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血染天下 > 第二章 离开

第二章 离开

推荐阅读: 恐怖灵异小说寻找前世之旅续网游之屠龙巫师txt馄饨雷修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武迷零剑星之刻恐怖微小说篮球之神我真不是仙二代

    次日清晨,天才蒙蒙亮,乌啼尚在梦乡酣睡,昭雪便异于往常的早早起来了,顺带着把他老爹也折腾得不得不睡眼惺忪的起身。

    洗漱完毕,看着昭雪那副急不可耐,又生龙活虎的样子,乌啼是好气又好笑。没办法,乌啼只好拉着昭雪到后院,他正了颜色,“昭雪,你也这般大小了,许些事情,老爹我也不愿瞒你了,你且听好了。”

    昭雪极少见老爹如此正经严肃,也是收起了心性,老老实实的应声听着。

    乌啼负手,踱了两步,像是回想往昔之事,随后,他叹了口气,“哎,此间之事,说来话长,你可曾想过,你真正的出生由来?”

    昭雪不料老爹突然说到这个,一时间不解其用意,挠了挠头皮,“老爹你不是说,我是你捡来的吗?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乌啼摇了摇头,面色复杂,他在犹豫,昭雪天生是魔,而非常人,这种事,究竟说得,还是说不得?

    “老爹,你怎么不说话了?”

    “哦,哦。老爹是想说,当年关于你来历的一些内幕。当年,你的亲生父母遭逢大难,他们为保你平安,才托人送你至此,我和你的亲生父母有约,二十年后,你便可自行离去,寻你生父生母。”

    昭雪闻言眼帘低垂,也不知想些什么。乌啼言罢也只是静静的看着昭雪,心里却是感叹万千。

    两人皆无话,半晌,昭雪看向乌啼,乌黑的眼睛里带着温暖人心的东西,他轻声道,“老爹,我不会走的。”语气很坚决。

    就此一句,含义万千。

    乌啼老怀甚慰,心里暖洋洋的。但他心里下了决心,狠下心来,狠狠道,“臭小子,老爹的话你都是不听的吗?还是以为老爹我上了年纪,收拾不了你了?!”乌啼首次板起了老脸。

    昭雪吓了一跳,但他也是倔脾气,那双会说话的黑瞳里满是不屈,“你这是要赶我走吗?那我就偏不走,老家伙,你能奈我何啊?”

    乌啼知晓昭雪心性,知道和那小子玩横的是行不通的了,他心里一动,脸色松弛,做悲伤状,“孩子啊,你是我一手带大的,就和我亲生的有什么区别吗?可我们做人要有诚信,否则,又如何立足于世?你若不去寻你父母,岂不是陷你老爹于不义吗?”

    昭雪闻言,只好苦涩的笑了笑,他咬了咬牙,“那也不成,我走了,老爹你怎么办?你不是说要教我厉害的东西吗,还说让我去当捕快,难不成都是唬我的吧?”

    乌啼露出了老奸巨猾,阴谋得逞后的笑容,“你小子不也才十八岁吗?这不还有两年时间吗?老爹我啊,都给你安排好咯。”

    -------------------------------------------------------------------------------------------------------

    冬去春来,时间飞逝,转眼,已是两年之后。

    仙归客栈。

    昭雪背着包裹,腰系长剑。乌啼倚门而立,手持酒壶,面色红润中少许苍白。两眼相望,亲情相融。

    “去吧,去吧...”乌啼心里极度不舍,却带着笑容。

    昭雪深深的看了老爹一眼,“老爹,你且好生呆着,待孩儿回来找你。”言罢不回头,大步离去。

    看那昭雪渐行渐远,乌啼心里一阵难过,二十年之期已到,他也该回仙归山了。只是放心不下啊...

    ......

    且说昭雪,昭雪自小到大,甚少远行,他虽天性聪颖,却是少些江湖经验。他自离开仙归客栈,便一路向西行去。老爹说,他的亲生父母,逃难至赤凌城西边的度生城了,还说,他的生父叫做昭修。一路来,他所见甚多,却也未曾留恋,只一心寻得亲生父母,相认后,便可了却老爹的一番苦心。而后,他便可回到赤凌城,开始他的捕快生涯去。这两年,他一直常伴老爹左右,习得一身外家武功。却是未曾去应召当捕快。

    一路来思绪万千,不知不觉昭雪已出了赤凌城,此时夕阳已近西下,泛着无力的光。昭雪也是有些力乏了,他背靠着大树,叼着不知名的草,遥望夕阳下那恢宏的赤凌城,心想老爹此时又如何了?

    他的肚子也是有些饿了,当即打开包裹,不想包裹内,多了两物:仙归客栈的印章以及一封信。他奇道,“我记得没拿过此物啊,不会是老爹不小心放进来的吧。不对,先看看信里说些什么。这个老爹,神神秘秘的,真是。”

    信封上书:昭修亲启。

    这,是给我的生父的?

    昭雪放弃了私自开启的想法。他摸了摸那玉制的印章,笑了笑。

    吃了点干粮,天色暗了下来。昭雪心想暗夜赶路多有不便,决定先在此将就着睡一宿。毕竟此处离赤凌城已是较远,北伴赤凌江,西伴荒原山脉,诺遭遇不测之事,也易于逃跑。虽心念至此,可昭雪还是提了两份心,才合上眼。

    咕..咕...不知名的鸟禽不时啼鸣,牵动了昭雪的心,老爹啊,老爹。

    初次独自出门在外,昭雪是提心吊胆,处处小心,不敢真的睡过去。他假寐已久,睁开双眼。一阵风吹来,还有些冷意,毕竟春天刚至,还留有几分冬天的冷冽。此时已经半夜了。他抬头望天。

    今夜的月亮很亮。

    忽地,昭雪听到,沙沙沙的声响从身后传来。他条件反射的立马起身,“谁!”

    回答他的只有“砰”的一声,就再无动静。

    昭雪抽出长剑,月光下,长剑泛着寒芒,他小心翼翼的走向声源,有些紧张。待走得近了,他依稀能听到,一个有些微弱的喘息。用剑挑开茂密的草丛,月光下,看得出来,那是一个人。

    他松了口气,连忙擦了一把冷汗。据他所知,此处常有飞禽走兽出没,他倒是怕草丛里突然冲出个老虎豹子之类的,却不想是个奄奄一息的人。

    毕竟他还小,处世不深,他不知道,人,有的时候比野兽可怕得多。

    他把长剑插回剑鞘,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喂,你还好吗?”

    “水...水..”

    地上那人的声音沙哑的很,竟难分此人性别。

    昭雪拿出随身携带的小葫芦,递了过去,那人却毫无反应,昭雪一看,竟是晕了过去。无奈之下,他只好把那人翻过身来,喂他水喝。

    好半晌,那人才幽幽醒来。

    也不知是月色笼罩,使得那人面色苍白,还是他自个儿显出的虚弱病态,总之,月色下,那人面色苍白的很。

    那人眨了眨眼,见到眼前,面如冠玉,英气逼人的昭雪正对着自己笑,神色慌乱了少许,只不过此时月色黯淡了少许,昭雪也没有注意。

    昭雪见此人醒来,心里也是高兴。老爹说的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你,你是谁?”地上那人弱弱的问了一句。此刻听那人声音,柔柔的,让人很舒服。昭雪单纯的很,也未曾想过此人是好是坏?为何会逃难般的逃到这里?他只笑答,“我叫昭雪...”

    地上那人也是反应过来,连忙道,“多谢昭雪兄的救命之恩,我叫林攸然,日后定当相报。”林攸然满是真诚的道。

    昭雪摇头制止,“在下不图报答,救下林兄,也只是力所能及,凑巧为之而已。”

    林攸然闻言便努力撑起身子,不料触及伤势,脸色更是发白,痛呼一声,又倒了回去。昭雪急忙扶住其肩膀,让其坐起,“林兄,你如此尚在地上终究不是办法,对身体更是无益,我看不如由我先背你到那棵树下如何?”

    林攸然喘着气,细细的眉头疼的微微皱起。闻言,他咬了咬嘴唇,“那,那就麻烦昭兄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