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推荐阅读: 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恐怖微小说赘婿小说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神雕侠侣续集妖锋天使轻小说脚指甲变厚变白

    林惊羽渡过天劫后,身体焦黑,一些伤口上还在悠悠的冒着缕缕青烟,玄一道屈指向他的嘴里弹了一颗丹药进去,昏迷中的林惊羽即时就感到一股热流在自己的胸腔内升起,然后一路向下,沿途将自己那有些受损的经脉瞬间修复,随后自己丹田内的灵力也是缓缓的溢出,与这股热流汇聚在了一起,在自己的经脉内自行游走了起来,将被天雷损坏的经脉一点点的修复着,林惊羽自昏迷中缓缓的醒了过来,转头看到玄一道正在盯着自己一旁的那杆长枪看个不停,林惊羽当即有些抱怨的说道,“师傅诶,你徒弟我受了这么重的伤你都不多看一眼,盯着那一把枪看个不停,难道在你眼里你徒弟我还不如一把破枪?!?”玄一道回头淡淡的看了林惊羽一眼,这目光让林惊羽有些发毛,林惊羽干笑了两声,讪讪的说道,“不看就不看,没事儿,您忙您的,我没事儿!”说着便挣扎着盘膝坐了起来,闭上眼睛开始缓缓的运转功法疗伤。看着林惊羽在那里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玄一道摇了摇头,问道,“这把枪是你第一次渡劫的时候拿的那一把?”林惊羽听后睁开了眼睛,不解的看了一眼玄一道,说道,“是啊,这把枪是高阶法器,我用着也挺顺手的,也就一直用着了。”玄一道听后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说道,“高阶法器,现在不是了!”林惊羽有些疑惑的看了一旁的那杆长枪一眼,隐隐的感觉到这杆枪与以往有些不同了。可具体那里不同他又说不上来,这种感觉很难受。见林惊羽在一旁疑惑的样子,玄一道淡淡的笑了笑。伸手将那杆枪招了回来,拿在手中仔细打量着,说道,“他与你一起渡了两次天劫,现在也是进阶了,只差一步就要达到灵器级别了。”说着甩手将长枪掷给了林惊羽。林惊羽伸手接过长枪,拿在手中。仿佛有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这让林惊羽感到很是惊奇,他从没有体验过驾驭灵器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根据别人的说法,灵器因为是经过主人的精血认主的,里面有了主人的精血,因此握在手中会有一股血脉相连之感。现在。自己拿着这把长枪也有了这种神奇的感觉,这让林惊羽很是惊奇,轻轻的拂过枪身,林惊羽喃喃的说道,“准灵器?!!”玄一道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现在这杆枪已经到达了准灵器的层次。如果以后机缘足够的话,进阶灵器也不是难事。一旦进阶灵器,因为是自身诞生的器灵,所以哪怕只是在初级灵器的程度,它的威力也不弱于一般的高阶灵器,而且因为他一直受你的灵力滋养,又与你一起渡过了两次天劫,可以说已经与你建立起了一种特别的感情,可以说,这世上除了你以外,没有人可以使用达到灵器级别的他,除非别人用远超与你的修为使他被迫臣服。”林惊羽听到玄一道的话眼神也是热切了起来,看着自己手中的这杆长枪,好似在看一件珍贵的艺术品。这时玄一道在一旁却是皱了皱眉头,自语道,“这两个小家伙怎么还没走?”他所说的,自然便是在百里外的灵舟上的刘洋与祝乐儿两人,这次玄一道可是有些冤枉两人了,没有玄一道的吩咐,刘洋与祝乐儿又怎敢擅自离开呢,所以便一只在百里外焦虑的等着了。林惊羽听到玄一道的话不由得奇怪的问道,“小家伙?谁呀?”玄一道说道,“看你热闹的。”林惊羽听后淡淡的“哦”了一声,也没有在意,在原地继续疗伤。这一边,在刘洋与祝乐儿两人都开始担心的时候,玄一道的声音在灵舟内淡淡的响起,“你们两个小家伙现在还不走,呆在这儿干什么,想让我送你们一程么?”刘洋听到玄一道的声音后连忙抱拳说道,“前辈莫怪,我们这就离开。”说着便催动灵舟转头就走。玄一道向着刘洋两人离开的方向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后便收起了目光,身形在原地渐渐地变淡,几个呼吸后,一阵风轻轻的吹来,将玄一道的身影缓缓的吹散。天亮时,林惊羽体内的伤势在丹药的作用下已经痊愈,身体表面那一层焦黑的皮肤也都已经脱落,露出了里面那泛着暗黄色金属光泽的肌肤。林惊羽起身拿出一件衣服披在了身上,内视了一下自己的丹田,看到那一枚七色的黄豆大小的金丹正在那里静静的转动,那一缕开天混沌之气也正在金丹的下面静静的悬浮着。看着丹田内的这枚七彩的金丹,林惊羽心中暗忖,这已经不能再叫金丹了,叫彩丹看起来更合适一些。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林惊羽念头一动,身体便缓缓的离地而起,林惊羽静静地站在半空望着下面的山林,突然有一种天下在手的感觉。“刷”的一声自飘渺戒内抽出长枪念头一动丹田内的灵力便开始向着长枪内滚滚的涌去,林惊羽手中的长枪在灵力的灌输下猛然散发出了七彩的光芒,然后林惊羽单手持枪向着下方的一座山头重重的一指,枪尖处灵力呼啸而出,“轰”的一声中,那座山头出烟尘四起,林惊羽挥手驱散了烟尘,露出了一面缺了一半的山头,看着自己的杰作林惊羽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击自己只用了不到三成灵力,但威力却已经不输于一般的金丹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了。挥手将长枪收入了飘渺戒中,林惊羽身形一动,向着大荒山的深处掠去。在刘洋与祝乐儿这边,两人离开后便一直的向着据此最近的一处坊市内赶去,坊市处人多眼杂,在那里能够打听到林惊羽的消息也说不定。呼啸间刘洋两人便来到了最近的一处坊市,两人在进入坊市之前为了避免麻烦。将灵舟收了起来,然后将修为压制在了筑基中期的样子,走进了坊市。刘洋两人在坊市内的街道上慢慢的走着。四下里留意着周围人群谈论的话题。没多久,刘洋两人来到了万灵斋的门前。刘洋打量了万灵斋的招牌一眼,有向四周看了看,疑惑的说道,“奇怪了,当年这坊市里最大的交易地应该是叫万珍阁才对,现在怎么改成万灵斋了?”祝乐儿这时自一边走过来。看了万灵斋的招牌一眼,缓缓的说道,“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修真界内到处都是弱肉强食,后浪推前浪,这做生意也是一样的。”听到她的话刘洋点了点头,说道。“也是。”说着看向万灵斋的内部,说道,“既然来了,不如就进去看看里面的东西如何吧?”祝乐儿本不想去的,但看到刘洋在一旁蛮有兴致的样子,也就跟了进去。刚一走进万灵斋的门口,立即便有一名门童笑着迎了上来,说道。“两位,来里面随便看看。本店的货物可是这整个坊市内最全的,大到法宝小到丹药,只要你需要的我们都尽量满足。”刘洋听后在一旁笑着说道,“那你就带我们随便看看吧。”说着扔了一枚下品灵石过去。门童接过灵石,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柔和了,连忙带着两人在这大厅内四处转悠了起来。刘洋在大厅内四处看了看,见没什么能够看的上眼的东西,不由得有些失望。一旁的门童看到刘洋那有些失望的脸色,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位道友,如果想要好一些的东西的话不如去二楼,我们万灵斋的好东西大都集中在那里了。”刘洋听后想了想,摇头道,“不用了,我本来就是随便转转,也没什么要买的,对了,小哥,向你打听个事儿,”一旁的门童听到刘洋的话笑了笑,说道,“道友你尽管问,在下一定知无不答。”刘洋在一旁向外看了看,问道,“我记得以前来这里时这里还有一家名为万珍阁的交易地的,怎么现在却没有了呢?”门童听到刘洋的话先是愣了一愣,随后有些尴尬的看了刘洋一眼,说道,“这个,我知道的还真是不多,只知道那万珍阁好像是得罪了什么静云山的人,别人家给打上了门来,将万珍阁一夜之间全部血洗,随后万珍阁就再也没有开过门了。”刘洋在一旁听后点了点头,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我听说万珍阁的实力在修真界也是不小的,自己的一处分阁被人家给平了,那他们的上边就没有什么动静吗?”门童听后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在下倒是没有听说过。”刘洋听后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又给了门童一枚下品灵石,走出了万灵斋。在刘洋刚刚走出万灵斋不久,一名精瘦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大厅内,刚才的那个门童站在他的身后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有些犹豫的说道,“掌柜的,他们不会是万珍阁的人吧?”一旁的精瘦男子瞥了他一眼,有些警告似的说道,“有些事情没有依据之前,不要瞎猜。”听到他的话那门童在一旁立即点头称是。精瘦的中年男子深深地看了刘洋两人离去的方向一眼,然后转身回到了后院。元武城。自从在齐剑的婚礼上抚香门的门主千里香宣布元武城归于问天楼管辖后,古道便开始着手对于元武城的管理了。半年多的时间过去,在抚香门与武灵门的帮助下,元武城也是被古道给管理的井井有条。现在,在元武城内最繁华的街道上已经建立起了一座七层高的万灵斋,在元武城的中心,原先的千元宗与武灵门两处大宅院也都被推倒,一座更为庞大恢宏的以楼为主的建筑群在原址上拔地而起。正中是一栋九层高、方圆百丈的建筑,周围则是八层、七层的建筑依次排列,远远的望去,整片建筑就如一条登天之阶一般矗立在了元武城的中央。这一天,古道正在元武城内的万灵斋休息,忽然下面有人前来禀报说在一座坊市内有人在打听万珍阁的事情。古道听后也是有些惊讶没想到万珍阁的事情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有人提起,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古道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是元武城内的万珍阁做的。万珍阁作为修真界内一大势力,几乎在所有的城池中都有他们分部。这即为他们构成了一个收集资源的网络,也为他们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情报网,他们在做生意的同时也在向外贩卖着一些消息。想了想。古道向来人说道,“让当地的掌柜加强防范,注意那人的动向,一有异常立即禀报。”来人听后向着古道抱拳一礼,然后退了出去,古道在房间内来回的踱了几步,转身离开了万灵斋。向着元武城中心的那一大片建筑而去。现在黑虎带着问天楼的大部分人马在这里,至于外面山林里的那一处,则是完全的成了齐剑与千北雪的天下。两人带着手下的那两支百人队现在都在那里。古道与黑虎商议了一下,决定让齐剑与千北雪两人带人去看看,如果没什么事情最好,真有什么事。凭借两人的实力。想必也可以应付得来。齐剑与千北雪两人接到古道让人送来的消息后立即带人向着那处坊市赶去,这时刘洋与祝乐儿刚好要离开坊市了。林惊羽与千北雪两人带着手下两支完全由筑基期修士组成但百人队自刘洋与祝乐儿两人的头顶飞过的时候,刘洋抬头看了看,有些惊讶的说道,“真不知道是那一个势力的人,好大的魄力啊!祝乐儿在一旁看了看齐剑等人前行的方向,有些疑惑的说道,“看他们的方向。应该是向着那处坊市去的,难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刘洋听后想了想。说道,“要不我们去看看?”说着,没等祝乐儿答应便拉着她向回走去。两人刚刚走到坊市的门口,就看到齐剑与千北雪两人带着两支人马又飞了出来,这时,在两人身后又多了一名精瘦的中年人。看到下面的刘洋,齐剑与千北雪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同时向着刘洋与祝乐儿飞了过来。刘洋在下面见两支队伍齐齐的向着自己飞了过来,当下心里就“咯噔”了一声,暗道难不成是遇到了打家劫舍的了?就在刘洋疑惑的时候,齐剑与千北雪两人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身后两百人身穿着绣有星月的黑色长袍,外面又统一的穿着黑的但的披风,上面也是有着星与月的图案,两百筑基修士组成的队伍,在一旁看着是一种感觉,自己如果正面面对的话,那又是一种新的感觉了。现在,在刘洋但的心里,面对着这两百人,他就感受到了哪怕是以他现在金丹初期的修为依然有些难以承受的气势,身旁的祝乐儿向刘洋靠近了些,抓住了他的一条手臂,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劲道,刘洋拍了拍祝乐儿的手,示意她不用紧张,然后看向眼前明显是领头的齐剑与千北雪,刚想张口说话,却被齐剑给开口打断了,有些疑惑的打量着眼前这一男一女,齐剑问道,“你们两位,可是一个姓刘,一个姓祝?”刘洋在一旁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祝乐儿,皱眉向齐剑问道,“你怎么知道,你们是谁,拦住我们到底想要干什么?”齐剑听到刘洋承认后,与一旁但的千北雪对视了一眼,接着说道,“敢问两位可是刘洋与祝乐儿?”这次,刘洋是真的有些惊讶了,看着齐剑,问道,“你们是?……”齐剑在一旁微微一笑,说道,“问天楼,齐剑。”在一旁,千北雪也是说道,“问天楼,千北雪。”刘洋听后皱了皱眉头,自语道,“问天楼?”齐剑见刘洋疑惑的神情,笑了笑,说道,“问天楼但的楼主,姓林。”听到齐剑的话,刘洋眼前突然一亮,与一旁的祝乐儿对视了一眼同时说道,“林大哥!”此时,齐剑在一旁说道,“老大他早就有过吩咐,说两位早晚都会来此找他的,还特意将两位的相貌烙印在了玉简里分发给了我们,所以我们才认出了两位。”说着,递给了刘洋一枚玉简,刘洋接过玉简一看,里面果然是自己与祝乐儿两人的相貌,这时,刘洋已经确定眼前的齐剑与千北雪是自己人了,想到林惊羽,刘洋但的眼眶有些湿润,向着齐剑问道,“我大哥他现在在哪儿?他还好么?”齐剑闻言笑道,“老大他现在一切都好,现在他正在与他的师傅在大荒山内修炼,两位不如先与我等回问天楼,等老大回来后也好立即相见。”刘洋在一旁与祝乐儿对视了一眼,立即点头答应了下来。这时,齐剑转头对一旁的那名精瘦的中年男子说道,“好了,王掌柜,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你回去向古大哥那里传个消息过去,就说楼主的兄弟来了,古大哥会明白的。”听到齐剑的话那名精瘦的男子向着齐剑与千北雪两人抱了抱拳,然后又向刘洋与祝乐儿两人抱拳一礼,随后便转身回到了万灵斋,齐剑在一旁见刘洋有些疑惑的样子,笑着将这件事向刘洋讲了一遍,刘洋听后也是苦笑不已,原来都是一场误会。(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