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科幻穿越 > 国安局档案 > 第五百二十章 夜郎王古墓 一

第五百二十章 夜郎王古墓 一

推荐阅读: run的过去式寻找前世之旅续鸡宝是什么神迹之都市异魔恐怖灵异小说上善若书网游之屠龙巫师txt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馄饨雷修蒙牛真果粒有问题吗

    “阿三!”我回应了句后,接通了电话,对着那边询问起来,“喂,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吗?”

    “林哥,那个……紫嫣姐醒了没?”电话那头的阿三欲言又止。

    “还没有,干嘛说话吞吞吐吐的?”我反问了他一句,觉得这家伙似乎有事。

    他嗯嗯啊啊了两声:“就是……这边……”

    那边难道有事?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顿时紧张起来,刚要追问,声音突然断了,随即传来一个女孩急促的声音:“林哥,我是美丽!阿三说你在照料昏迷中的紫嫣姐,心情本来就很沉重,不愿意打电话给你,是我要联系你的,因为这边出事了!”

    我的心弦绷紧起来:“美丽,快告诉我,你们究竟怎么了?”

    “我们没事,是我阿爸还有李师傅强哥和米姐他们四个,今天一早,不对不对!应该是昨天一早就进山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肯定是出了意外!现在我们几个在家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快拿点主意吧!”说完这丫头哽咽着啜泣起来。

    “美丽,你别哭,告诉我李师傅他们走的时候说什么了没有,有没有留下什么嘱咐和交代?”我赶紧追问道。

    “前天晚上,大家从医院里回来后,围着火堆聊了好久,阿爸告诉了大家很多周围山林的事情,还有夜郎王国的传说。第二天一早,李师傅还有强哥就让阿爸带路,要去更远的山体逛逛,米姐见强哥去,也坚持着跟去了,他们走的时候说天黑前就会回来,谁知道现在都下半夜了,仍旧不见人影,也瞧不到山上有丁点亮光,山上那么冷,他们又没带多少衣服。我阿妈现在老是哭个不停,嘴里絮絮叨叨,说阿爸答应天黑前回来的,以往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食言过,现在肯定是凶多吉少,出了意外……”

    “美丽美丽!”我打断她的话语,规劝起来,“先安慰好你阿妈,别想得太悲观,兴许只是和我们前天一样,迷路了呢?你们在家里等着,我这就回去!”说完挂了电话,就朝门外跑去。

    “林哥!”雨轩在后面喊了起来,见我回头,忙急切地问道,“他们几个是不是出事了?”

    我抓住雨轩的肩膀:“李师傅和强哥还有米姐,在美丽她爸的引路下上山了,走了一天一夜了,我必须回去一趟,这里!紫嫣就摆脱你了。”

    雨轩点点头:“那你去吧,不过千万要小心点!”

    我下楼出了医院四下扫视,还好有的士,打了一辆后,朝占里快速驶去。还没到村口,就看见有几个人在路上来回走动着,近了之后发现是阿三他们几个,忙付了钱下车,朝他们着急问道:“一直没有回来?”

    “没有!”他们摇头回应道,脸上写满了焦虑。

    “李师傅有没有说是去哪座山林?”我瞅着远处的群山皱眉询问道。

    “是我们前天去的山林后面的那座。”美丽回应道。

    我瞅了瞅她和阿三:“你们俩先回去,我和小远去山上找找。”

    “我们俩也和你们一起去!”美丽固执起来,请求道。

    “要是都去了,万一李师傅和你阿爸他们回来,找不到我们人,也不知道大家去哪儿了怎么办?肯定会更担忧,你们俩待在家里等着。”说完我转向阿三,“照顾好美丽和她母亲!”

    阿三嘴唇蠕动了几下,开口保证道:“放心吧林哥!不过你们也要小心点,安全第一,找人第二。”说完将他和美丽的手电递给了我和小远。

    “等一下!”我和小远刚跑几步,美丽突然喊了起来,说完跑上前,塞给我一盒火柴,“上山的人离不开火,带着它有用。”

    我将火柴装进兜里后,和小远一起朝山上飞速奔去,出了村寨顺着前天踩过的痕迹,一口气爬到了山腰才歇息。

    小远手扶在一颗树干上,喘着粗气对我询问:“林……林哥,为什么不……不让美丽带路?我们越过前面茂盛树林的话,即使能辨识出方向,也要花费很长时间。”

    “她……她母亲需要她,再……再说了,万一要是有什么危险怎么办,她只是个小女孩。”其实我之所以没让美丽带路,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就是午夜做的那个噩梦,里面的男人要真是他父亲,要真是出了意外托梦给我的话,那应该答应他照顾好美丽的安危,绝不能让她冒险上山,但愿那只是一个梦,不会是噩耗的前奏。

    歇了两三分钟后,我和小远照着手电走进了林子,还好前天的踏痕以及掰断的残枝还在,我们俩循着这些标志,缓慢地朝山完咬着手电,四肢着地趴下身子,朝前挪动起来。

    虽然这动作有点不雅,也使我脑子里想起那首爬出来吧,给你自由的革命诗歌,但确实顺畅省力多了,料想美丽父亲带着李师傅他们应该也是用的这种方法,要不然为何先前没有看到任何枝干被破坏的迹象。

    爬了一段时间后,我停了下来,心里一阵沮丧。

    后面的小远不明就里,对我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林哥,为何不走了?”

    我叹了口气指着先前在树干上用匕首刻下的箭头:“又回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迷路了!”

    “爬行的时候,基本是直线啊,怎么会转回来?算了,还是用第二种方法吧。”小远说着掰断一根树枝递给我。

    我用匕首将毛衣割下来一块,缠绕在树枝尾端做成火把,划着火柴点燃起来,将手电交给小远,让他帮我照着,咬着火把朝一颗大树着我吹灭树枝上的火焰,颓然躺了下,转动脑子想要找出任何能辨析出方位的方式。

    这时候我突然感到后脑勺有点硌得慌,本以为是一块砺石,反手想要拨弄到一边去,触碰到之后察觉到不对劲,忙反身拿起手电照去,发现竟然是一把飞刀,飞刀的尾端系着一截红丝。

    “这是李师傅的飞刀!”我兴奋地朝一旁的小远叫起来。

    他忙凑过来一瞅,使劲点头道:“确实是!那说明他们在附近走过。”说完将手拢在嘴边,就要高声呼喊,我赶紧制止了他。

    因为此时我才注意到,在飞刀的利刃上残留着丝丝血痕。

    “怎么了林--啊!”小远的问话还没有说完就闷哼一声,挥舞着四肢从地上窜了起来,朝天上飞去。

    “小远!小远!”我大喊起来,将飞刀揣进兜里后,忙一跃而起,抓着旁边垂下的藤枝往上追去,还好他上升得不是很快,被我赶了上,此时也看得清楚了,原来他的脖子被一条藤茎,不对,应该是一条尾巴给缠了住,正拖拽着朝树梢拉去。

    我对着还在挣扎的小远大声提醒:“抓住一根树枝!抓住一根树枝!”

    小远在惊慌中瞥见了我手里摇晃的飞刀,瞬间明白了我的意图,忙抓住了旁边一根粗枝,但很快,他的人连带着树枝都被尾巴朝上拽去,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尾巴,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气。

    就在小远快要坚持不住放手的时候,我也没有心思考虑准不准了,将手里的飞刀忽的一下掷了出去。

    “啪--”

    与其说是水平,我更愿意说是幸运,飞刀亮光一闪,直直地刺中了小远脖子上方的那根尾巴。

    “吱吱吱,吱吱吱……”

    一阵疼痛的厉叫声响起,小远脖颈上的尾巴松了开,朝上飞速地缩了回去,本想看清是什么东西,奈何手电光亮有限,只能看着它消失在黢黑的密枝中。

    对面的小远有惊无险,此时正双手抓着枝干呼哧呼哧地上下摇晃,脸上满是重生的喜悦和兴奋,对我大声致谢:“多亏你了林哥,要不是你那一刀,我真不知道会被拽到哪里去!”

    我抓着藤茎一使劲,小心翼翼地跳到小远身旁,对他催促起来:“快下去吧,那东西只是尾巴受伤,天知道还会不会下来。”

    说完转过身,刚要顺着藤茎下滑,一张三角形的土灰大脸突然垂了下来,上面张满圆鼓鼓的疙瘩,这脸几乎贴在了我的鼻尖上,正眨着圆鼓鼓道绿色眼珠瞅着我。

    还没容我喊出来,尖锐的嘴巴“嗖”地一下,伸出条红色的细长舌头,将我的脸舔了个结结实实,顿时,粘稠状的腥臭液体涂满整个面孔,熏得我身子直晃,差点一头栽了下去,幸亏手死死地抓住了枝干,才没有挂掉。

    恶心的空当,小远一把将我向后拉去,随即大声提醒:“林哥快跑!”说着率先抱着藤茎朝地上滑去。

    我从惊愕与恶心中醒悟过来,忙用胳膊环住一根藤茎,紧随着小远朝下降去,谁知下降了几米就悬在空中不动了,我以为哪里卡住了,使劲晃动起身子来。

    “哎呦--”一动之下,阵阵的钻心疼从小腿上传来,让我忍不住咧嘴叫了声。

    扭头照去,赫然发现刚才的那东西在死死地咬着小腿,嘴里正流出绿色的涎液,钻心的疼痛让我知道肉已经被咬进去很深,挣扎的话不是办法,会撕裂下一大块腿肉,但被它这么咬着也不是办法,正焦虑着,那东西竟然主动松开了口。

    心说怎么回事?难道嫌弃我的肉不好吃?管它呢!趁此机会我迅速下滑,蹲到了地上。

    小远在下面也看清了状况,对我关切地询问:“林哥,你腿有没有被咬伤?”

    我将裤管卷了起来,朝腿上一瞅,只见白皙的腿肚子上凸起一块暗绿色的淤肿,一排弯曲紧密的窟窿里正流着脓液。

    “疼不疼?”小远问我。

    “奇怪,只有刚才挣扎的时候疼了下,现在既不疼也不痒。”我十分不解地回应,“难道没有毒?”

    小远这时候举起手里的电灯,又朝上面照去。光亮下那东西还挂在树枝上,五六米长的尾巴轻微摇曳着,看上去悠闲自在极了,不过眼睛合了上,似乎害怕光刺激。

    “我明白了,那东西是蜥蜴的一种!”小远突然低头对我急切道。

    “蜥蜴?”我略一思忖,还真像,只是个头放大了几十倍,不过随即疑惑起来,“蜥蜴那玩意不是和蛇一样,要冬眠的吗?这家伙怎么出来了,难道是凉快的?”

    “估计是被惊扰到了,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它嘴里的涎液有分解作用,会腐蚀你的肌肉还有内脏,甚至骨骼,等你快化成皮肤包裹的黏合体,再循着味道找到你,之后吞食。”小远脸色忧虑道。

    我倒吸口寒气,咬咬牙:“它奶奶的,怪不得主动松口,原来是打算吃加工好的!”

    “林哥,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你腿里的涎液挤出来!然后去除它残留的味道。”小远对我提醒道。

    听后我心说伤口又不疼,这好办!于是双手在腿上使劲撸起来。绿色的脓液和着血水同时流了出来,顺着腿肚子朝下淌去。

    挤了一会,腿上恢复了些许疼痛,小远见状忙对我劝道:“可以了,大部分涎液都出来了,再挤的话会失血过多的。”

    我心说接下来就是去除味道,暗暗琢磨起来,猛然想到身上一直随身携带着白药贴,这东西味道挺刺激的,不知道能不能盖住怪蜥蜴留下的涎液味道,忙掏出对小远问:“你看它管用吗?”

    “差不多,只能这样了。”小远说完帮我将药贴沾在了伤口处。望着小远细心谨慎的样子,我忍不住开了句玩笑:“你倒是比女生还细心啊!”他竟不好意思地脸红起来,转移话题:“林哥,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上面的怪蜥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突然袭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