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娇袭 > 番外三 美玉

番外三 美玉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妖锋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修罗帝尊

    我一直都知道,三哥有一块儿很宝贝的玉坠子。

    并不是曾经他的母妃留给他的那枚玉叶子,我瞧过几次,是扇子形状的,油润水滑,丝毫不输给那枚玉叶子。

    我也一直都知道,三哥每年都会出宫一阵子,这是得到父皇是允许的,去的地方,是云和,平南王镇守的封地。

    许多人都在暗暗地猜,三哥往后的正妃怕就是平南王的女儿惜柔郡主了吧?

    每次我听到这些事情都会极不屑地在心里翻一个白眼儿,这还用猜的?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三哥的那枚玉坠子不就是那个小丫头离京了之后才出现的?

    不过那个小丫头究竟有什么好的?似乎长得还不错,我那会儿年岁也不大,能记住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女娃娃,豆丁一样,手里攥-优-优-小-说-更-新-最-快-.uuxs.cc-着从地上捡来的玉叶子死活不放手,大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那可不是个脾气好的啊,好看,好看能当饭吃?枉费三哥如此英明神武,每回去了云和回来都会恍惚一阵子,恨不得生出双翅再飞过去才好。

    父皇对于三哥的这种作为并未阻拦,我是明白的。

    平南王虽然在云和平静度日已经十数载,然而外族提到他的威名,却没人敢不放在眼里。

    就连随朝的得力大将,也是时常会去云和,当面同平南王讨论一些战术,……虽然,平南王似乎不太欢迎就是了。

    这样的平南王,便是再过个数十载,也不容小觑,因此,父皇便是再信任倚重平南王,也是希望能更加有所保障的。

    特别是,这平南王若是只厉害便也罢了,他同平南王妃的恩爱劲头,已经形成严重影响了好吗?!

    如今随朝的姑娘变得特别难娶,从前都只觉得三妻四妾真真是极寻常的,如今却是想要得一个一心一意的如意郎君。

    谁要是敢反驳什么,那疼女儿的娘家便会将平南王拿出来说。

    人平南王什么地位?什么身份?都能忠心不二地此生只疼宠平南王妃一人,那腻乎劲儿,真是为了平南王妃什么事儿都肯做的,生生从一个铁血冷情的黑面将军成为了随朝天下女子心中憧憬的模范夫君。

    平南王都能做到的事儿,凭什么其他人就做不到了?你们是比平南王厉害还是比他位高权重?若是做不到,那便是对女儿不忠心,又何来谈婚论嫁的诚意?

    我觉得这简直是扯淡,多娶几个女子怎么了?平南王那纯粹是着了魔了,平南王妃我也见过,确实惊为天人,可再漂亮的女子,过个二十三十年又会如何?

    再美丽的容颜也会衰老难看的,再说了,一直只看一个人的脸,不会觉得腻吗?

    我有点儿看好戏心情在里面。

    父皇十分看重三哥,已是将三哥立为太子,这平南王既然如此专情,又会如何为他的宝贝女儿惜柔郡主挑选夫婿?

    我可是听说了,平南王对这个女儿是极疼宠的,他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同别的女子争宠?要知道,若无意外,三哥可是会成为皇帝的,哪个皇帝会只有一位皇后没有嫔妃?

    随着我们的年岁渐长,三哥从云和回来之后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且犹豫,我知道,他大概是在平南王那里受挫了,哪怕是皇后母仪天下的尊贵地位,若无专宠,平南王也是瞧不上的吧?

    傻三哥,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我一面作为好弟弟安抚他,一面不动声色地继续筹备属于我的力量。

    不想做皇上的皇子不是好男儿,既然身在此位,要说没有任何想法,那是骗人也是骗自己。

    我很崇拜三哥,虽然他的文韬武略我觉得并未高于我多少,然而我的性子却是喜欢隐忍,拜此所赐,我才能成为同三哥最亲近的弟弟,才能成为朝中上下都交口称赞的皇子。

    我在等那一天,等着三哥为情所困自己放弃了太子让父皇失望,或者他割舍情爱选择冰冷的皇位,无论哪一种,三哥必然是会伤着的,那便是我的好机会。

    可是有一日,父皇唤我前去,我进了殿发现,三哥跪在父皇面前,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得好似雕塑。

    难道三哥已经做出选择了?真可惜,我心中暗叹一声,本以为,三哥能坚持更长的时间才是。

    然而等我跪下的时候,我却见到三哥平放在地上的手。

    三哥十分注重一些细节,他的手指总是干干净净,优雅平整,这一刻,却是有一根手指,指甲盖已经裂开,几乎翻过来……

    “今年,逸儿替了恒儿去云和吧,你皇兄近来事务繁忙,有些抽不开身,替朕传旨给平南王,你也多跟苏封好好儿学学,别整日总想跟着恒儿偷懒。”

    父皇的声音中气十足,如响雷一样地炸在我的头上。

    我?去云和?这是为何?三哥最终,还是选择了皇位吗?所以父皇想让另外的皇子去接近惜柔郡主笼络平南王?

    可那也不该是我啊?!

    我总是同三哥偷偷抱怨那惜柔郡主怎么就迷了他的眼儿,言辞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满满的嫌弃和不认同,就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局面,三哥是真傻吗?他莫非以为我在同他说笑?

    然而我也只能低头领旨,在父皇的面前,我的一些小心思和算计是丝毫不敢展现出来的,了不起,我去了之后委婉地将事情搞砸了,再换一个皇子来接替也就成了,左右只是浪费些时间而已。

    可身边儿三哥身上散发出来的悲哀实在让人无法忽略,那么冷静自制的一个人,居然身子都在隐隐发抖……

    所以说三哥还是有些弱点的,这有什么可为难的呢?难不成他是当真喜欢上了那个不讲道理的小丫头?别逗了,不过是想要拉拢平南王而已,便是如此不成,随朝也不是没有别的重臣家里有闺女的?

    我按着三哥往年的规格离了京,长途跋涉去了云和,想着传了圣旨,再象征性地住个几日,我便能功成身退,从此专心于皇子该做的事儿上面去。

    谁知,这一去,竟将我从前花费的心血全部作废……

    我从没想过,当年那个抱着三哥的玉叶子不放手的小丫头,居然能出落成这样一个灵动脱俗,又清丽慧黠的女子,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既同优雅的王妃十分相像,又继承了平南王的果敢利落。

    我算是明白了三哥为何会对这惜柔郡主那样放不下,见过了这样的女子,从前见过的那些又如何能相提并论?

    手偷偷地握成拳,生平只在父皇面前才会出现的紧张,如今面对着仍旧有倾城之姿的平南王妃,我居然握出了一手的汗,眼睛都不敢与她相交。

    怪不得三哥总在我为他抱不平的时候那样的淡然,那并不是我之前认为的,为了讨好平南王刻意为之,而是真的,平南王同平南王妃,真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单单就坐在那里,就有一股淡泊又不敢让人放肆的压力在。

    “柔儿然儿,五皇子初到云和,这里的大好风光自然也是不熟悉的,你二人便带着他略略逛一逛吧。”

    平南王妃的声音柔和温婉,说着话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将手边的茶盏递给平南王,平南王微笑着接过去喝了一口。

    在云和的这些日子,我并没有见识到京城中口口相传的那些,平南王宠爱王妃做了多么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反而略有些平静。

    可是他们总是形影不离,平南王想要什么东西,王妃总是能在他开口之前递过去,而王妃想做什么,平南王爷从来都是支持的,这样的相处,我从未见过。

    仿佛没有任何人能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妻妾相争,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平淡却亲昵,竟然让我……也生出了那么些向往。

    王妃似乎不排斥让惜柔郡主同我接触,让了她同世子一块儿陪着我逛一逛。

    大概在云和待了十日左右,随行的公公提醒我,是该回京的时候了。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我的眼神有些迷茫,怎么似乎并没有觉得呢?我还很期待明日他们会领我去哪儿呢。

    告辞的时候,王妃仍旧是那样柔柔婉婉的态度,并不特别热情,也没有任何疏离,让人十分舒服。

    而惜柔郡主……,她、她那日穿了鲜嫩的藕荷色的衣裙,可、可真好看呐……

    回到京城,我时常都会走神,在云和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年岁比我还要小的女子能说出一些我都无法感悟的话语,诗词书画更是信手拈来,却丝毫没有任何恃才傲物,心性更是时而跳脱可爱,时而温婉宁静。

    为何会有这样的女子?为何会如此独特又让人难以忘怀?

    我身边儿的人总说我有时会露出恍惚的神情,我有吗?

    可三哥瞧见我样子,为何那样的哀伤和不甘心?他们以为、以为我会从此替代三哥娶了惜柔郡主吗?我为什么要?我也是想要皇位的,若是娶了惜柔郡主,到时候再纳了其余的妃子,平南王可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然而当父皇再次让我去云和的时候,我心里还没有想明白,口中,却是已经应下了……

    *************************************

    每年去云和的任务从此变成了我的,甚至一年中去个两三次都是有的。

    我从一开始还需要说服自己,变成想尽了法子去找借口前往。

    我不是个喜欢拖沓的人,当初与三哥如此亲近,想要同他争一争的想法也是说定便定下了。

    一次一次见到平南王和平南王妃的相处,想着居然那样也不错,若是能有一个也同样与我心灵相通的女子作伴,我也是……也是愿意的……

    我开始积极地同惜柔郡主献殷勤,用身边儿随从的话,特别得狗腿……

    但那又怎样,我自认为比平南王要好多了是吧?有本事,你同平南王也这么再说上一遍?

    惜柔郡主再慧黠灵动,怕是也没见识过我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追求,可她每一次红着脸,都能让我心跳得不能自已,恨不得能将她搂进怀里揉进骨血一样。

    可我不敢……

    平南王从一开始的客气变成如今如同防贼一样地防着我,被他以各种理由拎到校练场狠狠修理了好几回了,回回生不如死。

    可是每次躺在床上连地都下不了的时候,惜柔郡主都会来看我,她如何会不知道我是因何受的伤?只要一看到她隐藏着担忧,我哼唧的声音就会特别凄惨,又显出一副强力忍耐的模样,我的侍从打心底里鄙视……

    于是平南王就更看我不顺眼了……

    然而有一日,平南王却将我找了去,书房里只他跟我一人,并无任何旁人。

    那是我第一次领教什么为悍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一度让我都没法开口说话,完完全全是被镇住了。

    平南王问我,想不想做皇上。

    他说,若是我想,也并非不可。

    这些年来,他也在暗暗观察我,觉得我身上的潜质比我三哥更佳,是个做皇上的好苗子。

    平南王将心中的所有都说与我听,他说他知晓皇上对他不放心,才会前有三哥,后面又来了我,虽然在云和的日子平静,可他不愿这样总被人惦记着。

    猜忌是君王的本能,他担心有朝一日,皇上会最终让对他的猜忌,抹去了对他的信任。

    只要我能对他做出承诺,他便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只要我想。

    我觉得,那大概是我最最接近皇位的一次了。

    平南王的实力我根本不怀疑,有他助阵,想要登上皇位,再不是只能暗中想想的事情。

    可是,我那时候才发觉,不知何时,我对皇位的心思居然没有先前那样浓厚,这种振奋人心的时候,我居然还在想,若是做了皇帝,还能娶柔儿了吗?

    “三皇子,想要成就大业,怎能被儿女私情蒙蔽?待你功成名就,天底下什么样的女子您得不到?”

    “……可我就想娶惜柔郡主……”

    “……”

    我神奇地见证了威武的平南王变脸的奇迹,刚刚还散发着萧杀之气,这会儿居然一脸嫌弃的模样。

    “三皇子,柔儿那丫头顽劣惯了,您贵为皇子……”

    “我不介意的。”

    “臣介意!”

    我大概是明白了,可我也已经做出了选择。

    人一生会有许多个选择,无论哪一个,都会有人觉得不妥,可选了就是选了,我有幸遇见了这样一个女子,便没有放开的理由。

    皇位谁做都一样,三哥会是个好皇上,可一想到柔儿被其他人特别可能是其他皇子拥在怀里,我脑子都一颤一颤地疼,这不行的,绝对不行。

    于是,平南王对我更加嫌弃了……

    **************************************

    我向父皇求娶惜柔郡主的那一天,也一并求了封王,逍遥王,之前积攒下来的势力便随他们去了,我会安分守己地待在自己的封地,守着自己的女子,想一想都觉得心中十分踏实。

    那一日,三哥陪在我身边坐了许久,一句话也没有说,末了,将他一直带着的那枚扇形的玉坠递了过来。

    “我没有你的果决,我放不下的东西,太多了。”

    油润的玉佩拿在手里,润滑沁人,瞧着怕是贴身带着才能养成这般的温润。

    “我也没有想到,你会为了柔儿放弃那些,我曾觉得,你会是我最大的威胁,却不料,你却是最先离开的。”

    我抬起头,对上三哥那双清明的眼睛。

    一点儿吃惊都没有,三哥该是知道的,便是他不知晓,父皇也是会让他知晓的。

    然而无论当初平南王对我说的是真是假,我都不后悔。

    不过柔儿的玉叶子我一直没有骗到手,真是的,都要成为我的人了,总留着三哥的定情信物做什么?

    我想着往后那么长的时日,总得将玉叶子换成我的东西,换个什么呢……?

    “……柔儿是个好姑娘,好好待她……”

    我抬起头,只见到三哥转身离开的身影,似乎腰间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三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叶子状的玉坠了……?r1152

    最快更新,阅读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