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六道神兵之饿鬼道 > 第二十章 师公莫御云

第二十章 师公莫御云

推荐阅读: run的过去式寻找前世之旅续鸡宝是什么神迹之都市异魔恐怖灵异小说上善若书网游之屠龙巫师txt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馄饨雷修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

    “你是什么人?定是个狗仗人势的主儿,难道你老子没教好你要尊重长辈么?”川寒转念间,开口骂道。

    他虽是嘴上爱讨便宜,表面不太尊师,但在心里却早当莫道亦师亦友,这下见师父受辱,一时气愤难下,便出口痛骂起来。

    他一贯自认最擅察言观色之道,就如往日伏击那苏云翔一般,一旦不得手便立即换张面孔,正是料定了对方性情最爱卖弄,持势凌人,定喜留着慢慢戏耍,不舍得一下杀绝,就如猫捕老鼠一般。

    若是投其所好,装疯卖傻供其戏耍,定可保命,留下复仇后路。

    再者,会有谁故以对一个疯子痛下杀手?

    这时,他认定自己所料无误。

    岂知那青年寒着脸,颇有厌恶地扫了他一眼,沉声对莫道说道:“当是什么好苗子,却是这般刻薄桀骜,心浮气躁,行事定当不分轻重,难挑大任。不过拜你为师倒也合适,正是半斤对八两,‘名师出高徒’。”最后那一句被他故意说得大声一些,叫人听来甚觉刺耳难听。

    “不是你要我们几个收徒去的吗,这会又挑三拣四。二师弟观天占卦,算出‘煞星西来’,寒儿正好此应,自非凡俗。是骡子是马,日后遛过才知,你这么快下个什么定论……”莫道像是连瞧那青年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侧着脸嘀嘀咕咕地抱怨着。

    那青年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只怕你为人不得安定,做事一贯马马虎虎、错错落落,将拙驴当成了神驹。”

    川寒当下气得如火烧屁股,一蹦三仗高,指着青年开口就骂:“你说谁是驴?你个粉脸小儿,老光棍怕你,我百里川寒可不怕你。是条汉子的便与我走上一场,管你老子是天皇大帝,手底下见个真章才论英雄。”

    这道上过场暗话,敢情是听那说书先生讲起过,正是“薛仁贵单骑勇擒高句丽神射手”里头的招牌亮子,他当时听得可是心血澎湃,甚感豪迈,故以牢牢记了下来。

    此时依葫芦画瓢地借来一用,颇为不搭不靠。但又见他揎拳攘臂,胸挺首昂,马步一扎,俨然又有几分练家子的气势。

    “寒儿不得无礼,他乃是你……”莫道急声喝道,然话没说完,便给青年瞪了一眼,制止他往下再说。

    “我正有此意,该教训教训你个狂妄小子。”那青年朝川寒上下打量了一阵,冷冷说道。

    川寒也并非鲁莽冲动,他是瞧得那青年油头粉面、弱不禁风的模样,料想以他一身牛力,要教训他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哥还不是手到擒来?是以他才肆无忌惮,挥拳就打。

    他虽未习武,不懂一招半式,但这一拳当真虎虎生风,拳风凌厉非常。虽是故不以要人性命为前提,只用了五成力道,但如被轰中,少不免一番重伤之灾。

    他端得自信非常,一拳正朝他恨极的门面砸了过去。

    然而那青年看似压根没动手的意思,依然背负着双手,冷静地盯着他的拳头,动也未动。

    对方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反倒使得川寒犹豫起来:大丈夫岂能对一个毫无反抗之人下手脚?然而这时欲要收手已然迟了,重拳已离俊脸不过一息之距。

    就在川寒呼出“快躲”二字之时,怪事生发了——川寒只觉眼前白影一晃,那青年就如凭空消散了一般,一点迹象都没了,重拳只击向了面前虚空。

    一拳打空,也未来得及惊异,川寒身子便失去了平衡,向前倒去。正是这时,只觉一阵飙风自脚下生起,劲道强之又强,当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他刮得抛飞起来。

    川寒瞬时人如纸鸢,已在半空,头晕目眩,头脑端得一片空白。隐然间,又感到全身被忽忽拍了数十掌,但掌力绵绵,不疼不痒。须臾间又觉全身一转,头上脚下,落得稳定,呆呆地如经过了一番腾云驾雾。

    只见那青年似是一直未动,对莫道说着:“杀龙阴邪算是抑下了,骨子不甚大好,却也勉强经受得住一番锻打。进来罢,我正好有要事与你讲。”说着回头朝川寒看了一眼,冷脸不改,随即便走入了竹楼之中。

    川寒魂不守舍般呆立当地,似在判断方才那幕是醒是梦,懵得像块木头似的。莫道在他背后推了一把,道:“你师公不过伸量伸量你小子到底有几斤几两罢了,用得着这般不济么?少给我丢脸了,走吧,记得少时给他道个不是,大丈夫能伸能屈,免得日后讨苦头吃。”

    “师公?你是说那粉面小子是你……”川寒一听,当即怪叫起来。

    莫道已是走前了一步,未等川寒呼出“师父”二字,便抓起他的襟领,往前拽去,沉声道:“你小子身痒了不是?再敢鬼叫些什么,便连我也保你不住。”

    川寒日后回想今日所为,尽是悔恨不及,自骂当时愚蠢如驴。

    原来那俊朗的“青年”不仅仅是他师公,而且与莫道还是父子关系,名莫御云,字云鹤,年一百四十三,正是昔年“寒亭三士”之首。父子二人,修习一种名为“龙鱼心经”的玄妙心法,驻颜抗老,甚有神妙,自然不可以凡人常态来衡量。

    竹楼外头看来不算宏伟高大,但内有乾坤。三人前后而行,出前厅,过莲湖,绕回廊,莫御云走在前头白袍迎风鼓荡,百里川寒的一颗心,便如这袍服一般起伏不定,边走边思,自知闯祸,正拟对策。

    正堂大门即在眼前,忽闻一阵琴音传来,歌声同起,琴韵铿锵有力,似有千军万马;歌声嘹亮,豪情奔放。

    莫御云竟已心神汇聚,止步聆听。莫道与川寒亦不敢打扰,当下立在其后。但听歌词足有一百来字,前后片各四仄韵,第九句第一字是用去声,结句是以下三句法。

    正是一首意境极佳的《水龙吟》。

    大弦嘈嘈小弦切切急时如骤雨,轻时如私语。只是,清越悠扬之中,一丝剑拔弩张的萧杀之气充沛此间,仿佛万道强弓,引满弦,尖利箭头正对准了百里川寒每一寸肌肤!

    他想不明白何由之时,额头便已经渗出了冷汗,手心也已然湿润。

    琴音罢,歌声止。莫御云才推门而入,口中大作赞叹:“绮儿琴技大有长进,定是心法自有领悟,内力一日千里。看来假以时日,定可尽得你师父的‘纯阳九天神焰’大法,你师父有徒如此,自应宽慰。”

    大堂前布了一张素淡的仕女屏风,那抚琴起歌之人便在那屏风后,闻声而出,一脸歉意道:“书绮一时压不住劣性,擅自拨弄,幸未搅坏师公这把晚唐好琴,但自知万般不该,还请师公责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