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草莽英雄 > 第六回 药王

第六回 药王

推荐阅读: run的过去式寻找前世之旅续馄饨雷修时空之起源神话篮球之神碧血江湖巨型哲罗鲑道魔传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梁宏达事件是怎么回事

    “等部落安顿下来再说。”轩辕黄这家伙大概是怕我一去不回还是什么的。

    部落在一个月后,安顿在了仰韶南面的首山地区。重新招集后的部落族人,已经超过了十万,还不包括南方的许多被轩辕黄遥控的小部落,但是部落经过这次重大的打击,实力十分弱小。我建议轩辕黄将我们从军队开始的改革,延伸到地方,设立地方官员,并设立督察处监督官员,防止腐败。可他太重视权利,而不愿意去实行,这让我花了很多心血总结了以后许多朝代发展经验的策略都成了泡影。我十分恼火,轩辕黄虽然雄才大略,可是也不免太专制了,我的许多策略都被他否决了。按说以前有老婆在炎黄部落,我至少该算个驸马吧,应该高兴才对,可到了首山以后的这些日子,总觉得窝囊极了。

    每次想起轩辕妮,我都感到心里暖暖的,可事实是她被姜央这个混蛋抓了去,而且很大程度上已经被那混蛋霸占了。当初他向轩辕妮表白的时候,遭到了轩辕妮的白眼,没想到他城府这么深,竟然怀恨在心,重重地使炎黄部落遭受极大损失不说,也重重捅了我一刀,如果抓住这小子,我一定宰了他。而更让我担心的是,轩辕妮肚子里的孩子,如果没出什么事情的话,现在该已经出生了。

    这段时间里,部落一直和蚩尤在小范围内常常发生摩擦,而有情报显示,西边的瑶池部落也在昆仑山以东集结部队,目的不详。这时,轩辕黄这家伙终于想起我来了。他要我去说服西王母帮我们的忙,我觉得这件事情很难做,但是还是答应下来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部落里开始感到窝囊。我不得不承认轩辕黄对我的猜忌,毕竟我确实是“来历不明”的人,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去散散心,还可以去看看素女。我对素女是又爱又恨,我虽然很爱轩辕妮,但是对素女也很有好感,但是显然在这个时代里仍然是“美女爱英雄”,小妮子喜欢的是骑在马背上冲杀的斧燧应龙,而不是我。

    斧燧应龙和高丽贞一路送我出了首山,我让他们俩好好保重,还说祝他们俩幸福,可高丽贞这小妮子一定要问我幸福是什么东西,我还真解释不清楚,只好赶快骑在我的雪龙马上,向东边逃之夭夭了。

    第二天黄昏的时候,我到了一个叫做芦灵关的地方,此时正直深春,一路鸟语花香倒也自在,还真不象是奉命出使瑶池部落一般。但是我的心里却很沉重,我思考着自己来到这个时代的这些日子里究竟是怎么过来的——第一次帮助轩辕黄打烈山炎,得到了轩辕妮,但却被姜央这个混蛋给抢了,儿子也不知下落。第二次作为医疗队长加半个参谋,跟着轩辕黄长途西征高丽姬,结果是帮着斧燧应龙娶了高丽贞这个大美人。而回来后,由于我设立“地方官员”的建议,被轩辕黄认为是“分化”了他的权力,这家伙开始猜忌我,还打发我去瑶池部落找什么救兵。

    不过还是有让我欣慰的地方,我身上的肌肉强壮了起来,头发也长的很长,而身上的臭味,让我开始有了些远古人的味道了。

    夕阳里的芦灵关被罩上了一层金黄的色彩,我感叹时空的无情,和寄人篱下的痛苦。我为什么不自己开创一番事业,而不依附与他们的势力呢?我的想法让我感到振奋。我站在芦灵关上望着太阳大喊道:“太阳,我既然已经加速了历史的进程,那就让我真正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吧,我要开创一个英——雄——时——代!”

    我对着太阳大喊着,群山“英雄时代”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我感到十分舒畅,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根闷棍子击在我的脑袋上,我顿时昏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颗树上,头很痛,眼睛很花,只觉得身边围了好几个影子。

    “你是谁?”我迷迷糊糊听见有人问我。

    “什么?”我眼睛开始清晰起来后,发现我们在半山腰上。我怎么到了华山了,这不是华山的中峰吗。我在去年还来过华山的,(确切的说,是在几千年后。)不过我被捆住的这个地方好象有个寺庙,对了,叫玉女祠。而在我身前,一个白头发的老头坐在一个块石头上看着我,那块石头很象乌龟的形状,只是轮廓有些粗糙。

    “谁把玉女祠给拆了?”我迷迷糊糊地望着那老家伙问道。

    “什么寺不寺的,你到底是谁?”他问我。

    “我在哪儿?”我没回答他,继续问道。

    “半坡部落!”

    我这才想起来,自己在他娘的“草莽时代”。半坡我倒是听说过,好象是瑶池部落叛逃的一支,大概这些家伙跑出来以后,到了华山的半山腰,所以叫自己的部落“半坡”来掩人耳目。

    “你们是不是瑶池部落的人?”我试探着问道。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那白头发的老头一下子被我道出身份,惊恐地问道。

    “你先放了我。”我的手被这些野蛮的家伙绑的难受极了。

    “知道为什么在半山腰吗,你不说我就把你扔到山谷去!”那个白头发老头恶狠狠地用一个石钺驾在我的脖子上。

    “我说,我说,我叫咸阳。”我急忙说道,我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为什么会来到芦灵关的?”

    “我是北方斧燧部落的人,部落被打散以后,我一直流浪,来到了你们的地盘,如果有什么冒犯,还请大侠高抬贵手。”我瞎编道,毕竟斧燧部落都被打散好久了,应该和他们半坡没有什么仇恨,而炎黄部落经常攻打附近的部落,所以跟附近的部落结了很多仇。

    这时,这个老家伙旁边的一个人看了看我身上后,在白头发老头的耳朵边说了些什么后。这老家伙边听边点头,过了一会儿就过来帮我解开了身上的绳子。

    “跟我走!”他对我说道。

    “去哪儿?”

    “见我们的首领,对了你为什么从炎黄部落跑出来,却说自己是斧燧部落的人?”他的话让我吃了一惊。

    “你怎么知道的?”

    “你身上的图腾跟我们首领是一样的,他以前是炎黄部落的人,快走吧”

    我正在想着刚才那个家伙在他耳边到底说了些什么,原来那个家伙看到了我的图腾,而他们首领竟然是炎黄部落的人,那是谁呢?我跟着他来到了华山玉女、莲花、落雁三峰之间的一片山谷中。我以前来华山的时候(几千年后),这里没有这么多树木,而现在却有许多参天的大树,根本找不着方向。我跟在老头的后面穿过树林后,进了一个山洞,我看见洞里的那个人时,我和他都大吃一惊。原来他们的族长竟然是烈山炎,不过头发和胡子全部都白了,看上去倒象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超凡脱俗,让我不由的产生崇敬之情。

    “药王,你怎么在这里?”我知道烈山炎喜欢族人这么叫他。

    “哈哈,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你怎么被他们抓住了?”烈山炎笑着问我。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那个抓我的老头恭敬地对烈山炎说道:“是这样,我们在芦灵关采药时,他正在那里大吼什么英雄时代,我们看他可疑,就把他抓来了!”

    “没事了,你下去吧”。烈山炎对那人说完后,那抓我的家伙恭敬地退出了山洞。

    那老头走后,烈山炎微笑着让我坐在他身边,还给我倒了一碗酒。我看见他的笑容,爽朗多了,和轩辕黄的那种让人窒息的笑完全不一样。

    “这可是酒!”我问他。

    “你怎么知道,这可是我才研制出来的。”他显然有些惊奇。

    “我在攻打姬姓部落的时候喝过!”我瞎编道。

    “原来早已经有了,快尝尝我的酒味道如何?”他来了兴趣。

    “好酒——”那酒当真甘烈,入口味极淡,回味却满口清香。药王就是药王,当真名不虚传。

    “比起姬水流域之酒如何?”

    “那没法比,他们的就一个字:辣!”

    “哈哈哈——老朽能够遇到你,当真是一大快事,来干!”

    “干!”

    几杯酒后,他说道:“我有一事相问,年轻人,你可知何为英雄?”。

    “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升则腾于天际,隐则潜于草芥。”三杯好酒下肚,我借着酒兴将曹操的话抬了出来,我本来以为这家伙会感到惊奇并大大赞扬我一番。

    没想到他却大笑了起来,笑的我心里发毛。他接着说道:“年轻人,你可是胸怀大志,腹有良谋?你可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

    听他说完后,我长叹了一声后道:“我自从到了轩辕部落以及到现在,真的急急如丧家之犬,现如今,几无处立足之地了!”

    “夫英雄者,悲天下苍生之生、惜草木之命为命;同饮一江之水为水、止息杀伐、统一天下、此,真英雄也!”烈山炎的话,让我的酒醒了大半,这又高了一个境界了。

    “药王之语,当真使咸某顿开茅塞!哈哈哈,来干,我们今天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一醉方休。咸某有幸得遇药王,当真是千生有辛——”我开始佩服起这个传说中的高人了。

    “来!干,小兄弟,你也不必叫我药王,我们兄弟相称如何!”

    “小弟敬大哥一杯!”

    “咸阳小弟,干!”他竟然知道我叫咸阳,而不是轩辕阳,看来这家伙早就在注意我了。

    我来到远古以后,很想建立一种没有缺憾的秩序。之所以没有将后来的许多朝代里的制度直接引进,是因为那些朝代里的许多制度充满缺陷,倒不是因为一代代统治者不知道他们自己制度的缺陷,而是因为几千年的历史只沉淀出了一条由利益决定的定律:不管是哪个统治集团,他们都把天下人的天下当成了自己的天下。后人常常缅怀那些上古时代的贤君:比如尧、舜、禹、汤…其实,那都是人们的幻想,这些所谓的“贤君”们,其实就象轩辕黄那样,为了权利已经在开始悄悄改变了原始的本来没有多少私欲的心性,已经开始在征伐杀戮和对权利的快感中,企图zhan有更多的东西。真正的贤君其实是烈山炎,他是想建立理想秩序的英雄,但是这种人在很大程度上是失败者,这是历史的悲哀,也是人性的悲哀。

    “来,干,为了完美的秩序!”我继续说道:“其实我挺佩服你的,为了族人的生命,让自己承受族人的骂名。”

    “哈哈哈,这些并不足惜,千百年后,人们自有公论。”

    “你才是真英雄!”我真心地说道。

    “我不想做英雄,也不希望你做英雄!”

    “我本来就不是英雄。”我说这话的时候,脸还真有些红。

    “年轻人,我是希望你能够让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不要再相互杀戮下去。”我突然觉得他的眼神有些苍凉。

    “我哪有那本事!”我这倒是说的实话,在芦灵关虽然吼着什么英雄时代,可在很大程度上,是在释放在轩辕黄那里干活的时候积累的压抑感,对于怎么去弄个英雄时代出来,还真有些难度。

    “不!你很有战略眼光,指南钺的使用、棉布的推广和炎黄部落的部队改革,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烈山炎用嘉许的目光看着我。

    但我却高兴不起来,我将二十一世纪的文明带到这个时代来投机取巧,却仍然在部落里一无所成,还谈什么英雄时代。我无奈地对烈山炎说道:“你过奖了,我其实没有什么力量的。”

    “不,我现在将半坡部落交给你,希望你的带领他们阻止杀戮,将天下所有的部落统一起来。”烈山炎情绪有些激动,我能够感受到这个伟大的首领身上强烈的使命感。他接着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以为,我可以成为一个英雄,后来我老了才知道,要想成为英雄,就不要认为自己是英雄,你会有时间来理解我的话的。”

    “这个,我怕做不好!”我没想到烈山炎会把部落交给我。

    “厥堑,进来。”烈山炎打起精神喊道。

    “药王!什么事?”原来厥堑就是抓我的那个老家伙。

    “把长老和百统们叫进来!”烈山炎原来已经将我的营级部队编制引入了部落。

    “是!”

    当半坡部落的长老和六个百统全部聚集到山洞的时候,烈山炎站起来指着我说道:“半坡的长老和百统们,今后,他就是我们半坡部落的族长,他将带领部落走向兴旺!”

    “可是你呢?”厥堑问族长。

    “先别问我,你们怎么看!”烈山炎看着他们问道。

    “他,恐怕难以服众。”厥堑看着我对烈山炎说道。

    “这个年轻人当年跟我学了很久医术、精通药理,还有你们的百统编制,也是他创制出来的。”烈山炎说完,那些长老和百统看我的眼神多了些敬畏。

    “可是你才是我们的族长!”厥堑说道。

    烈山炎并没有再回答他,而是叫了我的名字。他突然抓住我的手,在我的手心放上了一个玉石,是飞鸟形状的玉,十分精美,他在我耳边对我说道:“部落就托付给你了,你以后可以带着这支玉鸟去找我妹妹。”

    烈山炎对我说完后,扫视了长老和百统们后,安详的说道:“只要你们能够相信他,我就瞑目了……”他说完后,缓缓地坐了下来,接着闭上了眼睛。

    我发现有些不对劲,我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经没有了呼吸。之后,我听见自己压抑的哭腔,而我喊着“药王”的声音嘶哑而无力——我知道自己永远失去了一个朋友和知己……

    后来,整个山洞里,全是一阵惨淡的呜咽之声。

    为了纪念药王,我们将部落住的这个改名叫做药王洞。

    我成了部落的首领,我和几个长老和百统来到华山北峰之上。放眼过去,群山绵延千里、渭河奔腾不息。我告诉自己,要在这片土地上,开创一个完美的秩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