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天封神录 > 第六十八章 一剑平魔张凯枫

第六十八章 一剑平魔张凯枫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赘婿小说萝莉星际漂流记妖锋神话禁区抗战之铁血河山核爆中走出的强者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修罗帝尊

    萧长琴笑眯眯的瞅了辉月使四人一眼,嘻嘻一笑,直接走过去低声说道:“孤光派你们来大荒难道就是让你们看着我被张凯枫那小子欺负?”

    辉月使听闻此话,顿时脸色一变:“你是?”

    他的话还未说完,萧长琴便立时嘘声说道:“此处人多眼杂,莫要声张。”

    辉月使一听,顿觉有理,警惕的看了看张凯枫等人,拉着萧长琴走到一旁低声赔罪道:“属下有眼不识泰山,开罪了公子,还请公子责罚。”

    萧长琴急忙摆手制止道:“唉,不知者不怪嘛,况且你等一心为主,实在忠仆,我怎能忍心责罚?”

    张凯枫等人见他们二人避到远处低声言语,均是疑惑不解。那少司命见了,更觉刚才救她的那玄衫公子好生神秘了得。

    这边萧长琴与辉月使交代完毕,便自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张凯枫见了,心头不住冷笑,冷冷的瞪着他说道:“怎么?在请帮手?”

    萧长琴闻言,惊讶道:“镇平候你好聪明耶,你怎么知道我在请帮手的?”

    一旁的白芷晴听了此话,立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连少司命亦是心头暗觉此人当真好玩的很。

    张凯枫却是冷笑道:“可惜这里不是北溟,月神阁下也不在这里。”

    萧长琴道:“孤光确实不在这里,但这里却有孤光座下的四大名使。”说完,他径直走到辉月使等四人身前笑吟吟的说道:“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四位便是月神孤光座下的四大名使。这位大叔是辉月使,这位阿姨,啊不,这位姐姐是邀月使。还有这位小妹妹,咦,小妹妹你瞪我干什么?小妹妹你的小手好白耶。”

    “”张凯枫突然发现自己碰到的不仅仅是一个超级大贱人,还是一个超级不要脸的大变态。那四人明明是东海神界的四大月使,怎么转眼儿的功夫便成了孤光的四大冥使,竟然还是他的帮手。

    张凯枫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让那四人突然转过头来帮他,但他素知萧长琴诡计多端,为人狡猾,若让他相信他嘴里的话,简直比杀了他还难。

    “萧长琴,你耍够了没有?”张凯枫看着他旁若无人的调戏堂堂神界昔日的魅月使,竟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心头顿时怒火飙升,当即便是怒喝出声。

    萧长琴却依旧恍若无人的逗着满脸寒霜的魅月使,一双咸猪手还时不时的在魅月使细嫩的小手上捏来捏去。

    张凯枫见此等情形,忍无可忍,朱天狱焱剑瞬间出鞘,疾喝一声:“本候今日便送你去阴间快活去。”说话间,朱天狱焱剑亦是携着万马奔腾之势直朝萧长琴的后心而去。

    众人见此情景,顿时脸色大变。眼看着萧长琴就要命丧张凯枫剑下。一直漠然不动的辉月使陡然出手,只见他双袖怒扫,两股沛然真气立时自他袖中奔涌而出,瞬间便迎上张凯枫的狂暴剑气。

    当下便听一声闷响,一圈无形气浪立时凭空而起,顿将前厅内的桌椅冲击的一阵乱响。在场诸人亦是被那气浪冲击的连连摇晃,白芷晴功力最弱,更是一连退了十多步远才稳住身形。萧长琴见了,立时撇下魅月使,一个箭步便冲到她跟前,满脸关切之色的询问道:“白师妹你没事吧?”

    白芷晴刚刚站稳身形,本自心有余悸,突然看到心中的爱郎,又见他如此光切的神色,听着他如此关切的言语,禁不住心头一暖,微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萧哥哥不用担心。”

    萧长琴见她神色如常,这才心下稍安。

    辉月使与张凯枫拼了一招,二人均是为彼此的深厚修为而暗暗心惊。张凯枫心惊的同时更是怒意狂升,瞪着辉月使怒道:“堂堂神界月使,竟然和北溟魔族之人勾结,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辉月使脸色一寒,神色冷漠的说道:“久闻北溟镇平候年纪轻轻便成北溟一代魔君,剑法超群,修为通天,今日本座能够得见,岂有不讨教一二的道理?”

    张凯枫闻言大怒,戟指喝道:“本候也早有向辉月使讨教的心思。既然你我如此志趣相合,今日若不决出胜负,岂不辜负了今日的这番良机?”他说完此话,立时将朱天狱焱剑平举齐眉,直指辉月使的前胸,冷冷说道:“辉月使,出招吧。”

    辉月使冷然一笑,右掌捏指平举,瞪向张凯枫道:“请。”

    张凯枫见他赤手空拳便要对自己的九天神器,心头怒意大盛,长剑一抖,瞬间撒出十数朵剑花,尽数朝辉月使的前胸罩去。

    辉月使见此情景,神色不变,右掌突出两指,平平无奇的疾刺而出,一股锐利劲气立时自他指尖迸发而出。

    顿听一阵“嘭啪”的脆响声,张凯枫抖出的十数朵剑花竟被辉月使一一点破。众人见此情景,纷纷变色不已,就连萧长琴亦是暗自惊叹辉月使的惊奇指法。

    张凯枫满脸震惊的瞪着辉月使,实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此时突听严东柳在身后低声道:“公子小心,他的纯阳玉指乃是昔年青阳大帝的绝学,不可大意。”

    张凯枫听闻此话,心头立时一惊。青阳大帝本名上官青阳,乃是上古轩辕氏的一位大能,传言其学究天人,功参造化,其修为甚至远超当时的轩辕黄帝,只不过此人不慕名利,虽有高深修为,但却鲜为人知,遗传至今也不过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罢了。

    昔年青阳大帝修为通神,拈花摘叶犹能取人性命,实为一位不出世的绝世高手。纯阳玉指便是他昔年名震武林时的几大绝技之一,乃是他凭借自身深厚无比的纯阳真力凝炼而成的御剑之术。虽名为指法,实则是一套精妙高深的剑法。当年青阳大帝凭借这套剑法不知败敌几何,一时让人闻风丧胆,惊惧难明。后来青阳大帝入驻神位,其一生绝学多半失传,唯有这一套纯阳玉指流传下来,但传至今世,能够施展出这套绝学的人亦是凤毛麟角。

    辉月使本是神界四大月使之一,深受神王帝俊信赖,遂有机会得此绝学,虽然后来他判出神界,神力折损大半,但这一套精妙剑法却是习练的越发纯熟,时至今日,其纯熟程度已有如臂使指之感,今日对战魔君张凯枫,如此施展开来,顿时便显昔年绝技神威,令众人吃惊不已。

    想到此处,张凯枫立时收起轻视之心,长剑一震,立时便又扭身扑了上去。辉月使见状,亦是丝毫不敢怠慢,纯阳玉指运转如飞,顿见道道劲气破空而出,铺天盖地般的直迎向张凯枫而去。张凯枫得严东柳提醒,剑招出动间亦是多了几分谨慎之意,长剑开阖间,劲气鼓舞,剑意森森,一时间倒与辉月使打了个旗鼓相当,高下难分。

    少司命见二人你来我往的缠斗不休,心中一边震惊二人修为精深,一边暗思脱身之计。说话间,张凯枫与辉月使已是斗上百余招,此时前厅内众人的注意力均都集中在辉月使与张凯枫的激斗上面。少司命见无人注意到她,当即亦步亦趋的挪行到受伤昏迷的大司命身前,正欲托起她夺门而去,谁知邀月使早就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一个闪身便冲到她的身前,怒喝一声:“贱婢,休想脱逃。”她喝声一起,双掌迅疾拍出,当即便见两只巨大的虚空掌影急朝少司命笼罩而去。

    少司命见状大惊,纤指一抖,空中猛然爆射出一条银色水龙,呼啸着直迎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少司命与邀月使被两股力道震的齐齐后退出两三步远才站稳身形。邀月使又惊又怒,杏目圆瞪,喝道:“贱婢,竟然还敢还手。”说吧,娇躯一扭便要扑上去。

    谁知她的身形刚动,便有一条身影突然窜了出来,与此同时,两股无名大力亦是同时按在她的肩头,硬生生的将她按在原地不能动弹。

    邀月使陡逢此变,禁不住心头大惊,抬眼一扫,便看到萧长琴正满脸笑意的转过身来看着她。

    “邀月使,这个小姑娘长的如花似玉,我见犹怜的,你就这么忍心辣手摧花?”萧长琴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

    邀月使心头又好气又好笑,强忍住心头的怒意没发作,说道:“公子,这贱婢最会使这些狐媚招数,你切莫上了她的当。”

    少司命与邀月使对了一招,立决她功力不凡,虽说她叛出神界神力大损,但此刻自己也只能勉强与她打个平手而已。可是邀月使身旁还有暗月使、魅月使二人,纵是大司命处于全盛之态,她二人也难有胜数,更何况现在大司命受伤昏迷?原本她打算与邀月使拼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却没想到刚才救她的那年轻人竟然再次出手帮她。如今听他言语中赞自己美貌,心头立时暗暗嘀咕:“原来此人是个好色之徒。”

    萧长琴听了邀月使的话,立时不以为然的说道:“哎邀月使,你不能看人家长的好看就说人家会什么狐媚招数。”

    邀月使急道:“公子,你先让开,让我先将她杀了再与你细数这贱婢的种种恶行。”说着便作势要扑上来。

    萧长琴急忙摆手道:“等等等等等,等一下,你这么急着杀她做什么?唉,其实你长的也很好看啦,不要嫉妒人家啦。”

    邀月使听他言语,心中哭笑不得,若不是她顾忌月神孤光的神威,她才不会站在这里和他废这么多话。

    邀月使对大、小司命恨之入骨,眼看二人今日命入己手,却没想到被萧长琴一再阻拦,如今又听他说出这诨话,心中当真是气极怒极,立时禁不住喝道:“公子,她们二人可是孤光殿下的大仇人,你今日若放她们二人离去,便是有负孤光殿下对你的厚望。”

    她这猛然一声大喝,前厅内众人个个听的分明,所有人的目光尽皆汇聚到她的身上。就连张凯枫与辉月使二人,亦是齐齐停下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邀月使。萧长琴更是整个人傻掉了,一脸怪异之情的盯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一时间,整个前厅立时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月神孤光,哈哈,原来孤光还在活着。”张凯枫猛然醒转过来,立时大笑起来。

    “原来你们是孤光的人,难怪身手如此了得?不知道幽都王陛下若是知道这件事情该是如何的心情呢?”张凯枫越说越兴奋,说到最后,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辉月使气极,中指猛然一弹,一道凌厉剑气立时破空而出,直取张凯枫的心窝要害。张凯枫好似早就料到他会有此招,朱天狱炎剑掀起一道剑幕,挡下这一杀招,同时身形翻转,一个闪身便已退到客栈的前厅大门。

    “慢着,想要杀人灭口?本候可没有心情陪你们玩。”张凯枫身形一到大门处,长剑又是急刺十多剑,谨防辉月使连招扑击。

    辉月使忍住心头怒气,瞪着张凯枫道:“张凯枫,这么个大秘密被你知道了,你以为本神还会容你活命?”

    张凯枫此刻心情大好,完全对他的话不以为忤,哈哈一笑说道:“本候可没时间陪你们玩命,我还是回去问问幽都王陛下,如果孤光未死,他打算派谁去杀她。”话未说完,便即哈哈大笑着夺门而去。

    辉月使见他身形跃起,转眼间便已消失不见,哪里还追得上?

    辉月使怒极气极,心想孤光的行踪就此暴露,日后定然又要面临数不尽的追杀,心头禁不住又是一阵懊悔恼怒,心念于此,立时转身甩出一掌,顿将邀月使拍飞出去。

    邀月使本在暗自懊悔,浑然没有防备之心,被他一掌拍中,当即便是鲜血长喷,狠狠的砸在远处的座椅上,几声“咔嚓”声传来,远处的一张木桌已被她砸的粉碎。

    众人陡然见此情景,齐齐变色惊呼。暗月使更是忍不住上前一步劝道:“大哥手下留情,二姐她也是无心之过。”

    辉月使真力蓄满双掌,瞪着摔在地上的邀月使冷冷的说道:“无心之过?就因为她的无心之过,孤光大人从此又要身陷九死一生之地。”说着,便一步步的朝邀月使走过去。

    暗月使与魅月使见了,齐齐上前拦住他:“大哥息怒,大哥息怒,你就饶了二姐这次吧。”

    辉月使一甩手弹开两人,冷冷的说道:“今天谁替她说情也不行。”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