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闺誉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垫背

第二百二十四章 垫背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萝莉星际漂流记赘婿小说妖锋抗战之铁血河山核爆中走出的强者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神话禁区修罗帝尊网游之战御天下下载

    玉叶与晚秋听了此话也罢了,可是以前在楚王府伺候的旧人听了柳珂的话之后,顿时便吓得大气不敢出了。

    这府上谁不知道容熠的脾气,就算是他对这新婚的妻子有几分宠爱,可是柳珂也不应该如此蹬鼻子上脸,竟然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便责备他。

    正当众人等待容熠的雷霆之怒的时候,容熠只是默默的牵了柳珂的手小声道:“站了那么久,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有,只站了一小会儿。你为什么发脾气?”柳珂觉得容熠伸过来的手里汗津津的,所以依然追问其刚才的问题。

    容熠便拉着柳珂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道:“我们进去说话。”

    一进房门,容熠便将几个跟随在后面的丫头关在了外面:“没有本世子的允许,谁也不准进来。”

    晚秋看了玉叶一眼,低声道:“玉叶妹妹,我们是在此候着,还是——”

    玉叶也拿不准注意,今天容熠的表现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便迟疑了一下道:“我在廊下候一会儿,万一二位主子有什么事情,强过跟前没个人,你先去吃晚饭吧。吃过晚饭之后再过来换我。”

    此话正合晚秋的心思,她便笑道:“如此,便辛苦妹妹了,多谢了。”

    玉叶原本就没有将她当成柳珂身边正经八百伺候的人,所以她听了此话之后。心里不由冷笑,可是面上却没有露什么,她在柳珂身边这么久早就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

    晚秋下去了之后,玉叶便静静的站在了门外廊下。

    房中的容熠将外面二人的对话尽收耳中,知道晚秋已经走了,方对柳珂道:“画,皇帝已经看过了,并没有留下,又让我带回来了。”

    柳珂喜道:“他没有看出来?”

    容熠点点头道:“应该没有,或许是他太震惊了。完全没有注意到画上的细节。”他说着将袖中的画抽了出来。“不过,这幅画的背后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柳珂一脸疑惑的看着容熠。

    容熠解释道:“皇帝见了这幅画之后,脸上的神情不是一般的震惊,可见他是知道这幅画的。不但知道。而且还知道这幅画背后的事情。”

    “不知道这幅画是皇上什么时候画的?”

    “或许这幅画并不一定是出自皇上之手。”容熠听了柳珂的话之后道,“这幅画的运笔很像是皇帝的手法,可是。很明显比皇帝往常的手法缺了些刚毅,多了几分阴柔。”

    “你怀疑这幅画是出自当今圣上之手?那印章又怎么解释?”

    柳珂此话一说完,容熠便直言道:“阿珂,你是我肚里的虫子吗?我就是这样想的。”说着又要欺身上来。

    柳珂往旁边挪了挪,道:“什么我是你肚里的虫子,你换个‘心有灵犀’之类的词不行吗?同样的话到了你的嘴里便成了这样。”

    容熠见柳珂的神情不再像刚才那般紧张,笑道:“好,还是娘子博学多才,知道心有灵犀什么的,我就只知道你是我肚里的,不是虫子也是心头肉,总之是最了解我的。”

    这是容熠在对自己说情话吗?

    柳珂一怔,竟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了,轻咳一声道:“除了这件事,是不是在宫里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她只是想转变一下话题,没想到她此话一出,容熠的脸色便变了,道:“是,而且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柳珂见容熠脸上冷峻中带着几分恨意,忍不住握了一下他的手道:“怎么了?”

    容熠听柳珂的声音与刚才相比,多了几分小心,以为自己的神情吓到她了,忙回握了一下她的手,缓缓的道:“你还记不记的以前我曾经跟你说过,看先帝的脸色,是有中毒的迹象的。”

    柳珂听了此话之后,惊得一捂自己的嘴,压低声音道:“难道是太子?”

    她说的有些急,说完此话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称呼出了问题,顾不得纠正,摇着容熠的手问道:“我是不是猜中了?”

    容熠点点头:“就是他?以前我还曾经怀疑是不是皇帝身边的哪个嫔妃,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当今圣上。”

    他说完此话之后,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心里暗叫不好。

    就在此时,只听柳珂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总不会是皇帝自己告诉你的吧?”

    “不是,是容炘临死的时候说的。”容熠说到这里,忍不住放开了柳珂的手,一拳打在了床壁上,接着道:“可是看皇帝的神情便知道容炘说的不错。”

    柳珂没有问容炘是怎么死的,她对自己不关心的人,向来不闻不问,一个容炘,还不足以让她分心,她现在就只关心容熠,“容炘怎么会知道是当今圣上害了先皇,他除了说这件事还有没有说别的话,是当着什么人说的?”

    容熠一听柳珂问的急切,便将当时的情景简单的告诉了柳珂。

    柳珂听了之后,狠狠的道:“容炘死不足惜,可是没想到他临死竟然还要拉上你垫背,真是可恶。”

    容熠刚才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没想到柳珂一下便想到了此处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想到容炘是为了害我?”

    柳珂慢慢的站起身,徐徐道:“先皇病重的时候,你日日去宫里侍疾,你是杏林高手,这件事虽然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当今皇帝是肯定知道的吧?”

    容熠点点头,当今皇帝的确知道此事。

    “当今皇帝一定早就在猜测你是不是看出了先皇的死因,今天容炘的话便正好印证了他的猜测。你想想你以后还会有好日子吗?”。

    柳珂所说正是容熠多担心的。

    他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心柳珂的安危。

    在他离开皇宫之前皇帝对他说的那句话现在依然回荡在他的耳边,显然皇帝是知道他的软肋在柳珂身上的。

    他越想越害怕,忍不住走到柳珂的跟前紧紧的抱住了她,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失去她一般。

    柳珂怎么会体会不到容熠此时的心情,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言辞来安慰他。

    她回抱了一下容熠,道:“没事,只要我们两人在一起。便什么都不用怕。”

    虽然容熠的年龄比柳珂大四岁。可是在柳珂的心里一直将他当孩子——一个从小便缺少关爱的孩子。

    所以,此时,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心疼。

    此时,容熠体会着柳珂的话。

    她在心疼自己!

    她在心疼自己!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哄着。爱着。

    他喜欢这种感觉。心里甜甜的。暖暖的,就好像被小猫的肉爪子在原本坚硬的心上轻轻按了一下一般,瞬间便被软化了。

    “阿珂。你太好了,为什么我早没有遇到你呢,要是我早点去博陵就好了,要是十年前你在京城的时候我便认识你就好了。”容熠拱着身子将头歪在柳珂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雏菊的香味,带着无限宠溺的说道。

    柳珂拍着他的后背道:“好了,少给我灌迷魂汤。”

    容熠抬起头,眼神迷离的道:“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对我着迷了对不对?”

    柳珂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只是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他的额头,笑盈盈的看着他。

    容熠伸手抓住了柳珂的手指,刚才心里的那份沉重,柳珂的一句话,一个小小的动作便在无形中给他化解了。

    柳珂说的不错,只要他们在一起,便什么都不用怕。

    “阿珂,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一根汗毛的,你是我的,谁也不能伤害你。”容熠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前世柳珂从来没有觉得谁是她的依靠,所有的事情她都要自己一力承担,所以她才生活的身心俱疲。

    她没有想到今生,容熠——这个前生被天下人咒骂的男人,今生被无数人不齿的男人,竟然成了她的依靠。

    “好,先帝已经过世了,祖母年事已高,那你可不能让自己有事,以后我还指着你给我撑腰呢。”柳珂一本正经的道。

    容熠深吸一口气,笑道:“知道了,以后一定让你过上作威作福的日子。”

    柳珂忍不住“噗嗤”笑了“好,我还没有过那种在自己的府里横着走的日子呢,现在想想还真是很向往呢。”

    容熠与柳珂相对拉着手,一脸郑重的道:“我想你保证,我们以后一定会过上那样的日子的。”

    柳珂正要回抱一下作为奖励,忽然外面传来玉叶的声音:“世子、世子妃,别院来人了,求见世子妃。”

    这话回的让容熠与柳珂都忍不住一愣。

    别院的事情一向是容熠直接管着,还没有人有事情直接来找柳珂。

    “来的是什么人?”柳珂忍不住问道。

    玉叶隔着门道:“来人说是苏姑娘身边的源儿姐姐。”

    柳珂听了此话之后,心里恍然:“让她进来吧。”

    容熠有些意犹未尽的轻轻揽了一下柳珂的腰身,道:“我先去书房,一会儿就回来。”

    就在此时,玉叶带着源儿推门进来了。

    正好看到容熠与柳珂情意绵绵的样子。

    源儿见了心里不由的一阵感叹,若论品貌,自己的主子也不比表小姐差多少,可是命运却相差如此之大,连个完整的家也没有。

    真希望也有个男人向眼前的表姑爷这样怜惜主子。

    柳珂自然不知道源儿心里的弯弯绕,在中厅的椅子上坐了,笑道:“表姐让你来是为了什么事?”

    源儿将自己带来的书信奉到了柳珂的面前,道:“我们小姐说了,只要表小姐看了这个,便知道了。”

    柳珂拿起源儿送上来的书信,打开一看,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得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未完待续……)

    ps:3260+呢,亲们,应该可以弥补昨天的疏漏了吧!o(n_n)o~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