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九天王者 > 第十三章 天木

第十三章 天木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萝莉星际漂流记妖锋

    只见来人转过身,众人才看清楚,竟然是一个剑眉朗目的中年人。但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给人的感觉竟然——全是剑!身上那种若隐若现,让人捉摸不定的股股杀气,将众人的呼吸也要扼住了。

    突然一个参将抽了一口凉气,口中惊讶道:“莫非你是——魔界第一剑客——桥十三!”

    “桥十三!!”周围众人不禁惊叫起来。

    魔界第一剑客桥十三??我看见众人有如雀鸟惊巢,忙转过头,看着千里明月。

    千里明月微微皱眉,沉重的说道:“魔界第一剑客桥十三,成名于四十年前,其武技‘风liu’排在‘天降封神榜’第十三位,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他的本名,尊称其为‘桥十三’。但是他平生受到无数高手的挑战,从来没有一次败籍。但是生性高傲,行事不从常规,居则居无定所。看他的样子,根本不出老,看他刚才的气势,剑未出鞘就能夺天地,看来已经达到返老还童的境界了。”

    却见桥十三微微一笑没有答话,只是慢慢的举起右手,向前一指——他手指的人竟然是——病人!

    而随着他手一指,他背上的包裹自形裂开,中间一块黝黑之物飞了出来,落在地上,也不知是何物,竟然将这望月台的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而那黝黑的物体表面上则如上了油一般的露出光泽出来。

    病人闭着的眼睛突然泛起丝丝精光,缓缓张开来,只见里面竟然有四个瞳孔,不停的闪烁出光芒。而病人似乎变了一个人似乎的,嘴也跟着微微张开,面露惊讶之色,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真的找到了……?”

    众人见到四十年未开眼的病人突然睁开眼睛,心里都诧异不停,看来那块黑黑的物体断然不是凡品。

    桥十三见病人开了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沉声道:“不错,这就是——北斗天木!”

    话音一落,语惊四座。北斗天木是什么?竟然能震住所有的人。

    北斗天木既称天木,乃是当年开天五神中的土神冶炼“天木神杵”专用的材料,传说该木在地上重若千斤,在水重轻若浮羽,在天上利若寒锋,在火中寒若极冰,在冰中热如烈焰,乃是超脱五行之外的神木。但是据说传世的最后一块神木落在原“天之大陆”最北端的四大禁界之一的“黑暗界”。

    而“黑暗界”又称为“无意识界”,它之所以能够被称为四大禁界(地)之一则是因为那里具有无比强大的吸力,甚至连光线都能够吸入。也就是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带着肉体进入,况且那里集结冤魂无数,莫说出来,就连要进去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据说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人走出来过。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声称自己走出了“冤魂挡道,圣神莫开”的“黑暗界”,而这一个消息必然也会从今晚传遍整个魔界继而传遍整个天降九界。

    神木?我心头一震,莫非出土的神器乃是木神的“天木神杵”???

    正想着,却听到桥十三又轻吐了两个字:“铸——剑!”

    原来桥十三冒死进入“黑暗界”取得神木原来是要病人为他铸剑,而对特殊矿物情有独钟的病人见是神木,自然也会倾心打造,若真是铸出,那当是天下第一神剑无疑,而以桥十三的功力再加上神剑为辅,决然可以夺得天下第一剑客之号。

    但是见是神木,在场的人又有几个人没有吞食之意呢,只是它的主人乃是第一剑客,就凭刚才一势之威,也没有人敢逆其虎须。

    却见到病人盯着神木良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缓慢的闭上眼睛,从刚才刹那间的精神突然又老去了几十岁,缓慢说道:“你回去吧。”

    “什么?”桥十三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连在座的所有人都以为听错了。一个铸剑师一生以能得到珍贵的矿物和铸造出高等级的兵器为荣,如今神木在前,身为资深铸剑师的病人竟然拒绝了!

    却见病人不再说话,桥十三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病人缓慢的回道:“其心不正,其意不良,就算神器在手,也是惘然。”

    桥十三冷哼道:“你怎知我心不正,意不良。神器魔器有何分别,不过都是兵器罢了。只要我有心,驾御神器绰绰有余。”

    病人答道:“人有心,剑有心,神木亦有心。”

    桥十三看着地上的神木,冷声道:“神木有心?”

    病人答道:“自古以来,神器都以其神圣之气而得已发挥其威力,若是魔族之人,得到神器,心正也可驾御,若是心不正,纵然其功力可以驾御,而神器之心已死。北斗神木乃土神炼制神器之物,岂是凡物,只可惜……老夫无能为力。”

    桥十三说道:“不可能,所谓‘铁木开花易,病人开眼难’,再说以你我几十年的交情,莫非这点忙也不肯帮。”

    病人摇头道:“不论交情,若是遇到此等好事,我何尝愿意放弃,只是——神木已死!”

    众人张大了嘴巴,第一次听到此等怪论,莫非,神木也有生命?

    桥十三怒道:“你不用骗我,这神木是我亲自从‘黑暗界’带出的,怎么会死掉?”

    却见病人已不再说话,而桥十三身上的剑气却越来越浓了。

    阿比努这时沉声说道:“桥十三,就算你是魔界第一剑客,见了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不行礼下跪,还敢当面动剑,你可知此罪当诛!”

    桥十三冷哼一声,转过身,冷冷的看着阿比努,扫过我和千里明月。一股气势顺着他的眼神逼出,最后环视众人,然后冷冷一笑道:“其罪当诛,我倒看你们谁能诛得了我?”

    此时一声怒喝传自四大将军之一的铁镇之口:“大胆狂徒,竟然敢在太子殿下,公主殿下和领主大人面前如此无礼!让我来教训你。”说完便要起身。

    这时,我突然哈哈一笑,抓住桥十三呼吸之间所产生的气息漏洞,崩然站起突破他的气势封锁,伸手制止住了铁镇的动作,对着桥十三说道:“好一个不拜帝王不朝天的桥十三,不愧为魔界第一剑客。”

    见我毫不受他的气势影响,而且还能谈笑自如的恰如其分的破了自己的气势封锁,桥十三微露惊讶之色,问道:“阁下就是天意?”

    他竟然直呼我名,座下之人微动,我伸手制止,笑着道:“不错,正是本太子。”

    桥十三看着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久闻我族太子天意乃是天降之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就凭你不为怒所动,就比这周围的人强上数十倍,你这个小兄弟我交定了!”

    我也哈哈大笑起来:“久闻桥十三为人高傲,桀骜不驯,竟然也看得起本太子,本太子又何尝不是仰慕已久。”

    见我一下就和桥十三攀上了关系,座下之人心里无不佩服之极。我手一摆说道:“今天乃是阿比努领主为本太子和公主殿下洗尘之宴,若是十三兄不反对,何不一起开怀畅饮?”一顿,转头向着阿比努说道:“领主大人你不会反对吧?”

    阿比努连忙一躬身道:“全凭太子殿下决定。”

    却见桥十三黯然道:“今天能结交太子,当是为兄今日之幸,但是……”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神木,脸色变得哀怨起来。

    我朗声说道:“十三兄乃是当世绝罢,转头说道:“只要是在场之人,都可以参加。”当下人心沸腾,一场较量就要展开。

    千里明月凑过头来,悄声说道:“我真搞不懂你,不但连神器的消息都透露给别人,连神木也拿来送人。你是不是脑袋糊涂了,你可知道,若是天下之人为了这两样,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我笑道:“若是我的,迟早会到我手里,不是吗?”说完,含笑转头,说道:“如此,比武开始!”却留下了千里明月迷茫的双眼,透出丝丝的却又是那么复杂的眼神。

    这一场比试老一辈的自然碍于情面不好出场,而四大将军及部下当然也不可能和领主争夺,所以都把机会给了年轻一辈,而神木的诱惑毕竟是大的,就连冷漠如封三和尚心寒之人也都抬起头来,手缓慢的在武器上移动着。

    我心里冷笑道,我就不信摸不透你们。只要把整个那美加城的高手摸透了,神器之争我必然是势在必得了。

    最先站出来的是长胜侯之子高流和阿比努的二公子花天,高流背着家传的“长胜刀”,花天嘴上叼了一根草笑嬉嬉的走出来。两人站在台中,对上座的我和公主行了一礼。

    两人相对着,高流撤出背后的“长胜刀”,将刀斜放在左腰间,右手反握住刀柄,摆出一个奇怪的起刀势。

    花天背着双手,仍然是笑盈盈的样子。

    高流沉声道:“花兄,请出兵器。”

    花天摇摇头笑道:“该出的时候我自然会出了。你发招吧。”

    高流冷哼一声,右手缓慢的有了动作。花天虽然满脸笑容,但是眼却死盯着高流的手。

    缓慢,缓慢,缓慢——猛然一刀从空飞出。这正是长胜侯成名的刀法“御刀流光”。只见高流一刀飞出,好似吸收了整个范围的光芒一样,带着气劲袭向花天。

    花天斜斜一笑,嘴角的小草落地。双脚一蹬,弹身而起,飞到空中。

    高流刀势未尽,却将刀硬生生的扭转,弧线型的击向空中的花天。只见无数刀影纷纷袭向空中的花天。花天已避无可避。众人都诧异道,莫非二公子如此不济,竟要输在一招之下。

    却见花天突然一笑,双手伸出食指,一并向天上一引。正引着刀势冲向花天的高流,突然感到下方气劲流动,低头一看,却见刚才被花天丢掉的小草竟然化身为千万把锋利匕首袭向高流下盘。

    高流大惊,慌忙要扭转刀势将下盘护住,而他这一闪神,只见花天“嘿”了一声,高流这才想起,自己的上方还有个花天,慌忙一转身,却见花天的脸已经凑到了高流的脸边,微微一笑,手指轻轻点在他胸前。

    只觉一股巨力袭来,高流忙抽身而退,呆在当场,胸口那里已经破了一个小小的洞口。花天笑笑的飞身下来,拱了拱手,说道:“承让。”

    高流叹了口气说道:“输在花兄出神入化的‘化腐朽为神奇’的构造术下,不冤。”然后转身向我一拜,有点颓废的回到位置上。而只此一招,足已证明花天的功力远远的超过高流,而在场的人在也没有敢把这个喜欢笑笑的二公子轻视了。

    这时精明侯之子安稳站了起来,走到中间,向我一拜,双手握拳,拱手道:“请。”

    花天笑了笑,仍是嘴角上含了根草,而这次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武器就是“草”。东北领域继承了构造之神那美加的结构之术,擅长在瞬间将物体变形。

    但是自从安稳说了“请”以后,却没有动过,只是稳稳的看着花天,花天的脸上带着笑容,微微的笑容,也是不动。两个人就这样对持着。在场的人将呼吸也放得轻微的,似乎怕破坏两人如此绝妙的战术。不错,等待时机,这样的战术,很不恰当的出现在了两个年轻人身上,而这证明了两个人的高明之处,除去少年的浮躁,武功方能再进一步。

    笑毕竟是需要维持的,但是肃然却不用。当一滴细微的汗水从花天额头上出现的时候,安稳动了,双臂一挥,化做八只手臂向花天袭来,这正是精明侯家传武学“八极拳法”的第二式“拳开八方”。只见八只手臂从八个方向向花天袭来,花天眼睛一眯,既然已错失先机,只能后天夺势,当下不退,竟然要硬接!

    只见花天将嘴里的小草轻轻一吐,小草刹那间化做一把利剑,嘴里吐出:“天尊开天”。这正是领主绝学“魔尊十式”中的阳五式之一。手中挥出利剑,迎向安稳。却见安稳并不躲避利剑,只见两人片刻间已经相斗了十余招,剑和安稳的手臂一碰就发出犹如金属般撞击的声音。而两方的长辈都在含笑抚须,欣赏着。

    这当真是一场好斗,只见两人一个犹如猛虎,声势逼人,气势如虹,一个犹如蛟龙,动作敏捷,出招有力。拳风阵阵,剑气赫赫。

    突见安稳拳法一变,竟然变得柔韧异常,反臂向花天击去,花天一惊,身体一扭,反手一剑向安稳刺去。安稳拳化为爪,竟然一把将剑抓在手里,另一只手向花天抓去。花天大叫一声:“不好!”

    只见手将剑一松开,双手一捏心决,往后退去。而安稳正将剑一松,准备追上前去,却见那剑突然化做无数条绳索,向安稳裹来。

    安稳大惊,眉头一皱,拳化无数,轰破绳索,继续向花天追来。而花天却已经争取到了时间,只见他左手并出二指向天,右手握住左手手腕,将手朝安稳一指,口中吐道:“曲指成花。”这正是“魔尊十式”中的阴五式之一。

    只见那本来已经破碎的绳索竟然每一段都变成朵朵鲜花,飘飘的向安稳身后袭来。众人便知,花天又要使出对付高流的前后夹击之术。

    却见安稳突然诡异的一笑,突然大喝一声:“拳化八臂!”只见刹那间在安稳的背上似乎突然生出六只手臂,结出一个无懈可击的架势,而他本来的双手却正轰在花天的胸口上。

    花天似被击中一般,身体往后一弹,却笑道:“承让!”

    怎么回事?明明是花天被击中,却见安稳叹了一口气,说道:“不愧是‘魔尊十式’。”说完,背上六只手臂顿时消失,而众人却看到在他的胸口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贴上了一朵鲜花。原来早在绳索断的时候,就已经有一根绳索吸附在了安稳的身上,一经变化,立刻成为致命的杀伤力武器。

    眼看花天连败两人,周围的人不仅叫起好来,却见一阵芳香飘来,竟然是立功侯的女儿玉镜。

    花天笑道:“玉镜小姐莫非也要赐教一二?”

    玉镜嫣然笑道:“二公子连败两人,小女子不过是权当走走过场罢了。”

    花天慨然笑道:“那本公子就奉陪到底了。”说完从地上拾起已经从花变回来的草径,捻在手中,对于东北领域的人来说,任何一样东西在他们手里都可以成为致命的武器。

    玉镜含眉一笑,手中玉指轻摇道:“那小女子就先出手了。”

    还未等花天说话,却见玉镜右手一扬,带着一股柔柔的气势攻向花天。花天笑一笑,往后猛旋几下,躲开玉镜的攻击。

    却见玉镜身上突然飞出无数根藤萝向花天包裹而来,花天身形猛闪,跃到空中。玉镜娇呼一声,身体往下一弯,只见背上繁衍出一个平面的藤萝,瞬间在四角柱子间连接成一张大网。

    眼看花天毫无落脚之处,就要落入罗网之中。却见花天左脚蹬在右脚之上,竟然能在不可能之中凭借自身之力飞升数尺之高,手中草径飞射而出,变成无数把飞刀,将罗网砍破,然后身形随之一落。

    玉镜忙将身形一起,藤萝收回背上,左手往前一推,手中的叶子片片飞出,犹如暗器般的击向花天。花天又是将身形一抬,似乎是诱敌之策,等待玉镜投入他和落下的草径之间。却见玉镜果然飞身贴上,双手在胸前一划,满身叶子飞出化做飞旋的刀片冲向花天。

    花天微微一笑,似乎胜券在握,双手一捏心决,往天上一抬,只见地上的草径刹那间变成一张巨大的荷叶,向玉镜背后包裹而来。

    玉镜发现身后有状况,猛然一转身,双手弹出无数叶片袭向荷叶,而刚才射向花天的刀片因为掌力失控,被花天击落,而花天趁机欺身而上,一掌劈来——双方都停住了,却见玉镜的手指甲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丝线般的修长,从正面刺中花天。而花天的手离玉镜却尚有一尺距离。

    花天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玉小姐好一招‘绕指柔’,花天佩服。”说完向我这方一礼,回位去了。

    眼看美丽的玉镜竟然能够胜过花天,周围的众人都爆发出喝彩声,我在台上也不自觉的将手拿出拍了几下,感觉到千里明月杀死人的目光,便又慢慢的收回。玉镜将指甲一收,笑道:“请下一位……”

    却见醉舞翩翩而起,发出迷人的笑容,说道:“就让我来向玉镜妹讨教一二吧。”

    两女对持,看似平静,而里面透出的火yao味却比男人之间的决斗要强出数倍,何况是两个同样美丽高贵的女子呢?

    两个美女之间的比试即将开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