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落月殇 > 第二百九十章 孤星现身,恩仇未泯

第二百九十章 孤星现身,恩仇未泯

推荐阅读: 寻找前世之旅续馄饨雷修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武迷恐怖微小说篮球之神我真不是仙二代恐怖灵异小说皇上逼我去宫斗盗墓笔记小说在线阅读

    而最令萧依寂心惊的,却是剑柄浸满斑斑血迹,殷若桃花,而那柄剑的主人,竟然是他!

    “谁?”上官云翀神色一凝,不满地怒叱道,星目仍有余悸地盯着那柄长剑。

    “狄漠!”萧依寂幽幽脱口,星眸却是置于院内角落中的淡漠身形,凝注不瞬,目色也是渐渐冷了下去,唇角倏然勾起一弯诡异弧度。

    “五师兄,你看这把剑是不是很像……”上官云翀眉峰微剔,丹唇轻启,话犹未完便见萧依寂唇角那一弧冷笑,心念急转,不由脱口惊呼:“莫非是……”

    惊诧之中,便循着萧依寂的目光看去,只是此刻,正值深更,夜风疾劲,天风如啸,院内那八盏纱灯已是被吹灭了三盏,余下的也是随风晃动,时明时熄,院内情形即便上官云翀凝目探视,仍是模糊不清,加之小院之内已是升起淡淡掠地缭绕的薄雾,夜露浓重,游目细看之下,心头猛然一震,面色立变,险些脱口而出,摇曳的树荫暗影中,果然有一人倚树而立。

    那人身形极细,但极潇洒,眉间孤傲冷断,眸色凛冽,不带半分感情。冷风吹起衣袂,月白长衫点点暗红,突兀地打着几块补丁,说不出的怪异。此刻那人正倚着树干,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战圈内的狄漠二人。似是发现萧≈∟长≈∟风≈∟文≈∟↘依寂在望他,星目一闪,精光立敛,四目交刹,眸中蓦地腾起一丝笑意。

    在他倚着的树干上,赫然钉着一截断刃,青气矮游着寒芒利刃,令人一眼望去,鬼气森森。凭着微弱剑光掩映月华,才依稀辨清,那断刃所钉之处,碎屑如粉,树干焦黑,隐隐荡着干裂焦糊的味道,令萧依寂心头顿时一凛。

    侧目微旋,星眸便是一滞,挡在小楼门前的人,正是狄漠。只是此刻,狄漠以身染血,肩上一道奇长伤口,触目惊心,殷红鲜血顺着衣襟涔涔滴落,在他漠然俊面上,也是隐隐现出几分痛苦神色。

    萧依寂心头一窒,胸内五味杂陈,唇角微微轻启,想要阻止,却听院内暴起一声震喝:“没有萧堂主的命令,今天谁要闯聚啸堂,便先从我狄漠身上踏过去!”

    这声厉喝,冗长沉闷,大啻久蓄闷雷,在这寂静深更,朝远山外开荡而去,引上高远夜空,回音历历不绝。一声喝罢,狄漠星目猛然一睁,冷芒如电,指上拭去唇角血迹,脚下微微一旋,岳峙渊渟,卓然站定。丝毫不顾身前那人长剑威胁,顾盼之间,不觉一抹狠戾,更洒点点傲然。

    “踏过去?”此刻狄漠纵是手中无剑,面前男子仍是微微一皱眉,略带有几分顾忌,却也仅是顾忌罢了,旋即幽幽轻吟,嘴角倏地浮起一丝嘲讽冷笑:“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此话才一出口,那男子身形一抖,宛若一道泻地陨星便朝狄漠肋下撞来,手上长剑更是夺人,横扫狄漠哽嗓。招式一刚一柔,内劲霸道玄绝,其猛无匹,直令狄漠星眸一震,一见那蓝衣男子分明想要将他一剑穿心致死,却是发出一声冷冷轻哼,心念微动,肩上一晃,横飘八尺。旋即健腕疾翻,龙吟清啸,一柄耀眼生花的软剑已盈然在握。旋即,剑锋一变,一道寒光直奔蓝衣男子后心。

    那蓝衣男子一击不成,身子猛然前冲,微微侧目,那一道冷芒赫然出现在身后,不由心中一惊,随即脚尖轻点,纵身飞退。仓皇间,反臂封出一道耀目剑光,力道奇大,猛扫狄漠的软剑。哪知,狄漠仅是身形一滞,中途倏地变式,剑尖轻旋,宛若一道流星,迳向那蓝衣男子腕间刺去。

    那男子一见不由冷笑,眉间不屑神色立现,手上长剑挟森森冷焰,直奔狄漠心脉,剑气激荡衣袂飘飘,血脉渐冷。这一剑,剑啸极轻,剑光盈然,奔袭之中,反手便化九道凌寒剑气,暗凝旋劲,一势狂挽,直将那九道剑光朝狄漠笼去。

    狄漠唇角微一搐动,软剑轻颤之间,沉腕收势,身形飒然敛尽,暴退之中,以剑轻掷,脱手划出一道银弧,凝着诡异旋劲,迳向九道剑光迎上。几乎与此同时,狄漠暗凝功力,提剑的手腕猛地暴涨一倍,隐隐泛起雷泽,旋即,脚下凌步一旋,紧随那一道银狐,奔入战圈。

    那男子眉间一滞,恍然便又露出轻蔑笑意,愈加放肆,甚至得意的轻笑出声。细目之中那咄咄逼人的嘲讽意味,更是让狄漠怒火中烧。不由发出一声怒吼,再不顾及自身,振腕一抖,长剑反手一格,只听一声破空厉啸,抱空环至,刺耳惊心,小院之内顿时泛起耀目火星,气浪激荡开去,尘烟飞扬,枯叶簌簌而落,剑光过处,褚石碎如粉砾,树枝断裂。

    待耀华尽毕,那树下男子和萧依寂的星眸同时骇然一震,立时一怔,面色剧变。

    却见狄漠身形已是退在小楼门前,勉强倚着剑身,半跪在血泊之中,胸前黑色缎质长衫,被斜斜划开,咸腥温热的鲜血,顺着衣襟滴落下来,胸前一道奇长伤口,血肉模糊,骇目惊心。而那蓝衣男子,仗剑立在不远处,惊诧万分地看着面前男子,星眸不复冷漠神色,竟是有了一丝动摇。

    “再来!”狄漠强撑着站起,剑眉倒竖,冷冷怒喝,说话之间,剑尖轻颤,嗡然一声清越龙吟,震落血花,紧接着流星一闪,长剑置于身侧。此刻狄漠逆光而立,虽是看不到俊面上的神情,但那浸骨的杀意,激荡在他周身上下,即便是萧依寂都不由得为之一动,只是萧依寂怎听不出,那声音分明已是强弩之末,竟带几分颤抖,若不是那蓝衣男子最终收势,狄漠只怕必死无疑。心念及此,俊面倏沉,提剑的手已经随时准备接下那蓝衣男子的剑招。

    “来啊!”狄漠嘶声怒喝,神色狂妄已极,冷冷地望着那蓝衣男子,眉间轻挑,报以一记冷笑。心内灼烧的怒火,几乎撕裂了他残余的冷静,这种滋味,比死更令他感到痛苦。

    “你我之仇,日后再算!”然而,蓝衣男子将星眸置于别处,神色略显傲慢,口中的话幽幽飘出,毫不费力,就如同他杀人时一般轻松。说罢,剑光微晃,剑柄上暗暗褐色的血迹,分明是在警告狄漠,他要杀他易如反掌。

    “好戏……”一声冷冷轻笑,带着意犹未尽,蓦地从树下传来,随即,一袭月白人影已是出现在院内,笑意盈盈地看着狄漠,眉间那高深莫测的神色,隐得更深。

    “碎月?”那蓝衣男子修眉一蹙,显是一惊,谨慎地打量着碎月,手中长剑亦是横在胸前。

    “你孤星手上不杀无辜的人,今日倒也算破例了……”那话中意味再明显不过,话音甫落,毫无血色的俊面上,腾起无不嘲讽的笑意。

    他的话,他自是听的真切,面上微一搐动,两道修眉立时蹙得更紧。意味深长地盯着那男子手中已空的剑鞘,目光冷冷。

    “不杀无辜的人?”未及那男人回应,便听狄漠听得一声嗤笑,口中一字一顿地沉吟,星眸冷辉泛泛,翻天杀意陡然直冲,悲恸入骨,凄声厉喝:“好一个不杀无辜的人?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下得去手!”说罢,一抖佩剑,长剑嗡然一声轻吟。

    “你……”孤星神色一滞,唇角微一搐动,生生把话止住,斜飞的剑眉又蹙紧一分。半盏,才将星目置于别处,落寞轻启,迟疑问道:“你真的要我出剑?”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一声清越长吟,引上澄澈夜空,泛起空灵泛音,回荡在寂寂群峰之间,将中天月色染得更加清冷伶俜。蒙蒙月华映起剑光陡寒,那寒光之后,一双泛红星眸,透尽恨意,也似乎注定着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

    “狄漠不是他的对手!”不知何时,萧雪雅已是出现在萧依寂身侧,那明眸顾盼,尽是担心神色,樱唇淡淡吐出一句话,娇靥沉凝。不仅因为孤星为人性僻乖张,心狠手辣,而是此人心思极细,擅用暗器伤人,手段更是残忍至极,比之碎月亦是不输半分。

    心中恍然思忖间,似是看见那遍地殷红白骨,不由便是娇躯一颤,寒意犹如水银泻地般倒灌入身体。萧雪雅心念一动,凤目轻旋,只觉眼前一道人影飒然飘动,长剑一凛,挟着森冽劲风,一晃而出,身形之快,宛若坠地陨星,力道极猛无匹。

    “狄漠,你不是我的对……”

    孤星话犹未完,却见一道寒光直射而来,心头立时一震,撤步闪身,恒飘八尺,身形尚未立稳,只听身后一声哀嚎惨呼传入耳中,正待转首,只觉肩上一凉,一柄银光闪射的长剑已是抵在他的哽嗓咽喉。剑快,而更令他心惊的却是,那柄剑的主人,一个令江湖中人闻之胆寒的人。

    却见那男子星眸一闪,嘴哂冷笑,半晌才幽幽冷语:“没听见狄漠的话?出剑!”音罢字绝,手上微微轻动,剑尖蓦地一旋,再迫近一分,那笑也愈加轻蔑。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