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八荒诛魔录 > 第五百章 回溯

第五百章 回溯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异能失控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神话禁区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赶鸭子上架的下一句天下之事以利而合者

    天元峰道法学院内,那个作为中央区和第五区分界线和的小树林旁。如今正站着一男一女。

    男的一头紫发,面貌看起来才十八岁左右,眉间纹着龙凤符文,正负手而立。而女孩则是一身紫衣,美丽到极致的脸上,显得有些憔悴。

    “这里,就是我要告诉你一切真相的地方了。”

    静静的,姜笑依望着不远处,那块已经被重新被平整过的土地,他的神情有些感慨。记得在六年前时,他和百里宾一场大战,在那里留下了无数的刀痕剑印。可是到如今,地面上已经看不出痕迹,倒是远处树林间的几颗树木上,留下了不少当时百里宾追杀他时,因剑气而造成的创痕。

    回忆着几年前那一幕幕,姜笑依不由得闭目一叹----

    那时真是造化弄人,若非是张石他们几人,在了撤退命令之后,仍旧留在此处。若非是那时百里宾,拥有双s级的心劫魔生符,逼使自己不得不暴露出,拥有心劫免疫的秘密。若非是张石,偏偏在自己催眠之后,迅速的醒来。他根本就不必要,做到那种地步!

    当时张石的修为,便是再高一点也好。只要神念能与天地交感,自己也可以迫他发下灵魂誓言。而不至于如当日般,做出那种违心事情,更导致自己体内,潜伏已久的第二人格觉醒。

    不过,如果不是有那天的事情,自己也不会遇到幽若兰。现在的她,或者已经被宁还真和李青莲找到。又或者被其他人买下,沦为某个富豪的玩物。

    “若兰。你如今已经是金丹初阶。我想你的预言能力,应该已经达到第五级了吧?”

    姜笑依转过了头,看向跟在自己身后,一脸黯然地盲眼少女、

    “回笑依大人!若兰是在三日之前,刚好突破的第五阶。”

    幽若兰微躬了躬身,神色间说不出的凄婉。望着紫发少年的眼神中。甚至有些哀求。身体内的预言血脉,让她本能的感觉地,接下来地事情,对她而言是何等的残酷。那或是这四年来,自己对眼前这少年的依恋和期盼。彻底破碎的一刻。

    这让她莫名的恐惧。

    若非她地心理,也隐隐约约的想要知道。这一切地前因后果。而在内心深处。也感觉此处有着某种东西,在呼唤者她。她几乎就要不顾而去。

    如果那残酷地真相,一定要让她离开笑依大人,那就不知也罢!

    “第五阶,那应该可以使用,预言系里2s级的时光回溯了。”

    对幽若兰恳求的神色仿如未觉般,姜笑依再次回过了身,淡淡地道:“若兰,就在这里使用吧。对我面前这块地方。使用时光回溯。时间是六年半之前。神州历37228年初春二月十九日下午。让我看看你现在的能力,到底能够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逃不掉么?

    幽若兰神情木然。走到姜笑依旁边。然后机械的开始施法结印。当她手里的那组发觉完成。眼前这二十米方圆的景象,就仿似被按下后撤按钮的放映机一般,迅速地开始倒退。

    行人匆匆走过地情形,甚至周围草木的一枯一荣,叶生叶落,都在两人地眼前,匆匆的闪过。

    “叮!”的一声清鸣。

    当时空定格,那是一个与如今炎夏七月格格不入的初春雨夜。刀剑相交,刀的主人年纪不到十三,无论身形还是相貌,都宛若女孩一版的少年。紫发紫瞳,眉心赫然也一个圆形龙凤图腾,眉目和此刻的姜笑依依稀仿佛。

    而另一位持剑之人,年纪已近四十,一头白发,瞳孔宛如蛇一般。倒竖着,泛着黄色的光芒,此时的他,正在大笑出声。

    “呵呵,小鬼,眼见就要看到逃生的希望,却又被硬生生的掐断,这种感觉如何呢?没想到吧?这里竟然还有几个小家伙留在五区,嘿嘿!看来今天注定了是你的死期呢!”

    幽若兰的目光,却未被正力抗强敌中的紫发少年所吸引。而是定定的看着站在姜笑依身后,正惊魂未定中的十七岁少年。

    那少年面容清秀,眉眼间与她也无多大相似之处。可是她体内正沸腾中的血脉,却在告诉她。这个人与她有着莫大的联系、

    “----别这么急着下结论哦,大叔!在我看来,明年的今日,恰恰也是你的死期呢!”

    当少年姜笑依的话音刚刚落下,白发中年人的身形,却蓦然扑向了幽若兰正在注目的方位。不由自主的,盲眼少女发生一声惊呼。万幸的是,那中年人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那少年,使用级的力场防御符。

    可是看着中年人尖利的指甲,在那清秀少年的脖颈间来回划过,幽若兰的心里,却仍是不由自主的一阵阵惊栗。

    “若兰,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能在天阙门内,迅速崛起的原因。当年道法学院内,被集体混入了一个中型的杀手集团,我正是因为帮助我老师天华真人,击败了这些杀手,才得以成功上位,在毕业之后执掌一方。而我们眼前这个家伙,就是当年我们最凶狠的敌人之一,名叫百里宾,是强级别的金丹级能力者。也是第一个,死在我刀下的金丹高手!至于现在那位,正被他挟持的学长----”

    说到这世,姜笑依平淡的语气一滞。直到良久之后,方才继续道:“他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嫡亲哥哥张石!”

    他是我的哥哥?

    幽若兰怔怔的再次望向了,那个正神情专注,望着姜笑依和百里宾两人激斗的青年,那面貌极度地陌生,在她的记忆里从没有出现过。但却有种说不出的亲切。

    这一刻,盲眼少女的心中纷乱。

    幼年时的记忆模糊不清,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亲人。

    可是为何,自己的哥哥,这几年不来见她。姜笑依想要告诉她地事情。又和她地兄长。有何关系?

    “你竟然有心劫免疫!”

    一声惊呼,引得幽若兰愕然移目,只见方才还是胜券在握的百里宾,正定定的看着那持刀而立的少年,眼神当中说不出惊恐。

    心劫免疫?

    幽若兰唇里喃喃自语。紧接着神色一变,已是想到了解下来的后果。

    如果是现在。别人知道了姜笑依地这种能力。最多只是感叹一声,紫发少年的天赋,实在是得天独厚。可是那时,他地修为不过是通脉顶峰,甚至还未到凝液。家中地势力又单薄之极。若是泄露开来,便是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猜到后果。

    而姜笑依的心性,在他身边生活了几年的幽若兰,是再清楚不过。

    “呵呵!反应到还蛮快的吗!那么----连动!”

    一刀背刺不成的紫发少你。悠然闪现到了百里宾的身前。当幽蓝的刀光划过。一抹鲜血喷洒开来。

    幽若兰再次抬头,发现只是这短短的一瞬间。姜笑依已经彻底割开了百里宾的喉咙。而当握着月冥长刀地手臂,再一次挥动,已是割下了那白发中年人地头颅。

    看着这一幕,幽若兰的脸色异常地难看,对于自己的兄长的结局下落,已是隐隐猜到了几分。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没收到刚才素学姐和冉真他们散步的撤退命令吗?”

    收起了刀,少年姜笑依淡淡地笑道,只有旁观的幽若兰,才能察觉到,那紫色的瞳孔之内,透出的丝丝魂力。而对面的那五人,则是全无所觉。

    原来不是杀人灭口,而只是催眠!

    幽若兰轻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她的心又重新提起。如果只是催眠,那么姜笑依根本就没有带她来这里的必要,而她的哥哥,应该还活着才是----

    “姜笑依!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对我们用心灵能力?”

    当张石蓦然从昏沉中惊醒,幽若兰的面容,再次纸一般的苍白。

    “其实,你不该醒来的!”

    用布包起了手,少年抓起了百里宾掉落的剑。而一刻,这柄上品的仙兵,已是把张石的肚腹部整个贯穿。

    整个人像似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一般,幽若兰身子瘫软地坐倒在地。身体内的血脉和神识,只是本能的把预言到的情形,还原映入到她的脑内、

    我的亲哥哥就这么死了?杀死他的,就是被我视为救命恩人,几年来一直喜欢的笑依大人----

    “你还有话要说?”

    “你杀我,我不怪你!”

    “我家里,有一妹,名张若兰,孤儿,眼盲。死后,帮我照顾!”

    “张若兰?盲眼的孤儿吗?我明白了,你放心去吧。”

    原来我不叫幽若兰,我姓张,该叫张若兰才是。而几年前搭救我的这人人,不是为看我可怜,也不是喜欢我,而只是哥哥他的托付----

    “你的哥哥是死在我手里。相信你也知道,那时若是我的心灵免疫能力,被泄露开来。我的家族会有怎样的遭遇。我这不是想寻求你的原谅,只是想解释他死因。”

    叹了口气,姜笑依转过身,眼神复杂的看着瘫坐在地的盲眼少女。

    而在他的身旁数米外,回溯的影像回放仍在继续,面容狰狞的十三岁少年,正把手上缠着的布条烧成灰烬,眸子里充斥着疯狂色泽。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告诉我这些?”

    双手捂着面,遮掩着那不断滴落的泪水,幽若兰的语气有些歇斯底里:“当初见到我的时候,你一刀杀了我,岂不更好?”

    “杀了你?当初我既然已经答应你兄长,照顾你这一生,就绝不会食言。我姜笑依或者可劲可算是卑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绝没有不算数的时候。”

    姜笑依自嘲的一笑,眼神有些哀伤:“若兰,我知道今天的这一幕,对你而言过于残酷。可是这几年你对我的感情,却让我了解,必须让你知道这些事情。你有知道这一切的权利,而我也没有脸面,看着对我有着杀兄之仇的女孩,一无所知的喜欢我。更无法心安理得的,让你为我效力----”

    “其实除了这个现场之外,你哥哥还留下了一本日记。本应该在今日一起给你的,但是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被我毁去。很抱歉,那时的我,只想毁掉一切关于你哥哥的证据。”

    见幽若兰仍在无声的抽泣,姜笑依摇了妖头,回忆着道:“你哥哥真的很喜欢你,从小念念不忘的,就是寻找你这个自小失散的妹妹。而当年找到你下落的时候,甚至不惜冒着被家族除名的危险,跑去省城正隆找你。结果是被梦月楼的保安爆打一顿,扔了出来。此后又进入道法学院,一心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把你从火坑里救出来。他虽没有预言能力,资质却很不错,是那一届学员中最努力,也是最出色的几个人之一----”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我不想听,我真的不想听!”

    幽若兰放在了双手,吹弹可破的脸上,竟已是泪痕满面。“你走,我不想看到你,我叫你走啊!”

    姜笑依神情一怔,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又实在不知如何安慰眼前的女孩。何况他的身份力场,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

    长长的叹了口气,姜笑依微一拂袖,向着道法学院的门口方向走去。

    “若兰,这几天你可以不必来见我了。自己好好的想一想,无论最后是什么样的选择,我对你兄长的承诺,都不会有变化。就是想报仇,也可以随时来找我。但是有个前提,不能伤及我的家人和朋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