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刺忍薄锁根 > 第七十二章她只想要自由

第七十二章她只想要自由

推荐阅读: 恐怖微小说韩国大邱青蛙少年失踪案赘婿小说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核爆中走出的强者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神血战士原装进口奶粉有哪些妖锋修罗帝尊

    .read-ntentp*{font-style:nor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进屋的女子突然跃起,拔出床头剑,回身,将飞射而来的绿叶劈为两半。

    又是两枚破空之声,分别打向她持剑的手和右脚。

    她一个飞旋,长剑舞出一片剑花,身体一矮,划出去的剑回到脚下,同时一柄匕首向她右手刺来。

    匕首来势迅速,却无杀伤力,她一个旋身,将匕首抓在手里。

    “西民派果然誉满天下,几年不见,你都能接住我两招了。”

    “聂政,真的是你?”温孤葵兮一脸惊诧。

    走进来的聂柘霁唇角有好看弧度。

    温孤葵兮看着手里的匕首,是然字的月牙剑,她父亲留给她的唯一遗物,那时,也是聂柘然的唯一遗物,最后给了聂柘霁。

    “我霸占了这么多年,现在还给你。”聂柘霁指着她手里的月牙剑。

    “这本来就是你的。”她虽不舍,还是将剑递过来。

    聂柘霁摇头,“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它了。”聂柘然还活着,而温孤葵兮的父亲已不在。

    聂柘霁还将商陆送的信鸽给了她,孤苦一人,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慰藉。

    聂柘霁离开赵国时,被两个女子请到客栈里,说是有人要见他。

    他已猜到是谁,但见面时,还是说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赵朝暮坐在临窗的位置出神,似乎有很重心事,但看到聂柘霁,还是露出真诚的笑容,“你离开魏国后。”一招手,门外的婢女便将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摆了满桌。

    聂柘霁之所以在看到那两个女子时便猜到是谁,是因有这么大排场的,也只有赵朝暮了。

    她拉聂柘霁坐下,“到了赵国,我这个东道主怎么能不请你吃顿饭。”

    聂柘霁也就不客气,也许所有人都会畏惧赵朝暮的身份,但他不会,这个赵朝暮知道。

    赵朝暮在他对面坐下,“你去看望所有老朋友,为什么不来看望我?”

    聂柘霁夹菜的手在半空停了一下,将夹起的菜放进碗里,“你的身份跟她们不一样。”他不想骗赵朝暮。

    “有什么不一样,因为我是王女么?那么如果我不是王女,你会接受我么?”

    聂柘霁本要放进嘴里的菜又放回碗里,他看着赵朝暮,赵朝暮从未有过的认真,她的骨子里,天生就透着一般王者气度,而此刻的她,温婉如玉。

    聂柘霁继续低下头吃饭,“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还小,很多东西难免一时心血来潮,快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一时心血来潮,聂哥哥,你知道我一直找的人是谁么?”

    聂柘霁放下筷子,“我吃饱了,谢谢你的款待,再见。”

    赵朝暮轻笑,“原来聂哥哥一直都知道,那也不枉我这些年的苦寻,这算是另一种回答么,聂哥哥?”

    已到门处的聂柘霁又回过身来,赵朝暮现在是在钻牛角尖,他不能让她误解,“小暮,我并不知道你要找的人是谁,但我不想知道,因为我们,是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人。”

    赵朝暮为自己斟了一杯酒,慢慢抿了一口,“没有人知道我要找的人是谁,就是看我长大的奶娘也不知道,因为我不能把他画出来,皇宫里那么多人见过他,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是那个刺客。”

    聂柘霁没有说话。

    赵朝暮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聂哥哥,在化湖时我问过你,你有没有喜欢的人,那时你说没有,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现在有喜欢的人么?”

    “有。”聂柘霁回答得很干脆。

    赵朝暮自厌的笑,“但不是我?”

    聂柘霁点头。

    “是席尽妍、唐吟、其莫、闻人木枬、温孤葵兮,还是舒初集?”赵朝暮的声音非常平静,在说每一个名字时都带着笑容。

    聂柘霁鹰隼的瞳孔在收缩,“你跟踪我?”

    赵朝暮在笑,笑得妩媚,“聂哥哥,我可是找了你八年,但只是调查,以聂哥哥的武功,没有谁可以跟踪您。”

    “你还知道我什么?”

    “我想知道关于聂哥哥的所有,如果聂哥哥愿意告诉我。”

    “你知道温孤葵兮在哪?”聂柘霁冷峻的面容越来越阴翳。

    赵朝暮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当年她劫持我时我在她衣服上放了麝香,不过这些年她在西民派过得很好,因为我答应过聂哥哥,不会将你们的行踪告诉任何人。”她举起酒杯,“聂哥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聂柘霁面上无色,心里却波澜起伏,他一直以为将温孤葵兮隐藏得很好,没想到温孤葵兮却一直活在赵朝暮的视线里。

    这个十六岁的小女孩,心里究竟在想什么,那时几岁的她,竟就有了如此缜密的心思,姓余的情报里说赵朝暮机智谋略都超出她应有的年纪,看来所言非虚。

    燕古摄手里的剑斩在铁链上,只是溅起零星火花,他仍不放弃,举剑又劈下去,虎口传来酥麻的阵痛,铁链却岿然不动。

    女子叹口气,“燕哥哥,不要白费力气了,这是玄铁所铸,无刀剑可断。”

    燕古摄仍不甘心,“这是天下第一铸剑师聂无邪所铸释依,一定可以救你出去。”

    女子靠着墙,目光黯淡,“出不出去又能怎么样,看着杀害哥哥的凶手逍遥法外,还不如关在这里。”

    燕古摄的目光,突然暗淡下去,提铁链的手也僵住,有些不知所措的木然。

    女子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时喃喃,无所适从,“我不是那个意思,哥哥的事,我知道你已尽力,我没怪你。”

    燕古摄眼里有浓厚的伤痛,无奈而落寞,他起身,“我会救你出去的。”

    女子看着他出去的背影,一时有些想哭,这个拥有一切的男子,却孤独寂寞得一无所有。

    “燕哥哥,找到尹墨痕了么?”

    燕古摄侧过头来,“找到了又怎样,她只想要自由。”洞里有很弱的光透进来,落在他的一半侧脸上,泛起迷离的光。他显得孤寂而苦涩,似乎在念一个人的名字,伤痛却无以复加。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zhulang.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