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文物贩子在唐朝 > 第八卷 第十四章 蒿阳草堂 终章

第八卷 第十四章 蒿阳草堂 终章

推荐阅读: 恐怖灵异小说寻找前世之旅续馄饨雷修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武迷零剑星之刻恐怖微小说篮球之神我真不是仙二代皇上逼我去宫斗

    “小石头,快快打起精神哦,今天咱们可要抓周了呢。一会定要抓个大大的官印,将来也好当大官啊。”红袖一边念叨着,一边逗弄着怀中的小男孩。

    原来这个小孩,正是卢鸿之子。一年前郑柔生了这么个宝贝疙答,一下子喜坏了卢家上下。就连已经成了天子的李治,都颁下数不清的赏赐。

    因为卢鸿性喜砚石,李治还特地赐了个想来定然极合卢鸿心意的名字下来。卢家宝宝被命名为单名一个“石”字,字“子玉”。

    卢鸿听了这名字,差点当场喷出来。卢石,那不成了炉石了么?不是让我直接回家去吧?

    想想李治再天赋超绝,估计也没有玩过山口山的机会吧。

    偶然,偶然罢了。

    “官印?”卢鸿笑道:“还是免了吧。那东西抓不抓的,也没啥大用吧?”

    小翠却笑着说道:“听说当年少爷子抓周,便抓了方砚台呢。不知咱们小少爷再抓,会抓什么?”

    “砚台?”红袖一听笑了道:“少爷你真厉害,那么大点的小孩儿,怎么知道就抓砚台的。”

    卢鸿笑着说道:“是啊,那青花子石砚可不错呢,就是现在我书房里那个。”

    “啊?就是那个啊。我快取来,一会摆过去,让咱们小石头也抓抓。”红袖将卢石交给奶妈,自己一溜烟地跑了。

    “这都当奶奶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小翠笑着说,却逗弄着奶妈怀中的卢石道:“咱可不抓砚台,一定要抓个大元宝……”

    今天卢鸿的家里,来的人可是不在少数。平时这位卢大人杜门谢客,寻常人登不了他这嵩阳草堂的门。说是草堂,规模可是不小。他这府第正在嵩山之上。乃是圣上亲命将作大匠闫立本亲自督造,赐于卢鸿的。隔壁便是圣上的行宫襄城宫,亦是富丽堂皇。乃是当年闫立本之兄闫立德所建地。

    眼看时辰将到,一众人欢声笑语,奶妈将胖乎乎的卢石大公子抱出来,正欲行抓周礼时,忽然闻得门外报道:“衡阳公主到----”

    卢鸿听了,忽然一怔。自那次魏王事变之后,他与衡阳公主很少有接触的机会,偶然相对,互相也都有几分尴尬。自从离开京城之后。更是绝无音信,此次不知为什么,自己儿子抓周,衡阳公主却突然到来。

    众人连忙出迎,见衡阳公主已然在众内侍环拥下行入院内。s衡阳公主依然是轻纱遮面,但卢鸿眼前却似乎觉得到那双眼睛似乎在面纱之面深深地注视着自己。

    衡阳公主乃是代李治前来,更带来了旨意。因卢鸿惮虑文化,忠于国事,特进为河南郡候;至于才刚刚周岁地卢石大公子,也被赐晋阳县男的爵位。

    在场中人都知道卢鸿与李治的关系,虽然李治才登基,卢鸿便离开京师,但明眼都看得出来并非是卢鸿失宠。由于这几年来,卢家子弟在朝廷地方都多有才俊崭露头脚,隐隐已然有第一世家之势。此时卢鸿这种半隐居的状态,大有功能身退之意。但毕竟曾为一代帝师,卢鸿对朝廷的影响能力无人能够轻忽。

    此时见才刚周岁的卢大公子都被直接封为子爵,众人也都忍不住要感叹圣上对卢鸿的恩宠,只怕在朝中也是再无他人了。

    卢鸿谢恩之后,又拜见过衡阳公主,又请了衡阳公主入座,这才开始了卢石公子的抓周之礼。

    抓周这事,卢鸿是满熟悉的。估计天下记得自己抓周情景地人,也是不多。因此当看到自己儿子爬在盘子边“哦哦”叫着胡拉的时候,卢鸿倒觉得这场景颇有些熟悉感觉。

    卢石自然没有其父般选择的能力。但毕竟子承父业,居然一不选印信,二不选元宝,三不选宝剑,哦哦了半天。把东西都划拉到一边去。胖乎乎的小手一下子便将那方红袖特地放入的端溪青花子石箕形观抓了过来众人见了,都大为惊奇。就是卢鸿,也有些没想到。唯有红袖,登时大喜,面上笑颜如花,只是当了众人,未便表现得太过。

    众人正自惊喜,只见场中的大少爷双手捧了石砚,兀自一脸认真的表情,嘟了嘴正在端详。看了几眼,胖手手地小手便将那石砚拿起,张开小口放进去,一口咬了下来!

    随即钦赐晋阳县男卢石卢子玉大公子响亮的哭声便回荡在了堂中众人的耳边。

    众人尽皆笑倒,刚才因看卢公子抓周抓了石砚有些走神的奶妈连忙上前,取了石砚,哄着小少爷回转后堂去了。

    众人这才忍了笑容,上前恭喜卢鸿,道是他日公子必然禀承家学,为一代雅士。当然现在满眼是泪鼻涕口水长流的卢石公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不过随便抓了块象点心的东西,结果还给硌得够呛,居然也成了雅士的象征。

    衡阳公主恭喜已毕,沉吟片刻,才道:“卢大人这处新府似是落成不久,想来必然深合主人雅致。园中景色,定是富饶清趣,别有天地了。”

    卢鸿面上神色如常地道:“主人却无甚雅致,只是此府确是圣上所赐,令人心中每有愧感。今日公主驾临,正是蓬荜生辉。卢鸿便为前导,引公主一览如何。”衡阳公主点点头,又淡淡吩咐内侍不必跟随,与场中人作别,起身便向后院来。卢鸿也向场中客人告声怠慢,随即出来。

    衡阳公主走得不紧不慢,说是卢鸿为向导,其实根本也没用卢鸿出声,倒象是衡阳公主带着卢鸿在参观。路上偶有下人,远远见了,躲到一边去,不敢打扰二人。

    便如同熟门熟路一般,衡阳公主自己直接便走到了后院角上。只见前边一处小小院落,看来甚是眼熟。

    卢鸿心中苦笑。这处府第处处仿照自己在终南山的别业而建,这处小院更是一模一样。就连里边那架罗汉床及下边的地道也一模一样。

    至于里边的地道,卢鸿还真没敢下去看,看其方向,估计是通向下边地行宫襄城宫。

    这处府宅是李治亲自指派人手督造的,中间自己一无所知。因此当看到这府宅格局,看到小院并发现床下秘道时,卢鸿心中也是大惑不解。莫不成李治钻地道钻上了瘾,以后来行宫时,要再玩一次地道战不成?

    没想到今天衡阳公主来府上。说是要四处看看,结果一直就走到这处院落来了。

    衡阳公主站在门前,回转头看了卢鸿一眼。卢鸿面带苦笑,只得上前几步,取过身边的钥匙,将院门打开。发现这个小院后,卢鸿第一时间便将那院门紧锁。钥匙时时带在了身边。

    郑柔等人入住后,也发现府宅格局于终南山别业的相似之处。但当时恪王之乱时,所有经历均是机密,郑柔等自然知道不会随便打听。只是听府中人言,似乎与这小院有些秘密地干系。因此到了新府后,见卢鸿郑重其事的将这小院锁了,心中都想到定是皇上特地这般建筑,定有深意,都没有过问。

    衡阳公主进了院子,依然一声不出。直接走进室内。待看到原地摆放的罗汉床,这才幽幽叹了一口气。

    卢鸿也不知说什么好,半天才听衡阳公主道:“数载悠悠,转眼即过。再见这等场景,当真令人慨叹。”

    卢鸿不知她是什么意思,一时未便接言。衡阳公主自顾自地说道:“现在想起来,卢鸿你从一开始,就好象把什么都想到了一样。有时候我都想,莫不成你真会预测掐算地一般,竟然是未卜先知么?”

    卢鸿大汗。连忙道:“哪里哪里,为臣那都是误打误撞,纯是运气,运气罢了。”

    衡阳公主幽幽地眼神在轻纱后盯着卢鸿看了半天,见卢鸿一脸貌似怛然的神情。忽然一时气结。张嘴“呸”了一声:“得了,少和我装了!反正我是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算计不过你就是了。不过----卢鸿,你儿子也有了,娇妻美妾地,我那上官姐姐怎么办,也该给个章程了吧,也不枉我上官姐姐为你苦守这些年。”

    卢鸿恭恭敬敬地道:“上官姑娘心意下官自然不敢有负,只是她初将《暗香》迁到洛阳,说尚需些时日安定后,方才再办理我二人私事。”

    衡阳公主一听更有些气愤地道:“原来你二人背着我……我是说,原来都早商量下了,亏我还什么也不知道操的什么心---那我怎么办?”

    “啊?”卢鸿大惊失色道:“公主说的什么话来?你乃是天潢贵胄,万勿与臣开这等玩笑。”

    “开什么玩笑?”衡阳公主气乎乎地道:“早就被你看---反正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知道。”

    卢鸿一听,不由将眼睛看象那罗汉床,心中叫苦,不知如何解释。当时自己房中的密道居然通到衡阳公主闺房之中,这事本来也是难以解释,何况其中牵扯甚多。现在衡阳公主一说出来,卢鸿只觉得头疼不已。

    不待卢鸿出声,衡阳公主又低声道:“再有,我也不是公主了。”

    卢鸿一惊,只听衡阳公主说道:“不几日,圣上便会颁下旨意,准我身入道门,去衡阳公主之号,赐为无华清静妙法真人,并将襄城宫赐我为修行之所。”

    此处正是一府中高处,遥遥地从窗口看去,能看到襄城宫中烟树蒙胧,小院幽深。

    “无华……真人?”卢鸿口中发干,想着床下秘道,不知心中是何滋味。转头看向衡阳公主,只见轻纱遮断视线,看不清其面上神色。

    卢鸿呆了片刻,含糊地说道:“既然已为真人,公主却还是这般轻纱遮挡,为臣实是……看不清楚。”

    衡阳公主轻声道:“我在那头……是不戴面纱的。”

    (全书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