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明谋 > 第六章 赴任

第六章 赴任

推荐阅读: run的过去式寻找前世之旅续馄饨雷修时空之起源神话篮球之神碧血江湖巨型哲罗鲑道魔传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梁宏达事件是怎么回事

    苏格拉底运河横贯佩洛斯卡特亚,西面连结着罗得公国的卡利恩人工湖,东边则是一望无际的大洋。从建国开始,历经一百五十年的浩大工程直至佩洛斯二世时它才完工,途径十七个行省,六个军事要塞,绵绵长长的盘踞在王国之内。

    傍晚,一只靠风帆行进的船行驶在宽阔的河面上,船并不大可是吃水却很深,巨大的风帆也并不能使它行走的更快。在粗壮桅杆的道。

    “恩,的确同样美丽。”面对罗杰的主动搭话,哥德尔欠了欠身说道,“但是,罗杰男爵,它们所处的位置可是截然不同。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却只能藏身在幽暗的水中。”

    罗杰怏怏的碰了个软钉子,他苦笑了一声就走开了。和几日前在首都的风光无限相比,此时此刻的他更象是被罢黜的没落贵族,一种无奈和失落袭上心头。

    通向莱恩的一条官道上,飞驰着两匹骏马,在这个入秋的季节里,枯黄的叶子代替了黄土铺满了整条道路。两名骑者身材高大却如同孩童一般随着马匹的颠簸上下浮动,无论是谁看到这一幕都将肯定的唤出他们的身份——佩罗斯卡特亚独有的魔战士。

    乔-克蓝顿是莱恩的代理领主,这个小行省的世袭领主早在七十年前就去世,留下的唯一女儿嫁给了罗德公国的贝特公爵之后,王国就收回了这片领地,乔的父亲就是这里的第一位代理领主。

    初冬时节,莱恩最大的码头上站着许多人,向王国的内陆输送铁矿就是在这里进行的,但是今天取代那些衣衫褴褛的工人站在这里的是一些着装整齐的王国士兵。

    克蓝顿代领主和守备队长拉达盖斯特披了一件产自塞特的貂皮大衣站在队伍的末尾,和王国的首都比起来,这里的条件可要难过的多了。刚刚迈进十一月份,昨夜的一场大雪就为莱恩敲响了冬的序曲。街巷和码头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雪下了一整夜,早上克蓝顿刚刚安抚了梅德矿山的工人,步行爬上积雪的矿山可是个苦差事,可是我们的代领主大人又不得不去,寒冬使得贫苦的劳工准备用罢工换取多一些的食物。听到这个消息,原本打算一早就恭候王国新贵的他,只得把整理仪仗的工作交给副手,自己爬上了梅德矿山。

    没有平民也没有商会代表,所有莱恩人都没把阿罗兹和罗杰的到来提到首要日程上来。前天王国特使在先哲广场上宣读了新领主到来的消息,所有人都从那两个魔战士的口中读到了一条隐含的信息——新来的领主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大家最好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却没包含克蓝顿在内,迎接领主、位置交换以及一些应有的交接手续都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这两天着实让他有些忙的有些劳累了。从十五岁父亲死后他就接手了莱恩的一切,三十年的官场生涯锻炼了他干练、油滑的性格。

    “或许拿到了戒指,我就能脱离这个苦寒之地了。”从密旨中知道了戒指的存在,虽然他不知道戒指的真正用途,但是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它的重要价值。因为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英明的国王陛下也用不着拿两个男爵的生命作为代价!

    先礼后兵一向是他做人的原则,无论阿罗兹和罗杰怎样对待他这个代理者,他都做好了背后给他们一刀的准备,和塌实诚恳的父亲不同,克蓝顿可从不考虑政绩如何,敛财和升迁才是他所考虑的。不过边塞小镇可不比京畿,或许王国的铁矿得依赖这里,可首都的达官们却对这样的苦寒之地提不起什么兴趣。

    “听说只不过是十七八的少年,原来也是个乡巴佬,看看,这才叫一步蹬天。”

    “你懂什么,听说人家是大魔法师,其中有个还带着个精灵女人!”

    “瞎说,精灵?那些家伙可是和我们格格不入的。我宁愿相信一个绿毛的半兽人和我们作朋友,也不相信那些尖耳朵的家伙会低下他们高贵的头。”第四纵队的两名士兵在积雪的码头上站了一个早上,冷风嗖的他俩直发抖,实在无聊,俩人开了话腔。

    和这些切切私语的士兵不同,代领主大人和守备队长都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队伍的末尾,两个人都是紧裹着大衣,盯着宽广的河面打着个自的小算盘。

    拉达盖斯特是个标准的军人,这也是国王陛下把他派到这里的原因,莱恩和月牙峡谷、罗得公国还有绿谷接壤,虽然面积还不如王国中其他行省的三分之一,但是却驻扎着将近五十万的王国守军,拉达盖斯特虽然官阶只是守备队长,但是却管理这里绝大部分的部队,是个没有肩章的军团长。

    精明的佩洛斯五世把这个三代当兵的家伙派来莱恩出任军团长,主要还是看中了他骨子里的那股子军人气。“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试问哪个君王能抵抗住这样的诱惑,自从四百年前的大战之后,除了魔族还敢于挑衅之外,在没有什么战事打扰人类王国。防守成了各国军事的关键。

    “打防守战还得用拙将呀!”英王梵冈这么说过,佩洛斯五世也这么做了,拉达盖斯特就这么当上了大权在握的守备队长。

    下午的阳光依然躲藏在阴云背后,码头经过第六小队的整理,已经不见了厚厚的积雪,不过阴冷的风依旧吹着仪仗士兵。水面上冻了一层薄冰,阿罗兹的帆船费了好大劲才驶进了码头。莱恩的鬼天气让阿罗兹的心情下降到了冰点,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仅仅隔着一座卡恩杜斯山,十一月的天气就能让莱恩蒙上冰雪冬衣。

    罗杰冷的瑟瑟发抖,到莱恩来之前,谁也没对他说起过这里糟糕的天气,他还期盼着这里是个风景如画的乡下田园。

    看见披了两件外衣的罗杰走下帆船,克蓝顿迎了上去,“阿罗兹男爵,欢迎您来到王国的矿业重镇——莱恩!”

    对于把自己错认为那个乡巴佬,罗杰多多少少有点不满意,他认为凭气质,自己怎么看也得象个贵族啊!

    “您……您是克……啊乞!”冻的浑身发抖的罗杰扶着下船的扶手问克蓝顿:“莱恩一年四季都这么冷吗?”

    看到这个瘦弱的年轻人裹在厚厚的驼绒大衣里向自己提问,克蓝顿顿时产生了轻蔑的念头,“乳臭未干的小子!”他这么想着。

    随着罗杰颤抖的身体出现的是一张有点呆憨的脸,阿罗兹从罗杰身后探出头来,从过了卡恩杜斯山之后,这个乡巴佬就一直在维瑞娜的被窝中度过,吃饭、zuo爱和练习“念气”成了他的三大功课。本来阿罗兹是厌恶精灵的,不过少年人初识云雨情怎么挡的住那诱惑,何况阿罗兹从根上来说就是个本性动物,面对着赤裸的精灵少女,理智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妈的,这里的天气怎么这么冷!”阿罗兹和罗杰一样抱怨莱恩的天气。当罗杰走下扶梯,阿罗兹也裹着驼绒大衣走了下来。和瘦弱的魔法师不同,阿罗兹的身体可比他好的多了,虽然一下子还适应不了莱恩的冰天雪地,但也不至于象罗杰这么夸张。

    “这位是??”克蓝顿发现自己可能犯了个错误,看上去这个后来的年轻人更象那个土的掉渣的阿罗兹男爵!

    “我是罗杰-彭罗斯,这位才是您欢迎的领主大人阿罗兹!”罗杰讪笑着对克蓝顿说道,他把这个心怀鬼胎的家伙当成了王国首都那些善于谄媚的官员。

    “阿罗兹男爵是吧,您好!我是这里的代领主乔-克蓝顿,当然,您也可以叫我乔,”撮着双手克蓝顿笑着对阿罗兹说道:“早就久仰您的大名了,听说您为王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为王国寻得了最宝贵的财宝!”

    看着这个满脸堆笑的代领主,罗杰白了身边的伙伴一眼,他看的出笑容满面、如沐春风的阿罗兹已经掉入了那个蜜糖陷阱。

    啊!的一声惊呼引起了正在歌功颂德的克蓝顿代领主,顺着士兵们惊讶的目光,他望向停泊在码头边那帆船的舱门。精灵少女维瑞娜站在那里,没有阿罗兹和罗杰的驼绒大衣,依然是那件白色的丝绸外衣和斗篷,她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白的如同这寒冷天气中的一块冰棱。风吹过她的长发,带走的只是长久待在船舱中的倦意,象雕塑般的眼神营造了她冰雪女神一般的风姿。

    象往常一样,维瑞娜的出现引起的不是躁动而是长久的寂静。阿罗兹盯着嗔目结舌的代领主,和每一次他的精灵奴隶出场一样,他静静的等待着所有人回过神来。

    “乔……,克蓝顿……”罗杰可没阿罗兹那么好的耐心,他试探着推了推代领主克蓝顿。在冰天雪地里研究精灵少女的美貌可是他忍受不了的。现在一间暖和的屋子,一张厚实的毯子和一个热烘烘的壁炉才是他急需的,当然要是有一杯烫热的北国烈酒就更好了。

    最快回过神来的还是军人拉达盖斯特,他从刚才起就一直没有插话,指挥部队和驻守城防他还能够胜任,但是给长官戴高帽,说些漂亮话可就不是嘴笨的他能做到的了。

    用力捅了两下克蓝顿,这位张着大嘴的长官才回过神来,拉达盖斯特轻轻的叹了口气,看了看神态自若的阿罗兹,他怀疑现在谁才更象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在罗杰的一再“要求”下,克蓝顿把待客地点改在了暖和的总督府里。

    脱掉了厚重的大衣,罗杰盖着一条厚厚的毯子挨在壁炉旁边,他对面坐着克蓝顿和一身戎装的拉达盖斯特;阿罗兹坐在罗杰的旁边,他只是脱掉了外衣,左手托着一杯热牛奶,右手则搂着依偎在他身上的精灵少女。

    总督府的房间自然是装饰豪华,水晶吊灯悬挂在将近五米高的天花板上,烛光透过纯净的水晶照射着整个屋子。地上铺着厚实的羊毛毯子,以至于拉达盖斯特的那双硬底皮靴踏在上面也是轻柔无声。一面落地大窗正对着莱恩的码头,罗杰透过它能清晰的望见这里阴霾的天空,窗外的冰雪早就停止了,可是寒气仍然从窗子的夹缝中向房间里进攻。

    “那个……尊贵的男爵先生,”克蓝顿自从看见了维瑞娜起,舌头就有点打结,“您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正式接纳莱恩呢?文件的交接可能会是个不短的过程。”

    阿罗兹讨厌的就是打官腔,对此他一窍不通,侧着头他望向罗杰。

    “我想就从明天起吧。”罗杰接过了克蓝顿的话题,他想了一想又补充道;“如果您没有问题的话。”他和阿罗兹分工明确,凡是有关讨价还价获得利益的问题就全都由他负责。

    “当然没有问题,明天早上九点……哦,要不十点吧,我来找您!”

    “找我?这不是你的住所吗?”罗杰疑惑的问道。

    “以前是,以前,现在您和阿罗兹男爵才是这里的主人。”

    呵呵干笑了两声,罗杰把盖在身上的毯子往上拉了一拉,他皱着眉问克蓝顿:“莱恩一年四季都是这么冷?佩洛斯卡特亚可是个四季温暖的王国,怎么只有这里这么寒冷啊!”

    听了罗杰的话,克蓝顿和拉达盖斯特对望了一眼,“寒冷!哼哼,冷的时候还没到呢!”不过克蓝顿可没这么说出口,毕竟罗杰他们在名义上是这里的新主人。

    “寒冷,嘿嘿,可不是么!整个王国都是四季如春的,只有这里一年到头都象是在冰窖里似的。”

    听了苦笑着的代领主大人的回答,罗杰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起先设想的那种田园般的贵族生活一下子化成了泡影。

    “不过,莱恩盛产铁矿,所以说税收嘛……还是比较不错的。”

    “恩……”罗杰低着头思量着克蓝顿的话,他总觉的好象能在其中嗅出些阴谋的味道,不过好象又抓不住什么似的。

    “为什么莱恩这么的寒冷,和王国的其他地方这么大的不同?”阿罗兹在一旁搭腔问道。

    克蓝顿转过头来回答阿罗兹的问题:“或许您不相信,这阴冷的风不是大自然的杰作,而是人类和精灵罪恶战争的见证。”

    “战争?”

    “是的,是战争,”克蓝顿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他身边的军人拉达盖斯特,“所有的人类都知道的战争,造成现在世界格局的战争!”

    “英王梵冈的蓝山战役?!”

    “恩,蓝山战役!虽然那场征战是在美加克德索斯平原展开的,可是人们却喜欢称之为蓝山战役,上千万人死在了那里,冤魂缭绕在那片平原的上空,听说这四百年来那里都没出现过阳光。”克蓝顿的声音低沉、缓慢,“从布雷斯特河吹过来的风经过了那片平原,现在应该称之为诅咒荒原的地方,顺着窄窄的月牙峡谷东侧吹到佩洛斯卡特亚的莱恩。这阴冷的风经过的地方,一年四季都是寒冷无比,虽然莱恩离美加克德索斯有着遥远的距离,还隔着罗得公国,但是月牙峡谷那条狭小的甬道为那邪恶的风提供了便利的通行条件。佩洛斯卡特亚和罗得公国都是在蓝山以东,不过罗得公国却得以避开了那条幽深寒冷的甬道。”

    “这么说来,在久远的过去,这里也和王国的其他地方一样是温暖的了。”罗杰问道。

    “如您所想,正是如此。”

    “那王国的其他地方为什么没受到这冷风的侵袭呢?”

    “卡恩杜斯山是一座再好不过的天然屏障了,它环绕着莱恩行省,只留下两条通路——苏格拉底运河还有通向博芬行省的一条官道,王国的魔法师们在那里作了结界,以保证邪恶的风不能通过那里。”

    “看来,王国没有放弃这里完全是因为这里丰富的矿产了。哦,对了,这里的矿产虽然丰富,但是有工人肯来这个鬼地方么?”

    “基本上奴隶是这里的主要劳力,一些战败被俘的半兽人也在这里挖矿。”

    “莱恩的人口多数是奴隶喽。”

    “也不是,军队才是这里的主要人口。”克蓝顿说完对罗杰笑了一下,对这个年轻的小领主,他间接的点出了谁在这里说话才算数。

    “军队?”显然当阿罗兹和罗杰离开王国首都的时候,“和蔼可亲”的国王陛下没跟他们提起这个问题。

    “莱恩三面和邻国接壤,无论是罗得还是绿谷我们都不能保证它们不打王国的主意,高登又离这里是如此的近,所以说,您看,将近五十万的军队才是这里的主要人口。”

    “五十万!!”阿罗兹和罗杰同时叫道。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个面积狭长、环境恶劣的小行省竟然驻扎着这么多的军队。

    听了克蓝顿的话,罗杰马上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这只军队……?”他试探着望向一直端坐着的拉达盖斯特。

    “尊敬的罗杰男爵,我是这里部队的指挥官。”拉达盖斯特平静的说道。

    听了这句话,阿罗兹和罗杰面面相觑,阿罗兹虽然是个直肠子,但可不傻,和罗杰一样他认识到了这是个针对他们的阴谋。

    “软禁!”罗杰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词,他感到背脊发凉,早在王国的首都他就觉得一直心神不宁,想不到那位看似和蔼的国王竟然给他们布下了阴毒的圈套。

    “五十万的狱卒!”他在心中深深叹了口气。不过此时他可不想挑明,对着张大嘴巴的阿罗兹使了个眼色,他笑着对克蓝顿和拉达盖斯特说道:“那么,希望我们以后携手合作为王国出一份力吧!”

    走出总督府的大门,克蓝顿回头望了一眼这所豪华的大屋,毕竟他在这里度过了人生的四十个岁月,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过不了多久,你们就得给我还回来。”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拉达盖斯特可没他这么多的感触,作为一名军人他四海为家惯了,来到莱恩的这五年是他在一个地方统兵最长的时间。

    “算了吧,乔,如果事情顺利,你和我都不会在这里待下去了,温暖的佩雷依行省等着我们哪!”

    “也是,是我有点怀旧了,说回来莱恩这个地方还真没什么值得回忆的,除了冰天雪地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拉达盖斯特,你放心吧,事情会顺利进行的,两个连胡子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能做什么!况且,你别忘了,这里只要军队还在就永远是我们的地盘。”

    听了克蓝顿的话,拉达盖斯特也点了点头,他望着远方的军营,拍了拍克蓝顿的肩低声说道:“但愿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