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我当召唤兽那些年 > 第七十八章 妖族公主

第七十八章 妖族公主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妖锋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修罗帝尊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

    那黑影笑了笑,道:“你先把那铃铛法器收起来吧。[燃^文^书库][].[774][buy].[]剩下的事,本公主会一一向你说明的。你放心,我如果要动手的话,当年就动手了,你岂会有活命的机会?”

    苗小白想了想,也对,如果当年她对自己下手的话,凭自己那点微末修为,是不可能抵挡得住了。于是他将右臂垂下,袍子将镇妖拘魂铃盖了起来。

    苗小白苦笑道:“当年你传得一手好送,我险些丧命在那里,还好意思自称恩人!”

    那黑影哂道:“如果你连这种最基本的试炼都通过不了的话,那就只能怨自己命苦了!”

    苗小白无语。不过要是没有俄勒穆之地的试炼,他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境界。

    那黑影又问道:“你去过俄勒穆之地,现在那里怎么样?”

    苗小白面露思索的神情,徐徐道:“这个嘛……除了寿命悠长,功法大为简化之外,其它的一切,和人类似乎没有太大区别。”

    那黑影叹道:“不错。当年父皇和母后统一北地之后,一开始众族和谐其乐融融,可是没过多久,族和族之间的矛盾就露了出来,越来越不像话,和人类社会没有两样了。”

    苗小白道:“有利益就有会冲突。纵然有少量的智士明白知足常乐的道理,但他们能做的,也就是洁身自好而已。想要控制别人的思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这话可不是随口而发,而是苗小白多年的感悟。除非你能将所有人全部变为傀儡,否则思想之争永远不会停息。

    那黑影叹道:“区区一只高阳族小兽都明白的道理,为何却有那么多人想不透呢?”

    苗小白唯唯。虽然不知道黑影到底经历了什么,但眼下自然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于是苗小白单刀直入问道:“公主为何变成这副模样了?十几年前帮助我又是为了什么?”

    那黑影面部急速变幻着,显然情绪情激。她恨恨的说道:“还不是康雅智这个贱人!她与阿瑟丝大魔导师斗法,一败涂地之后居然勾结人类大修士,然后设伏袭击了俄勒穆先知,并且将闻讯赶来救援的阿瑟丝大魔导击沉海中。

    这贱人居然惺惺作态,将我们都蒙在了鼓里。等到父皇母后带着我们来这里祭祀的时候,被这贱人设毒杀害。本宫虽然逃过一劫,肉身却身染剧毒,不得已之下,连兵解都不及,只能修习鬼道功夫,成了这副样子。

    至于本宫为何助你,自然是有理由的,不过你目前修为太低,和你说了也没用。将来如果你能进入元婴期的话,再来这里找我吧。”

    苗小白对这些前尘往事可没有太大的兴趣。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既然已经明白了缘由,也该是时候去修复阵法了。

    他正要告辞,突然灵机一动,于是向那公主说道:“在下有一件事,想要麻烦公主帮下忙,不知道行不行?”

    那公主摆了摆手,道:“说来听听吧。左右本宫在这无聊得紧,顺手帮你一把也无不可。也不知道康雅智那贱人现在怎么样了?你回俄勒穆之地的时候,记得帮本宫打听好了,下次来的时候一定要回复本宫!”

    于是苗小白低声讲请求说了。末了又问道:“公主为何不离开这里呢?”

    那公主叹道:“本宫此刻的修为,不过往日的十分二三。碰到罡风冷流都抵挡不住,更何况康雅智那贱人呢!否则的话,哪里会需要你帮忙?”

    苗小白明白过来。他低声说道:“公主放心,在下一定会将事情办妥的。眼下在下还有事情要忙,这就先出去了!”

    那公主嗯了一声,然后身影一动,苗小白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就飞出了偏殿。

    苗小白先在某个地方布了个阵法,然后向有传送阵的那间偏殿走去,开始忙碌了起来。

    一天后,阵法开始发出轰轰的响声,随着苗小白法诀的变换,一股股色彩各异的灵气在空中旋转,渐渐融合起来。

    眼见阵法修复即将完毕,苗小白却不喜反忧,他脸上有些古怪,口中喃喃道:“难道我猜错了?”

    苗小白又想了会,还是决定先不将阵法彻底修复好。他盘坐了下来,掏出一堆色彩斑驳的下下品灵石,也不知道准备做些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苗小白突然听到外面一声轻响。他毫不意外的睁开眼来,森寒的杀机透眸而出。

    苗小白长身而起,向殿外走去。就在他刚走出殿外的瞬间,数丈外出现了一个人影。

    苗小白长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韩道友,好久不见了!”对面那人却是十几年前追杀苗小白三人的那位“韩师兄”。

    韩姓男子怔了一怔,讶道:“你知道我要来?看来小栗子那丫头的嘴有些不牢哇!”他神识扫过苗小白,有些吃惊,没想到十几年不见,苗小白居然进入了结丹期。

    但他也仅仅只是吃惊。结丹期也有高下之分,自己可是货真价实的结丹后期,对付一个结丹初期的小子,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阴谋诡计只是笑话。

    想到这里,韩姓男子长笑道:“给了你一天的时间,你还不早早修好阵逃跑,居然敢在这里大摇大摆!十几年前没将你结果掉算你幸运,你以为如今的我,还会让你有自爆的机会吗?”

    他从储物袋中取出长剑,冰寒彻骨的气息向苗小白迎面扑来。

    苗小白暗赞,这位韩师兄的人品姑且不论,修为的确相当的不错,离元婴期只有一线之隔了。

    当然,也就是这一线之隔,注定了今天的结果。要是真正的元婴期修士的话,苗小白自然不会傻到和对方硬捍。但在绛霞山庄的时候,虽然只是远远一望,苗小白就已经发现了对方的真实修为。

    这韩师兄自然就是小栗子的那位情夫了。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为什么会搅到了一起,但对于仇敌,苗小白自然不会留情。在他的心中,已经判了对方的死刑。

    苗小白一拍符箓,一道土色光华就护在了他的身边,正是厚土之护。如果用丹气的话效果也许会更好,但这种实力相近的争斗,每一丝灵气都是珍贵的,苗小白可不想随便浪费。

    紧接着,苗小白踩起玄奥的步法,同时运起啸风诀,身形又快了三分。

    虽然快了三分,但和平时比起来,几乎没有区别。这是因为韩姓男子的那口弘鸣剑散发出一圈圈的冰灵之气,让苗小白的身法缓慢了下来。

    韩姓男子刚才试探的一剑,就发现了苗小白的实力今非昔比。他冷冷一笑,决定速战速决。对面的那种家伙,就得狠狠的将他踩在地面,让他找个猫洞躲起来,别再出来坏自己的事。

    韩姓男子可不知道,苗小白已经对他下了必杀之心。韩姓男子浸淫剑道百余年,此时此刻施展开来,广场上好像下了一场鹅毛大雪般,森寒彻骨。

    这是一种接近领域的神通了。苗小白顾不得伤敌,先将火体法运起,冻僵的手指恢复了几分灵活,然后撮指成刀,一刀快似一刀,恰到好处的接住了弘鸣剑。

    韩姓男子心中冷笑。表面上看起来,两人势均力敌,甚至苗小白的身法还更加灵活些,但他却知道,对方所消耗的灵气是自己的两倍以上,这不但是因为冰克火,更主要的是,两者境界上的差异。

    果然,没过多久,苗小白的灵气就有些跟不上了。苗小白猛攻一招,蓦的跳出圈外。他的手一翻,一个古怪的瓶子就出现在手中,瓶塞马上打了开来。

    韩姓男子见状,心中微微一凛。眼下自己大占上风,可不要贪功冒进,免得中了对方的阴谋诡计,反为不美。他剑势重组,织起一张又密又细的网来。冰灵气好像雪花一般,将他包围得密不透风。

    苗小白古怪一笑,将瓶口对准自己的嘴,猛的一吸啜。

    一股精纯之极的灵气顺着喉咙而下,苗小白精神一振,金丹回复如初。他长笑道:“来来来,再战三百回合!”

    韩姓男子险些没气歪鼻子。自己太过小心的结果,是让战斗又回到了。这小子哪里来的古怪灵药?他当然不知道,这是苗小白为了今天的战斗特意采取的星华露。

    这么一来,韩姓男子的如意算盘可就打不响了。谁知道苗小白还有多少瓶星华露?这么耗下去的话,说不定对方没倒,自己倒是先倒了。

    韩姓男子想到这里,决定不再给这狡诈的小子任何可乘之机。

    他一轮急攻,既狠且准,苗小白还真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要不是苗小白的战斗经验丰富之极的话,恐怕已经落败了。

    但纵然如此,苗小白也是垂死挣扎,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在这种劣势下,苗小白丝毫不慌乱。他运起土体法,将自己守得犹如秦阳水舞这种大城一般,连半成的攻势也给放弃掉了。

    韩姓男子心中微哂。任何近战之士都应该明白,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纵然苗小白守得和乌龟壳一样,但这世间,你见过有几只乌龟横行天下的?

    他也没注意到,两人一攻一守间,苗小白的身躯已经渐渐向偏殿移了过去。

    突然,苗小白又掏出一个瓶子。韩姓男子见状,哪里还会给苗小白机会?他长剑猛的一颤,从千万剑影瞬间变成了一枚实体的剑,没有任何花哨,但剑上所蓄含的威能却是前所未有的大。

    只要苗小白敢浪费半息时间喝药,这剑就会瞬间把他穿个透心凉,就算神通再广大的修仙者,也不敢让对方把自己的五脏破坏怠尽的。

    苗小白果然面色一僵,不敢再喝药了。他面上现出几分凝重,五色丹气第一次外放出体外。他双掌一合,就要将弘鸣剑夹住,不让它再肆意猛进。

    韩姓男子心道正好。如果比诡计的话,他还真有点怕眼前这小子,但实打实的比拼,可就完全是功力之间的较量,没有半点可以取巧的。

    双手和冰剑之间的较量,果然没有什么意外的结果出现。甫一接触,苗小白便节节败退。

    韩姓男子意气风发。只要再过一顿饭功夫,苗小白就会如强弩之末一般,到时候,自己要他圆他就圆,要他扁他就扁。

    苗小白果然又退了几步。就在这时,两人周围的环境突然起了变化,由明亮的室外转移到了昏暗的室内。

    韩姓男子虽慌却不乱,他神识冷静的扫视着周围,同时猛抽弘鸣剑,准备先将自己守护好再说。

    苗小白却不让韩姓男子如意了。他体内的丹气不要命似的向外猛冒,弘鸣剑上,甚至出现了通红的火花。

    韩姓男子见到苗小白这种样子,本能的感觉到不妙。这是疯子才能做出的举动,但苗小白显然不是疯子,这么做,必定有他的后手。

    韩姓男子猛的一咬牙,双手一松,连弘鸣剑也不要了,准备先逃出室外再说。只要命还在,以后有的机会拿回武器。

    但他的决定显然做得有些晚了。因为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脖子上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绕着脖子转了一圈。

    他的头向下一望,却有些意外的,居然看到了一个无头的尸体。这尸体为什么这么眼熟?这是他脑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苗小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似乎不大长,但其中的惊险程度,却可以用此起彼伏来形容。

    韩姓男子绝对是苗小白目前遇到的元婴期高手之下的第一人。以往的战斗中,苗小白纵然危机重重,但他仍然有足够的信心逃跑。但这场,是近战武士与近战武士之间的较量,输的结果只有两个,重伤或者死。

    纵然苗小白做足了准备功夫,仍然只是惨胜,他从储物袋中摸出一瓶星华露来,就要服下。

    “等等!”那公主从韩姓男子的尸身旁飘起,飞了过来。她望着苗小白手上的瓶子,问道:“这是什么?”

    苗小白愕然道:“星华露啊!公主以前没听过吗?”

    那公主声音突然变得高亢起来,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