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复制 > 第六卷 第20节、曲终人未散

第六卷 第20节、曲终人未散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妖锋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修罗帝尊

    个大乘境界的高手诱惑和压迫的力量是无穷的丁文气没有打听到的事情蜀山派的两位长老很快就打听到了。w.26dd.书友整~理提~供

    丹灵宗一个以炼制丹药闻名的修真门派。一个很小很小的门派但是比冲虚观还是要大上许多。

    不过这个门派已经完全被政府的秘密部门掌控了门派中的很多子弟都在秘密部门任职。李畅明白这个秘密部门指的是什么。

    问明了路线李畅一个瞬移来到了雁山丹灵宗是在雁山山脉旁系一个山峰上。

    李畅没有随同游人进道观而是径直去了后山道观只是丹灵宗面对世俗界的一道门户丹灵宗真正的大本营是在后山那里被一个阵法隐藏了起来。李畅眼前看见的是悬崖峭壁他冷冷一笑朝着悬崖峭壁走去走到悬崖边下面云雾缭绕深不见底李畅一步跨了出去!

    丹灵宗的这个阵法掩饰得很巧妙在普通人眼里这就是真的悬崖峭壁但在阵法高手眼里这就是通往丹灵宗的门户。这种小阵法在李畅眼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李畅只是轻轻松松地往前跨一步就破了阵法。

    眼前豁然开朗一条宽阔的大道通往一个高大的山门上书丹灵宗三个字山门里是一条曲折向上的石阶路云遮雾绕两个年轻道士正在山门下打扫着地面的落叶。

    李畅没有理会他们飘然而过顺手在他们的肩头拂过。两个年轻道士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又是一黑僵立在地。

    丹灵宗的掌教无尘道长突然从冥想中惊醒过来。现面前出现了一个年轻人。

    “你是谁?”无尘有点惊慌这是他静修的地方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来。何况就是想进来也会被静室外地一道极为厉害的阵法挡住如果要硬闯阵法里也有极厉害的埋伏。这个地方既是丹灵宗最尊贵的地方也是一处险地。

    可是这个年轻人好像就随随便便进来了。就那么简单地跨了一步就进来了。

    无尘已经有接近金丹大成的修为而对面的年轻人没有表现出一点真元的波动可是无尘在他面前却一点也不敢妄为根本兴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

    “我是李畅。我想这个名字你应该熟悉。”

    “李畅?是……是你?”

    “想起来了?无尘道长给你两种选择一个选择是。我把你们所有人都变成空气另一种选择是告诉我当年那个暗杀案地幕后人叫出所有的极光及配方。然后全宗所有的人自废功力。平安地过一生吧。”

    无尘虽然是第一次看见李畅但是他精神上已经完全被李畅强大的气势给压制住了李畅根本就没有使出体内的法力只是单凭着一股气势就把丹灵宗的掌教无尘道长压得死死的。

    无尘虽然看不透李畅地功力深浅但是他感觉到至少是渡劫期的功力甚至有可能已经到大乘期了。什么时候修真门派能出大成期的高手了?这小子五年前还不堪一击啊。

    大乘期高手是什么概念无尘没有见识过但是典籍中有记载根据那个记载。这个大乘期高手毁灭丹灵宗的难度就像用抹布擦去桌子上地尘土。

    找这个门派复仇其实没有意义的他们只不过是刀子。李畅要报复的是那只持刀的手。但是这把刀子太歹毒。李畅要把这边刀上面的毒

    但是。自废功力?这比死还要难受啊!大不了是一死拼了!万一这家伙是在故弄玄虚呢!?

    无尘心念一动。却惊恐地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丹田里空荡荡的全身的修为已经全废了!

    废了?没见他动动手指就把我的功力给废了?

    “我没耐烦等你。因为你的这个反抗的念头我已把丹灵宗上上下下一百三十五个弟子地功力全部废了。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五秒钟这一百三十五条性命都在你的手里。”

    虽然开始想得很壮烈可是当真实地感受到死亡地威胁时无尘道长的道心已经全盘崩溃。一百三十五条命啊这家伙简直是个魔鬼!

    无尘急忙说出了一个名字。他知道面前这个家伙根本不会给他多余地时间他相信只要自己迟疑一下这个冷血地家伙一秒钟也不会给自己延期。

    “好了。你们自由了。这个地方不错算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李畅话音刚落霎时就不见了。

    无尘这才现自己能够动弹了可是全身功力已废此刻他就像一个憔悴的老头。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打开书柜后地一个暗门才现这个极光的配方、成药已经全部被毁掉了。

    无尘道长欲哭无泪。他打开静修的房门却无语地现他居然也出不去了!这个阵法例外皆有机关无尘道长失去了一身的功力根本无法从阵法中走出来。而没有他的命令没有一个人敢闯进来。无尘道长突然想到在这个秘密山门之外的那个阵法。如果丹灵宗上下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功力那不就是说都被困在这个风水宝地了?

    好一块风水宝地好毒辣的一个人!

    无尘道长忽然想笑疯狂地笑毫无风度地笑。当初被弟子蛊惑着入世又被那个家伙画的一个大馅饼一个能成为当世第一修真门派的大馅饼迷昏了头脑做了平生唯一一件错事把极光流失了出去并且派人参与了一场刺杀一场纯为私人恩怨的刺杀。几年过去了他以为没事了没事了。没想到报复还是来了虽然来得迟。但还是来了!

    失去了全身的功力自己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可是普通人是要吃饭喝水的可是这个静室里只有一杯水一杯能让他支持一晚上或者再加二十四小时的山泉水。

    这就是饶自己的一条命!?

    也许这家伙忘记了这码子事他没有想到自己根本无法从阵法里面走出去。也许这家伙根本是故意地?是**裸的、肆无忌惮的、疯狂的报复!无尘痛苦地朝天恶狠狠地骂出了他这一辈

    的一次脏话!

    丹灵宗从此在修真门派中除名了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突然间所有的丹灵宗的弟子都销声匿迹了。有人传说他们被人上门寻仇灭了满门也有人传说他们找到了一块洞天福地闭关修炼去了。这是后话。

    从这个无尘道长的嘴里李畅知道了在秘密部门掌控这个帮派地人。李畅在他的办公室找到了这个人根本没有费什么手脚就知道了范剑的下落而这个人就成了一个密室失踪案的当事人。成为当年最古怪的一个案子或者是被人认为很灵异的一个案子。安全部一个掌管秘密事务的高级官员居然在自己地办公室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莫名其妙地不见了挥了失踪了!

    728件的所有过程李畅在京城的时候通过与丁文地长谈已经完全弄清楚了范剑这个家伙必须要除掉的。不然留着总是一个祸害。

    六月的最后一天李畅人已经在洛杉矶了。为了不留下任何痕迹。李畅没有利用那种很缓慢的交通工具茶楼品评新出的君山银尖。却看见李畅居然从总是给他保留的那个包厢走出来时。唐啸天惊讶得差点拔出枪来。

    “亲爱的李你总是神出鬼没的。”唐啸天给了李畅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来。你有多久没有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我这个朋友忘了呢。”

    “只要是朋友就是过了千年我也不会忘记的。”

    这句话唐啸天不懂也不需要他懂。只要他肯帮忙自然就会懂了。

    本来李畅是不需要找唐啸天地处理一个范剑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无论是溺水而亡还是车祸而亡甚至在家触电死亡所有地正常死亡现场都很容易被模拟出来。只是在搜寻范剑的时候李畅现了一个意外。

    他现了欧阳楚一个被毁了容地欧阳楚一个被关在荒凉地乡村别墅里的欧阳楚。他地愤怒爆了。就这样杀死范剑实在是太便宜他了李畅要让范剑生不如死!

    把欧阳楚从那个黑暗地狱救出来之后他把她安置在一个临时租下来的公寓里。他才知道在欧阳楚身上生的一切。

    原来欧阳楚为了给李畅复仇孤身一人来到国外想方设法与范剑认识了但是在试图用毒药毒杀范剑时被范剑所识破为了保护自己不让范剑玷污自己的清白欧阳楚自己用刀子划破了如花的容颜。即使这样范剑仍然不放过她。通过当地的一个小黑帮把她关押了起来每年总会不定期地过来折磨她一顿。欧阳楚本来也有机会逃走但是为了复仇她放弃了逃走的机会耐心地寻找着机会。

    “傻丫头你太傻了这是你一个姑娘家能做的吗?”李畅抚摸着欧阳楚恐怖的疤痕轻轻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李畅我现在是不是很丑?”欧阳楚挣脱了李畅的怀抱把头偏向一边。

    “不你一点都不丑。你还是以前那样漂亮、骄傲。”

    “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我很丑。”

    “你真的不丑不信你照照镜子。”

    欧阳楚苦笑了一下:“李畅我已经有三年不照镜子了那个荒凉的房子里所有的镜子都被我打碎了。我怕照镜子。”

    “傻丫头你看看你自己。”李畅变戏法一样在手里变出了一面镜子。

    “我不看求你了我怕!”欧阳楚拼命扭转了头突然她漂亮的大眼睛几乎直直地盯着眼前那里是一面镜子是她拼命躲避的镜子而镜子里却是一个肤色娇嫩白皙。毫无瑕疵的大眼睛女孩。她眨眨眼镜子里的女孩也眨眨眼她摇摇头镜子里地姑娘也摇摇头。

    “我真的真的好了。李畅你是在变戏法吧?是不是是不是戏法?李畅你不要安慰我。”欧阳楚用手颤抖地抚摸着脸颊。那里原来有一条从额头直到脸颊的疤痕一条突起的像蚯蚓般的难看的疤痕。现在都不见了。

    欧阳楚反转身子扑到了李畅的怀里很不雅观很不淑女地嚎啕大哭起来。看见李畅从天而降把她解救出来时她没哭李畅把轻轻地拥抱着安慰她时她掉了眼泪。现在她才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别哭了再哭你地眼泪鼻涕就要把我的新衣服弄脏了。”

    “别拦着我我还想哭我几年没有哭了。”欧阳楚把眼泪鼻涕都擦在了李畅的衣服上。接着大哭。

    李畅把欧阳楚留在房间孤身一人来到唐啸天的茶楼。他要唐啸天做一件事设下一个陷阱把范剑引过来让他吸毒让他变成一个瘾君子。对于李畅的要求唐啸天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凭着自己的直觉知道只要帮了李畅这个忙他得到的好处远远大于他地付出。

    安排好这边的事情。李畅把欧阳楚带回了上海。

    一个月后唐啸天通知李畅。事情办妥了。李畅再一次返回了洛杉矾。

    当李畅在一个破厂房的垃圾箱旁边看见范剑时他几乎不敢认了。

    那个风神俊朗、风度翩翩的范剑已经消失了。眼前是一个皮包骨头地乞丐。眼泪鼻涕地正在抱着一个年轻华人的大腿恳求着哭闹着。

    唐虎对李畅说:“这是帮里的一个小兄弟。四年前进来的你交代的事情都是这个兄弟在做。挺能干的一个小伙子。”

    “我认识他。”李畅走到那个年轻华人面前“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那个人看着李畅脸色变换不定:“我也没想到。我更没有想到是你在背后使的招。他杀死了我的父亲我很高兴做这件事。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要是凭我一个人的力量他身边的那些护卫我根本没办法搞定。”

    “下一步怎么处理?”唐虎问李畅。

    李畅还没有答话唐虎地那个能干小兄弟先说话了:“下一步我来处理。”说着他拔出了枪对准面前的两个人很标准地拔枪动作很冷的眼神很帅地姿势“不要乱动我地枪法很准的

    “陈森昆你想做什么?”唐虎冷冷地挺直了身子看着对面地人。

    “唐大哥对不起得罪了这事本来与你无关。不过我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陈森昆挥舞着手里的枪瞄了瞄李畅眼睛看着唐虎说:“你只要把姓李的交给我我这条命今后就卖给你了上刀山下火海我不会皱一下眉头。”

    “陈森昆放下你的枪!我的命令你也要违抗吗?”唐虎大吼了一声毫无惧意地跨前了一步。

    啪地一声陈森昆一枪射在唐虎的脚前把唐虎逼退了一步:“唐大哥你不要逼我!”

    李畅把唐虎拉到自己的身后:“唐大哥这事真的与你无关让我来处理吧。”

    然后转身淡淡地对陈森昆说:“陈森昆你现在还是那么恨我?”

    “恨?你说我恨不恨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去结识什么范剑要不是你范剑也不会下手杀我父亲要不是你我父亲也不会在昌宁的官场节节败退要不是你王绢早就扑进了我的怀抱。你说我恨不恨你!?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万事顺遂姓范的被整成这个样子爽!你也自投罗网扑到了我的枪口上来更爽!真是太好了。我先杀了你再用你的手借唐大哥的枪杀了姓范的猪。你说警察现你们两个死在一起会是什么反应?范剑这种身份的人和你死在一起我想你后面的那些人都担不起这个干系吧!真是太爽了。”陈森昆狞笑着用双手把枪端得更稳瞄得更准“李畅我送你上路吧。我会帮你照顾好王绢的。”

    陈森昆怀着极大的快意使劲地扣动了扳机枪响了。

    好奇怪为什么我会觉得很痛?我的眼前怎么模糊了起来。这一枪明明对准了李畅的心脏。可是我为什么看见他在笑?我地眼前怎么出现了昏黄的阳光?我记得是一个好天气啊阳光灿烂的正午。眼前黑了黑了。

    李畅怜悯地看着陈森昆慢慢地仰天躺了下去他被自己的子弹击中了自己的心脏。李畅蹲下身子慢慢地合上陈森昆的双眼。和陈森昆的恩怨有好多年了吧。在异界呆了几千年他差点记不清陈森昆的样子了可是见面时。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可见人地潜意识还是很有潜力可挖的。

    可能自从中学毕业之后陈森昆就没有过一天快乐日子吧。也亏得他坚忍在唐啸天的帮派中爬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不然唐虎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交给他来做。他也许盯了范剑有几年了吧。

    陈家最后一个男姓就死在了自己的仇恨中。

    两个月之后。

    李畅躺在湖畔的沙滩椅上虎狮鹏鹤化作地三男一女在沙滩上追逐着嬉闹着。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他们很惊讶这个世界也有如此美丽的景致。王绢在指挥着一帮子人布置别墅李畅把放在京城的银行保险柜里的古董都运了回来摆放在这个别墅里。那是李维境老先生遗赠给他地。

    湖面上传来朱珠快乐的笑声。王绢走到李畅的身后轻轻地帮他揉着肩膀欣欣坐在一旁拿着一块画板静静地写生。李云生和王文宁在湖边倒着走路据说这样可以延年益寿。

    风景极美远处的瀑布溅起的水沫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美丽的彩虹秋风徐徐地吹来带来森林的清香野菊花满山遍野地开得灿烂。晓楠姐、朱珠、萧子期、叶子、王大为等人在湖面的游船上举行着party。而欧阳楚在上海的家中修养慢慢地疗治着心头的创伤她地父亲恨极了李畅。坚决地拒绝他们的见面。

    事情正在按照李畅设想地展。新州的又一块二十平方公里地土地被李畅买到了手中在离这片风景如画地庄园不远的地方。隔着两座山。那里将是一个全新地工业园区。李畅初步规划的几个企业将建在那里。一个是新材料工厂利用的将是异空间中的各种矿物。另一个是冶炼厂。利用的是异空间弄来的整整一湖泊的石油。一个是芯片加工厂利用新材料工厂的产品和塔克帝国的技术。李畅初步想在信息、能源和新材料三个方面逐步占领市场、引领市场并逐步提高国内的基础科研的水平。所有的生产设备都利用塔克帝国的技术杜绝一切污染。

    杰克等几个天行者接受了李畅的聘请分别主持三个联合企业。李畅为他们办理了在这个世界的新身份。李畅将把整个新州逐步变成一个生产基地他的所有企业都将放在这个地方。新州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州。

    范剑的死亡自然瞒不住他的父亲范楚文已经开始动用一切的力量来调查范剑的死因。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秘密。

    未来的路还长得很。

    “李畅帮我一个忙。”王绢贴在他耳边低声说。

    “什么事?”李畅回过头在王绢脸颊上吻了一下。

    “笑一个给哥哥看看。哈哈哈哈。”王绢很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欣欣瞥见了李畅暧昧的动作脸红得赶紧盯着脚下的一簇灿烂的野菊花。

    远处一辆奥迪车慢慢地开来李畅老远看出那是丁文的坐驾也许带来了上面的口信?未来的路虽然还很长可是谁还能阻挡他前进的脚步呢?

    全书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