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非卿不嫁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荣辱与共 大结局

第二百四十一章 荣辱与共 大结局

推荐阅读: 道魔传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将夜 小说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牧唐全文阅读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祖师降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网游之逍遥神彩超什么时候做宅师

    四年后,远在徐州的蔡京没等来真帝的召唤,只等来了真帝病重的消息。[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真帝无子,现在,要么是从宗室里抱养一个孩子,要么,由恭亲王即位。

    恭亲王柴预刚刚大婚,娶得的正是司马忆儿。原本就不待见这桩婚事的司马夫人,这下险些崩溃,就差让女儿和离了。

    真帝那么厌恶妾室,那么期盼一心一意,只因皇后三年无子,真帝便又封了两个妃子。现在,柴预刚刚大婚,子嗣肯定是没有的。而柴预已年近三十,如果他即位,那么,子嗣问题便迫在眉睫。考虑到司马忆儿的年龄,后宫扩充那是必然的。

    “我女儿这是什么命啊!”司马夫人嚎啕大哭,哭得肝疼、胃疼,浑身打颤,真的连和离的话都说出来了。

    好在,知母莫若女。远在京城的司马忆儿以百分百确定的口吻,正和柴预商量此事。

    “王爷,我娘这会儿一定在想我们俩和离的法子。”

    ……柴预挑眉,自己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你相信我,那是我娘。我姐姐是我娘翻版第二,你想想我姐姐的传闻。”

    传闻,当然是从徐州传来的传闻。据闻,某次酒后,蔡京对工作在徐州的广大官员透露底儿。曾经大隋皇帝对独孤皇后的誓言是——无异生之子,这个都不算事。

    众人忙问,那他的誓言是怎样的。

    喝醉的蔡京得意洋洋道:“自然是一世一双人。悦儿先我离去,我不续娶;我若先她而去,她生死相随!”

    想到这件事,柴预面露不虞,嗤笑道:“誓言是用来打破的。我不誓。只做。”

    司马忆儿笑道:“忆儿懂了,我马上给我娘写信,让她不要费心机了。”

    柴预回过味来,捏了捏司马忆儿粉嫩的小脸蛋,不悦道:“好你个忆儿,敢算计本王!”

    “对啊,就是算计你了。谁让。谁让。我心悦于你呢。”

    司马忆儿红着脸,却十分肯定地说出了自己的爱恋。

    娇俏、温柔的小丫头,水盈盈地眼中全是眷恋。相对而言。这点算计有算得了什么?柴预只觉得幸福四溢。一直以来,他期盼的不正是这份独一无二的关爱吗?

    “算计得好,本王准你算计!”

    想到岳母的不安,柴预抄起小妻子走进卧房。吓得司马忆儿连连呼叫:“王爷,现在是白天啦。先给我娘写信!”

    “有了孩子,岳母才能安心,本王这是为了让岳母安心。”

    ……

    大概是柴预努力之故,真帝驾崩之前。司马忆儿便有了身孕。八月,柴预登基为帝,年号不变。追封生母为安太后。九月,司马明被招入京。为枢密使;原枢密使林修远升为宰相,蔡同、司马惟二人就占了三个参政名额之二。

    真帝百日后,新年刚过,柴预改元天道,加试恩科。接着,就有大臣上奏,子嗣乃江山社稷之事,建议新帝广纳后宫。那人在司马明、司马惟父子的怒瞪中,口若悬河地说了一堆子嗣为重的理由。

    新帝以生“母贵为皇后,却郁郁而终”拒绝纳妃,同时,因自己年纪不小,子嗣之事未知。将裕亲王府上的两个堂弟的儿子均封为亲王,每人两个师傅,一文一武,充皇子将养。若是皇后产子,那么,未来太子也能有个臂膀。

    司马夫人得知此事,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只盼着司马忆儿赶紧生个儿子。

    消息传至徐州,徐岳楼良久不语。说真的,她真没想到柴预能做到这样……

    出神间,吉燕带着女儿过来了。吉燕夫妻早在外面有了自己的小家,蔡府是吉燕的上班地点而已。他们的女儿许晴今年三岁了,却是第一次来蔡家,有些拘谨。

    蔡璇虽然只比二弟大那么一点点,却是长兄无疑。此刻,见许晴有些害羞,想起娘亲的嘱咐,便温柔一笑。

    那笑,像极了当年蔡京对徐岳楼的第一次微笑。

    “晴儿妹妹,你叫我大哥就好,我带你去玩。”

    许晴弱弱地回望了母亲一眼,又看一眼漂亮又温柔的大哥哥,终于主动上前,随蔡璇离去。

    吉燕和徐岳楼说了两句,见蔡京过来,主动退后,和碧痕二人交换着京城来的消息,不时地偷望着屋檐的夫妻一眼。

    蔡京见徐岳楼噙着笑,问道:“何事让悦儿这么高兴?”

    徐岳楼指着远处的儿子道:“看,你儿子不笑的时候像我,一笑起来可像你了。快看,现在这样,像不像你年轻的时候?”

    蔡京实话实说:“当年的我,可没这么开心过。”

    徐岳楼轻笑,道:“当年你的笑,对当时的我来说,已是最好。那样的你,只是微微一笑,我觉得好温暖,想把这笑据为己有。然而,当的的我,知道自己握不住,只好放弃,把留恋藏心底。”

    蔡京明白她的意思。他当时过得不好,悦儿也不是遇见杨夫人的那个悦儿。想起徐岳楼当时的躲闪,有些不满道:“你不该弃的。”

    徐岳楼嗔道:“若我当时就缠着你,不就是云姐姐第二了吗?我该弃,但不该弃那么久。进了杨家那一刻起,我就应该捡起来的。”如果,如果没有她的放弃,没有她同恭亲王的纠缠,那么,自己的娘就不会因为司马忆儿和柴预的婚事而心塞了吧?

    是的,司马夫人还在心塞。因为,即便柴预有了动作,了话,即便司马明父子在朝堂上立得住,但是,武将之中好多人想把女儿塞进宫。为什么?柴预追封了自己的生母,那么,对于间接害死吴皇后的杨夫人,他会善待吗?

    当然不会。但是,杨允之手握兵权,柴预现在奈何不了他。所以,柴预努力争取其他武将。最好的联合的方式,除了联姻还有别的吗?

    蔡京见她情绪低落,便道:“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都过去了,不管怎样,我是非你不娶的。”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一来是表心迹,二来,是不想让柴预独宠司马忆儿的事,在徐岳楼心中留下任何痕迹。

    谁知,徐岳楼听了他的话没有任何感动的迹象。蔡京心下一沉,接着,被徐岳楼紧紧搂住,只见她纤颈一扬,霸气道:“不,是我非你不嫁!”

    “你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幸福来得太突然,蔡京有些不确定。二人成亲多年,育有四子一女,徐岳楼从来没这么说过。

    “当然!”

    徐岳楼答得十分干脆,蔡京追问:“哪怕我们今生都不能进京?”

    这回,徐岳楼没那么干脆了,皱眉想了想,在蔡京脸色暗到不能再暗时,这才道:“我娘对我来说很重要,你是知道的。她现在在京城,我们也能进京,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实在进不京,那么,我让娘劝司马伯伯辞官,来跟咱们一起住。”

    蔡京直直地望着徐岳楼。这种思路,她是怎么想得出来的?就算司马明辞官,人家有当大官的儿子,有当皇帝的女婿,怎么着也不会跟着徐岳楼这个继女过活吧?

    已适应了大恒的风俗的徐岳楼也明白这一点,实话实说道:“就是吧,这么一来,有点太打眼、太打某些人的脸了。我相信你不会让这种事生的!谁当皇帝都无所谓啦,你那么厉害,是咱们两家的大哥都不能比的。放行!皇上用了他们俩为相,早晚也会用你的。不仅会用,还是用了一次,还想用第二次的那种。”

    说得跟真的一样,蔡京主动忽略这番话中“天真的成分”,笑道:“借悦儿吉言。”

    “其实,说白了,我娘也没你重要。毕竟,你才是与我共度一生的那个人。”

    蔡京这下失笑了。

    “悦儿,你这么说,是怕我有压力?”

    徐岳楼不悦,戳了戳蔡京,恼道:“我有那么多心思吗?说的分明是实话!”

    “你有——”蔡京十分肯定地回答。

    “找打!”

    这头夫妻嬉闹,远处,一堆孩童在蔡璇的组织下,玩得不亦乐乎,笑声连成一线。

    追上蔡京的徐岳楼,伏在他身上,低喃道:“蔡京,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荣辱与共。”

    蔡京紧搂妻子,同样低喃:“放心,你没机会陪我共辱的!”(未完待续)

    ps:是的,这就是大结局了……

    最后的对白,我常和大叔说:同甘同苦

    大叔坚持,同甘就可以,共苦就不用了。

    大叔大男子主义啊,妥妥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