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星际拾怪种田忙 > 第八十二章 认亲&海底引发的秘密

第八十二章 认亲&海底引发的秘密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异能失控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重生暴龙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神话禁区门派养成日志

    卡西杰带人赶到719,前锋人员靠近触发了机关,719发生大爆炸,而在他们到来之前这里早已经成了一座死城。

    易简简和途安在海上漫无目的的游荡,失去身份户卡,两人现在是名副其实的黑户,再要进一次盘口被当白菜议价,他们不如这样自由舒坦,前提是不遇到意外灾难。

    “哈哈,这里居然有一处没有署名的礁石群!”易简简擦了一把脸上的水,心情畅快。流亡的十多天里,只能跟鱼怪教学智脑相伴,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在看海想过去想未来,住惯了陆地,无时不刻思念地球的风景。

    她现在有一种占山为王的豪情,忍不住小手一甩,粗声壮气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处,留下买路财!”俏皮的对着途安摊手,不像是打劫的倒似讨红包的。

    途安夹笑象征性的在胸口摸了摸,易简简手上微沉,蹙着眉梢看银光刺眼的一把剁刀,嘴皮子扯了扯,途安指指水面,水光里蓬头乱发的小人儿举着剁刀龇牙裂齿,滑稽使两人捧腹大笑。

    “就让你这么兴奋?”途安看她忙碌的从空间格里掏东西,笑意浅浅。相处久了,发现她不是心思复杂的人,相反特别的使人安逸。

    手里的支架撑开,成一四方空间,易简简很稀奇途安的空间格里的东西,不光有有太阳伞,还有躺椅,气垫沙发,全套家具等等平时想象不到外出却很实用的东西。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念着海子的诗,架起太阳能布幔遮住四方格上面的太阳,顾名思义太阳能布幔能够转化太阳能生电,轻巧便携,有它在厨房电器用品可以齐齐开工,再也不用担心压气灶跳闸了。“我是一个孤儿,一直很想有个窝。不用寄人篱下。不怕世事轮变,不关心世界大战,不担心权利交更。只要关上这扇门。这里就是我的世界我的主宰,我想做我自己的王,坦然的毫无压力的任由灵魂深处的恶魔横行,无论我是善是美是龌龊。没有人可以指摘我的行为。”

    她恍然的看着途安,甜甜的有些孩子气的一笑。“我就想要这样一个窝!”

    想了很多年。可惜一直没有如愿。地球上她有房子,是租来的。荒芜星上她有桃花园,没来及的住。她一心想要安安静静的住自己的房子过自己的日子,简单的一个小心愿。却是这么不简单实现。

    途安瞬着眼睛侧耳聆听,许多的画面在眼前飞逝消灭,胸腔里说不清的气团凝聚着膨胀。促使眼眶涨红猩热。

    从有记忆开始,他面对的就是空间格塑胶船。奶奶在时和奶奶一起走过一个盘口赶另外一个盘口,奶奶不在了他和空间格继续行走在盘口与盘口之间,用一个词形容再恰当不过,那就是流浪。在今天之前他从没想过,他可以停下来,他可以不遵照规则去赶下一场买卖,他有了不用去拼命的理由。

    可是这样的舒适自在能维持多久呢,途安不想去思考,现在的一切都是偷来的,能得片刻的安逸,这比无价之宝还要来得珍贵。

    “途安,我弄一个可以移动的小房子,用空间格装着,想用的时候就拿出来,不用或者不想别人看见的时候就收起来,你说能不能做出来?”易简简的眼睛里发着光,内心按捺不住的欢呼,她的心里一定也住着一个说童话故事的小人儿吧。

    艰难的从自我设置的情绪逆流中走出来,途安湿润着眼眸,哽咽感怀的轻笑,说:“我能住里面吗?”

    明亮的瞳孔一张再张,绚丽的星云在炸开。

    途安没有移开易简简探究的视线,凝眸深深。

    是给了他什么错误的暗示?易简简摁住蠢蠢欲动的心鬼,几种声音在脑海里揪斗。爱情?

    他的眼神很平静,并没有炙热侵犯强势的灼烧,等等……灼烧?她见过,在荒芜星上。努力搜寻着,猛然和一双飞扬霸道的长眼画上等号,易简简的心脏抽扯着闷疼了一下。

    目瞪口呆之余,极力否认自我猜测的结果。他怎么会对她起那种心思,但她又没法解释那些他做过的不该做的让她难堪措手不及的事情,他还咬她强迫她睡觉拘禁她活动范围,其恶行累累罄竹难书。

    发现她的不在状态,途安敛下期盼,拨动手边的海水。

    易简简晃神过来。

    “我……我希望有一个哥哥。”

    途安惊愣乍喜,太过开心猛然跳起来,伤口的撕扯疼的他白了脸。

    “至于吗?”易简简怒骂,扶着途安上船躺好。

    惨白的脸上爬满笑容。“我高兴,高兴得不做点什么这里就要炸开。”手指着自己还温热有力跳动的胸口。

    易简简一霎红了眼,嗔了一句:“白痴!”

    途安拉着她的手痴痴的笑,“白痴也高兴。从今往后你是我的妹妹,你想做什么叫哥哥就行,我能有妹妹疼,羡慕死那些没妹妹的人。”

    多像一句台词,要什么,老爸给你买。

    有一天居然在自己身上发生。眼泪吧嗒吧嗒控制不住的淌了个酣畅淋漓,张开嘴毫无形象的宣泄了个彻底。

    途安对于这闪电间发生的事情慌了神。

    “快别哭啊!你再哭,我也要哭了……”说着,真的呜呜咽咽抽噎起来。

    易简简抹了抹眼泪鼻涕,从睫毛缝里看途安,一下气的噘了嘴。装哭,可恶,谁惹她掉眼泪的。

    两人经过短暂的休整,着手打造移动屋,白天遇到船队尾随过去打劫,晚上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讨论设计图,次数多了两人干得越发得心应手。

    “有情况!”易简简从入定中醒了过来,每次她都用精神力探查四周的变化,上到五百米空中。下到五百米海底,周围的一切全在她的监控之内。

    途安放下裁木机器,三手两脚把材料打包扔空间格里,易简简已经收了拴在水上的船,两人一前一后扎进水里。

    途安比划着方向,问易简简要不要上去截货物。易简简摇头,在水里的弊端就是没办法细说。抢来的氧气罐好用。但也不能用来沟通。

    控制了一条鱼带路,两人抓着鱼鳍来到目标船底下。

    易简简眼神出精神触角,慢慢的透出水面。用精神力目睹船上的一切。

    原本开动的船停了下来,易简简看见甲板上忙着推木箱已经换上潜水服的船员,有个男人手里捏着通讯器,脸上虽有遮掩但凌厉的杀气隐隐的从豌豆大的眼睛里暴漏了出来。

    毫无准备的。一台大箱子被推下船。

    吓得激灵,易简简仓皇睁开眼拉着途安催鱼离开。大箱子在身侧咕噜噜一台连着一台。途安身上被砸了一下,大鱼怪尾巴猛扫,险险将他从底下扯出带离。

    易简简骑在鱼背上,询问途安要不要上岸。见他摇头,两人重新转了回去,隔着船身一百米的距离。水里的能见度不高。为怕对方有水底探测仪器,途安拿出反监测装备。

    再次打开精神力。船已经毫无声息的开走了。往水里探,几条黑色的人影潜入了未知的黑暗水域深处,超过范围,深黑的水无法用精神力穿透。

    捅了捅途安的肩,两人抓着鱼鳍往上游。

    “要用夜视仪,他们往海底去了。”

    途安在空间格里翻了翻,找出夜视仪准备戴在头上。

    易简简叫住他,“不能茫然下去,他们看起来不好对付。我们只有两个人。”动物她可以操控的时间不长,海底里的压力负荷不是他们的*能够长时间承受的,有些暗流能让人瞬间窒息。

    “底下肯定有个大秘密!”途安血液燃烧了,“我们要去劫盘主库?”

    想要下深水就得要有潜水艇,而这种稍高一点的装备每一位盘主拥有一台,再高级的就要找区首及以上职位的掌权者了。

    甩着湿漉漉的头发,易简简很心动。

    “如果这则消息卖给盘主,我们会得多少荣誉点?”这些人看着就很神秘,不太像潮南星本地人的作风,但也不能完全排除是某个人的恶趣好。相比较而言,她更喜欢看狗咬狗。

    途安的心里已经有了一本账,噙着温和的笑,清幽幽的问:“你想卖给谁?”

    “先观察几天,我们的移动小屋还没有做好。”

    宠溺的摸了摸易简简的脑袋,途安不知道怎么说她好,论贪心他似乎不及一指。按他的想法最多去盗个盘主库,她却想要坐收渔翁之利,拿这群人当一盘游戏偷闲取乐。

    “哥!”易简简想了想,有些事情应该告诉他。

    途安抬眼。

    吸了一口气,易简简一鼓作气道:“我和你说过我不是潮南星的人,事实上我是被父母抛弃送往荒芜星的弃儿。荒芜星很糟糕很贫瘠,那里的人不坏,我有很多伙伴在那儿,我喜欢那里,我要回去。有位朋友同我一起被掳了过来,抓我们的人是谁我不知道。我要救他出来,然后一起离开。”

    字面意思很好懂,途安知道她在担忧什么。

    “你要去哪儿我就在哪儿,你说过我是移动小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刚刚他不是在怀疑她什么,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妹妹过于优秀,剥夺了自己大把可以表现的机会。要是哪天被人发现这么出色的妹妹要抢走,他怎么办?

    途安已经为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患上了焦虑症。

    易简简落下心里的大石头,就怕他知道真相后跟她闹分裂,结果是她对他还没有足够信任,易简简心里觉得挺惭愧。

    移动小屋暂时只是一栋简易小木楼,玻璃门窗都是留的空,等找到合适的材料再一样样添进去。房底是圆实木,来自于易简简的意识空间,放在礁石上需要用绳子打钉固定在四角。

    看着初具模型的房子,两人摆宴庆祝了一番。而下到海底的人一直没有露面。

    这天天气阴沉,到夜里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两人睡得迷迷瞪瞪,被一阵剧烈的摇晃弄醒。

    途安站在窗口往外望,海很黑什么都瞧不清。

    易简简摸到了夜视仪是以没有错过海底的漩涡。

    “潮南星会涨潮?”她额头上沁出一排细密的汗液,来这么久很少见到下雨天,她差点忘了还有海上风暴这回事。

    途安面色惊变,也找出夜视仪戴上。

    大大的漩涡已经卷起数涨高海浪,虽然距离远,但余浪也足够让小屋东摇西荡。

    “不正常,这不是潮南星汛潮期的反应。”途安可以肯定,“潮南星一年只有75天的汛潮期,海水会高过正常水平线0.5米左右,漩涡风暴级数不会超过四,它的直径目测过八百米了。”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说法,漩涡慢慢减弱,过了五分钟一架小型飞船脱海水而出,直奔万里苍穹而去。

    易简简看傻了眼,过程不到两分钟,要不是海浪打醒,他们会错过这精彩的一刻。

    “你看清楚了吗?”她四肢颤抖。

    途安抓住她的肩膀,满脸关切之色。“一架飞碟。你……”

    “我就是被那种东西抓来的,但和这架不一样。”她记得那是一台全黑色的,外型要更小更精致。

    被飞碟擒住,又没有人接应。再小的,就是两人式飞碟了,可易简简说里面只有她和她的朋友,没有操控台,途安觉得事情超乎想象的严重了。

    “你觉得你干扰到了什么人?他们没杀你,只是带走你,我感觉你对绑匪来说有着不能杀的理由。丢着你不管,是不想让你知道再干涉进去,这是我的猜想。”

    团成团的眉头看得途安一阵心疼,是谁要跟一个孩子过不去?他心里对作恶者深深的仇恨上了。

    易简简头脑里的画面筛选拼凑,途安的提醒像一盏灯,混沌许久的线索一点点的浮现。

    “荒芜星!”

    坐过车的落了心跳,膛大眼睛忘了呼吸。她明面上的异能成了荒芜星起死回生的转折点,她在那里帮太多人找到希望,得罪的就只能是不想荒芜星改变,不想那里的人拥有能力反抗的人。是联邦政府?

    冷汗簌簌往下掉,她看不懂了,但是那个人那些伙伴成了荒芜星崛起的中坚力量……

    不敢再深思下去,易简简攀紧途安的手。“你再多告诉我一些,我要知道!”(未完待续)

    ps:卡文期好无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