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死神圣物 > 第七十四章 你所给予的相遇与离别

第七十四章 你所给予的相遇与离别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妖锋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修罗帝尊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

    自从猎卡会离开后,原本初建秩序的方远区一度成为无法地带,历史曾无数次证明,乱世应用重典,直到帝都决战之后,政府再次主导联邦主权,帝奇向世人展示了他惊才绝艳的才华,在这个强权之下百废待兴的时期,一举废除了贵族制度,并利用强权对联邦进行了治理,方远区就是其中之一,那是一段令无数人胆寒的时期,所有违法行为全部在联邦政府的高压政策与迷失骑士的无情执法下销声匿迹,民众们噤若寒蝉,以至于在后来的一段时期,笛寒归来,联邦乱世再起,即使有野心之人也畏惧于那段时期,以至于不敢过于造次。

    这是一个灰蒙蒙的天空,一个灰蒙蒙的街头,一个灰蒙蒙的时期,一位风华绝代的少女行走在无人的街,十一月的方远区有些冷,寒风撩动着她一身黑色斗篷,从雪颈延伸而下,一条银色细锁在胸前,哗哗作响,她走的很慢,不时停下脚步默默凝望,神色不悲不喜,也不言不语,一直走到一处十字转盘,治理后道路还算畅通,然后这里却以不再繁华,站在人行道一端,周围空无一人,静等着红绿灯变化,远处朦胧中一道人影走近,渐渐清晰,他站在了人行道那一端。

    人生亦如初见,这一刻仿佛时光倒流,在这处街头人来人往,车流如川,红绿灯空空闪烁,在两人眼中回忆充斥着现实,良久,千秋轻轻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远远的,目光透过一段人行道的距离,笛寒凝望着她,轻轻的回答道:“我知道你会在这里!”

    气氛宁静,心心相印:“你还记得吗?通过这段人行道,前面不远处一家小酒馆内,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而我与你的邂逅却是在这里,我望见了人群之中的你,那时候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人生而不平等,那弱者该如何生存?”寒风吹过废墟,发出‘呜’‘呜’‘呜’的声响,如泣如诉:“当时我没有答案,这些年的经历让我了解到,虽说弱肉强食是世界的真理,可无论时代如何改变,人都是为了追寻幸福而存在的,所以我选择相信人心。”

    溢满眼眶的泪水,晶晶莹莹洒在风中:“我好开心!能听到你的真话,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过去,可我能看到你的未来!”

    红灯转绿,千秋瞳中出现一道△的刻印,紫色的光穿过两人之间的距离,透过笛寒的瞳直达心之处在,一时安静,风声依旧,千秋神色一惊,随着笛寒迈开的脚步,两人相向而来,在道路的中间,两人终是相遇了。

    “这件东西是你寄放在我这的,”笛寒从怀中取出星盘,亲手交到千秋的手中,轻轻的说:“现在我还给你!”

    “这是你选择的路,如果你不后悔,那么我也愿意支持你,”芊芊玉手握住星盘,她轻轻抱住他,深深一吻,瞳中刻印隐去,良久,唇分,她取下一直挂在雪颈上的银色细锁一同与黑色斗篷交到他的手中,最后深深凝望了他一眼,轻轻的说:“再见了,笛寒!”

    笛寒瞳中出现第四道刻印,身形呆呆的伫立不动,默看千秋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越走越远,他轻轻的喃喃道:“再见了,千秋!”不曾转身,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前方是一片荒凉,心说:可能、也许,你是我的初恋!绿灯闪动,闪动,变化为红,两人各自走到了两端,千秋转身目送笛寒身影越走越远,终不可见,幽姨从身后走来,本想安慰两句,千秋却忽然抱住了她,放声大哭,幽姨抱着她,终是无言以慰。

    让人柔肠寸断的哭声盘旋在上空,与如泣如诉的风声合鸣,回荡在这个相遇与离别之地。

    一个人走在无人的街头,一阵寒风吹过,笛寒忽然停下了脚步,凝望着手中银色星盘,还残留着她的余温,打开盘盖,忽感心口猛然一痛。

    “到了现在才知道割舍不下吗?”月从废弃的酒馆内走出来,笛寒抬头看她,默默的合上表盖,在表盖上有一张他与千秋的合影,心情不好的说:“住口!”

    “那么说另一件事,从政府使者那里是否获得了有用的消息,下一步你准备怎么走?”月望了他一眼,侧过身目光移向别处,笛寒将星盘收入怀中,回答道:“要说有用的消息的确有一个,可依然不知道帝奇的下落。”

    月斜过眼神,说:“我可以帮你。”

    “正确的说,是我可以帮你,”从废弃的酒馆中又走出一名少女,雅伫立在酒馆的台阶之上,居高临下的凝望着笛寒,说:“人如果没有什么牺牲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我可以帮你找到帝奇,作为交换,你要实现我一个愿望。”

    笛寒神色一动,看了月一眼,说“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

    “将我从这永生不死的牢笼中解脱出来,用你的双手亲手结束我的生命。”

    笛寒诧异:“这就是你的愿望?”

    “正确的说,是我们共同的愿望。”

    “是的!”一阵沉默后,月接口道:“你去过新世界了吧,那里便是为了封印七件死神圣物而创造的地方,在过去某一个时代中,人们创造了完美容纳灵魂的容器,那便是我们,我们被赋予责任与使命,永远的守护着死神圣物,或许还有命运,在无尽的岁月长河之中,我们迷失了生命的意义,我们一直在寻找,寻找一位能够终结我们的人,七件死神圣物是打开我们的唯一钥匙,同时授予者将赐予力量者以地位,也就是继承我们的位置。”

    北望州从未有过如此悲伤与危难的时刻,权力中枢彩虹十二刺刺主尽数阵亡,内州家族毁于一旦,民众们惶惶不安,无刺主管阿曼达不得不在这个危机的时刻总览大局,接过一切事务,稳住了这个危危可及的国家。

    在罪恶葬礼的那一天,风出席了会场,此次战死的战士又为陵园增加了无数墓碑,他站在最后方,默然无语,听到周围除了盘旋在上空的风声,还有人心的悲鸣,罪恶是一位好的领导者,周围所有人都在沉默中任眼泪流淌,不说安鸣、白洁、阮琴等人,纵是曹言也是泪流满面,秦路拉下了帽檐,葬礼结束后,大家还依然久久难以散去,直到风来到罪恶的墓碑之前,他跪倒在地,眼泪一点一点滴落在冰冷的地面。

    “你是在为笛寒向她道歉吗?”阿曼达走近来,将一束鲜花放在碑前,近日来的事务倥偬让她看上去有些憔悴,直起身,她凝望着空有文字的墓碑,说:“如果是这样,你大可不必,我听过安鸣他们的叙述,罪恶,不,如画她并不恨他!”

    “···不是这样的···悲伤是留给活着的人的···”风不敢抬头,泪水更是难以止住,哽咽道:“···我···我绝对不会在原谅他了···”

    “你要去那里?”阿曼达忽见风站起来转身而去,风背对着她,止住脚步,回道:“我要去阻止他,哪怕就我一个人,我也要去。”

    “你知道他在那里吗?”阿曼达的话从后方传来,一时安静,她推了推眼镜,说:“如果你有此决心,就去帝都找他吧,虽然这句话由我来说不太合适,但是你不要小看了天网的情报能力!”停顿了一下,她感慨道:“曾经他也在我的手下做过,属于天网最外层的情报人员,有一天有人向我打听他的情报,也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适当调查了一下,发现他的大部分经历都是虚假的,我查不到他的真实身份···如今联邦已经没有能与他抗衡的力量了···这个世界能劝住他的人,不多,但其中一定有你的位置。”

    “谢谢你!”阿曼达目送风身影远去,此处空留她一人伫立,望着墓碑,目光柔和,喃喃道:“你就这样走了!”

    那天的大雨虽然浇灭了内州的大火,可留下的也只是一片偌大的废墟,风行走在这大雨所难以洗刷去焦黑的青石路上,忽听一旁传来声音:“你打算连招呼都不打,就独自一人离开吗?”

    “······”风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道:“你不能跟来。”

    “曾经我们刀山火海、并肩作战、后背相依、生死与共,”刹背靠在一处废墟之上,凌厉的眼神望着他,说:“如果痛苦的时候不能一起分担,那还叫朋友吗?”

    “如果前方是死路,你也跟来吗?”

    “我们天罚做事,那次不是如此?”

    风难得苦笑一下,问:“妙丽还不知道吧?”

    “听闻东来失踪后,她就哭的死去活来的,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比较好。”

    “那么向这里告别吧!”

    “还是向这个世界告别吧!”

    这条路上,两人身影踏着焦黑的青石路,渐行渐远。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