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彼时还年短篇作品集 > 如果方向可以指明停在原地的我们

如果方向可以指明停在原地的我们

推荐阅读: 武迷寻找前世之旅续馄饨雷修run的过去式篮球之神盗墓笔记小说在线阅读巨型哲罗鲑道魔传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网游之屠龙巫师txt

    .read-ntentp*{font-style:nor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00楔子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算你在慢慢人生得路途中失去了方向,我绝不会放开你,让你去任性地到最后遍体鳞伤,因为…”

    ——左佑

    01

    “因为什么啊?”悠长的路灯下,她看着写到一半儿的半情话,不禁对后面各种狗血的情节产生了兴趣,饶有兴趣地轻声问着男孩。

    左佑那高高的纤细影子紧紧跟在那个扎着马尾辫儿的女孩儿后边,而女孩的一番问句却让男孩不知所措。

    ——其实,我是真的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

    ——幸好,你不知道。

    “啊?”当尚夏依靠着昏黄的灯光,隐隐约约才勉强看到,左佑在日记里写的这一番风花雪月的、极其类似情话的故事,心中也不禁对这个眼前是高冷男神但是心思却细腻得像是个小女孩儿的发小另眼相看一番。

    “喂,在同学面前高冷一下就可以啦,在我面前还用摆什么架子啊?”女孩依旧旁若无人般地走着,而男孩也只是抿了抿嘴唇,不太想说话,就继续默默地听着她纤细的声带摩擦出的天籁之音一路上轻轻哼唱。

    02尚夏

    如果要说第一次遇见的时候,那还要追朔到10年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一步一个雪印地爬着,整条小路在这个季节似乎有着走也走不完的长。

    我的父母好像跟他的父母是世交,以前跟叔叔阿姨聚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知道我7岁那年,偷偷溜出了这条羊肠小径。

    积雪深陷的声音划破夜色的寂静。我鬼鬼祟祟地爬到一棵已经完全没有了枝叶的梧桐树上(没办法当初就是比较好动),冰冷的树皮泛着粗糙,我随着黑夜的漫长咬咬牙一只手抓着树枝,另一只脚踩着三下五除二地上去,就跟猴子上树是一个道理。

    一片片白色的雪花落在我那樱桃帽子上,在我此刻被冻得通红的脸蛋留下了透明的水迹,但我由于被厚厚的棉衣所包裹住,原本娇小玲珑的身体竟然略显臃肿。可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蜗牛一般一步一步往上爬——直到我爬到树的恐怖故事,将这个清秀脸庞的男孩给吓得撒腿就跑。

    “你个装b贩子!”我也知不道怎的,哭声更大了,夜空中没有星星,只有这幽幽的树影,被雪所覆盖的青石小路,还有我和他。

    03左佑

    我承认,走在冷风中的感觉实在是比较潇洒地,本来想要在这片深夜里一人试试当独行侠的感觉,结果却听到了远处幽幽的抽噎声——

    “你个装b贩子!”

    当这句话映入我的脑海中时,我才发现,原来在不远处树木集中却并没有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感觉的某一棵枝子上,的的确确挂了个人。

    于是,我那一碰就开始发抖的步伐终于缓慢地从往后狂奔的状态强行转变成慢慢往前试探。

    宁静的夜晚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呼啸给打破,不远处的一处房屋中,我的父母正跟着世交一起边喝着酒边唠着嗑,灯光摇曳,我还是将目光锁定在前方。

    只听“啊”的一声,那个黑影突然就成了长臂猿一般,从树上掉了下来,也许是周围的风声太大,我并没有听到落地的惨叫声,反倒依稀看到她柔弱的双臂秋千似的挂在了那根并不是很粗壮的树根上。

    “救命啊!”她那凄厉的声音使我丝毫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见鬼了。但身为一表“人才”的自己又怎能会被眼前的一丁点儿芝麻般的恐惧给吓到呢?

    于是我的步子三步化作一步地飞奔,口中还不停地喊着“前面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坚持住,英雄马上就来了!”

    “等你过来我早就挂了!”我这次仔细地辨识了声音的来源,来到树下,抬头仰望这个刚才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的…女孩。

    “欸,怎么不说话了,不会成了植物人吧?”我随意的一句调侃似乎又将她的恼怒给激起。

    “废话,要不是本姑娘身临险境,还能用得着你这个胆小鬼?”她高高的帽子下是一副完全颠覆我思想观的容貌,虽说脸颊此刻已经不再是通红,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想活命的话就要听我的,先坚持住啊,我回去找爸爸妈妈…”我发觉自己的两只眼不知不觉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她腰腹处的衣服由于长时间的重力作用下渐渐被提起,然后,一抹鲜艳的纯白色映入我的目光。

    “啊——”她见我的眼神儿不对,立刻察觉到了自己的肚子处好像有些凉风渗入了,随即又是一场尖叫,那双脆弱的双手终于抵挡不住冷风的汹涌,跟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离着我的头,你信不信他接下来会主动搭理我?”

    “开玩笑,你要是能这样,以后的伙食,我请客!”身旁的闺蜜看着依旧一脸道貌岸然的我,竟然还敢口出狂言地说出这种话,无数得质疑涌上心头。

    然后我就隔着老远将目光与这个被人群簇拥住的他的余光好像定在了我的身上,我有些无奈地朝着这个只会耍帅的男孩笑了笑,于是,我远远看着他跟着队友对了下拳头表示下次再战之后,脚步朝着我的方向迈来。

    “诺,我赢了哦。”我朝着闺蜜摊了摊手,表示又高兴又无奈。

    05左佑

    那年,我高三,她高一。

    “嗨!”我不顾人群的汹涌,轻笑着走上前去,头发上微微降落的汗珠就像是清晨的露水,点亮着淡淡的黎明。

    “你倒好,就知道打球,我身边的姑娘们都快把持不住了。”尚夏有些不满地撅了撅嘴,没好气地说着。

    “欸,我好歹也是名人一个,夏夏,给点儿面子啊——”我见她心情不太妙,于是就立即展开了安慰。

    “夏夏,夏夏,你叫得可真好听。”她朝着我翻着白眼儿。

    “好好好,我的错,放学送你时让你坐在我的vip后座上总行了吧。”我真是有些招架不住她的脾气,只能半分地妥协程度随着她的性子而去。

    “想得美!”她朝我狡黠一笑,然后迈着大步离去,在校园的树荫下留下了一道带着奇艺色彩的芬芳。

    每晚的路灯下,都会有着我们的影子,在下面无限地去延长,留下青春最美好的回忆。而每次一起走着回家的路程的时候,她总会坦然地走在我的前面,而我,扶着单车,总是跟在她的影子身后。

    一路上,在短暂的沉默寡言后,她也会时不时地逗弄我,之后就因为被我发觉咧开了薄薄得嘴唇,我很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蜂蜜一般,在双颊旁的酒窝里,酝酿着好多的甜美幸福。

    “哎,你怎么啦?”她见我眼神一直盯着她的脸不放,娇俏地背过身,我能够看到她嘴角流露着甜香的余味,所以索性没有出言不逊破坏了静谧的氛围。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又胖了。”我有些语无伦次。

    “啥?”她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游动上了我的腹部,狠狠地一掐,我顿时感到一股强烈的疼痛加上酸麻的感觉充斥了全身。

    “疼…疼啊!”我笑叫着将她依旧发着力的双手抓住,坚实有力的手掌将她玉葱指团团包裹住,当我的手与她接触的那一刹那,她的手掌是相当柔软着,就像是在一团萦绕着棉质感的布料上缓缓摩擦一般,我的脸在那一刻“唰”一下红了。

    “你!夺了我的第一次牵手!”她又有些恼怒地看着我,轻推了我一下,我也不知道怎的,没想到那么微弱的力量竟然也能把我给撼动了好几步。

    “毕竟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嘛…”

    “啊——”又是能够将玻璃瞬间震碎的哭声,我顿时有些被震碎了耳膜的冲动,同样的,我的心弦,在那一刻,也隐隐地被触动。

    高考的当天,她一清早地叫我起床,把她偷偷从家里带来的热牛奶递给了,“诺,”她眨巴着拥有钻石般闪耀着的瞳孔,双手将其奉上。

    “那个……”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良心发现给弄得有些微微发愣。

    “这是我早餐刻意为你留出来的啊,念在高中的时候你陪我一起走路的这几天,就当做……是福利吧,高考加油哦。”她竟然有些腼腆地讲这些话,微风吹过,她轻轻颔首,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谢谢啦。”我笑着感激她能够在我人生最关键的时候给我这种特殊的照顾。没想到更令人惊讶的还在后头,只觉得锁骨处在这时候开始传来悄然的温热。

    “你啊你,亏还我大了两岁,连个衣领也没有好好反过来。”她的双手成了初春的沐雨,搭在我的肩上,娴熟地翻动着我弯倒着的领子处,在我的脑海出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06尚夏

    左佑高中毕业后,考了一处离着家乡比较近的大学,依旧如往常似的日夜耕耘地读书。而我,依然在这个充满回忆学校里继续着学习生涯。

    直到那天,在我十七岁盛夏中,最美好的记忆。

    艺术节应该是整个学校中最具有浪漫色彩的时刻,我跟着一群女同胞们屏气凝神,前几场的节目实在是太让我们大跌眼镜了,一般都是各种无聊掺杂着嘶吼的,所以,我索性不抬头去看,在台下写着作业。

    突然,时间似乎为之停顿了一般,我感受到了短暂的强烈的寂静让整片空间都开始静止。继而就是全场忽的迸发而出的唏嘘,“快看啊,前面那个穿白色礼服的钢琴手好帅啊!”同伴晃了晃我,我不厌其烦地抬起头,没想到,就像是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一般,我的眼神足足看着他的手从第一个音符,行云流水般地弹到了最后,那首曲子似水,没有所谓得蜿蜒曲折,只有缓缓的流淌出来的安详。他的手指好像具有特殊的魔力,每一次触动白色琴键的时刻,也是我开始心动的时候。

    当他结束最后一个音符,优雅地站起,之后又礼貌地鞠了一躬,绅士一般。周围的人群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澎湃,掌声雷动,尖叫声响彻天际。

    我呆呆地看着他引人注目的表演,他的所有动作,包括微笑,眼神,一一在我的脑海中重新过了好几遍,余音未泯。

    因此,我在情窦初开年纪成功地喜欢上了一个人。

    更令我开心的是,他答应了我的表白。

    从此以后,每天早上陪着我的,成了他,取代了左佑。因为左佑比较忙,加上我的学业开始紧张,我就没有要求他再陪着我,反而这个叫“袁琛”的男孩,一直伴我从早晨一直到黑夜。

    他很聪明,多才多艺,精通各种乐器的袁琛经常会在放学的时候带我去他的琴房,而我每次一呆,就要待到深夜才能回家。久而久之,我的学习成绩也开始直线下滑,反倒是他,丝毫也不受影响。

    “你说,我跟你在一起,别的倒没有,反而把你的成绩提上去了……”路灯下,我有些不满地延续着路途,遥远得前方是一片未知的黑暗。

    “因为——”他突然朝着我靠了过来,细长的双臂轻轻把我揽过,我在不经意间失去了力气,两条肩膀上传来丝丝的温度,粗重的呼吸声传入我的耳边,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唇间带来的湿热。

    我们深拥在了一起,淡淡的夜色将这片彼此的安详装点得闪闪发亮,就连地上的花草,也开始随着风的吹过微微掀起了它们的裙摆。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浓厚的黑影中,渐渐地走出一道黑色风衣的身影,灯光逐渐从他的脚底向上攀登,那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从前的时光,慢慢划伤了我。气氛在这一刻终于被打破,我看到左佑原本充满期待的清秀脸庞上写满了震惊。

    07左佑

    在忙碌的生活中,我顺着时间的潮流,心思开始不断地涌动着,甚至都有可能上升到一个令我也觉得不可思议的程度,然而在那晚,我看到他们两个拥吻的时候,我就早该明白,自己不该这么毫无风趣地喜欢上尚夏——这个拥有独自的梦想随时都有可能离我而去的女孩。

    “……尚夏,你好啊……”我结巴着的口音隐藏不住此刻无尽的失望。

    “呃,尚夏,这是?”袁琛见我的看他的眼神不太对,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是左佑,我的……哥哥。”她犹豫了一会儿后,过来将手拉着我,表示亲切的样子。我看着她勉强挤出来的笑容,一股说不出口的难受感在我的心中跳动。

    “哈哈,原来是尚夏的哥哥啊,你好,我叫袁琛。”他朝我伸出手,出于礼貌我上前跟他握了握。

    当然,对于那件事,当我再次与她走在路灯下的时候,我会顺带着记忆假装遗漏掉,忘了最好。

    大学毕业后,我在城市中心租了一处不大不小的图书室,决定开一个简单的图书馆,一个人打理,有些不太习惯,每当我打发厚厚的书籍的时候,我的双手总会有些颤抖。

    “她……好像也比较喜欢看书吧。”我有些激动地将最后一本物归原位。

    大厅内,并没有过于特殊的家具,暖色调的墙纸将这片清冷的空间能稍微增添一点儿温度,几处圆桌的周围有着各种大大小小的圆凳,尚夏曾经对我说,她很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圆凳,然后我就顺着她的心意将这些我认为有着纪念意义的摆放在周围,每天夜晚等着她的到来。

    等到所有的读者离开之后,我收拾完被遗落在桌上的书,打算关门。

    深夜里,除了偶尔会出现风声,再也没有任何色彩能够打动浓厚的夜色。

    可我并不这么认为。

    “以后能每天给我留一个位子么?”炉火依旧缓缓地燃烧着,散发出点滴的温和,尚夏的声音就像是在大雪中盛开着的冬梅,无声无息地绽放。

    “只要你愿意,这里得大门天天为你开启。”我见她棉绒帽下得撒娇样子,忍不住笑了。

    往后的那些天里,她总会在我即将关门的时候到来,随便从书架中挑了几本,对着炉火先是哈了好几口气,似乎在给她冰凉的双手解冻,有时看到我的表情,她会有些不好意思地将手指交叉,放在胸前。

    “那个,等手上的冰层融化后,翻起页来更加轻松。”

    看着她略显尴尬的笑容,我忍不住地往火炉中多天了几块煤,整片深夜里,只剩下这偏僻的图书室里,偶尔飘出的烟雾。

    在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将手中准备好的热饮多打一份给她,她也只是微微一笑,顺手接过,在这样的情景里,她通常会坐在圆凳上,蜷缩着身体表示取暖的意愿,然而,一般来说,我也并没有主动上前搭话,我知道她很累,尤其是爱上了一个不能给她未来的男孩,对年纪轻轻的她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她坐在圆凳上,随着夜色的深入,泛着迷离的眼神渐渐地变得微弱,直至上下的眼皮重新落回了一起。我见她终于忍不住打起了瞌睡,也没有刻意叫醒,只是将挂在墙上的外套取下,轻轻给她披上。

    周而复始。

    08尚夏

    当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将做好的早饭放在了我的桌前,“看你昨晚睡得那样,也没去打扰你,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赶紧回学校吧。”他在洗手间听到了我的动静后,模模糊糊地交代着各种不大重要的事项,好像含着牙膏。

    “哦。”我轻轻应和了一声,拿起被洗刷干净的碗筷,吃起了这免费的早餐。

    他总是默默地在我身边支持着我,陪着我走过孤独的旅程。

    可我却并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

    即使知道,那声“谢谢”对他而言早就习以为常。

    “我们分手吧。”又是一个苍茫的夜晚,我还记得那年的冬天,无数的飞雪朝着我的身上打来,就像是飞舞着的子弹,毫无声息地、干脆地,击穿我的胸膛。

    “为什么?”我的眼泪终于在这一时刻不争气地落下,“你知不知道我牺牲着自己的青春全部是为了你,我把一切都给了你,而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漫长的黑夜中,我的嚎啕大哭随着暴风雪的来临,淹没了整座小城。

    “对不起。”他的眼神飘忽不定。

    “对不起就能解决么,你说啊!”

    “我发现我不爱你了。”他终于坦露了心声,而我知道,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认真地去爱过我,都是我的各种幻想罢了。有的,只是单纯对青春所谓“图个新鲜”的欲望。

    我不说话了,想去拥抱他,作为最后的告别,可他却挡开了我伸出的双臂,把我最后的一丝燃着的灯火给彻底浇灭。

    “你就是太天真了。”这是他最后留给我的话。

    我独自坐落在这场依然没有停息迹象的大雪中,通红的眼眶里,不断涌出的透明液体久久无法决堤。

    我沉默了,在他把我抛弃之后,我将彻底地成为孤苦伶仃的存在。

    09左佑

    她有好几天没有来我的图书馆,有时候我去找她,却并没有捕捉到她的踪影。

    有些心灰意冷的我默默地在黑夜里点燃一枚烛火,伴我度过工作前剩余的时间,算是一种消磨沉沦的方式吧。

    好在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盼星星盼月亮地把她给盼来了。只不过,她依旧低着头不说话,默默地坐在圆凳上,通红的眼眶中不时会掉下两滴泪,在燃烧得旺盛的火炉上留下“嘶嘶”的声响。

    我没有去说话,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的惊喜。因为我自从她失踪后就知道,这一天无论如何也会到来的,哪怕是姗姗来迟,这种结局也不会侥幸逃脱。

    我伸手递给她几片纸巾,好让她的抽噎声不再那么痛苦,而她也毫不客气地抽了好几张,狠狠往脸上一抹,像是在发泄一般,丢在桌子上的纸巾已经被她汹涌不断的眼泪所浸湿。

    “我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不解的心痛在这一刻完全爆发,沙哑的嗓子将她的哭声渲染着像是窗外生生不息飘扬着的雪花,将整块窗冻结,同时冻结的,还有我的体温。

    我还是忍不住妥协,在她的身边坐下,“想哭就哭出来吧……”我在她的耳畔轻轻摩擦着身带,同样是略显沙哑的音色把她都给吓了一跳,她呆滞的眼神朝向我,嘴角咧地好宽,我知道,她心中的伤疤又一次被残忍揭开,就是东非大裂谷都与她较之不及。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她的哭声再一次响彻了整片空间。

    我紧紧抿着嘴唇,看着她嚎啕大哭的模样,心中就像被无数的尖刀刺中一般的疼痛。

    “你忘了当初说过的话了吗?”我的一句话将这凝重的悲伤给打破,她好像也记起什么渐渐停止了哭声。

    “记得。”她的抽噎声即便是很小,但每当她吸一次鼻涕,仍会让我更心痛。

    “我看了你,就得对你负责——”我欲言又止,想看看她听后会是什么表情。结果当然不出我所料,她已经分叉的头发披散着,带着哭声,但还是勉强笑了。我看着她破涕为笑的样子,毫不犹豫地上前,将她轻轻抱住。

    “你!又占我便宜。”她看我认真的样子,也没有反抗,任由我的热情将她温暖到第二天的黎明。

    10尚夏

    我以为我的人生从此会一蹶不振,可经过那一个夜晚我才发现,真正值得我去爱的人一直在我身边,我知道,他一直在人生的分岔路口出等我,无论我是什么样子,哪怕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遍体鳞伤,他都会在我最绝望的时刻,鼓励我,扶着我回家。

    就像是在玩游戏的时候过于火拼残血的时刻,会有一个真正的白马王子,突然降临,将眼前的荆棘用他所特有的光芒给统统消灭。

    列车的站台旁,我们都不作声,只是低着头默默地走着,每一个步伐都像是在回忆人生的种种,这样的场景让我不禁想起当初路灯下我和他的身影,只是,曾经的回忆,似乎再也不会回来了。

    “就送到这里吧。”我听着服务区小姐的提示音,最后为他整理整理着装,他有些不舍地看着我,似乎此番一别,将是永恒。

    “真的要走么?”左佑的眼神中告诉了我他真的不想让我离开。凉风吹过,渐渐渗透了我的皮肤。

    “我想去d城发展,因为那是我的梦想啊,你不是说无论我怎么样,都是支持我的么?”我朝着他狡黠一笑,但是也依旧掩饰不住内心的落魄。

    “能留下吗?”他还是想要挽留。

    “……”我沉默不语,“就这样吧。”我说着,然后背过身,无声的眼泪顺着我的双颊留下,浸湿了衣领,我想,这或许应该是我们最后的时光了吧,我不想将它残忍地打破。

    ——“青春嘛,最好就是要留点儿遗憾。”那时的左佑哼着歌,在我身旁走过。

    想着想着,我又不禁将嘴角轻轻扬起,“或许这样,才是我们彼此最好的解脱了吧……”我感叹时光的流逝,心有所想。

    “因为你,我的青春才不会有遗憾啊!”耳边突然传来了他的呐喊,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感受着他呼啸而来所带起的风声。

    列车渐渐驶向远方,“轰隆轰隆”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缓缓推出我们的脑海,站台旁,男孩紧紧拥抱着女孩,似乎只要一松手,她就会忽的离他而去。而女孩,在一番无力地挣扎后,双手终究爬上了男孩坚实的后背,感受着他散发出来的温度,还有淡淡的薰衣草的香气,不知不觉间,无声的泪水再次滴落,只不过其中没有了离殇,洋溢着短暂的,也是属于他们的那份小幸福。

    11尾声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就算你在慢慢人生得路途中失去了方向,我绝不会放开你,让你去任性地到最后遍体鳞伤,因为…”

    “因为什么啊?”

    “在我们的青春里,光有着直上直下是远远不够的,它来回的跳动只会任由你去毫无目的地碰撞,最后弄得彼此遍体鳞伤。如果……倘若有着向左和向右来控制着你,我想即便是前方没有了希望,有我陪着你,彼此一起携手共进,才会铸造出最完美的青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zhulang.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