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道独尊 > 第06章 九花

第06章 九花

推荐阅读: 道魔传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将夜 小说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牧唐全文阅读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祖师降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网游之逍遥神彩超什么时候做宅师

    悠悠白云,飘荡在青冥山的上空.

    尽管如此大好的风光,但圣巫教中,却无一人高兴得起来。青冥山四周不断潜伏而来的各门探子且不说,阿罗叶至今生死未卜,便如一座泰山,压在了众人的心中。若是教主身亡,那,该如何是好?

    “经脉俱毁,内腑损伤过半。”

    教主寝居之中,无尘子看了昏迷在榻上的阿罗叶一眼,很快便将阿罗叶的伤势瞧了个透彻。不过紧接着,却是摇了摇头:

    “已经无药可治。”

    “……”

    顿时,罗狼心中一惊,沉默无语。

    “您既然来了,就一定有办法。”

    秦川咬了咬牙,看向无尘子的目光中,却并非是如此肯定。而是,带着无比殷切的恳求。自己一生……不,两世为人,都未曾这般恳求过他人。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将阿罗叶救回来。

    一定!

    “呼……”

    闻言,无尘子长叹了一声。一手压下秦川的肩膀,使其坐回了椅上,随后走至了阿罗叶的身旁,另一手探上了阿罗叶的手腕,察切着脉搏。

    忽而,面色微微一变。

    将阿罗叶伤成这般的,竟是伏羲道法!无尘子心中一沉,竟有几分惊骇,不过,却也镇定自若地将此番发现藏在了心底。瞥了一旁的秦川一眼,心中不由又长叹了一声。他不仅看出了是道法所伤,更看出了……

    自己的徒儿,注定道途坎坷。

    心下摇了摇头,无尘子继续定了定神。

    将阿罗叶的状况探查清楚后,瞬即散出一股元神之力,缓缓地蔓至阿罗叶几近损毁的经脉之中,不断温润着躯体,尽力修复一些是一些。

    良久。

    “师父,怎么样了?”

    看着无尘子愁眉不展,秦川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声。

    “如此严重的伤势,能够撑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了。想必,你们是用了蛊术为其续命的吧?可惜,如此伤势,通常来说,已经是死了。”

    “师父……”

    “你先莫急!”

    无尘子打断道,不由又望了榻上的阿罗叶一眼,“想要救治,已是不成了。不过我百般思索,倒是有一办法,若能使用元神锻体的方法,同理而行,使精元重生,辅以灵丹药材,或许,可以重铸如此创伤的身躯。”

    “那……”

    “此法需得再研究得详细一些。我先问你些事。”

    说着,无尘子望了罗狼一眼,显然,有些私密事要询问秦川。

    随即,罗狼躬身行了礼,缓步退到屋外侍候。听得阿罗叶有救,他自是激动万分,圣巫教的未来,一切,只有看这师徒二人了。

    秦川,也绝不会让他的结发之妻就这般离去!

    ……

    暖日初升,屋内,也带来了几分暖意。

    “你可知晓,行此杀手的,是何人?”

    无尘子沉声问道,缓缓地坐到了秦川的对面,一手拾起桌上的茶盏,却并未饮下。只这般,静待着秦川的回答。

    闻言,秦川摇了摇头。

    “弟子心中无比迫切地想知道。但是,阿罗一日无救,弟子便不能被仇恨蔽了双目。一切,待救回了阿罗之后再说。”

    “你能如此想,最好不过了。”

    “但不论是谁,我定然不会放过他,翻天覆地,也在所不惜。”

    秦川咬着牙,眸中一股杀意一闪而过。昨夜自己亲手造出的那番轰动,尽管的确是不得已而为,但内心之中,却也是想要借此让全天下知晓,自己心中无比震怒的怒意。那,将是自己无休无止的报复。

    杀人者,必被杀之!

    不论何人,不论身处何处,自己,必亲手屠戮之!

    “呼……”

    无尘子舒了口气,终于握起茶杯,饮了一口。

    “咚咚!”

    忽而,门外传来了叩门声,不待秦川同意,门外之人却是擅自推开门行进了半步。想必,又是有何紧急的状况。只见桑娜行将进来,躬身禀报道:

    “尊主,萧如白来了。”

    “萧如白?”

    秦川微微一怔。

    萧如白曾经与青冥山共度了一场生死之劫,自也算是圣巫教的自己人,他能穿过外面森严的守卫上了山来,倒也不奇怪。而且在此时节,想必也是看到了昨夜青冥山的那般惊动,连夜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很快,桑娜的身后,一个气质非凡的素衣男子行了进来,颇有惋惜地看了秦川一眼。圣巫教当他是自己人,阿罗叶的事情,他自也是知晓了。

    “她怎么样?”

    对着谋过面的无尘子行了一礼,便问秦川道。

    闻言,秦川摇了摇头。

    无尘子叹了一声,上次医治秦川之时,也知晓这叫做萧如白的逍遥谷弟子对医道颇有精通。见得秦川难以开口,便将详情一一说了一遍。

    那方才思考出的救治之法,也一并告知了萧如白。

    “重生精元,以元神再铸躯体?”

    听得无尘子的述说,萧如白神色一怔,“我倒是知晓一味灵药,对躯体活血生元极其有效。若能寻得那味丹药,前辈此法,可行。”

    闻言,秦川神色一亮。

    然而,又听萧如白继续道:

    “不过,那味丹药失传已久,据说药引也多有灭绝,恐怕世间难寻。我看,我再回逍遥谷,向谷中前辈详细问询一番。”

    “唤作何药?”

    “九花玉露丹。”

    “!”

    突然,秦川面色微微一变,却也说不出是惊喜还是讶然。九花玉露丹,自己在数年之前就炼制过三枚了。一枚随着济云观的明长老入了土;而另外的两枚自己未曾有机会服用,倒是分别给了上官瑶和慕紫涵。

    眼下,竟然阿罗叶也需要以此药救命了么?

    ……这,却也是造化弄人么?

    “萧兄不用去了。”

    猛然间,秦川一下立起了身来,阻止了萧如白的举动,“你与师父这就开始救治阿罗,那九花玉露丹,三日内,我必寻来。”

    “你有办法?”

    萧如白疑问道。

    秦川苦笑了一声,却是没有言语。当初留下的两枚九花玉露丹,分别给了对自己最重要的两个女子,而此刻,为了自己的妻子,同样还是需要一枚。

    心中的滋味,无法言语。

    当然,之前的那枚进了棺材,自己定然也不可能为此去掘了明长老的墓。药虽没有,但丹方自己却依然铭记于心;而药材虽说许多都已灭绝,但定然也还会有人珍藏得有。自己游历这些年,基本上也知晓了何人私藏。

    如此,那便……

    “罗狼、桑娜听令!”

    拂起衣袖,秦川一下拉开了房门:

    “巫卫头领罗狼,命你即刻返回西疆,将所需的几味药材取来青冥山,限你三日往返;千蝶使桑娜,传令各地影卫,搜集一切关于‘南疆鹤望兰’的信息,就是何年何月绝于何地,今日之内,都必须给我报上来!”

    “罗狼领命!”

    “桑娜领命!”

    ……

    黄昏。

    风徐徐吹着,有些凉意。

    那寝居往西不远,便是一座山崖,迎面,辽阔的中原大地尽入眼中。身后,则是秦川亲自命名的那座洞府,其上,还刻有几个大字:

    离恨天。

    “放心,阿罗会没事的。”

    听得身后传来的言语,秦川稍稍回过了神来,目光终于从那晚霞遍染之处移了开。此刻的萧如白,看上去也是有些虚弱,气息多少有些起伏。想来他与无尘子二人施术救治阿罗叶,也绝非轻而易举之事。

    “多谢。”

    秦川淡淡道了一句。

    萧如白曾为圣巫教付出了许多,如今得到消息第一时间便赶来了青冥山。这份恩情,却不知何时才能偿还于他。

    不过,一句由衷的感谢,或许也足够了。

    “我这点医术能做什么的,也就是为无尘子前辈磨磨药打打下手,一切,还得需要元神之力。”萧如白淡笑了一声,倏尔,又正色道:

    “我这回来,其实不只是为了此事。”

    “?”

    秦川回过身来,似有不解。

    “我探得了关于慕紫涵的一些消息。”

    “……”

    闻言,秦川忽然一怔。那夕阳落处,霞辉尽染,却如血红的一幕,笼罩在天地之间,一片苍茫。一轮残月,已然悬挂在天际,无比孤独。

    许久。

    秦川摇了摇头,却是朝着那寝居望了一眼:

    “以后再说。”

    “……”

    闻言,萧如白微微一怔。

    最终,却只是抿了抿唇,不再言语。

    ……

    “尊主大人。”

    夜幕之中,桑娜躬身立于秦川的身前,禀报道,“南疆鹤望兰百年前便已灭绝,不再生长。不过影卫探得,幽州南风阁曾尝试培养了一株,最终仍未存活,只留有一瓶花露,至今珍藏在阁中。”

    “知道了。”

    秦川应道。一支龙脊,不知何时便已悬空而起,等待着秦川御剑而飞,看上去,似是打算离开青冥山。看了桑娜一眼,秦川定了定神。

    自己要的,正是花露。

    九花玉露丹所需的九种花露,其中两种寻常可得,并不稀奇;另外的四种,西疆蚩尤冢和常州鹤鸣峰上,皆已寻到;而还有两种,经过这些年无意的听闻,分别藏在修真宗派苍云门,和中州的王家。

    最后的鹤望兰,此刻也知晓了下落。

    那,不管是借是抢,秦川也再顾不得许多。三日之内,自己也定要集齐了这九花,将那救命的九花玉露丹,炼制出来。

    眸中,闪过一股凌厉。

    “此事过后,我希望你能将那日发生之事,一五一十道出来。”

    对着桑娜一句沉声,秦川终是跃上了龙脊,真元运转而出。得到桑娜的回答后,心念一动,瞬即化作疾光,飞逝而去。

    目标,苍云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