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推荐阅读: 武迷恐怖微小说恐怖灵异小说盗墓笔记小说在线阅读寻找前世之旅续巨型哲罗鲑网游之屠龙巫师txt馄饨雷修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run的过去式

    “你买的怎么地!”小武不屑地对王扶德说道。

    “我给我们家老师买的。”王扶德的意思是他给李峰买的。

    小武拿了一颗放在嘴里吃了。

    “真甜!”小武斜着眼睛看着王扶德说道,貌似故意在气他。

    “让你吃了么你就吃,脸皮可真厚!”王扶德对小武骂道。

    “等你让我吃我再吃那多没名,我就吃!”小武满不在乎地说道,说完又拿了一颗放在嘴里。

    “你还真吃啊!”王扶德对小武吼道。

    “德哥最好了!”说完小武俯下身来,在王扶德脸上亲了一口。

    “这还差不多。”王扶德对小武说道。

    “这面也来一下。”说完王扶德把另一边脸伸给了小武。

    “我要是再亲,你家李老师不得吃醋啊!”小武悻悻地说。

    “我才不管呢,两个破0在一起还有啥可担心地!”李峰斜着眼说。

    在一边看电视的李木被逗笑了。

    生活就是一潭死水,如果没有玩笑,一样可以过活,也可以带点玩笑,那么死水就会微澜,生活就会充满乐趣,每天过得充实,即便是充满压力的生活。有了玩笑的润滑,原本枯燥的生活也会变得多姿多彩,就像二分之一小屋里发生的故事一样,平平淡淡,但又乐趣无穷!

    “人间四月芳菲尽”,上海也是人间,也不是天堂。四月初的上海,离“花海”还很远,那是一个大雾的早上,上海更是出现了罕见的零下气温,李木和小武走在去地铁站的路上。

    “小武我手机落房间里了,你等我下我回去取。”李木意识到手机落在家里了,李木边说便转身往回走。

    突然冒出来一辆疯了的越野车,冲李木狂飙过来,李木被车撞倒了,再也没起来,任凭小武怎么叫他,他就是不理小武,看来这次是铁定不理小武了,李木看也不看小武一眼,只顾懒懒地躺在那里,也不做声,连个表情都没有,没了呼吸,没了心跳,只有躯体躺在零下的大雾天气里,躺在异乡坚硬的马路上。身体随着天气一点点变冷,随着马路一点点变硬,任凭小武怎么声嘶力竭地叫,任凭小武怎么伤心泪流,还是没能留住李木,李木走了,没和小武道别就走了。

    李木已经离开两个月了,小武仍然沉浸在失去爱人的悲痛中,无法从李木离开的阴影中走出来,面对短暂的相聚和长久的分别,小武心碎不已。小武每天都在思念李木的愁绪中度过,思念的洪水化作泪水,泪水成了小武的坐上客,眼泪是撕扯灵魂的怪兽,它的魔法,不是凡人能够破解的,越是相爱的人所中的魔法越深,泪的味道越苦涩,舔一口涩到心,哭一场断到肠。

    又到了小武的生日,去年还有心爱的人陪在身边给他过生日,可是今年,走了李木,来了一个叫孤独的陌生人,陪小武过生日,小武要回母校,回到那个记录太多他和李木曾经的地方,去找寻赶走这个“陌生人”的办法。

    小武走在校园里熟悉的甬路上,那里仍旧飘散着李木的清香,仍旧回荡着李木的歌声,可如今只有回忆在小武的脑海里一页一页地翻过,而回忆勾起了相思惊醒了泪水,伤了心田,断了肝肠。没有任何怜悯,也没有任何安慰,小武任凭着泪水冲刷着记忆,因为记忆经过泪的冲刷之后,变得更加清晰,更加透彻。朦胧中小武的耳边飘来了李木的歌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你是我言不由衷的伤,想遗忘,却欲盖弥彰。。。。。。一切都那么的清晰,就好像发生在昨天,可是一撒手,什么都没了。

    小武又来到了“老处女私处”,他的爱人睡在那里,他要去那里“看望”他的爱人,和他的爱人说说心里话。

    “李木,我怕你孤单,所以来陪你说说话,在我的生命里,因为失去了你而变得孤单,在我的生命里,又因为有你而永远不会孤单,你不会怪我这么久才来看你吧。这里的花又开了,有花陪着你,你应该不会孤单吧?你不是说人的前生就在花海里吗?希望你能找到你的前世。

    李木我想你,你想我么?你为什么这么狠心,说走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承受这份悲伤,这是为什么?你帮我走出了一个陌生,却又无情地把我扔到了另一个陌生里,你要我怎么去承受,你就是那缕白月光,无比皎洁,无比轻柔,那月光一泻千里,就像我对你的牵挂一样,起于我心,收于你心,传递着我的爱,而可悲的是月光无比美丽,却不能长长久久。你为什么这么无情,还没有把我的心温热,就急匆匆地走了,要我一个人怎么抵挡寂寞的侵袭,漫漫长夜,我如何捱到天明?为什么你的脚步这么匆匆,我怎么跟也跟不上,为什么你走了,还要带走我的心?让我用一个人的孤独,去面对属于我俩的回忆!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为什么?”泪水迷蒙了小武的双眼,苦苦的追问,追不回那段时光。

    “你个大骗子,说好牵手今生来世继续的,而你却丢下我一个独自承受这份难以承受的痛苦,你带走了我的今生,还要骗走我的来世,你个大骗子。。。。。。。为什么相聚如此短暂,分离如此长久!你怎么这么狠心,你就甘愿看着我伤心么?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生活在缝隙里,你陪我走过寂寥,却不愿意陪我一起走出寂寥。”小武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

    “你为什么这么狠心,连一个梦都不托给我。”小武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苦苦追问道。

    说到这里,小武抬头看到一只蝴蝶飞到花丛中,落到了那朵最鲜艳的花上面,突然看到李木向他走来,口里还念叨着:

    “我这不是来了么,说好再也不哭了,你怎么又哭了,是不欢迎我么?那我走了。”

    时光箭矢,岁月如梭。2020年的6月5号,李木离开的第三个年头,席照柳、李峰和王扶德,几个有着异于常人呼吸的年轻人,一起为孤独的小武庆祝生日,席照柳特意给小武订了一个蛋糕,上面仍然是由奶油堆就的一头“老水牛”,只是比起李木在时的“老水牛”多了几分沉稳,少了几分幼稚。小武特意准备了那首李木最喜欢的《白月光》作为背景音乐,当音乐缓缓响起时,思念的人又一次被勾起了相思,无比心碎,无比断肠,而在这种情况下,泪水是最好的说客,它能帮忙说服伤心的人不要再伤心,痛苦的人不要再痛苦,而做到这些的前提就是先哭个痛快!小武伤心地回忆着往事,任凭泪水在脸上肆虐,大家谁也没安慰小武,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说什么安慰的话也无法安慰小武那颗思念李木的心!索性让小武哭个痛快,哭出来就好了,对李木的思念就会被泪水冲淡一点,那样思念的人就不会寂寞苦无药了。

    小武关上了思绪,外面已经是阴风怒嚎了,小武突然担心起那群孩子来,于是起身再一次来到窗前,目光再一次投向那个小操场,但孩子们早已不知去向,小武心想面对风雨任何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能躲避绝就决不会淋雨!“直人”这样,“弯人”如是。“直人”和“弯人”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单就躲避暴风雨这件事情看,“直人”和“弯人”没有区别!而身为“弯人”的自己防范意识更强!既然身为“弯人”的自己并不比别人差,那么为什么非要改变呢?小武也不想“弯”,但他对此无能为力,随着时间的流逝,小武的年龄也越来越大,心理和生理都越来越成熟,深知一些事情已经根深蒂固,根本无法改变!既然改变不了,为什么一定要改变?面对风雨,最终的结果都是逃避,不同人的做法虽然不尽相同,但结果却出奇的一致!“直人”追求异性,“弯人”追求同性,都是为了获得幸福,谁也不是为了扯淡!而面对困难的反应又都一样,人们都会规避危险,牵手安全,既然这样,“弯”就“弯”吧,为什么非要强迫自己“直”呢?变“直”了又能怎样!不还是一个拥有土气名字的白文武么!难道“直”了就脱俗了?自己已经“弯”了近三十年,天也没因为自己是“弯”的而塌下来,时钟也没因自己是“弯”的而停摆,再“弯”三十年又如何!小武已经下定决心“弯”下去了。(完,下一部作品已经完成大半,预计八月份完成,年底与您见面,期待您的关注!谢谢您对《追问》的支持!《追问》的续也在修改中,预计九月底完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