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浮生闲话 > 第三章 远来都是客 第三节

第三章 远来都是客 第三节

推荐阅读: 恐怖灵异小说寻找前世之旅续鸡宝是什么网游之屠龙巫师txt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馄饨雷修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武迷零剑星之刻恐怖微小说

    岐战野作为天师内府当代掌门,和天问老祖齐名的神仙修士,能放下身段求我,就凭岐战野这三个字,我就不能拒绝。除非是在他现身之前,我就开口绝了癫道人住在这里的念头。自己真是看戏不怕台高,还忘形的抿着紫砂小壶,这下可好,不请自来了一位祖宗!我暗中自嘲道。拱手略微弯腰,以示应承下来。

    岐战野这时口中方才停下,起身向我拱手道:“天师内府岐战野,方长老果然是英雄少年了得!”

    “岐家主,您……太客气了!岐长生老前辈看中我这浮生茶馆,以此游历世间,是我辈的福气,想求都求不来!能与上古神仙日夜论道,我辈朝闻道,夕死可以!”我长揖到地,正色说道。

    癫道人见我这样说话,喜欢得眉眼挤成一团,捋着胡子得意洋洋道:“你们看,我说了和方长老有缘吧,可不是我想赖在人家这儿,是人家求我住下,不走了!不走了!”

    岐战野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脸,侧过脸不去看癫道人,走到我身边,塞给我一块青色玉符低声道:“方长老,这是我天师内府仿照紫猊破空符所炼制的青狻破空符,九枚一组,此为其中之一,功效虽不能与紫猊破空符相提并论,但九枚之间能突破空间、阵法、无视地理远近相互通讯无碍,哪怕是在九渊绝地之下。至于破空传送,虽不能破入洞天福地与阵法屏障,但是亦能随心所动。这一组九枚在我天师内府也是绝品,炼成之后,穷我府之能再无力炼制第二组,我随身携带一枚,这枚望方长老收好!”

    我听得此言,小心接过,果然和紫猊破空符十分相似,能让岐战野都随身携带的法宝,定然不是凡品。我张嘴将其吞入腹中,神念一动,身形出现在房间另一头,果然是好东西!

    岐战野低眉顺眼的和癫道人说道:“老祖宗,我和方长老商议好了,您以后就住这,有需要就和方长老说,要是想念我们这些后辈了,随时回家!您看您这身天师袍是不是能给我带回去,我好供在秘堂中。”

    “拿去,拿去,以后住在这里,咱就不用靠这身衣服了,这衣服没几个人见过,不好使!”

    感情他老人家之所以穿着这身衣服出来,是为了靠着天师内府的招牌混吃混喝?我都想竖起大拇指称道一句:您这高!真是高!

    “方小子,以后咱就不是外人了,你去给我老人家买几身合体的衣服来,休闲西装就成。”癫道人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

    我愣了一下,才会过来,是在叫我,好嘛,这一会功夫我就成方小子了……

    我招呼朱喜进来,赶紧的给癫道人去买几身休闲西装去,朱喜临走了,癫道人已经脱下了明黄色的天师袍,身上穿着一身紧身白衣,扭了两下觉着不合适,正招呼着岐无忧脱下外套长袍给他松松垮垮的披上。见朱喜要出门买衣服,唤道:“别太在乎什么牌子,那个衬衣五六千就成,西装外套什么的上万也马虎着穿吧。”这该死的wifi,现在轮到我骂了。

    岐战野见状忙道:“老祖宗一众开销由我天师内府负责,方长老定期给岐无忧报个帐就是。”

    这些花销我还是承受得起的,起码还有朱喜得过去……”我没想别的,见癫道人说得严肃,光顾着顺着癫道人的话想下去了。

    “哈哈哈哈哈!叔叔啊,你答应了,可不准反悔,我就是你叔叔!”癫道人没等我把话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咖啡杯中的水溅得到处都是。

    我愕然看向癫道人,有什么好笑的?余光看见癫道人身边岐战野、岐无忧两人通红的面皮,这才会意过来,癫道人要是我叔叔,这两位岂不成了我后生晚辈了?

    我忙不迭道歉,称道考虑不周,岐战野哭笑不得,说道无妨,要岐无忧去处理癫道人破空出现在后院茶室时在场的那些修士和妖修,不管用什么方法,让他们相信癫道人是我叔叔,和我之间开个玩笑牵扯到天师内府。

    交代完岐无忧,岐战野拱手一礼,话也不说,逃也似的破开空间,直入无名府去了。走前传给我一道神念:“家祖修为虽不足,但有紫猊破空符护身,逍遥世间无碍,方长老无须多虑家祖安全。”

    从此,浮生茶馆除了我和朱喜、小武之外,又多了一位房客癫道人。

    第二天天还没亮,癫道人就给了我一个惊喜!我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间,听见下面有人敲门,是谁啊?这么早?

    下楼一看,癫道人左手拎着个装有半桶水的红色塑料桶,右手提着根翠绿竹竿,桶里面装了几十条小鲫鱼,游得正欢。老刘头从癫道人后面钻出来说:“小方老板,这人说是你叔叔?是不是?我怎么以前没见过?”

    看这阵式,癫道人肯定到哪里闯祸了,我忙应着:“对,是我叔,这几天才搬过来住。艺术家……艺术家!住我这儿,山清水秀的,容易找灵感!您看有什么事吗?”

    “他真是你叔?”老刘头有些不信,上下打量了癫道人一番,又看看我,自顾摇头道:“不像!”

    也难怪老刘头不信,癫道人充其量一米六几的个头,长相和我那是南辕北辙。我心道,您这还是没看见他老人家真正的后代列,岐战野、岐无忧都是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和癫道人天差地远。

    “我这叔是我妈那边的远房亲戚,和我没多大血缘关系,可他真是我叔!”我只有硬着头皮编下去。

    老刘头这才将信将疑道:“好吧,就算是你叔,也不能偷鱼啊!”

    偷鱼?癫道人到哪里偷鱼去了?

    “我哪里偷鱼了?我吃素的,偷鱼做什么?我是看这些鱼在那小池子里游得憋屈,钓起来好放到下面大湖中,人说相忘于江湖多好,我老人……我这可是日行一善,做善事在那。”癫道人摇头晃脑的说道。

    老刘头给气乐了,呵呵道:“小伙子,你还真是艺术家,关心到鱼身上去了,你不仅偷鱼,还乱折树木,你手上的竹子哪来的?”

    “这个……我路上捡的……”癫道人一瞪眼回道,顺手把那根竹竿藏到身后,从脑袋上露出大半截出来,拎着桶挪到我身边低声说道:“方小子,这里的竹子真不能摘吗?鱼也不能钓?我不管啊,这些鱼我要定了,你给想办法。”

    “刘老,您看,我叔刚来,不懂景区规矩,是我疏忽了,找时间我好好和他说说,这鱼和竹子,我认罚!不过我叔说看见这些鱼来了灵感,我一会要小武去市场上多买些回来,还给您放回去,这些鱼,就当我买了,您看合适不?”

    老刘头挥挥手道:“这多大事,还要什么罚款,以后注意了,艺术家也不能脱离生活,别整天整些没用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嘛。小方老板,我去山顶锻炼去了,一会见!”说完沿着小路往山顶去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