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金庸世界里的反英雄 > 第五十九章 隐秘 三

第五十九章 隐秘 三

推荐阅读: 武迷寻找前世之旅续馄饨雷修run的过去式篮球之神盗墓笔记小说在线阅读巨型哲罗鲑道魔传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网游之屠龙巫师txt

    ……两年多前……

    令狐冲原地沉思片刻,睁开双眼后,开口道:“师尊固然是野心勃勃不假,然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的可怖之处又何尝在左冷禅与师尊之下?”

    “为维护本门派地位,不思进取提高本身的声名与实力,却去试图打压新兴门派,然后冠冕堂皇的拉拢在下,欲借小子之手除去小子师尊,到时候,如果小子夺得五岳盟主之位,小子不擅长管理门派,五岳合并自然成为空谈,至于欺师灭祖之类的骂名也完全由小子承担。”

    说罢,令狐冲不想多言,一抱拳就运起轻功回去和他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喝酒去了。

    ……现在……

    “然后方证和冲虚没话说了就自然只能拿你生父母的事情压你?”

    岳不群奇怪的问道,因为他很清楚,以冲虚和方证的智商应该不会干出这种只会引起令狐冲反弹的事情。

    “不,是定闲师太说的。”

    ……两年多前……

    那天,令狐冲喝的酩酊大醉。

    朋友散尽,任盈盈扶他进房内更衣,接令狐冲酒醉,套了些话后,就在旁边的一间房休息了。

    半夜,令狐冲靠着易筋经的内力酒醒的比往日要快得多……

    不,应该说如果不是他今天情绪不佳,没有靠内力来分解体内的酒精,根本就不会喝醉。

    若非是其易筋经内力那时已经开始融入全身细胞内,可能仍需一段时间才能解酒。

    醒来的令狐冲就看到,定闲师太正坐在他的床头,为其擦汗。

    任盈盈身为日月神教圣姑,向来娇生惯养,若要让其细致入微的照顾人,可是有些难为她。

    “小子惶恐,小子又何德何能让定闲师叔亲自伺候?”

    令狐冲一边匆忙起身,一边说道。

    “阿弥陀佛,从小到大,贫尼都没有照顾过你,如今天下将乱,贫尼希望能在身死前试试去做一位母亲。”

    令狐冲面上先是一愣,接踵而至的,是彷徨,是不信,是不解,是不懂。

    “这……这……难道……”

    令狐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你儿时,经常偷偷照顾你的那家酒楼的大厨叫做张洪,而你右腿膝盖右侧、左心口、左胳肢窝内各有一颗痣。”

    定闲师太平静地说出证据。

    令狐冲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在原地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后问道:

    “我生父是谁?”

    定闲师太双手合十,说道:

    “阿弥陀佛,令狐施主刚出生时,体质略显消瘦,我亦是没有身为人母的经验,也不能公然求助产婆或是大夫,只能偷偷上嵩山少林寺找你的父亲————方证大师,在他以易筋经内力相助之下,你的体质渐渐强壮,甚至方证大师说过,你的根骨和悟性都会因为婴儿期经受过易筋经内力的洗涤而超出常人。”

    “想必现在令狐施主自己修炼易筋经已经能感觉到进境一日千里了。”

    定闲师太说的不错,近来令狐冲的内力几乎是一天一番新气象。

    “师太在这个关口说出,是为了替方证大师当说客吗?”

    令狐冲显然依旧不能接受自己突然有了父母的事实。

    “阿弥陀佛,生父与养父,无论;令狐施主选择哪一个都无可厚非,但是,贫尼仅仅不希望令狐施主因为与岳师兄关系更佳就偏向岳师兄,而希望你能作为一个天平,衡量其二者的对错,最后无论令狐施主的选择是什么,无论是贫尼,还是方证大师,都会支持你。”

    定闲师太说完,就离开了房门。

    ……现在……

    “看来冲儿如今已经有了选择?”

    岳不群嘴角露出一副颇为诡异的笑容。

    “师父所为,虽然称不上正人君子,但却是对天下最为有利的做法,方今天下,无论是武学水平还是黎明百姓的生活状况,都要远胜两年前,结果已经证明,师尊所为并无失准。”

    “而方证大师,虽然过于在意本门派得失而近乎无所不用其极,但其作为少林掌门,其所作所为并没有丝毫失责。”

    令狐冲如此说道。

    “所以冲儿决定两不相帮?”

    岳不群的笑容愈发诡异。

    风清扬在一旁,如同看戏一般,没有丝毫插手的打算。

    “两者都是对的,也都可以理解,但是恕冲儿对两种都不能完全认同。”

    “冲儿认为自己可以理解?不如来亲眼一观我的密室如何?”

    岳不群说着,打开了他那活体实验室的机关门。

    “纵然冲儿不畏所谓的恶,但会否害怕面对未知之事?”

    数十个身上被划开无数道或大或小的刀口,同时被插满各种银针的“人”浸泡在特殊的液体中,空中喊着木管,伸出液体表面呼吸,居然仍旧保持着“活着”的状态!

    奇异的是他们身上都萦绕着淡淡地天地精气,并不断自主吸收。

    风清扬看见的一瞬间也楞了一下,令狐冲更是瞬间呆滞。

    “此处虽小,却也是我喜爱的一方天地,冲儿和风师叔不妨随意看看。”

    岳不群略显愉悦地说道。

    令狐冲失神落魄的快步走到一个老尼姑面前。

    她被开膛破肚,上百根银针错综复杂的游走于其全身各处内脏与筋脉。

    岳不群开口道:

    “那是你母亲,定闲师太。”

    “她和莫大师兄、丁勉师兄、天门道兄,同时中了少林密毒————禅机散,一种将人体意志力削弱到极致后控制人的大脑的辅助毒药。”

    “这些年来,定闲师太越来越觉得当年方证大师以大还丹来提升他们五人修为的方式有些不对劲,就让岳某去检查,岳某当时就说了虽然检查本身并无问题,但岳某的手段或许不为俗世所认同,而定闲师太身具大智慧,明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既然定闲师太有此志向,岳某也只好成全她,正好当时岳某在修炼中遇上一道难关,就接着实验岳某研究出的新方案的机会,岳某将其肢解开进行实验,经过七天七夜,试验成功,故而莫大师兄、天门道兄、丁勉师兄才得以保全性命。”

    ……岳不群不会说他当时的实验其实是想搞清楚把葵花宝典这种男人必须自宫才能修炼的内功给女人学到底会怎么样……

    “也正是如此,他们才没被方证大师利用成为活傀儡。”

    风清扬看向其中一个老妇人,问道:“那么,这一个呢?”

    风清扬指着其中唯一一具死尸。

    虽然依旧呼吸着,但也已无神智。

    “那位夫人胸有肿瘤,家人怕遭传染,寒冬腊月将其弃于屋外。我将夫人接来华山,可惜没能及时寻到医治之法……死前,她允诺将尸身予我作研究之用,作为交换,我须得答应她一桩事。”

    “什么事?”

    风清扬冷冷地问道。

    “师叔见谅,此为我与夫人的密约,不可告知他人。”

    岳不群先拒绝,再解释道:

    “夫人胸腔内的肿瘤正好长在了其檀中气海上,其恶性肿瘤细胞无限分裂,导致全身到处都是恶性肿瘤,最后引发脑死亡,而身体依旧活着,故而岳不群尝试着实验如果把真气储存于肿瘤内,又会有怎样的结果。”

    “多方实验之后,岳某终于想到了以自发性引起肿瘤来促进内力暴涨的方法,虽然此举会导致人的生命急速流失,但也不失为一种提升实力的秘术,到真正需要守护什么,或是生死一线之际,确实能救人性命。”

    岳不群如此说道。

    风清扬望着尸体,依旧感慨摇头。黑屏。丹炉前,两人并肩而立。

    “炉内乃是以氤氲紫气炼制的洞天真气丹,吞服此药可令人自行吸收天地精气导致真气暴涨,而且暴涨速度不断加快根本无法停止,持续七日后身体自行崩坏。”

    岳不群解释道。

    令狐冲的眼睛此时被一副连体“人”所吸引。

    岳不群继续解释:

    “那是黑山双煞双胞胎俩兄弟,他们都被任我行下过三尸脑神丸,结果数月前找上岳某,说如果岳某肯为其解除尸虫,就甘愿一生做牛做马任凭岳某差遣。”

    “故而岳某将二人体内没有被尸虫寄生的部位肢解下重组,正好当时黑山双煞想要提升其二人实力,岳某满足他二人愿望,将其二人肢体组合后力量、内力都合二为一。”

    “既然他们已经许诺只要岳某助其拔出三尸脑神丸中的尸虫就任凭岳某差遣,岳某自然不会客气。”

    ……

    岳不群的神论,层出不穷。

    风清扬眼神越来越冷,令狐冲越来越愤怒。

    “我以为,医术、武功本为悬壶济世、锄强扶弱,却没想到不仅是救人,同样也是生杀予夺。”

    令狐冲咬着牙说道。

    “我记得,曾经问过冲儿,会否害怕面对未知之事,看来冲儿心里还不曾做好准备。”

    岳不群说道。

    “正如逍遥派一位前辈丁春秋所言,医者之道、武者之道乃至人世之道难行,除去种种研究挫折,还有天下人只求病愈和武功天下无敌,却无法接纳武道、医道本与生死结缘,将其间许多事情目为惊世骇俗、离经叛道。”

    “然不知若无神农尝百草的牺牲,何来如今对症下药的千卷医书?若无历代前辈以身试武,研究武学途中前赴后继的走火入魔至轻则半身不遂、重则身死道消,又何来如今的百家争鸣,天下大同,无招无剑?”

    ……

    “…………恕我驽钝……不知今日所见究竟是人世之道,还是师尊之道。冲儿告辞!”

    令狐冲说完就转身决然离去。

    目送令狐冲,岳不群嘴角闪现一缕愉悦地微笑。

    “你那种为我续命的方法,也是从这些试验中得来的?”

    风清扬脸黑的像墨汁。

    “师叔何必明知故问,若非那位胸口长遍肿瘤的夫人,不群哪里能帮风师叔抑制肺癌扩散?”

    岳不群摇了摇头说道。

    正因如此,风清扬才对那个体内满满的肿瘤还被开膛破肚的妇人,显得情绪特别激烈。

    “岳小子是说,我们每个人活着,无不是踏着尸山血海上来的,既然已经这样,倒不如好好珍惜当下,莫辜负了那些为此丢掉性命的前辈先烈?”

    风清扬问道。

    “正当如此。”

    岳不群转身,双眼暗藏紫意,与风清扬双眼迸射出的剑意沛然而撞。

    (明早七点多就要开始工作,还要把电视运给朋友,愉悦先睡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