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念神 > 第二章:你算什么东西?

第二章:你算什么东西?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妖锋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修罗帝尊

    看着乘风云霆和凌寒舞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震惊神色,乐阳心中一声冷笑,看向刚刚醒过来的中年人,玩笑道:“兄台,你这条小命我若是再耽搁半分,不管是谁,都救不了你了;你也真够粗心的,居然能够同时中四种奇毒,也没有发现,你这是吃毒药上瘾吧!而且我敢肯定,给你下毒的人,一定和你有深仇大恨,我想定是你暗中勾引了他老妈,强奸了他老婆,是不是这样?”

    乐阳说着,一声叹息,鄙视道:“做人怎么能够这样呢?”

    说完,看向乘风云霆,加了一句:“你说是吗?乘风兄。”

    眼角一抽,乘风云霆感觉一股怒火直冲脑门,眼中一股浓烈的杀意一闪而过。

    下毒的人,还能有谁,当然是乘风云霆,乐阳这话不可谓不狠,直接给乘风云霆的心窝上来了一记重锤。

    这简直就是赤露露的羞辱啊!

    好半响,乘风云霆才压下心中的怒火和杀意,在这一刻他虽然很想杀了乐阳,但面对周围那数千的佣兵,他没有动手的勇气。

    一旦动手,就算能杀乐阳,他自己也会立刻被人围攻成渣。

    “好医术,不愧医神之名,在下佩服。”

    压下心中的怒火后,乘风云霆眼神一阵闪烁,皮笑肉不笑的道:“兄台的手法看上去好眼熟,极像我曾经的一个手下——乐阳。”

    眼中冷光一闪,乐阳被这句话弄得脸色一凝,心中杀机骤起,乘风云霆很明显在试探自己,想要给自己引祸上身。

    曲幽城的人都知道,羽魔家族的头牌医师,是因自己而死,若真让羽魔家族的人知道,自己就是乐阳,羽魔家族定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到时就有危险了。

    虽然先前季秋也派人埋伏过乐阳,但乐阳却感觉到,季秋似乎别有目的,并不知道自己就是乐阳。

    但若是现在让羽魔家族的人知道了,有羽宫轻柔这样的少年天骄在,一个大意,就有生命之危。

    那晚念师的威势,乐阳可是记忆尤深,用防不胜防来说,似乎毫不为过。

    想着,乐阳不动声色的道:“哦,这个叫乐阳的,也有这么高的医术,不知他现在在哪里,我倒想见识一下。”

    “不就是你吗?没有想到你命真大。”

    乐阳话声刚落,突然一道冰冷、急切、带着杀意的声音响起,一个黑巾蒙面的女子快步走上了前来。

    看着这个走出来的女子,乐阳身躯一震,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刻出现,居然还敢指认自己。

    一瞬间,拳头紧紧的捏在了一起,声音却很平静的道:“你是谁?”

    眼中杀意一闪,蒙面女子脸上闪过一丝狠色,情绪异常激动的道:“我是谁,嘿嘿,你这个废物的命可真硬啊,这样都不死,还想回来缠着我吗?”

    说完,猛然拉开蒙在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张国色天香的脸庞,但此刻这张美丽的脸庞看上去却极其的狰狞。

    姜蝶舞做梦都没有想到,乐阳不仅没有死,居然还有了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这让姜蝶舞感到莫名的惊慌和恐惧。

    当看到乐阳将一个同中四种剧毒的人都治好后,姜蝶舞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感觉心中莫名的惶恐,很想现在立刻就杀了乐阳,所以神色狰狞的跑了出来,想要借机一剑杀了乐阳。

    人就是这样,特别是忘恩负义的人,当他将自己的恩人杀了以后,发现他竟然没有死的时候,心中可谓是寝食难安,惊慌,恐惧,害怕,恨不得这个人立刻就从这世界上消失。

    比渴望真正的大仇人死去还要急切,这就是人性。

    姜蝶舞从小娇生惯养,性格骄纵跋扈,自持姿色出众,天赋绝佳,养成的是一种什么性格可想而知。

    此刻确定乐阳没死,她怎么可能忍得下来,她坚信她可以一剑就取了乐阳的性命,所以迫不及待的走了出来。

    再次听着那声废物和那种羞辱,乐阳眼中瞬间射出两道骇人的精光,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就要不顾一却的爆发,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快速挡在了乐阳身前,冷声道:“真不要脸,谁要缠着你,你算什么东西?”

    这突然挡在乐阳身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貂儿,此刻不知为何貂儿的眼中居然有浓烈的杀光闪过。

    “你说什么?”

    从小到大哪个不是顺着自己,此刻突然听闻有人质问和蔑视,你算什么东西?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姜蝶舞犹如一只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狗,脸色瞬间大变,厉声质问道。

    “我说你算什么东西?”

    看着前方那异常美丽的女子,狰狞和扭曲的脸庞,貂儿心中的杀意越来越浓,一字一顿的重复道。

    “啊,我杀了你。”

    听着这声清楚明白的蔑视,姜蝶舞的情绪终于无法压制,一声尖叫,拔剑便向貂儿刺了过去。

    “彭”

    然而,只听一声大响,姜蝶舞的长剑被一柄森然的长剑挡住,瞬间被震飞了出去,下一刻,被人一脚踢在胸口,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在空中洒落下大片的血花。

    一招!

    仅仅一招,便被人打败击伤,这简直就是**裸的羞辱啊!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击伤她的人身上,包括乘风云霆都是面色一变,姜蝶舞是什么修为,别人不知道,但乘风云霆十分的清楚,那可是四级武士的巅峰修为啊,居然被人一招就击败了,乘风云霆心惊不已的看向了挡在乐阳身前的女子。

    只见这个一招击败姜蝶舞的人,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正是刚刚挡在乐阳身前的女子——貂儿。

    一击打败击伤姜蝶舞,将对方严重的羞辱后,貂儿的身躯不知为何微微轻颤了一下,其它人没有注意到,但是乐阳看到了,心中一惊,似想到了什么,心中突然一阵感动,快速伸手扶住了貂儿。

    姜蝶舞摔落在远处,半天无法起身,乘风云霆见状,面色变化了几次,最后灰溜溜的扶起姜蝶舞快速消失在了人群中。

    看乘风云霆一行人走远、消失,貂儿身躯突然剧烈颤抖起来,接着张口吐出几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貂儿。”

    乐阳见状,吓了一跳,突然感觉心中一痛,抱起貂儿就快速进了后方的小屋。

    貂儿只有四级武士巅峰的修为,和姜蝶舞旗鼓相当,但为了羞辱姜蝶舞,为乐阳出气,她动用了刚刚修习不久的逆筋聚元功,虽未遭受重创,但却因刚刚修炼不久,无法熟练控制的原因,用力过猛,受到了反震,被震出了内伤,且还不轻,当然也没有想象的严重。

    乐阳将貂儿抱进屋中后,急切的问道:“貂儿你怎么样?”

    一边说着,一边慌乱的召唤出吞天盆,寻找起了灵药来。

    本来乐阳有治伤药方的,但一直没有空炼制,包括升功散也已经用完了,且貂儿现在也不易服食升功散,所以乐阳只好找灵药医治。

    急忙找了片刻,终于找到一株合适的疗伤药,乐阳快速将之拿了出来,却听貂儿在耳边道:“乐大哥,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只需要休息一会便好了。”

    “傻瓜!”

    乐阳闻言一声轻笑,将她的头抱在自己怀中,一边给她服灵药,一边柔声道:“你这样太冒险了,以后不允许再这样。”

    “恩,知道了。”

    听着这声责备中带着关心的话语,不知为何貂儿感觉心中一甜,紧紧的靠着乐阳的胸膛,一双水灵的大眼,突然静静的盯着乐阳。

    “看什么,我脸色长花了吗?”

    见貂儿一直看着自己,乐阳好奇的笑了笑,伸手将她嘴角的血迹擦了去。

    “要是一直能受伤就好了。”

    感受着温暖的手掌抚过脸庞,貂儿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句,一脸的甜蜜。

    “什么?”

    这声嘀咕声音太小,乐阳一时没有听清,但看貂儿笑得很是甜蜜,有些不解的追问了起来。

    “没什么,我说好冷,你能把我抱紧一点吗?”

    貂儿将脸埋在乐阳怀中,有些羞涩的说了一句,但紧接着因药效上来的缘故,忍不住张开又吐出了一口淤血。

    “哦,哦、、、、”

    乐阳见状,口上连连应声,将貂儿抱得紧紧的,口中关切的问着:“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恩。”

    被乐阳紧紧抱在怀里,貂儿感觉这胸膛是那么的温暖,真想他就这样一直抱着自己,心中甜蜜无比的应了一声,脸色绯红的将头紧紧的贴在乐阳的胸口上,同时运功借助灵药的药力,梳理起了伤情来。

    便在这时,门突然一开,清风婉玉和熊达几人走了进来。

    看着紧紧搂着的两人,几人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片刻后,清风婉玉感觉自己喉咙有些不舒服的连连咳嗽起来:“咳、咳、、、、、”

    而熊达却是直接跑上前去,担心不已的问道:“貂儿怎么样了?是不是伤势太重,昏过去了?”

    乐阳怀里原本紧闭双眼,想要快速起来的貂儿闻言,一时间居然动弹不得,僵在了乐阳怀里,既不好意思睁眼,也不好意思起身。

    乐阳见此,一阵干笑:“哦,是啊,是啊、、、、、、、”

    说着,伸手摸了摸头上的冷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