没有用盾牌训练过,这种盾牌到我们手里反而成了一种累赘,甚至影响了我们的步伐和出刀的速度,我们的进攻完全无效。

    “杀!”五名契丹斗奴在我们劲力稍懈时,立刻爆发出整齐的呐喊,挥刀向我们反攻,我们不得不退守,但缺乏共同进退的默契,一名退缩稍慢的同伴不幸落入对方三个人的重围,当我们想返身营救时,他已连中数刀,一头栽倒在地,几名契丹斗奴却不立刻杀死他,故意要让他临死前那不甘的挣扎和惨呼不断撞击我们的神经,以打击我们的斗志。

    四周战鼓整天轰鸣,与垂死者绝望的哀嚎交相辉映,更为这决斗增添一抹惨烈之色,一个同伴再忍受不了那种厉鬼吞噬神经般的折磨,大叫一声:“我跟你们拚了!”嚎叫着向契丹人扑去,对方三前二后的阵形立刻翕开一道缝,任那同伴一冲而入,阵形跟着合上,我暗叫不好,和托尼挥刀想冲进去,却被对方三面盾牌阻住,眼睁睁看着那同伴在两名契丹人围攻下,转瞬间便倒在血泊中。

    不到盏茶功夫,我方五人就折了三人,而对方却毫发无损,这让所有人对我们都失去了信心,就连最凶悍的西夏武士也只是绝望地冲我和托尼喊:“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他们现在最大的希望也只是想我和托尼能杀几个金国斗奴,使大夏国不至于输得太惨。

    我和托尼在金人的呐喊和夏国武士的鼓噪中,几乎同时扔掉了累赘般的盾牌,然后对望一眼,俱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信心,这信心又在眼光相互的交流中被无限放大。

    “一阵风百多号匪徒都败在咱们手里,死亡之海咱们都闯了过来,难道还对付不了这五个契丹人?”我横刀昂然而立,用过去商队中通用的语言对托尼道,“咱们先跟他们游斗,觑得破绽后同时进攻,集中力量攻击一人,依年纪把他们分为一至五号,进攻时喊出目标的号码,咱们同时出刀,我相信他们没人能挡你我同时的绝杀。”

    “好!就这么办!”托尼信心倍增,五名契丹人却一脸茫然,他们听不懂我们的语言。

    契丹人开始逼过来,我和托尼跟他们一触既退,手中少了沉重的盾牌,我们的步伐比他们要灵便迅捷得多,决斗场又足够大,他们根本追不上我们的步伐,五人不得不分散开来,对我们进行围追堵截,我们的机会来了。

    “注意五号!”托尼听到我的提醒,立刻有意识地向我靠过来,我突然舌绽春雷,一声厉吼,“杀!”

    话音未落,我猛然一刀挑开他乌龟壳一样的盾牌,托尼的刀立刻应声没入盾牌后,五号当即惨叫一声,捂着肚子跪倒在地,那一刀几乎把他的肚子完全剖开。

    “好!”西夏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完全盖过了金人的呐喊。

    “三!”欢呼声中,托尼突然一声厉喝,挑开了三号护在身前的盾牌,我就在机会如白驹过隙的瞬间,一刀切入盾牌的空档,砍中了他的胸膛,立刻让他失去了战斗力。

    “好!”西夏人再次欢呼,这大出他们的预料,他们甚至看到了赢的希望。

    剩下的三名契丹人嚎叫着向我们扑来,我和托尼立刻退走,虽然以二敌三我们已能占到上风,但我们还是不想冒险,对方有盾牌拖累,根本别想沾到我们的边,但要扔掉盾牌,那又是弃长用短,更加不是我和托尼的对手,他们已必败无疑。

    “二!”托尼再次大吼,挥刀斩向二号,那名契丹人似有预感,立刻弃盾后退,却被我追上去的一刀逼到场边,一下撞在那些金兵平端的枪上,几个金兵收枪不及,眼睁睁看着他穿在枪上,象一匹野兽般绝望地嚎叫挣扎。

    身后有刀风响起,不需要再和托尼配合,我躲开那几乎不成章法的一刀,跟着一个扫蹚腿把那个几乎疯狂的契丹人扫倒在地,倒地时我听到了他骨折的声音,他惨叫着还想挣扎爬起来,我踏住他握刀的手,一刀架到他脖子上,使他完全失去了抵抗,几乎同时,托尼也一刀斩掉了另一个契丹人拿刀的胳膊,那契丹人嚎叫着用盾牌砸向托尼,却被托尼一脚踢出老远。

    决斗已经结束,场地中除了一死四伤的五个契丹人,还有两个西夏的斗奴也永远地闭上了眼,另一个伏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呻吟,胜负已分,只剩下最后的屠杀,但我对着刀下那失去抵抗的契丹斗奴,尤其对着他那双绝望的眼睛,这刀怎么也斩不下去,虽然早已窥破这个世界的一切天机,我仍为那眼中满含的对生的留恋和对死的恐惧感到心悸,一旁托尼的刀也垂了下来,他是真正的武士,不能对没有还手之力的对手出刀。

    “杀了他,快杀了他们!”西夏人的欢呼渐渐变成了责骂,“你俩还在等什么,杀了他们你们就是今日决斗的幸存者,就有希望获得自由。”

    自由?我闻言心中一动,慢慢放开脚收回刀,向观战台方向走近两步,远远地冲夏皇李仁孝跪倒,为了四条人命,我毫不犹豫地跪倒。众人的嘈杂渐渐弱了下去,大家都不明所以地望着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皇上,”我身子挺得笔直,对李仁孝大声道,“我记得您说过,只要我们能战胜金国斗奴,就给我们自由,并有丰厚赏赐,不知这话算不算数?”

    李仁孝闻言失笑道:“朕一言九鼎,说过的话当然算数!”

    我立刻追问:“是不是从现在起,我们就算是自由人?”

    李仁孝沉吟了一下,大声道:“朕现在宣布,你二人从现在起,便是我大夏国子民。”

    我心情来不及激动,立刻道:“既然如此,依照草原上的法则,谁的性命被别人掌握,谁就该成为对方的奴隶,如今这几个契丹人的性命就掌握在我和我的同伴手里,他们就该成为我们的奴隶,我们既然是自由人,就有资格成为他们的主人。”

    此言一出,无论西夏还是金国贵族们俱是一片哗然,不说一个奴隶居然敢出言挤兑皇上,还想要拥有自己的奴隶,作别人的主人,这在夏国历史上大概是绝无仅有,也难怪他们哗然,他们是不知道我完全不把什么等级尊卑或生死存亡放在眼里。完颜希烈更是拍案怒道:“荒谬,奴隶也想一步登天,再说金国的斗奴永远属于我大金,他们的生死掌握在本王手里,他们不能在决斗胜出,就该一死以谢罪!”

    “不对,烈王!”我昂然道,“首先我已不再是奴隶,这一点方才皇上已当众宣布过,其次这几名金国斗奴的性命现在也不是掌握在你手里,而是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理该成为他们的主人,虽然如此,我还是愿意把皇上给我的全部赏赐奉献给烈王,作为这几个金国斗奴的补偿,相信我的同伴也是如此。”

    “不错,我也愿意!”托尼立刻道。

    完颜希烈还要反对,李仁孝已鼓掌笑道:“你二人如此殷切想要那几名残废的斗奴,甚至不惜用朕丰厚的赏赐来交换,烈王肯定不会反对,是吧,烈王?”

    见李仁孝如此说,完颜希烈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没有言语,李仁孝立刻对我道:“烈王已经同意,那几个契丹斗奴就属于你们了,你们可以带着他们退下,先暂时在军营中歇息,待回京城后朕再行封赏。”

    “谢皇上!”我笨拙地磕了个头,和托尼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四名重伤的契丹人和那名幸存的伙伴带离决斗场,暂时带到夏国军营歇息,期间没有人再给我们带上手铐脚镣,但有几名李仁孝的近卫兵丁在有意无意地监视着我们,我知道,虽然现在不再是奴隶了,但要想离开这儿的话,一样会被人当奴隶追杀。

    我和托尼为几名契丹人包扎伤口的时候,他们的眼神十分复杂,既有死里逃生后的庆幸,又有失去兄弟的悲伤,我能理解他们的感情,一方面我和托尼杀了他们的兄弟,另一方面我们又救了他们一命,这恩仇之间实在难以算清,在我们为他们包扎完伤口后,他们的大哥终于嗫嚅着向我拜倒在地,哽声道:“多谢主人不杀之恩,从今往后,我们兄弟几人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主人的大恩!”

    “大哥你胡涂了!”躺在床上,肚子被托尼划开的老五拍着床板怒道,“二哥死在他俩手里,你一条手臂被废,却还要当他们是救命恩人?”

    我把断了一臂的老大扶了起来,握着他的手道:“我假意作你们的主人,是为救你们的权宜之计,你们在我这儿永远是自由的,养好伤后随时可以离开,以后为仇为友都悉听尊便。”说完我转向托尼问:“托尼,你看如何?”

    托尼轻轻抚着手腕上镣铐留下的疤痕,垂首黯然道:“只有做过奴隶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奴隶的辛酸,如果有可能,我愿这世上不再有奴隶。”

    老大的眼眶有些湿润,紧紧握着我和托尼的手没有说话,但从他哆嗦的嘴唇可以知道,当他得知自己是自由人后,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一个奴隶突然成为自由人,就如同获得一次新生,我完全能感受和理解这种心情。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原是契丹贵族,是从小就习武的契丹勇士,难怪才这么厉害,完全不是寻常斗奴可比,他们因父亲忠于辽国皇帝,亡国后全家才被贬为奴隶,他们复姓耶律,断了一臂的老大叫耶律昭,被我砍中胸口的老三叫耶律顺,被我扫断了一条腿的老四叫耶律宁,被托尼砍中肚子的老五叫耶律刚,不幸死在金兵枪下的老二叫耶律迁。而我们幸存的那个鞑靼同伴则叫忽耳巴,他身中六刀,伤势最重,一直昏迷不醒,所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自由人的喜讯。

    黄昏的时候我们终于开始拔营回京,我和托尼本来完全没有办法为伤者找到舒适的马车,幸亏宝燕公主念着故主之情来看了我一回,我不得已求她帮忙,她便让出了自己和奶娘的马车,这让我颇有些感激,望着因训练了我而有几分得意的她,我突然想起她将作为交易品嫁到金国,嫁给比她父亲年纪还大的完颜亮,虽然不能原谅她逼我杀掉同伴的残忍,但我心中还是为她感到有些难受,她显然还不知道这事,所以还一直笑语嫣嫣。

    夹在李仁孝的近卫军中望兴庆而回,一路都可以看到前方不远那辆巨大的明黄色辇车,我不知道李仁孝是不是也能从车里看到我,望着那辆辇车,我心里十分清楚,虽然我已不再是奴隶,但仍然没有自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