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天王者 > 第十四章 圣女示爱

第十四章 圣女示爱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萝莉星际漂流记赘婿小说妖锋抗战之铁血河山核爆中走出的强者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修罗帝尊失界神血战士

    醉舞轻轻将手一举,露出“魔尊十式”的起手式。而玉镜自然也不怠慢,将玉臂轻抬,身上的叶片随风而动,跃跃欲试。

    只见醉舞娇声道:“曲指成花。”双手变爪,柔柔的弹上天空,身体一旋,只见身上纷纷掉落一些花朵,不约而同的向玉镜飞去。

    玉镜双手一扬,身上叶子飞刀般的飞出,向空中的花朵飞去。

    而那些花看起来柔柔的,飘在空中,玉镜使出的飞刀竟然有很多击之不中。玉镜抽身而退,手在胸前一绕,手中藤萝刺冲,以非快的速度准确的刺中剩下的花朵,而此时的醉舞已经贴近到玉镜身边,只见两手一扬,口中喊道:“醉云将雨。”身上飞出无数根飞针,袭向玉镜。

    玉镜身形猛退,突然弹身一跃,手中指甲猛然变长,在空中拐出弯弯的渠道,互相纠缠起来,飞针碰上指甲墙,纷纷落地,但是指甲却并没有停止生长,飞也似的向地上的醉舞卷去。

    醉舞眼见没有空隙可钻,双手往两边一展,身形随手之形而飞起,指甲似乎盯紧了醉舞,见她改变方向,变也改变方向似的冲去。

    醉舞在空中将身上轻纱一抖,只见无数粉末从空中降下,似透明似无形,逐渐变成黏黏的液体浮在空中。眼看指甲就要碰上液体,玉镜忙将手一抖,指甲飞快的收回。

    醉舞手中一晃,只见液体紧跟着指甲飞去,向前面的玉镜裹去。

    而醉舞也跟着贴了上去。却见玉镜双手伸开,交叉在胸前,手中指头突然变长一尺余来的刺样,双手一抖,手中指甲变成飞刺冲向液体,顿时发出轰隆一声的爆炸声,整场一下变得烟雾弥漫。

    当场面静下来,烟雾过后,人影变得明显起来,却是醉舞的左手两指点中玉镜的脖子,而玉镜手中长长的指甲却挨着醉舞的心脏。平手?抑或是……?

    众人正等着答案,却见醉舞和玉镜突然相视一笑,转过身同时对着我一拜,回到各种的座位上了。

    而整个场地却空了出来,剩下的,谁出场呢?

    却见一个人慢慢站了起来,正是第一巧匠之徒尚心寒。尚心寒慢慢的走到场中,对着台上一拜,眼光扫过,停在了封三身上。

    封三似乎感受到了尚心寒的眼光,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出座位,来到台前,一拜。走向尚心寒。

    尚心寒冷冷的说道:“你是我唯一的对手。”

    封三木然的抬起头,呆滞的笑了笑,说道:“是你让我有了兴趣出招。”

    尚心寒冷然一笑,说道:“亮出你的兵器。”

    封三摇头道:“我从来不用兵器。”

    尚心寒一听,将手中的配剑往地上一扔,说道:“以手对手。请。”说完,身体微后,右手前抬,左手在后,露出一个起手势。只见他的手指有点特异的修长,而且手指上没有什么肉,和健壮的身体显得毫不相衬,让人不自觉的感到他在手指上有什么特殊的功夫。

    封三微微闭上眼,双手交叉在前,左手掌心向后,右手掌心向前,露出一个非常奇怪的招势。只见他把双眼一闭上,众人竟然感觉到他似乎给人一种不存在的感觉,这样的寂静,寂静得可怕。

    而打破沉静的,正是尚心寒的指——手指。

    只见尚心寒伸出一指,上面寒芒微露,弹射出一束气劲,袭向封三。这正是天下第一巧匠指到功成的独门绝学“神通指”。

    却见封三突然掌化为拳,双眼一睁,精光外露,完全没有一点呆滞的样子。口中大喊道:“天尊开天!”只见手臂向外一反一扬,挥出凶猛的气势,竟然将尚心寒手上气劲弹开。而这一式也让在场的人大惊失色,看起来呆滞的封三,竟然是如此的高手。比起前面的所有人有过之而不及之势。而这,才一招而已。

    尚心寒一招不慎,马上失势。而封三如有神助般,口中连喝:“地尊入地,天地合一,万物无极。”加上前面的“天尊开天”,正是“魔尊十式”中阳式的前四式。只见四招连出,望月台上坚硬的地板轰然裂开,片片破碎,在空中翻滚,而封三则在其中和尚心寒缠在一切,尚心寒展开十指,施出师门独有的指法,十指犹如十把利剑,剑剑迎向封三的铁拳。

    两人从地上的缠斗逐渐升到高空之上,只见空气也被撕成爆裂之声,尚心寒的指剑被封三的铁拳不断的折飞,而封三的铁拳却被尚心寒稳打实打的指法克制得发不出原本的威力。

    只见封三的袖角不断的变化,时而化做刀形,时而化成利剑,时而化为分水刺,但是尚心寒的指劲却是端的惊人,每每只手型一换,竟能将危机化解,不一会儿,两个人在空中相斗,身上都变得大汗淋漓。众人见到两个少年俊杰年轻如此,却有如此武功,不觉得都在下面看呆了,士兵们都大声喝彩,而两个人的比试也进入了白炽化阶段。

    突见封三手势突然一慢,两手竟然如同女人一般的温柔,“魔尊十式”的阴式五式中的“紫曲迷香”焕然使出,只见封三的长袖突然化做条条白布,裹向尚心寒,却见尚心寒十指猛点,天下第一巧匠所独创的指法岂是那么容易对付,解开条条白布又有何难?

    封三见一招不成,身形凭空移开三尺,身体突然如弹射般的飞升数尺,双手反掌,只见天空突然变成一片红色,正是“半面桃花”。朵朵桃红泛滥开来,如同无数根触手伸向尚心寒,尚心寒突然双手交叉,口中运气大吼一声,只见口中发出涟漪般的扩散真气,竟然将桃红之色打开一个大洞,而这时,尚心寒动了!

    如此迅猛的冲上去,一招击在封三的胸上,奇怪的是,封三似乎是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停住身形,而这恰巧是我所始料不及的,我看见——尚心寒在静止的时候,他的影子竟然是动的!

    傀儡影子师!这意外的收获让我惊喜万分,禁不住立刻站起身,朗声说道:“好,比试结束!神木由第一巧匠大弟子尚心寒所得。”

    封三露出疑惑的眼神,片刻又变得呆滞起来,好象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的回到自己的位置,虽然他败下阵来,但是在场的人却无不为其精妙的武学震惊。而尚心寒那冷冷的感觉,却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纵然胜利在手,周围的人都在喝彩,但是大家的眼光却是盯在神木之上,而不是他本人。

    尚心寒躬身半跪说道:“多谢太子殿下恩赐。”

    我笑道:“那还麻烦病人大师将神木铸成兵器。”

    病人站起身,一躬,说道:“太子有令,草民自当遵命。”

    却见尚心寒举步向神木走去,伸手要将神木抬起,虚汗微露,而那神木却不曾移动半分。却见拜将哈哈笑道:“世兄且慢动手。”只见他端起一壶酒来,走出座,将酒淋在神木之上。然后说道:“现在可以了。”

    尚心寒疑惑的看了一眼,双手运起大力,准备一举将神木搬起,哪知一用力,却发觉神木竟然变得轻巧无比,差点摔了跟头,不觉引起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却见酒过三巡之后,我看时间差不多,再说今天又有意外的收获,便想着早点回去。再说,心里还想着黑炎三龙他们没有消息,心想今晚应该去看一看为上。

    便对阿比努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先退席吧。”

    阿比努看了看我身边的“微月公主”道:“是是,公主也该早点回去休息了。”

    我心里冷哼一声,这只老狐狸果然色心不死,竟然还在打着微月的主意。但脸上却笑道:“承蒙领主款待了。”然后举起一杯酒站起来说道:“诸位在此多饮几杯,本太子就先行告退了。”众人也不挽留,纷纷举杯喝尽,回了个礼。

    夜·魔界·东北领域·那美加城·铜雀宫长廊

    白皑皑的雪停在四周,没有一切生物的鸣叫声,也没有风的吹来,只觉得一切都变得这么的宁静,变得我能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她的心跳。

    我和千里明月走在前面,其他的人则在后面跟着。

    我缓缓说道:“今天多谢你了。”

    千里明月没有说话,低着头看着脚尖,一步一步缓慢的走着。

    我缓缓的继续说道:“曾经的时候,我也和一个女子这样走过这样的长廊。”

    千里明月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微微一皱眉,叹道:“只是现在她却不在了。”一顿,“我很担心她。”

    千里明月突然哀怨的叹了口气:“那你现在也在陪一个女子走着。”

    我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明月,没来由的叹道:“明月虽亮,但太亮之时,便会消失了,就如同积雪虽美,太阳一出,便溶解掉了。”

    千里明月略有点激动的说道:“如果……明月永远也不会消失呢?”

    我转过头看着她,苦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样对她说着连我自己也不明白的话,只是感觉她那冷冷的语气再也没有出现过。

    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只剩下我和她,其他的人都回房去了。

    看着天上的明月,我说:“你,要走了吗?”

    却发现她低着头,细细的肩膀略微的抽搐着。

    我叹了一声,将她转过来,伸出右手将她的秀首轻轻抬起,只见那翦水双眸两边竟然挂满了泪珠,明亮的眼睛上竟然有着憔悴贴在妩媚的脸郏。姿容婉媚着,却是潸然垂涕,我心里只觉得一紧,微微抬起手,想要将她的眼泪拭干,并柔声问道:“怎么了?”

    千里明月抬起头,却制止我的手,摇头说道:“别擦干它,让它流吧。”

    咬咬牙关,我心疼的问道;“到底怎么了?”

    千里明月闭上眼,轻蹙眉尖,摇摇头,低声说道:“我说出来,你会相信吗?”

    我昂起头,双手握住她的肩,看着清幽的明月,叹道:“明月的话,我怎么能不信呢?”

    千里明月突然抬起头来,凝视着我。

    我低下头,只见她的泪水扑簌扑簌的掉下,委屈的样子能融化心肠再铁的男子,而我,却恰恰那么软的心肠。不自觉的手环过她的肩,贴着她的背,将她抱在怀里,低声说道:“明月,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好吗?”

    千里明月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略微一偏,嘴唇靠着我的耳边,伴着兰花般的香气说道:“我想,明月爱上你了……”

    我心里一震,但却没有将她推开,只是咬紧了牙关,这或许是我早已经知道的结果了。却听见千里明月用蚊子般的声音继续说道:“自从第一次见到你,你那种样子就让明月很生气,其他男子见到明月都是装得异常严肃,或者就是异常轻佻,哪如你,那种感觉,明月说不出来,可是,明月已经失眠了好几个夜晚……才偷偷的出来找你……”说到后面,泪水似乎干了,但是烫烫的脸贴着我,让我感受到那种别有的风情。

    我只听着,感受着她的呼吸和她所拥有的能触发任何一个男人为她赴汤蹈火的娇媚。叹了一口气,说道:“明月,我……”

    千里明月突然抬起头来,用手捂住我的嘴唇,摇头说道:“明月都知道,明月真的知道。”见我不再言语,泪水又泫然而下的道:“明月是圣族的月圣女,是……不可以爱人的。”情到深处,悲到痛处,突然扑到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我的心里一阵阵的痛着,所能做的只是将嘴唇咬紧,将她抱紧。我……我能做什么呢?拉儿,竹叶,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泪水从我的眼角滑落下来……我的眼泪只为爱情而流……真的吗?

    一阵,一阵,一阵……

    千里明月抬起头来,看到我眼角的泪水,破涕为笑的轻轻用手摩挲着我的眼泪,说道:“傻瓜……你流什么泪啊。”

    忧郁的望着她,我突然发觉自己很不象个男人,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无能,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无奈,我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迟疑着,我说道:“明月,我……”

    千里明月摇头,带着泪水的脸笑笑道:“有你的泪水,明月今生已经足够了……”顿了一下,突然将面皮一拉,露出面纱来,红着脸闭上眼,说道:“……吻……明月一下,好吗?”

    只觉得心头一酸,刚停掉的泪水又突然冒了出来,慢慢的将她的面纱掀起,看着她娇艳欲滴的双唇,艳若桃花的脸郏。我猛地抱紧她,将嘴唇贴了上去,将舌尖狠狠的刺进她的双唇中,将她的丁香用力的绞动着。

    似乎这一刻就是永恒,似乎这一刻之后就是永别了,我们都用尽了力气将生命将这一刻的感觉用舌尖的交织来传递着,只觉得那润湿而柔软的感觉透过我的肌肉,透过我的血液,透过我的骨骼,透过我的灵魂涟漪般的扩散着,不断在我身体里激荡着,我近似粗野的更加抱紧了她,让她几乎喘不过气的吻着,让她在我怀里尽情的扭动着身体,两只手将我的背抱得更加的紧紧,要将我勒入她的身体一般。

    这一刻,在我们的心里,没有别人……只觉得时间过了好久好久,过了几千几万年,过了几千个世纪般,似乎身体都已经没有存在的感觉了,似乎灵魂都已经超脱了,似乎我们都已经不是我们自己了。但是,我们清楚的知道,我们要分离了。

    舒了一口气,我双手牵着明月的双手,就要分离了,月色越来越浓了。明月红着脸,咬着唇说道:“我……要走了。”

    我咬着牙关,闭上眼,点点头。不再看她,不敢看她,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脆弱,甚至怕再看她一眼,就要去挽留她一般,我该挽留吗?我能挽留吗?我是个没有责任感的男人吗?谁能告诉我……我……迷茫了……

    明月深深的望了我一眼,那手在我手中慢慢滑开,转瞬不见,我只感觉她的气息慢慢的在飞在飞,慢慢的离开了我,离开了我的世界……

    我猛的睁开眼睛,想要张开口喊她,却发现,眼前却只是一轮明月,明月,明月,你何苦爱上我,何苦要这样折磨自己呢?我是一个值得你去爱的人吗?看着明月,我深深的问着自己,慢慢的转过身,回到自己房中。

    而我却没有发现,门外的屋檐,明月却站在那里,看着我的一举一动,直到我进门了,良久,终于转过身,朝天上明月的方向飞去。

    夜·魔界·东北领域·那美加城·铜雀宫群·我的房间

    我强打起精神来,思考着应该去想的问题。刺杀,失踪,影子,一个一个问题纠缠在我脑袋里面,想了良久,我决定先从尚心寒那里下手,既然他懂得傀儡影子术,自然和那天晚上刺杀我的人有着关系,纵然不是直接的,哪怕能给我一点线索也好。还好我早些日子已经叫人送来了整个那美加城的居民住址图。另外一件事就是得去查找微月和竹叶的下落,她们已经失踪了这么久。黑炎三龙他们又在哪里?

    正想着去夜探尚心寒,我却突然想起当我变成太子的时候,竹叶一眼就将我认出来了,就是因为她是死灵法师,对着灵魂有着特殊的敏感能力,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死灵法师之间是否也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络方式?想到这里,我立刻起身,到野无尘和破敌那里去,若是真有特殊的联络方式,那么找到竹叶她们的方法显然就简单化了。

    夜·魔界·东北领域·那美加城·铜雀宫群·野无尘和破敌的房间

    来到房间里,我当即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却见野无尘猛地把脑袋一拍,说道:“听师傅这一提醒,我倒想起来了,在我们死灵法师之间因为都和亡灵打交道,所以有着一种通灵之术,虽然不能和精灵族的‘通灵术’相媲美,但是在同族人之间,可以籍此来进行感应。”

    我大喜道:“太好了,那就凭这个就能知道竹叶的确切方位,那么找到了竹叶也就是能找到微月了。”

    野无尘却面色有些难色,习惯性的摸了摸头,我问道:“莫非有困难?”

    野无尘说道:“这通灵之术乃是根据两人距离的远近来决定灵力消耗的多少。如果表妹离我们非常的远,凭我现在的灵力造诣,可能感应不到她的存在。”这时,破敌说道:“表弟,我们一起来。”

    我点头拍拍他们的肩膀说道:“好,你们就一起,我为你们护法。尽力而为吧。”

    野无尘和破敌两人稳稳的一点头,走到床边,盘膝坐下,两人同时并出左手两指,捏出心决来,只见两只手指的尖上逐渐凝结其黑黑的幽光来,引动着周围的空气发出雷电般的亮光来。对于普通的魔法师来将是不可能懂得心决的,一般的魔剑士也不过是在武功上稍有造诣。但是野无尘和破敌却不一样,他们所练习的那种类似魔法又类似心决的武功,却能达到魔法和武功两种效果。而到底他们的心决是何人所授,我曾问过,他们说是族里根据一本秘籍传下来的。于是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随着时间的流失,野无尘和破敌手指上的黑光越来越大,两个人的手指最后慢慢接近,贴在一起,而黑光也似乎变得膨胀起来,看着他们身上的汗水流下,我心知他们两个现在耗费着大量的灵力,而这点我却帮不上什么忙,虽然我现在的功力比他们深厚很多,但是对于灵力却是丝毫不曾接触,也只能在旁边看着了。

    却见黑光突然由大变小,转瞬熄灭掉。野无尘和破敌犹如大战了一场似的睁开眼。野无尘摇摇欲坠的似乎要倒下,破敌忙将他一手扶住。

    我忙问道:“没事吧?”

    野无尘摇头道:“没事,只是耗力太多了。”

    我接着问道:“那查到没有?”

    野无尘皱眉道:“似乎距离很远,又似乎很近,反正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我的灵力刚要有所波及,又被反弹回来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方法不行,看来得找其他人下手了。”

    野无尘突然说道:“师傅,但是我敢肯定,表妹一定在那美加城里面。”

    我眼中精光一闪,冷笑了一声,说道:“放心,师傅一定会将竹叶安全的带回来。”说完就往外走去。

    野无尘和破敌忙说道:“师傅,我们也要去。”

    我回过头说道:“你刚才灵力透支,就先在这里休息吧。”

    野无尘摇头道:“只是灵力透支,休息片刻就好了。”破敌也在旁点头道:“师傅,让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我顿了一下,说道:“这样,你们到灵岩山去。我虽然感觉到黑炎三龙他们没有事情,但是你们得去一趟。”然后将黑炎三龙他们栖身的洞穴位置告诉了他们,嘱咐道:“如果他们那天晚上和我一样受到袭击的话,可能已经不会在那里,但是他们若是离开,断然会留下联络方式。你们行事一切小心,对方不是一般的高手,而是顶尖的刺客!必要的时候,就开溜。”

    野无尘问道:“刺客难道会比高手厉害?”

    我摇头道:“刺客不一定是高手,也不见得比高手厉害,但是一个顶尖的刺客能造成威胁却绝对不是一个高手能够制造出来的,所以你们要万事小心,行事不得轻举妄动,一有情况,马上回来报告。”

    野无尘和破敌躬身受教,我们兵分两路飞出铜雀宫群。

    而我的方向则是在领主殿群外右方的“匠王庐”。心里想着,会影子傀儡的尚心寒和第一巧匠指到功成到底会有什么联系呢?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