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器兵千异 > 第二十五章 月色下的宿命

第二十五章 月色下的宿命

推荐阅读: run的过去式寻找前世之旅续馄饨雷修时空之起源神话篮球之神碧血江湖巨型哲罗鲑道魔传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梁宏达事件是怎么回事

    (作者前语:用这一章去补足这几天的不足,恢复状态!明日章节尽量也是如此的给足分量!)

    锤子狠狠的击打在了唐人的身上!像是击鼓一般,打出了莫名的节奏感。青色的光不断在闲人王的身体上亮起来,而紫色的是锤子上的颜色。青紫色却是组成了一种别样平衡的感觉。而唐人身上被白光包裹,和来自于艾薇尔的神术。

    “哦不!你应该去死,贱种,敢如此对待一个贵族!”唐人用着威胁的眼光盯着闲人王,要用眼神杀死他似得。

    如果畏惧的话,就不是君子,就更不能算是世家的传人了。敲鼓的声音继续在月色下传的很远,而且愈演愈烈!这就是镇八方,一方不震,又何以震天下?这是一个很疑问的句子,也是一句很霸道的句子。想当年闲人世家的家主正是凭借着这一套锤法奠基了闲人世家的地位!名之闲人,何人敢挡闲人?

    剑也同样刺在了唐人的身上,说是刺在了身上,不若说是刺在了白光上。因为白光包裹的真的很紧,紧到叶狩子把浑身的绝技都已经使了出来,依旧刺不到唐人。但唐人还是不断咆哮着,这是一种侮辱,来自于胖子的侮辱。还有叶狩子的剑境……火烤全鸡不断的用,又是因为他的另外一个剑境……贱无止境!唐人似乎要疯了,简单的刺真的不好吗?火烤的能不能均匀一些,你家的烤鸡只熟肚子吗?作为一只鸡,呸!一名贵族,给些人权好吗?

    “哦!”唐人的感觉自己要死了,这是来自于白光的讯息,因为白光已经开始波动了,而艾薇尔的神术也到了时间的限制,“我父亲是西方光明神殿的大教主。”

    这是一句很好的话,很具有强大的威胁力。唐人感到,两人的攻击似乎都减弱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唐人决定继续深深的,狠狠的去威胁两人。就好像是得到了糖的孩子,哭闹着要去寻找下一个。并且已经找好了完美的借口,因为恐惧,很深的恐惧感,来自二人。至少唐人是这样认为的……

    “我爹是闲人世家的闲人嫌!我爷是吴国君主的结拜兄弟!”闲人王深思熟虑决定亮一亮自己的身份,不能被西方的什么神殿比下去。好歹自己一直讲究的是君子之道,必然不能被什么绅士乱七八糟的东西所打击。

    “我爹是厨神叶庞子!”叶狩子亮出了爹的身份,三个的打斗似乎变的同阶级了。这就好像吃饭时,问你有钱吗?别人回答说,我有,我也有!于是三个人就认为彼此是一个阶级了。既然已经是一个阶级了,所以,我们的争斗就合乎礼仪了,也就是合法了……

    唐人有种想哭的感觉,承受着越来越猛烈的攻击、撞击。这胖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厉害的存在?厨神的孩子,是神的孩子吗?自己只不过是神殿教主的孩子,一下子名字就长了许多,这是自己被欺负的原因吗?唐人问着自己……

    “神术,静息!”艾薇尔又一次宛若神明的出现了,神术的光芒一下子落在了三个人的身上……静息,昏迷的技能,一般用来偷袭。这确实来的很及时,三人正在分别专心致志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两个人打一个,一个人专心被挨打。三个人就于是都昏迷了过去……

    “刀浪!”郑冰的大刀随着赶了过来,蛟龙嚎叫着,卑微的人类!在与龙争斗的过程,也是尔等凡人敢走神的吗?大刀的气息更为剧烈,加上郑冰很是担心二人的安危,所以大刀斩在了艾薇尔的背面……

    “神术,稻草人术!”

    大刀斩在了稻草人的身上,裂开了稻草人的背面,稻草人便碎成了渣渣。慢慢的伴随着的火焰燃烧起来,变成了灰烬,随着风,慢慢的消逝。这也是郑冰的极其乐意看见的事情,因为这来自西方法师,一直在把玩着自己,没错,就是把玩!

    “你给我停下来!”刀,一股庞大的刀气!带着王者的气息!白十三段,极致的王!震碎!气势的不断攀升,青雨在天空舞翔,要斩破了艾薇尔一样!

    白色的光芒,带着神圣的气息,像是天使一样的东西。自黑色的斗篷开始飞翔了起来,神圣的光点点,在黑色的东西中。一黑一白像是古东方的太极!一阴一阳,一刚一柔!自两者交织的地方散发,在黑暗的夜里!更显得诡异了。

    但很快却是破碎了,刀气!来自于郑冰的王者之气!来自于上古也极誉的白阶十三段!西方的魔法算什么?刀斩过去就是了。这是很直接的东西,很是让人要被斩破!于是,黑色的斗篷就破碎了,露出了艾薇尔的面容……

    是粉色的头发,精致的面孔,很简单的形容就是高贵!这是一种似乎与生就来的气质,极其的高贵,看到这样的面孔,所有人所做的第一件事就应该跪下,去膜拜这个女王——甚至来说是女王!这是来自西方的王!这是高贵血统所显露的!

    “我是东西方的混血儿艾薇尔,我是极致的诞生。”艾薇尔昂着头,高贵的看着郑冰,身上穿着传统的法师服,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她身材的完美。这是天的娇宠儿,如她所言,这是理所当然。“臣服于我,我赐予你贵族之位。”

    这是比狸王更直接的话语,却是有着更高的话语权,这是一位身份不次于各国公主的人!甚至于未来来说,已经可以算是一方霸主,甚至是整个西方大陆的主人。因为,她的神术!她不断瞬发的法术!若真如她所言,她还有东方的血脉,那么她必然会有兵器之术!东西修士!史前曾有记载,那人创立了神教,旨在与混血儿!只认为混血才是高贵的存在,而其他都是贱种!

    “艾薇尔,你在想什么呢?”郑冰认真的看着艾薇尔,按照如此,这女子还会有兵器的!“老子可是要杀光你们的!”

    随着白十三段的释放,郑冰越来越容易变得暴躁,而实力也是成倍的增加!大刀上!雨色释放了,青玉蛟龙怒吼着,散发着惊人的气势!青色的雨滴竟然在此时,又开始滴落。这意味着青雨魂的力量又再一次的被激发了出来……

    “神术,冰之刀!”艾薇尔将法杖别在了身后,将粉色的长发绑了起来,缓缓的说道,“知道本王为什么给你资格让你臣服吗?因为本王也是拿刀的,西方没有多少修兵的,你可以给本王供来磨刃。”

    “女人!”郑冰的眼中透出了凶戾,认真的盯着艾薇尔,也是很认真缓缓的说道,“你的废话真是和你的头发一样多啊!”

    “刀出如龙!”艾薇尔眼神一寒,大刀举起若同君主一般的威仪!身形瞬动,刀色青青,带着万年寒冰的气息,撕裂被冰霜寒着的空气!若冰一般的攻势!要将一切冰冻,并撕裂那一切!

    “女人,你那里懂刀!”郑冰大叫着,大刀狠斩,若烈焰一般!从秋的悲意到盛意再到现在的若火焰的狂意,很短的时间,郑冰的刀意经历了一个成长的过程。成长就是剔除以前不好的,去发现更多不好的。于是,刀就斩的很炙热!像是不畏惧寒冷,一直满是热情。

    这很冷的刀就斩在了很热的刀上,这很热的刀就斩在了很冷的刀上。这似乎就是两个很不对气的家伙见面了,吵吵闹闹。可这两把刀不同,就这样的接触着,像一对就不见面的恋人。但热气冷气又相互之间表达着意见,就很不太平了。

    “刀境!破!”郑冰喝到!刀境破,精神上的攻击性,但这不是一般的修兵者,是东西方结合的双修者,更是其中的帝王!但刀境还是依旧的,蛟龙化成了刀,狠狠的刺向了艾薇尔如玉般的额头!

    “神术,修魂!”艾薇尔轻笑间带着冷意。西方主修的就是精神,纵然是你的刀境破再如何的精妙绝伦,又是怎样呢?修魂!很直白的就是去修理灵魂。

    蛟龙化为的刀即将要刺入,但是白光在其额头一闪!紧接着是灵魂深深的刺痛感!若是普通的修兵者,此击非死即伤。但白十三段的特殊性却在即刻体现了出来,白阶王的魂力压制!

    但也是在如此的关键时刻造成了极其巨大的影响!郑冰的力量弱了几分,来自于艾薇尔身体香气传了过来,一种莫名的味道……

    “刀说为刀的,那天下无刀!”艾薇尔说着,力量又是几分的增长起来,寒冰也若刀,刺在了郑冰的身上。要割裂了他的身体,白衣破了,血渗透了白衣破裂的地方,落在了地上。

    “刀境,虚无!”郑冰试图挣扎着脱离这个被困、被压制的情形。虚无之力慢慢渗入刀中,我说虚无,是力也虚无。我说虚无,就是你也虚无!世间我和干系!我只虚无,那世间便虚无,我说虚无,就是,万物为空!

    郑冰的眼神愈发的凶戾,身子也慢慢起来,就是虚无。那么虚无的东西!就离开吧!刀斩着刀,刀上力撞着刀上的力,刀上的冰碰着刀上的火!“呲呲”的声音不断发出!但郑冰的刀却是更快了!刀割伤了艾薇尔的臂,是很红很红的鲜血!顺着郑冰的刀滴落……

    但艾薇尔的刀也是割伤了郑冰的臂,也是红的血,却流的更多。两人怒瞪着对方,彼此的血液在对方的刀上滚落,优雅的离去。

    ……

    李鱼儿看着远方的战斗,不禁为郑冰着急。但她不能随意离去,对方的目标是陌温魂,一旦轻易离去,那么后果根本不堪设想!箭一次次的搭在了弓上,弓散发青光在月色中刺着眼睛……

    身后还是轻闭双眼的徒雨,沙样的轻雾还是弥漫在徒雨的身上。笔在天空带着沙雾画着古老的符号,附近的天色随着轻微的变动,反倒是没有太强大的异象,一方面也是陌温魂刻意的控制。

    ……

    刀,默然失色,青雨魂隐入了刀中,青雨,变的朴实了起来。但刀的意味儿,别样的浓重。郑冰握着大刀,刹时间,刀意袭在了艾薇尔的身上。一道夹杂着许多道,东方修兵之道!西方之人,怎能深解?郑冰将大刀握着的愈发用力,也让刀越发的朴实无华。

    “修兵之道吗?”艾薇尔轻蔑的看着郑冰,王这种东西,怎会是如此简单修成?东西的修士可是双修者!这其中的艰难又怎会是单单修兵的人所能理解的呢?

    “老子就是要这样斩了你!”郑冰向着艾薇尔以一种简单的方式奔去,刀割裂着周边,刀的样子在空气中更为清晰,更快的变幻着。但艾薇尔就很从容的提刀挡住了。

    “砰!砰!砰!”声音不断回荡在月色下,两个人用着基础的刀法对砍着,很认真的砍着。越发的从容的刀法,越发的很流利的刀法,而郑冰的眼神却也是愈发的凶狠起来,满满的都是杀意!

    “这是神术,时间。”艾薇尔嘲讽的看着郑冰的大刀,也越发的从容起来。时间,让发生的事情更慢一些,纵然是艾薇尔一样高傲的人却是也不得不承认郑冰大刀的精妙性,如不是西方修士,恐怕早就死去了!艾薇尔也是严肃起来,王,更有警觉性!

    “刀浪!”郑冰的大刀更快了,如波波涛浪,绵绵不休,而是更胜有之!速度!如风一样,这是在风雪夜归人身上学到的,很快就失去了刀的影子!时间已经不能影响到郑冰了!这是超越时间的东西!怎么可能是一个白阶的人!

    艾薇尔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不禁被自己的假想所震慑住了!是王的阶。艾薇尔心底一沉,但也是叹息一声,多谢是现在碰到,还可以杀掉。若是成长起来,必然会影响神教的计划。

    “神术,震慑!”艾薇尔言出即法!郑冰的身体被一种莫名的东西镇住,微微停顿。艾薇尔的刀就如此轻易的要刺穿郑冰的心脏!陌温魂的存在仅仅只是威胁兽人族,而这个东方的王,很可能会是个极大的变数!

    “神术!火焰。”

    “神术!无穷烈焰!”

    艾薇尔拿出别在腰间的法杖!硕大的红宝石闪烁着火焰的光芒。溅射着炽热的气息!仿若是要将世间燃烧起来!带着西方火神的气息,火之宝石!

    伴随着月色,红宝石的颜色更为浓韵!于是,火焰开始燃烧,弥漫在了郑冰的周围,汹汹烈焰是要将天的轰烧!很快的火焰,很快的热量,伴随着的是艾薇尔苍白的脸色,这是杀阵,总要有人死,才能让人甘心啊!女王如此的费心尽力,那些火焰愿意王失望?

    是滔天的巨炎,紧紧围绕着郑冰。青雨魂护着郑冰的身体,大刀,一次一次的斩在了火焰上!热随着火焰却是在刀上传递!炙热的感觉在郑冰的身体上肆意的闯荡!

    “噌!噌!噌!噌!”

    四箭决生死,心远地自偏!却是自远方射来的白羽射向了艾薇尔,带着生死的气息!绝命的气息!白羽很快的来到了艾薇尔身前,也来不及抬手!第一箭被冰的大刀斩落!第二箭被火焰灼烧,第三箭是神术抵挡,第四箭狠狠的戳在了艾薇尔的右手上,冰刀掉落了,但法杖还在手中!

    “箭境!四分五裂!”又是一根白羽,青色的光在夜里若流星一般,射穿了神术,射穿了火焰,射在艾薇尔的左手上!溅射的血液染红了法杖,但法杖没有掉落,可是艾薇尔的身形被定住了。

    可是火焰依旧燃烧着,并没有停止,只是隐约间不断的听到刀斩的声音和火焰熄灭的声音,可是那大的火焰终究没有任何的变化……

    “笔境,水落天成。”

    水的气息喷洒着,从雨滴变成了细小的水柱,不断的从天上落下,在火焰的周围,在炙热的气息上。在被烧的通红的刀上,在将亡的青雨魂上,在已经奄奄一息的郑冰的身上……

    “陌温魂,我是要让你先死吗?”艾薇尔双手上的血液不断滴落,染红了泥土,但依旧的高贵,高昂的头颅纵然是流尽了鲜血又怎么样?我为王,那么也会依旧孤傲……

    “你应该悲伤。”是陌温魂的声音,矗立在徒雨的身旁,用一种渲染天色的语调,很正常的说道。

    “呵。”艾薇尔戏谑的笑着,冷冷的看着徒雨,看着陌温魂。对王来说,高贵的血统怎会受到影响!而此时,火焰已经熄灭,少年依旧拿着刀,被火焰烧毁的,边边角角灰黑的衣服。很好的没有裸奔……

    “醒了?”郑冰看着徒雨,那更美的容颜,那如画般的女子,认真的带着柔情问道。什么样的仇敌又如何呢?只有你,才是我最美的东西……

    “恩。”徒雨眯着眼笑着说道,“接下来,就看我的,我可是把花,把北雁画的越来越漂亮了。”

    “一起吧。”艾薇尔轻蔑的看着两人以及远方的李鱼儿,不过白阶的王,不过刚接纳陌温魂。西方的高贵是不容小觑的!既然血液已经开始喷洒,那就不要开始谈及停止了……

    “北雁飞!”徒雨轻轻画着雁子,是愤怒的感觉吧,于是雁子也开始尖叫,但雁子叫的是离家的悲愤!是沧桑的愤怒,雁子,便于是连接着无数的雁子,是无数的北雁,向艾薇尔俯冲了过去!

    “神术!万物复命!”泥土开始松动,草木开始松动,月色也跟着凑着热闹,一切的生物似乎要听从了艾薇尔了一般。只是看见泥土飞动,花草飞动,向着将来到的雁子,阻挡着,也有更多的是向着两人飞去。艾薇尔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起来,头发似乎也在由美的粉色变得稍微浅了些,西方的术!透支生命!

    ……

    西方光明神殿。

    “艾薇尔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她是将来西方的王,少有人能够逼迫到她,她是去了东方,她去做什么?”

    “混血一方要去她去斩杀陌温魂。”

    “该死的杂种!不过似乎那里还有一股王的气息,看来是东方的。给我不惜代价!杀了他!”

    “是,大教主。”

    ……

    “结束吧,已经有人察觉到我了。”艾薇尔冷色的说道,这一次的战斗对于王来说,是极大的耻辱!竟然被逼迫到这种地步!高贵的血统里透发出的王的骄傲,不能容忍她输!

    刀斩在泥土上,无尽的泥头砸了下来,要掩埋这一切,这对于未来西方王来说的耻辱!但大刀斩着,不停不止,就这样砍着土,像前些天砍着雨那样的,很自然的色彩。所以说,刀就不懂得停止,沾满了血的刀,被烤焦了的刀。

    月色在现在来说,很是清冷,冷的在这个季节也更加的淡漠了。叶狩子、闲人王还有唐人依旧在月色的笼罩下昏迷着。而远处的李鱼儿时不时的搭弓射箭,帮着二人……

    西方的混血双修王与东方的白阶王,这或多或少也是命运的安排,这是注定的宿命,这也是宿命的对决!月色是怎样的?再没有多的人去描述,但刀缥缈似的在月中,便于是就显得如此美丽,也是那般的清冷……

    “东方的王,你值得我如此称呼了。但想来也是最后一次了!”艾薇尔郑重的说道,神色越发萎靡,但眼神却是如此的明亮。在精致的面孔下,像星星一般的闪亮,像月儿一样的迷人……

    “艾薇儿,我不是什么东方的王,我是郑冰!”郑冰的衣服却也有沾染了更多的泥土,但刀有斩了更多,“我只是要杀光试图沾染,或者靠近这个大陆的人!”

    “神术!毁灭!”随着艾薇尔的言语,宛若王一般,泥土开始爆裂,草木开始爆裂,月色也扭曲了起来……

    郑冰和徒雨感受到来自于空气的扭曲!这是近乎窒息的感觉,是来自于空气的猛然爆裂,是没有预兆的,甚至说来是根本躲闪不过得。这是西方王的必杀之意!艾薇尔绝美的面容此刻也松懈了下来……

    “哎,茶水饮尽,就是缘分。”茶香突然飘了起来,拿茶人的声音淡雅的说,“来者是客,请来咸阳城聚一聚。”

    声音停了下来,紧接着是拂袖。艾薇尔面色一冷,伴随着寒意,茶香的气息竟抑制住了艾薇尔!而郑冰二人却是被救了下来。于是泥土还是泥土,草木还是草木,月色依旧清冷……

    “茶客,请将我西方的人,还与我们。”因为是带了们字,所以几个拿着各种法杖的人,抹开了云彩,掩住了月色,出现在了这里……

    “光明神殿的人。”茶客微微一笑,便于是将艾薇尔放了出去,却是伴随着茶水倒在了艾薇尔的身上,”西方的人,还是好好学你们口中的魔法吧!”

    “茶客,你是想挑起战争吗?”光明神殿的人冷色的问道!因为那一滩茶水是将艾薇尔的东方修兵给破坏了,对于神殿来说是极大的损失!

    “神术!火焰!”其中一位握着硕大的红宝石的法师,很是暴躁的言出既法!却是,没有攻向茶客,而是转换了方向向着郑冰烧去!你断我未来西方王的一臂,而我是要杀了你们那东方的王!

    “剑,死!”握剑者出现在了郑冰的面前,微微一笑,竖着剑,戳向了火焰!因为是红阶,所以应该言出即法,所以剑很快的击穿了火焰,击穿了月色与云,击在了拿着硕大红宝石的老人!血就很自然的流入大红的宝石……

    “西方的人来这里,当真以为这里是你们的后花园了吗?”握剑者戳在老人的胸膛上,笑着问道。就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样自然的打着招呼,就好像是在问你吃了吗,然后等着对方回复吃了,那样极其正规的话语。

    但是在西方人的眼中,这就好像是吃了老鼠的便便一样的感觉。想要骂,或者侮辱就随便来好了,为什么这般的像是很熟悉的样子……

    “剑客,千年将至!自求多福!”而西方的人摆着死人的脸恐吓道!便于是很快就护住艾薇尔和唐人并带上了他们,防治那些已经是没了希望的东方人脸皮都不要了的来杀人。

    ……

    “下一战,很快就会来临!”跟随着前来的人,艾薇尔没有多余的情绪,仅仅只是看着郑冰,做着口语。

    “我等着。”郑冰认真的回答道!

    东方王与西方王的第一次宿命的会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