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冰 > 孰不可忍 爆发!!

孰不可忍 爆发!!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萝莉星际漂流记妖锋

    覆日峰大会开始后的第三天。

    清晨下起了小雨,雨水顺着驿馆高高的房檐垂落下来,滴滴答答敲打着青石板面。浦韵打开房门,这才发现,云傲一行人早已等候多时。

    “休息好了吗?”云傲撑伞走到浦韵身边。

    “嗯。”浦韵站在伞下微笑着点点头。

    “那么走吧,至关重要的一场比试就要开始了。”冰泽对着众人说道。一行人向着比武场走去。

    尽管天空飘着蒙蒙细雨,整个比武场依然和前两天一样挤满了人,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参加比试的人少了很多。

    云傲一行人在一个擂台下站定。浦韵走到擂台一边,率先登上擂台。然而对手却迟迟没有出现。浦韵在细雨中无奈地看着台下众人。雨水顺着她鬓角的发丝流淌下来。她瘦削的身体在冰冷的雨水中微微打颤。

    “人呢?”冰泽不耐烦地说,眼看其他擂台上的比试纷纷开始。速度快的甚至比试已经进行到了一半,但是应该和浦韵开始比试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我去递件衣服给她。”云傲说着打算走上擂台,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阵喧哗声。云傲停下来看去。

    “让开!让开!”两个彪形大汉粗鲁地推搡擂台边围聚的人。在他们身后,四个人抬着一道。

    “冰泽,来。”云傲松开手,让冰泽轻轻抱住浦韵。

    然后云傲站起来,他看向擂台,贾胜正肆意的大笑。就在刚才的不久,高台上的覆日峰长老举起了手,示意比试结束。

    云傲的眼神凌厉起来,他一步踏出,飞身直接来到擂台之上。

    “干什么?”云傲的突然出现,把贾胜吓了一跳。

    “你说呢?”云傲冷冷地说。

    “哈哈。”贾胜大笑两声,“乡野村夫,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云傲嘴角一撇,勾起一抹浅笑。因为云傲和冰泽在这段时间,一直穿着青峰口送给他们的衣服,所以两人看起来就和普通村夫没有两样,除了英俊的面庞和高傲的气质显得和身上衣服有所不同以外,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两人衣服下不一样的身份。

    “没有资格,是吗?你想如何才有资格?”云傲笑着。

    “哼!你这样的人永远不可能像我一样。”贾胜准备转身下擂台。

    “把东西拿出来。”云傲的语气变得强硬。

    “什么东西?”贾胜有些心虚,只管头也不回地往擂台下走。

    “想走?”云傲一步向前,伸手便抓贾胜肩膀。

    “找死!”台下有人大吼一声,跃上擂台,接着七八个人挡在云傲和贾胜之间。

    贾胜回过头嘿嘿地笑着。“不要自找无趣。”他恐吓道。

    “可笑。”云傲闪身向前,挥手一拳打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瞬时倒飞出去。其他几人嘶吼着拔剑。云傲如旋风般闯进那几人的包围圈,变拳为掌,化掌成爪,转瞬之间,那几人便倒身在地,痛苦地叫喊。

    “刷。”剑锋从云傲眼前掠过,云傲向后闪避,同时单掌力劈对方肩膀。

    “啊。”这一声惨叫撕心裂肺,那人跪在地上,他的一只手臂耷拉着,另一只手还举着剑,目光凶狠地向云傲胡乱地挥舞着。

    云傲猛然出手擒住那人的手臂,直接将剑夺下,同时抓住那人肩膀,向后一甩,将那人掀翻在地。

    眼前,只还剩目光呆滞的贾胜和那个穿着锦袍的男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锦袍男平举剑身,指向云傲。

    云傲一句话不说,把剑负在身后,平静地看着他。因为浦韵的这一场比试最后结束,所以现在比武场内的几乎所有人都把视线看向这一边突如其来的变故。覆日峰弟子开始向这边集结,现在正在穿过拥挤的人群。

    “云傲。”冰泽的声音传到耳边,云傲看向冰泽,浦韵已从昏迷中醒来,正呆呆地看着他。云傲会心地一笑,接着重新看向贾胜,直接无视那个锦袍男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锦袍男人再一次问道。

    “我先问你,他是你什么人?”云傲直视锦袍男的眼睛,用手指向躲在锦袍男身后的贾胜。

    “他是我学师!”锦袍男没有说话,反倒是贾胜几乎脱口而出。贾胜虽然惊骇云傲刚才的出手,但他还坚信锦袍男的实力,他说出这句话,想借此给自己壮壮胆。

    云傲哼哼地笑,“巧了,我也是学师。”

    锦袍男人冷哼一声,“这里是擂台,胜负已分,既然你是学师,就不应该不知道比试的规矩。”

    “胜负?”云傲嘴角一扬,“不如我们也来场比试,看看胜负,如何?”

    “哼!我们的比试毫无意义。”锦袍男仍然紧握着剑。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可能非常棘手。“既然覆日峰已经作出评判,你我就应当遵守规定。”

    云傲心神一凛,“这由不得你。”他一步踏出,身体陡然出现在锦袍男的面前,剑锋直击锦袍男的右肩,锦袍男转身避开,反手持剑,猛扫云傲下肢。

    “哼!”云傲冷笑一声,“果然师出同门。”下一刻,云傲身形移动快如闪电,手中长剑或劈、或斩、或刺、或勾,剑招一个快过一个。剑刃在雨中拍打雨水,破散的水滴被震荡的嗡嗡作响,滴落在两人身上的雨水,迸溅成细小的水珠,像薄雾笼罩着两人。云傲出剑越来越快,锦袍男只觉得身体吃力,一个恍惚,锦袍男的脖颈直接暴露在云傲眼前。云傲一剑挥出。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在细雨中显得格外清晰。

    锦袍男的剑断裂成两段,持剑的手臂也被划出一道伤口,剑柄从手中掉落。云傲的剑停在锦袍男的咽喉处。

    “你……”锦袍男的话哽在嘴边。他只看了云傲一眼就浑身颤抖起来,云傲的眼神让人不可逼视。

    “叮。”云傲把剑甩开,剑锋插入擂台半尺,剑身剧烈地摇晃着。

    “这才是胜负。”云傲说完一拳打在锦袍男的胸口,将锦袍男震倒在地。接着,云傲阔步走向贾胜,每一步都比前一步走得更重。

    “我是贾胜,我家有权有势,你,你不要过来,来人啊……”他话未说完,就被云傲擎住脖颈,然后整个人被云傲提起。

    “呃……”贾胜拼命想要掰开云傲扣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但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无动于衷。

    比武场上一篇寂静,人们呆呆地看着擂台上的两个人,他们看起来年龄相仿,却是完全不同的状态。刚才还在擂台上风光的获胜者,现在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这巨大的反差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你,你到底想怎样?”锦袍男挣扎着爬起来。

    “想怎样?”云傲的话语中透着冰凉。“我只是掐着他的脖子,你觉得怎样?”

    “你,你不要伤害他。”锦袍男颤抖地说。

    “哼!”云傲冷哼一声,“我还没怎样,你就担心成这样,那么你觉得,你的好徒弟把我的徒弟踩在脚下时,我怎么想!”云傲说话间,手掌又加大了力道,贾胜的脸涨的通红,眼珠无力的向上翻。

    锦袍男叹了口气,瘫坐在一边。

    “住手!”几道身形跃上擂台。云傲看过去,一干人均是覆日峰长老,为首的正是计鉴昀。

    二十几个覆日峰弟子接着冲向擂台,拔出长剑,指向云傲。

    “这位小友。不知尊姓大名?”计鉴昀抱拳说道。

    “大名不敢当,也不劳您费记。”云傲淡淡地说。

    “呵呵,那么不知这位小友,可不可以将我覆日峰弟子先行放下。”计鉴昀向前一步。贾胜的双手已经没了力气,再耗下去,恐怕性命堪忧。

    “哦?覆日峰弟子?”云傲的眼看着贾胜说道。

    “不错。”计鉴昀扬扬手,周围覆日峰弟子开始向着云傲聚拢。

    擂台下,浦城紧张地看着擂台上剑拔弩张的局势。“冰公子……”

    “没事。”冰泽笑着说。

    “据我所知,比试还没结束吧。”云傲的眼神如鹰一般锐利。

    “确实。不过他既然赢了这场比试,也就获得了进行下一场与覆日峰弟子比试的资格,那他就算得上是半个覆日峰的人了。”计鉴昀继续靠近。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以后就得好好宣传一下。”云傲盯着他,“覆日峰都是一群一叶障目的家伙。”

    云傲此话一出,那几个覆日峰长老愤然向前,准备擒住眼前这个诋毁门派声誉的小子。

    “站住。”计鉴昀制止他们,他看着云傲,“不知此话怎讲?”

    “怎讲?”云傲转过头,看到奄奄一息的贾胜,伸手向他的衣襟夹缝处摸去。然后抓着一个东西,把它猛地摔到地上。

    一阵白色粉尘腾起。周围几个覆日峰弟子匆忙后退。

    “那是什么?”计鉴昀问道。

    在他身后的一名覆日峰长老走过去,微微皱了一下鼻子。然后转头看向计鉴昀,“软筋散。”

    计鉴昀的双眼眯成一条缝。“我明白了,这位小友。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

    “意气用事?”云傲突然松手,贾胜狼狈地摔在地上,他拼命的吸气,大口大口的喘息。

    “我不杀你。”云傲把手负于身后。贾胜抬起头看着他。

    “因为,”云傲淡淡说道:“你太弱。”

    “来人,”计鉴昀看着横七竖八倒在擂台上的这帮人。“把这群无视覆日峰大会规则的狂妄之徒,逐出覆日峰。”

    “是!”一众覆日峰弟子拥上来,将这群人从比武场带走。

    “多谢这位小友指正,使我覆日峰不至于被奸人蒙蔽。在下计鉴昀,想请小友来我山上小啜几杯,不知能否赏脸?”

    “客气的话以后再讲,现在我有其他事。”云傲说着跃下擂台,走到冰泽一群人身边。

    计鉴昀看到躺在冰泽怀里的浦韵说道:“小友的朋友既然受伤……”

    “不!她是你覆日峰弟子。”云傲打断他。

    “呵呵。”计鉴昀微笑着,“是。既然是我覆日峰弟子,那不如来我大殿医治。”

    “不必了。让你的人带几瓶疗伤药过来就行。”冰泽抱起浦韵,一行人向着驿馆走去。

    一个覆日峰长老走到计鉴昀的身边,“不知……”

    “照他说的办吧。”计鉴昀看着那一行人消失在比武场的尽头,若有所思。

    云傲一行人走在回驿馆的路上,浦韵这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现在她歪着头,躺在冰泽怀里。

    “这么说,我进入覆日峰了?”浦韵难掩内心的喜悦。

    “差不多。”冰泽笑着说。

    “太好了!冰泽哥哥。”浦韵搂紧冰泽。云傲在一旁咯咯地笑。

    忽然众人停下来。冰泽和云傲两人注视着靠在墙角的一个人。

    风尘逸。

    “好久不见。”他说道,“冰泽,云傲。”

    6000字大章,一个晚上没睡觉,如果章节写的不好,大家晚些给我留言指正,在评论区,小殇立改,不过现在要睡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