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乱臣贼子 > 第十四章 战南阳 一

第十四章 战南阳 一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妖锋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修罗帝尊

    光如小流激石,涓涓而淌的溪渠,无声无息,似乎昨)碌着碾田埋肥,当第一缕彻骨的寒意随着北风,将人冻得一哆嗦时,才恍然觉,冬天已然来临了。

    正值立冬后的小雪节气,往常会飘点儿碎碎的小雪,今年却没降下来,滚滚阴云塞满了穹苍,仿佛天也低了半个头,瞅两眼,便觉得心中堵得慌极目环顾,漠漠的旷野上呈现着一种灰败的黑褐色,山林全秃了,枯萎的枝杈在寒风中微微颤抖。

    豫州牧刘备麾下别驾司马张飞,凝神望着天,觉得心郁难耐,他摸了摸悬挂在腰侧的酒囊,方才一顿牛饮,早空空如也,不由暴躁地将酒囊摔到地上,大吼了一句,“你也与我作对?”

    吼声似雷霆,惊得野林子里走兽奔老鸦飞,大道旁几个成群结队,正朝沛县赶的路人骇得心惊胆颤,见是一黑脸的魁梧醉汉,正在酒疯,连忙别开头,急走慢跑地离开,醉鬼难缠,生怕无意间惹恼了他,瞧瞧那熊腰虎背的模样,拳头如大坨生铁,哪里招惹得了?

    张飞这时候正烦着呢。

    大哥怎么就娶了家的丫头呢?大哥怎么能这么干呢?

    私底下他找二哥谈过,一说到四弟的名字,就冷哼哼,怒道,“休提那个乱我兄弟之义,君臣之道的人。”

    又言大哥不是贪图美色,强抢婆娘,假如李臣真是向氏下过聘,长辈点了头,定了终身,只是尚未娶进门,那是兄长不对,就算你不说,我也得豁出命来苦劝,但昔日男家又没答应,这回是正正经经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切依着礼法,何错之有?

    何况州牧陶谦瞅着病重难愈,据线报,已然是到了活一天算一天的地步了。

    此时如两家联姻,得氏这个强援,大业可待,可谓鲲鹏展翅高飞,扶摇而上九万里。

    中平元年他们三兄弟结义,到如今已足足十一载,起起落落不知多少回了,人生苦短,若抓不住这次天老爷给的机遇,又有多少个十一年来意挥霍?兄长的志向如何实现?

    这些道理张飞懂。虽说义理上没问题。但在人情上总有些别扭。

    成大事不拘小节。但也别不拘到自己兄弟身上来呀。

    又一层阴云慢慢聚积。本就黯淡地日头更加晦暗。白昼也似深沉夜。张飞醉醺醺地跳上马。从肺腔中狠狠吐出口热气。随即化做了淡淡地雾。消散在空气中。

    徐兖豫三州相交处地沛国沛县。城墙根下。正摆放着十来个粥摊。很是多撒了几把米。又舍得下本钱。额外加了野菜肉末。白地粥青地菜褐地肉。在炭火上熬得香味四溢。

    一大群临近地乡人。裹紧破烂地衣裳。围拢在城墙根下。个个探长了脖子。吞咽唾沫。

    “别挤别挤。大人说了。管够管饱。午时暮时各有一顿。让父老乡亲们吃足三日。”掌勺地大声吆喝。满面红光。“乡亲们填饱了肚子。也记得给我家小姐多祈福。叫她合家安泰。早生贵子。”

    “大人心善,闺女许了好人家,往后更是长寿又享福。”有机灵的汉子端着碗,挤在粥摊前,闻言连忙恭维道,盼望着说通好话,能多给两勺子肉菜粥。

    “说啥呢,要出嫁的是大人的亲妹子,不是闺女。”

    “妹子呀……长兄如父嘛,也说得通,说得通。”

    又有人好奇地问,“不知是许的哪家人。”

    “这我就给你说了,”施粥的小bsp;  小  说    文字版首发吏听到旁人在议论,得意地仰着头,“便是咱豫州牧刘备玄德公。”u|仁政,爱民如子的刘备显赫,一听得是州牧大人要娶亲了,人群立即喧哗一片。

    “难怪瞅着沛县上头罩着喜气,是刘大老爷娶妻哟。”

    “恭喜恭喜。”

    “蒙乡亲们贵言了,”小吏更是欢喜,扭头嘱咐道,“再多放点肉。”

    不远处,张飞瞪着双布满血丝的牛目,驭着马经过,望着喜气洋洋的人群,他嚼着牙肉,闷闷地叹息,“孽债。”

    城门处热闹,城中家的别馆也喜气洋洋的。:身份的梁冠,东汉尚火德,以赤色为贵,宽敞的堂屋里垂着朱红的帷幔,显得隆重。

    他绷着张脸,心神不宁地喝了口水,端碗的手微微颤抖。

    “老爷,媒人到了。”早守在门房的管事,一脸喜气地冲了进来。

    “婚姻乃幽阴之义,须得稳重,如此轻佻,有违礼仪。”竺冷言喝道,“罚俸一月,下不为例。”

    开国时汉之婚典继承秦制,不似后世那般大肆张扬,嘻嘻哈哈如过节气,仪式上不能用乐器,主家恭谨宾客庄严,祷告天地见证婚盟,搁着不懂事的人路过,还以为这家在焚香祈祷,祭祀祖宗呢。

    但终究是高兴事,天大的礼制也挡不住心中的喜气,所以渐渐的这规矩也淡了,被竺这么一喝,管事倒有几分委屈,低着头赔罪,不禁暗自猜疑,“怎么主人瞧起来一脸愁容,莫非大小姐那边……”

    “子仲为何事而恼?”门外有客笑道,却是担任媒人,经常来往两家的孙乾,他慢慢走进来,躬身道,“主公娶妻,子仲嫁妹,正是喜庆之时,何苦为了些许琐事怒。”

    又拍手道,“我受玄德公托付,特来送上请期之礼。”

    随孙乾而来的从人忙端来银盘,一只腹部雪白,黑脖黄羽的雁雀躺在盘中,因为见血不祥,雁子是拿捕网捉的,浑身无箭伤,在这候鸟稀缺的季节里倒是颇费了些功夫。

    婚嫁六礼,一纳采、二问名、三纳吉、四纳征、五请期、六迎亲,请期按大俗话

    选日子,男家要向女家送上大雁,约定婚期,离正式7一步了。

    “如今乃万物枯萎凋零的时节,诸多忌讳,所以迎亲之日选在腊月二十五,那时春雷萌动,又值赶乱岁的习俗,正宜婚嫁。”

    赶乱岁就是在民俗里从腊月二十五至除夕,神灵于天宫聚会,人间无神管辖,百无禁忌,通常在此时成亲,不会冲撞到天地神灵。

    “也好,就定在这一天。”竺心算了下时日,再过一个月,妹子便是刘家人了,他心中即是欢喜,又是哀愁,强颜欢笑地吩咐道,“将雁礼送到小姐房中,再问问她,嫁衣选好了么。”

    ……

    “真漂亮。”

    甘梅将绣着精美纹理的朱红嫁衣展在胸前,站到铜镜前,磨得敞亮的镜鉴中,映着少女如柳枝般纤巧的身躯。

    “宝儿姐,我该怎么办?”丫头苦巴巴着张脸,像只受了惊吓的小猫,拉了拉甘梅的衣角,“我不想嫁给刘大叔,起初爹爹还站在我这边,现在也不管我了。”几次后,就不在言语了,只是摸摸她的头,“好闺女,玄德公年龄是稍大了些,可……也算是个英雄,正因为是有志向的豪杰,只要我氏家业不倒,自然会疼你重视你。”

    爹爹话中的含义,贞不怎么懂,只知道,自己要从狐儿脸的小媳妇儿,摇身变成他的嫂子呢。

    “你还想着那个人?”甘梅微微笑着,话语却冷,她弯下腰,轻轻托起小贞儿的下巴,如同诅咒地说,“你看看我娘的下场,那个卑鄙乱德的家伙,迟早有天,会被天下人唾骂至死的,这句话是他亲口说过的,会灵验的。”

    刘备并没有为难甘家的母女俩,每月的月俸钱都是丰厚的,闲暇时还亲自来探望,宽言安慰,亲厚有加,只是季兰心灰意懒,徐州崇佛,干脆寻了家浮屠寺,挂了名号,居家修行,平时总是恍恍惚惚地,不停说,“我念一万遍经文,夫君的罪孽应当能消除吧。”

    看着娘亲愁苦的模样,甘梅心中如刀搅,对不负责任的便宜爹爹,更是痛恨。

    “你吓到我了。”丫头怯生生地说。

    “那是你没眼力、”甘梅愤怒地吼道,“那个人简直是衣冠禽兽,哪点能比得上我的刘叔,好多人想嫁给他都嫁不了,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

    她深呼吸,让剧烈起伏的胸脯慢慢平息下来,又放缓声音,“你别多想了,等着嫁过去呗。”

    姓李的败坏伦德,这个家的大小姐,还如此记挂着他,也不是个好东西。

    “我会用这一辈子的时间,等着看你们有怎样的下场,天老爷长着眼睛哩。”她冷冷地想。

    豫州、宛郡境内。

    “仓中尚余六百有二斛粟米,豆七十石,盐十石,腊肉三十斤。”

    李臣蘸了墨,仔细核算着账目,筹算管粮的活计,本来就是他昔日在平原时的老本行,干得得心应手,而且吕布一支客军,治下又没有百姓,除了核算每月三趟由宛城而来的补给、每日的支出,也没旁的麻烦事要处理了。

    放下笔,等风吹干墨迹,他轻轻合上簿子,搓了搓冻僵的手指,骨节处有些肿,这是冻疮的迹象。

    李臣从荷包里摸出块姜片,在冻伤处擦了擦,雉娘让他一天至少得涂五趟,不然疮症落下了病根,每年过冬都得复的。

    晚上在家有小媳妇盯着,白天在库房里他老忘记,瞅着指头越来越红肿了。

    姜汁辣人,渗透进破损的皮肤,让李臣龇着牙甩了甩手,等辣痛劲过了,他拿起火棍,在身侧的炭盆中翻了翻,黝黑的木炭几乎要燃尽了只残留着些微暖意。

    潮的库门咯吱咯吱地开了,碜人的风随着涌了进来,白的炭屑聚积在盆底,被风一吹,在帐篷里四处飘洒,如落起了雪花。

    “阿臣,怎地连炭都没换,这天道,冻死人呀。”

    进来的高大身影遮住了亮光,李臣眯起眼,才看清是成廉,再一瞧,曹性也来了,只不过他个头矮些,整个人都被成廉挡在了身后。

    这两人都是吕布军中负责守备粮仓的将领,经常和李臣打交道,特别是曹性,当初还有段共同护主逃亡的经历,所以很快就亲热了起来。

    此际吕布缺乏兵马,粮秣也靠宛郡接济,库房经常空荡荡的,所以只挪了十来个兵,主要防范有人饿极了起贼胆,来偷食,成廉曹性落得清闲,倒整日来串门。

    “节省点,门窗一关倒有几分暖和。”李臣苦笑,又叹气,“宛郡那边再不送来,估摸连奉先公府上的冬衣厚褥和木炭都要不足。”

    前两天气温骤降,冻得营地里的士卒浑身僵,只能点燃篝火,围坐一团,抱着膝盖打瞌睡,“穷家最怕严冬寒”,瞅瞅天道,离漫天霜雪的日子不远了,可过冬的物资还没个着落。

    吕布遣人去宛郡催促了几次,最后亲笔写了信函,遣魏续再去,没半日回来了,跳下马就骂,“那张勋嘴里说正在筹备,却就是没个动静,问急了还给脸色看。

    据说当场温侯的面色就变得铁青,绷紧脸,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显然是已气极了。

    明显的宛郡那边在刁难,也怪吕布全军上下太跋扈了,丝毫没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想法,个个都以为自己还是昔日天下无双,在洛阳杀过高官,在长安护卫过天子的铁骑,哪里把宛郡太守张勋这个乡下人放在眼里?

    平素就和宛郡兵小摩擦不断,上月侯成手底下两个亲兵去城里办事,入城要缴税,当下就不乐意了,和门卒冲撞了起来,大约是嘴里太不干净,指名道姓骂了

    被西城的一营人给扣出了。

    消息传回来,侯成连夜就点齐人马,直朝宛郡而去,若不是负责军纪的骑都尉张辽觉有异动,追了十余里路给挡了下来,指不准侯成真敢来场夜袭。

    末了吕布知晓了此事,将侯成破口大骂了一通,不过骂的是他没得将令,居然私自点兵,至于和宛郡兵的冲突,压根没理睬。

    主帅都这德性,还指望底下人能恭敬谦让不成?

    怎么张勋也是一城之守,不给点脸色还真说不过去。

    不过李臣琢磨,张勋是不敢把吕布逼得太紧,雪降下来之前,冬衣应该能送到,这些话没说出来,他一贯秉持着“祸从口出,多说多错”的想法,像个闷葫芦从不乱话。

    “姓侯的确过分了些,当时还不服呢,仰着脖子说什么‘张文远,你我官职相当,有何资格管我的闲事?’”成廉一屁股坐下,伸手揉了揉被风吹麻了的膝盖,他是张辽的直属下官,清楚事情缘由,“我家都尉事后气得拔剑砍了几案,连说不识好歹,总有天会坏了侯爷的大事。”

    “阿廉,事后搬弄是非,不是好汉的行径。”曹性见成廉越说越激愤,出言阻止。

    “大伙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别扯不开心的事了。”李臣也笑道,又喊,“送些热汤进来。”

    很快有粮吏送来半桶野菜汤,管后勤的就这点好,吃喝总比普通士卒强点,菜汤里浮着一片肥油花子,顺着碗沿喝几口热汤,腹中涌出的热气,让冰凉的身子也暖和了起来。

    “可惜无酒。”成廉舔了舔嘴唇,似乎胃里的酒虫在蠢蠢欲动,眼眸眯起来,又有些羡慕地说,“听闻吕大小姐很找阿臣喝了几次酒。”

    当然,他羡慕地是李臣有口福,侯爷家的酒水总比普通武官喝得起的要美些。

    一提到吕阿婉,李臣的脸都黑了半截,那姑娘哪里是个千金大小姐,分明是个天生神力的小怪物。

    好大条铁戟,他只刚刚拿得动,勉强抡几招,可换了阿婉,握筷子似地能舞出花样来,又嗜酒,还嫌碗小,直接抱着缸子喝。

    说起来话来,三句带两句并州的俚语脏话,动不动就把你的脑袋朝自个腋下一夹,以示哥俩好,感情深。

    男人窝里长出来的丫头,汉子们粗俗的一面全学会了,女人天性上的柔美,半点都无,还真对不起她名字里的婉字。

    平时躲都躲不急,起初吕大小姐念着李臣对娘有恩情,怕他刚入伙,又是个并州军一贯看不起的文官,少不得受点委屈,所以常拉一圈人,聚到李臣家喝点小酒,让大伙早日熟稔。

    每次都喝干了十几坛子酒,宿醉一夜,头都得疼两天。

    一来二去,她和雉娘混熟了,大约是如严阿婉这样的豪爽女人,晓得自个缺了温婉,自内心地喜欢和温温柔柔的女子交朋友。

    也亏得如此,没多久,除了魏续还记着以前的那点小龌龊,没个好脸色,其余人都没把李臣这半路投军的当外人看待了。

    还有件事,李臣不敢对旁人讲的,一想起来就觉得尴尬。

    上月某天黄昏时,吕阿婉练够了武艺,玩腻了角力,突然有些想吃崔姨严氏唤雉娘为妹子,她随着娘的辈分喊姨的家常菜,又拎着一坛酒过来窜门儿。

    硬拉着李臣陪她喝,结果两人醉得不醒人事。

    第二天李臣口渴难耐,摸着额头起床时,才觉身侧多了床被褥,还有具软绵绵的身子,惊出了身汗,仔细看原来是雉娘。

    “你醒啦,”雉娘揉着眼,也爬起来,瞅见汉子正盯着他,脸一红,小声说,“阿婉那孩子昨夜酒疯,严姐姐派人来接,都不肯回去,于是留她宿了一晚,我把自己的炕让给她了。”

    虽说约定了守孝三年,但郎有情妾有意,又值日头升腾之时,阳气正旺,不由自主地地握住雉娘的手,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小媳妇儿脸更红了,扑闪着睫毛,没躲没避。

    就在之际,隔壁房传来声怒吼,然后是急冲冲的脚步声,门一下子被踹开,就瞧见阿婉捂着小腹,紧皱眉头,也没在意屋里男女的暧昧姿势,指着李臣吼道,“你为何偷袭我?”

    她身着亵衣小裤,一片显眼的暗红色血染在上面。

    “趁我酒醉之时,暗算于我,否则我怎会受伤?若换了沙场,你连我的油皮都擦不破。”

    野丫头气势汹汹,大有不给个交代,便将你一戟戳死的架势。

    再然后,李臣被雉娘赶下了炕,踢出了门,还隐约听到小媳妇儿的抱怨,“严姐姐也真是马虎,女儿家的私事,都该当娘的说给闺女知晓……阿婉别怕,女人都有的……”

    李臣在宅子前愣了半天,恶狠狠地在心底骂,“差点把我吓出毛病来。”

    又尴尬万分,暗想,“瞅着力气十足,上得疆场斩得敌将,居然还是个……刚育成大人的毛孩子。”

    一回想起那天的情景,李臣就不自在,咳嗽了两声,绕开话题,三人喝着汤水,正聊着闲事,突地门又开了,却是成廉麾下的兵将,直嚷嚷,“三位大人,出事了!”

    “说清楚点。”成廉眉头一皱。

    “宛郡的粮车方才到了寨外,正巧侯都尉游射归来,大概是天寒地冻,没逮到猎物,又记得上回受的龌龊,想出出气,率众围了粮队,还朝着押运官抽了一马鞭,结果就起了冲突,那官也是条汉子,指名道姓要和都尉单打独斗,夸口道,‘莫以为天底下就你吕家有豪杰。’”

    侯成这家伙也太能惹事了。

    李臣摸摸额头,无奈地放下碗。

    运送粮草的多是些普通乡勇,遇到侯成可得吃瘪,万一出了人命,那和宛郡的关系就

    劣了,他忙问,“可伤了对方没?”

    报信的士卒满脸怪异地神情,“我赶来禀告,没看个团圆,不过……似乎侯将军吃了亏。”

    闻言众人皆是一愣,侯成虽仗着自个受温侯的宠信,平素行事有些张扬,但论起武艺悍气,也是排得上字号的,区区宛郡,也有能让他吃亏的人物?

    李臣不禁问道,“那押运官姓甚名啥?”

    “只知粮队的宛郡兵都喊他陈什长。”

    五人为一伍长,二十人为什长,听官职很不起眼。

    “管他是什长还是都伯,倘若姓侯的输了,丢的可不是他一个人的脸面。”成廉拔身而起,全然不顾他刚才还对侯成忿忿不平,喝道,“走,咱们去看看。”

    这也是吕家军的特色,个个都是粗鲁如野兽的大汉,如草原上的狼群,在吕布这只头狼的带领下,呼啸天下,虽争食时彼此间容易起摩擦,但对付外来的猎物时,永远像拧紧了的绳索。

    ps:吾家临近有一烧烤摊,十来平方的小门面,唤“詹氏”,端得是肉鲜味美,片片薄肉,方入口,万般滋味萦绕在舌尖,只感天地间唯剩下这饕餮的美意,叫人黯然消魂,竟无语凝咽。

    世人皆嘴馋,一到暮时,人满为患,老板夫妇偏又是个温吞性子,倘若去得晚了,枯坐两个时辰都是常事。

    前两天咱胃中有虫动,贪那口好肉吃,便暂停下手中的活计,一袭青衣,半截裤衩,腿毛飘飘,两只人字拖,凌波微步般就朝着食摊奔去。

    才到巷口,不由叹了声,“糟了。”

    今日的食客,比得往时,又番了个番。

    大约是人实在太多了,瞅着早来大快朵颐,闻着扑鼻肉香,悲怆自身之腹饥,愤旁人之不良,便有一敞胸露乳的黑脸肥硕汉子,吼道,“直娘贼,为啥俺铁牛等了老半天,别说肉,就串黄瓜都入不得嘴。”

    边说边探出蒲扇大的掌,朝着刚出电炉的几串腰花就抓去,还犹自嘀咕,“俺就受不得这窝心的气,要是换了还在寨中,一百零八个兄弟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那叫快活。”

    抢到手中,还没来得及吃,又有一人怒道,“你这泼皮,要吃便等,何苦抢我苦熬了长队才买到的吃食?”

    身影随风动,人从百米之外挪到了黑脸汉子的面前,探出两只手指,使得小擒拿的功夫,朝着贼人手臂尺泽、外关、阳池、神门,诸般穴位沿途抚下,似拨弄琴弦,举动间自有股潇洒出尘的意味。

    “啊”的一声,那盘腰花便换了主人。

    “灵犀一指?”铁牛微退半步,“旁人怕了你这四条眉毛的,俺偏不服。”

    手掌一翻,便摸出两柄精铁板斧,闪着寒光,真真锋利无双,夹着股狂风就劈了过去。

    一个如书生逛青楼,风流气度,一个似猛龙吞血食,凶神恶煞,两人就这么斗了起来,直看得咱眼花缭乱,暗赞道,“高手。”

    战了十来个回合,铁牛似乎有些气短,准心不稳,一斧劈歪,身侧那张倒霉桌子就遭了殃,裂成数截,碎片乱溅。

    不远处坐着位美貌女子,白衣似雪如霜,也不看热闹,只顾着埋头嚼鱿鱼,不料脚趾被碎块砸到,娇声唤痛。

    “姑姑!”同桌的汉子直身而起,却是个只有一条胳膊的残疾人士,大喝道,“你俩弄伤了我姑姑,还不赔罪?”

    铁牛和四条眉毛酣战不休,哪里分得精神去理会,残疾人似乎爱煞了自个的姑姑,见她受了委屈,气极而笑,哧溜从桌底抽出把一人高,卖废品站至少也值百钱的大铁剑,转眼间,两人对决变成了三人缠斗。

    围观群众瞧着更热闹了,不由拍掌叫好,咱也在人堆里叫得起劲。

    残疾人臂力雄浑,大剑扫荡,竟一下撩翻了电线杆,火光直冒,路灯也熄了。

    一阵混乱,人人哭爹叫娘,也有不怕死的,咱就望见有只头戴金圈,满身黄毛的马猴,带着匹猪,躲角落里偷烧烤吃,只是奇怪,只拿土豆金针菇之类的瓜果时蔬,却不拿肉。

    才想着哪家马戏团的没看管好宠物,就又来了个眉清目秀的漂亮和尚,指着猴子和猪跺脚道,“你这泼猴,不学好也罢了,连你师弟也带坏了。”

    说罢,闭起眼来,嘴中轻声念叨着什么,只见大马猴声喊,抛了手中的烤韭菜,头上那圈儿不停缩小,疼得它抓地蹬土,直哼哼,“师傅,你好狠的心呀。”似乎是疼极了,昏了魂魄,疯癫般朝着耳朵一掏,硕大的金棍迎风而长,“哐当”捅破了三楼住户的阳台,那家养得满堂鲜花,顿时盆破碟烂花凋谢。

    “哇啊啊啊,”窗棂开,主人探出头来,见花瓣漫天飘落,片片如血嫣红,心疼得捧胸嚎哭,恨声道,“我这花,三百年才破土,又得三百年方芽,再过得一千二百年,才蕴出花蕾,如今再养十年,待结出果实,吃一口百病不侵,吃一个立地飞升,吃一斤便证道成圣人啊。”

    抹了把泪,他端出个葫芦,躬身道,“宝贝请转身,”一线毫光冒出,见人定人,见头割头,恍然间围观群众便少了一半,厉害非常。

    马猴也不甘示弱,与那猪各持了武器,有棍有钉耙,飞身跃起,与他在空中激斗了起来。

    直打得个天地色变,日月无光,烧烤摊老板夫妇停了手中的买卖,互相看了眼,摇头道,“看来今日这炉丹是练不成了。”

    打了个唿哨,两朵祥云平地而起,托着老板和老板娘便走,转眼既逝,也不知去了哪里。

    咱看够了热闹,又见收了摊,也只好悻悻而归。

    就因缺了这口养精气的香肉,这几日疲倦无力,终日昏睡,不留情,更新又晚了,大伙包涵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