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回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异能失控神话禁区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赶鸭子上架的下一句天下之事以利而合者

    李天王蒙羞黄河阵

    孙大圣受辱白云间

    却说那托塔天王李靖奉了玉帝圣旨,亲自统领十万天兵,百员天将,一万余辆霹雳战车,十八架天罗地网,轰隆隆,浩荡荡,出了南天门。以雷霆万钧之势,恶浪翻滚之力,像无边瀑布一般,直冲南儋部州大宋国温阳县而来。

    有《西江月》词为证:

    天马奋蹄似电,神龙探爪如雷。紫霓白雾罩星辉,剑戟刀枪齐会。

    震耳车轮狂吼,扇头帅纛疯催。三霄九耀众仙魁,奉命凡间伐罪。

    当那辆载着先锋鱼肚将和副先锋夜叉将的霹雳战车率先来到距离大宋国温阳县数百里之遥的天空时,突然发现下界一片火光,好像整个温阳县都在燃烧一般。

    只见那火:

    万千山水怒,烈焰扑天飞;

    不像森林火,何如城镇晖;

    红蛇夸激荡,赤凤逞凶威;

    隐隐风雷响,悠悠魂不归。

    鱼肚将心中疑惑,他不敢冒然前进,便喝令驾驭车前火龙的两个大力天丁收紧缰绳。那条拉着先锋战车的火龙咆哮一声,四爪踏云停了下来。鱼肚将又令副先锋夜叉将先下去打探一番,夜叉将喊声“得令!”便手提两把三环月牙弯刀跳出战车冲下去了。

    看那夜叉将模样凶狠,有诗为证:

    三环三眼月牙刀,目射黄光紫战袍;

    扁口鹜唇獠齿骇,驼峰怪首白长毛。

    下界的火好像燃烧的更旺了,夜叉将一去不返。眼看大队天兵将至,鱼肚将心里着急,他大吼一声,终于驱车亲自冲了下来。

    看那鱼肚将生的威武,有诗为证:

    红袍银铠举双锤,力大无穷号武威;

    鱼肚面颜狮子口,战场之上吼如雷。

    霎时,托塔天王率领大队天兵天将也来到这里,他们已是不见了鱼肚将和夜叉将二位先锋,只能看见下界气势汹汹的火光。李天王下令,所有兵车战将一律打住云头就此安营扎寨。

    下界依然一片火光,还是不见鱼肚和夜叉归来。众神都望着那火光指指点点,好像他们也说不来所以然。

    “这不是九曲黄河阵吧?”已经驱车来到李天王右侧的那位手持巨斧的青面绿衣千里眼问道。

    “不是,不是,要是九曲黄河阵,三霄仙子岂能不识?”那手拿一杆巨戟站在他背后的红衣赤面顺风耳道。

    李天王看看他们便下令请三霄仙子上前观阵,那三霄仙子霎时奉命驱车前来。

    那三霄仙子如何模样,有《卜算子》词为证:

    头戴饰珠冠,身着银丝铠。云霄琼霄共碧霄,美貌惊天界。

    修道碧霞宫,剪斗随身带。胸有黄河九曲图,胯下青鸾快。

    “请三位仙子看看,下界此火形状是否一个阵图?”李天王道。

    “这也是九曲黄河大阵啊!”三位仙子都骑着自己的鸿鹄神鸟飞出战车穿下紫雾云霓盘旋了几圈,她们返回来说道。

    “既是九曲黄河大阵,就请三位仙子破此阵如何?”李靖道。

    “回禀天帅,此阵虽然也是九曲黄河大阵,但与我们姊妹所学完全不同。我姊妹所学乃是兵阵,共用六百将士,有起有止,内藏先天秘密,生死机关;外按九宫八卦,出入门户。而此阵却非兵阵,乃一火阵耳。此阵起止诡秘,变化多端。内藏百万甲兵,无穷法宝;外按神火,精火,自然火分布,摆阵者将仙界三味真火与下界世俗凡火十分巧妙地合二为一,环环紧扣,烈焰交加,可谓杀机四伏,实难破之也。”云霄仙子说道。

    “哼,仙子,你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一派胡言么?量区区一个四公主,她哪来这无穷法宝和百万甲兵?她只不过是多点了些火堆虚张声势罢了!你们既然不敢破阵,就请和千里眼、顺风耳一同在此观看,待本帅率领大队天兵冲将下去,踏平温阳县,踩碎那崔家庄,活捉四公主上来!”李靖说完,令众神架起十八架天罗地网,亲自率领十万天兵冲下去了。

    “天帅不可冒进!”

    “天帅不可冒进!”

    ……

    霹雳战车的铁轮声,众天兵天将的呐喊声,风声,雷声……霎时,淹没了云霄、琼霄、碧霄三位仙子和千里眼、顺风耳的喊声。

    只见下界黑烟漫漫,红焰腾腾;噼噼啪啪,火花四溅。十万天兵天将瞬间便又无声无息了。那千里眼和顺风耳道:“果不出三位娘娘所料,他们俱已陷于阵中,只怕李天王的金塔也被打碎了,这可如何是好?”云霄仙子道:“金塔碎了,还可复原。想那四公主是不会伤害他们性命的,我们还是先返回天庭进谏玉帝,让玉帝和他的四公主罢兵言和为好。”

    “玉帝和王母会不会怪罪我们隔岸观火,见死不救呢?”那千里眼忧虑道。

    “这阵就是无法破吗?就连我们姊妹的法宝也是不中用的,不信你们看看。”说着那琼霄和碧霄凌空祭起了混元金斗和金蛟剪。

    “不可!”云霄阻挡不及,两件法宝已是飞到了空中。空中顿时金光四射,山呼海啸……

    可这只是一瞬,瞬息过后,空中便又安静下来。金光没有了,山呼海啸的声音也没有了,只见那两件法宝滴溜溜向下坠去。

    “想必是三霄娘娘来了,难道你们也不识此阵么?”竟然是四公主的声音。

    只见那张四姐系一件大红披风,一身戎装,腰挂延津化龙宝剑双手举着她们的两件法宝飞了上来。

    “三霄参见四公主!”

    “千里眼,顺风耳参见四公主!”他们五人急忙施礼道。

    “三霄岂能不识公主奇阵,可天帅不听,硬是率军冲下去了,还望四公主慈悲为怀,万不可伤害天庭一兵一将,我们这就回去,劝说你的父皇、母后早早息兵言和,不知四公主以为如何?”云霄紧接着说道。

    “好好好,四姐谢谢诸位,只要我的父皇、母后同意赦免我的众姐妹和太白金星,恢复他们的自由,不再强迫我归天,我便收了此阵,放归所有天兵天将,如若不然,休怪四姐抗拒到底。”四姐道。

    “四公主放心,我们这就返回灵霄进谏!”云霄仙子说完下令掉转车头返回。

    “三位娘娘慢走,请带上你们的金蛟剪和混元金斗!”四姐道。

    “公主先拿着吧,以后我们会来讨要的。”云霄仙子说着,驱车去了。

    “四公主保重,我们也回去了。”千里眼、顺风耳也掉转了战车。

    “谢谢二位!”四姐含着眼泪挥挥手道。

    有诗为证:

    云端见故知;四姐暗伤悲;

    虽有熊熊火,心中正冷时。

    原来,那哪吒刚刚离开护国员外府,花花寨的花春英和花廷琼以及温阳县的关雷、王豪、郝都头、郑河、郑坡他们便骑快马赶来探望四姐他们。四姐告诉了他们天庭发生的情况,并要求他们立即返回驻地通知组织并带领当地军民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四姐还要郝都头告诉城北沟的张贵梅今夜务必拿上她的龙鳞宝镜登上她家住宅后边中堡的高处。到时,玲玉、玲芳二人会和她合作等等。七人不敢怠慢,立即告辞,上马去了。花春英、关雷他们走了还不到半个时辰,那吕洞宾和曹国舅便领着那铁拐李、汉钟离、张果老、何仙姑、韩湘子也急急忙忙从空中赶来了。

    他们并没有来过这崔家庄小山村,可是他们看到了仙光,他们是望着仙光来的。

    这时,已是傍晚,护国员外府早已灯火通明,正房院子里一片欢声笑语。

    八仙在护国员外府客厅之内会齐了。你看那八仙模样各有千秋,只见:

    金箍束发铁拐李,坐着葫芦拄拐杖;

    环髻凤簪何仙姑,芙蓉如面笑声朗;

    蓝采和来提花篮,令人神清气也爽;

    吕洞宾是丹凤眼,三缕黑须剑侠像;

    倒骑毛驴张果老,怀抱渔鼓长眉荡;

    肩扛蒲扇钟离权,露乳坦胸真豪放;

    曹国舅是皇家人,玉板官服帽翅晃;

    龙女神箫韩湘子,妙音一出成绝响;

    八仙聚齐员外府,大闹温阳破天网;

    为了金童玉女缘,何惧获罪受冤枉。

    茶毕,四姐将下午战况对八仙说了一遍,钟离权道:“估计今晚玉帝还会派更多的天兵天将来,不知四仙子有何打算?”四姐拿出一张阵图说道:“为了能战胜天兵,四姐我决定在这温阳县境内立即摆出此阵,还望八仙能够全力相助。”

    “有什么奇阵?我们大家快快看看。”铁拐李道。

    在八仙观看阵图的同时,四姐给他们讲述了此阵的布法与奥妙以及她已经作出的安排和他们八仙在阵中所处的位置和作用。八仙看着,听着,他们连连点头佩服。

    “好呀!这是一个十分奇特而巧妙的大阵,神俗集合,仙凡互补,真可谓威力无穷,旷古空前!不过,时间紧迫,我们还是立即行动吧。据老朽算来,玉帝已命托塔天王李靖为清理门户大元帅,他将统领十万天兵,百员战将,十八架天罗地网而来。除二十八宿、九耀星君之外,还有那三霄仙子带着混元金斗和金蛟剪也一并前来。”张果老说道。

    “好的,有劳各位随四姐立即升空,只要我们提前摆好此九曲黄河大阵,无论他们带什么法宝来也会变成聋子的耳朵。”四姐道。

    “一切好说,就是这百万甲兵,温阳县知寨他们是一定解决不了的,我们如何变来?”曹国舅问道。

    “上仙不必着急,四姐的甲兵都在这里。”是崔文瑞的声音,只见他和廷芳一人扛一袋粮食而来。

    “好好好,大哥,听说你已经可以调出元神来了,是不是真的?”吕洞宾接过文瑞肩上的一袋小豆问道。

    崔文瑞说道:“不瞒上仙,现在真的可以了。”

    “那就请大哥调出来看看吧,小弟真是盼望已久了。”吕洞宾道。

    “让我们看看吧,恩公。”曹国舅也接过廷芳手中的小豆袋子,凑上来说道。

    文瑞见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只好将那丹田元气诀默默念了起来,只见紫雾虹霓顿起,霎时,一员金光闪闪的执戟天将便站在众仙面前。

    “大哥……”吕洞宾扔掉了手中的小豆袋子扑了上去,二人眼含泪花紧紧拥抱在一起。

    有诗为证:金光闪出故人形,久别重逢热泪盈;

    今日夜空风猎猎,为君亮剑斗天兵。

    钟离权道:“洞宾,左金童果然威武,就让他与两位仙徒共同留守,我们快快布阵去吧。”

    吕洞宾揩揩眼泪,他立即告别文瑞元神提起小豆袋子和四姐钟离权他们望夜空去了。

    按照四姐的吩咐,今夜,只留下了文瑞和廷芳、小玉在府中看守。众仙珠、仙宝有避火、逼水等法力,四姐将他们也都安排到九曲黄河阵中去了。因为九曲黄河大阵破不了,崔家庄村和护国员外府也是安全的。再说,这也是保障整个温阳县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需要。

    在四姐和众仙手中,两袋子小豆霎时变成了百万甲兵,他们举着绣有“黄河阵”三字的各色旗帜从空中下去与已经出动的凡间军民一起占据了温阳县地面的山山峁峁,沟沟叉叉。

    按四姐的安排,九仙珠、九仙宝、玲玉、玲芳和八仙他们很快分别进入阵中。四姐驾云升起到夜空的高处,只见她念了几句咒语,便用手中的化龙剑指向了夜空中的一颗明星,天空中霎时红光四射,下界阵中立即腾起火焰,各种玄妙在瞬间形成。一座无敌的九曲黄河大阵终于在十万天兵到来之前完成了。

    四姐的九曲黄河阵是一座摄魂夺魄之阵,阵中有四姐安置的摄魂瓶和贵梅的龙鳞宝镜,再加铁拐李的葫芦、铁杖,钟离权的蒲扇,张果老的渔鼓,吕洞宾的遁天剑,何仙姑的荷花,蓝采和的花篮,韩湘子的龙女洞箫,曹国舅的玉板;这些宝贝都散射出无穷法力,凡是进入阵中的神兵、天将、骏马、骁龙,无一可以挣扎,送不了命就算不错的了。所以,那先来的夜叉、鱼肚,后到的托塔天王李靖众神,包括那已经来过一次的四大天王、巨灵神、哼哈二将和哪吒无不浑身软瘫一般,纷纷躺倒在阵中。温阳县的沟沟叉叉一时间都成了天兵天将的囚笼。李天王在发觉情况有异时,他大喊一声,祭起了手中的金塔,可那金塔竟然在空中自己爆碎了。四姐恐怕碎了的塔片给百姓带来灾难,她急忙请铁拐李举起了葫芦,将那破碎的塔片尽数收入葫芦之中。当众仙发现三霄仙子的混元金斗和金蛟剪失灵下落时,四姐已跳起云端,以极快的身手将两件法宝接于手中。

    失陷于阵中的各路神仙和众天兵以及所有骁龙、骏马,俱是眼睁睁,动惮不得。那些神仙,眼看着自己的法宝一件件被凡间军士收走,一个个干着急,没有办法。

    那十八架天罗地网,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据说,八仙的宝物只要一聚齐,就是天罗地网的克星。自此,天庭的三打崔家庄全部以失败告终。

    有《七律》为证:

    乐坏云端张四姐,神兵十万霎时消;

    男男女女敲金蹬,寨寨村村奏凯谣;

    八洞仙家齐舞蹈,四方百姓俱呼号;

    民心所向天垂首,众怒能燃海水烧。

    再说那三霄仙子和千里眼顺风耳乘两辆霹雳战车返回天宫之后,不敢怠慢,他们立即直奔灵霄殿去见玉帝。

    “就回来你们五位?其余都陷阵中了?”玉帝听了云霄仙子的回禀,好像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又问道。

    “是的,万岁,那阵实在厉害无比,连我们的混元金斗和金蛟剪也被四公主收去了。”琼霄和碧霄二位仙子也一齐说道。

    “万岁,一点不假,李天王的金塔也被四公主打碎了。”那千里眼和顺风耳补充道。

    “哦——”玉帝惊呆了。

    “陛下!陛下!”王母呼唤道。

    “你养了这个无法无天女儿,真是气死寡人了!”玉帝瞪着王母吼道。

    “陛下息怒,现在不是埋怨本宫的时候,还是赶快想办法搭救李天王他们十万之众吧。”王母道。

    “搭救?他们十万之众竟然毫不济事,顷刻之间便一败涂地,朕如何救得?”玉帝道。

    “启禀万岁,云霄以为天庭和四公主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云霄仙子道。

    “不打她,她肯乖乖回来认罪?她肯放回朕的天兵天将吗?”玉帝道。

    “万岁,云霄以为不如先放出太白金星和众位公主让他们一起下凡去劝说四公主,或许四公主会回心转意的。”云霄仙子试探着说道。

    “不行,寡人要关他们五百年!”玉帝道。

    “万岁,如果这样,恐怕四公主要抗拒到底的。”云霄仙子道。

    “是的,万岁,和四公主讲和吧,不要再苦苦逼迫于她了!”那千里眼、顺风耳、琼霄、碧霄一起说道。

    “难道要朕屈服于一个违犯天条,私自下凡生儿育女的不肖丫头么?卿等休得为她美言,朕一定要将她拿来法办。”玉帝道。

    “万岁……”云霄仙子还想劝说,可是玉帝将袍袖一挥道:“不必说了,退下去吧。”

    三霄、顺风耳他们无法,只好退了下去。

    “陛下,本宫也觉的四丫头有如此本领,倒也不是一件坏事,不如我们就封她一个下界神仙饶过她吧,以后天庭如果有事还是可让她戴罪立功的啊!”王母道。

    “这算什么本领?她比斗战胜佛孙悟空和杨戬二郎如何?”玉帝道。

    “这……”王母一时语塞。

    “来人!”玉帝喊了一声。

    “参见万岁!”两名镇殿天将走上前来施礼道。

    “朕命你们立即分头赶赴西天如来佛祖之处和下界灌江口速速请斗战胜佛孙悟空大圣和二郎显圣真君来。”玉帝道。

    “遵命!”二天将作揖领命而去。

    有诗为证:

    看来玉帝动初衷,欲试当年孙悟空;

    更有外甥杨戬到,再胜才赦女娇童。

    且说那九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因保唐僧西天取经,一路降妖除魔,历尽万苦千辛,终成正果,被如来佛祖封为“斗战胜佛”,一直在佛祖驾前听差,这日奉了如来佛旨,他哪肯怠慢,竟顾不得去天庭朝觐玉帝,一个筋斗云早已来到东土大宋石州府治下温阳县上空,不是他今日已成金身真佛,早就一头栽进那九曲黄河大阵之中了。

    “呀呀呀,好险,好险呀!这玉帝老儿原来是要我到这火海之中给他教训他的四女儿?可恼,真正可恼!他的女儿他倒教训不了,反来麻烦我老孙!”那耳朵中藏着如意金箍棒的斗战胜佛口里虽嘟嘟囔囔,可他早已跳起在高空,躲开了那九曲黄河大阵的威胁。

    “玉帝的四女儿在哪里呢?”他在云端抓耳挠腮。

    这斗战胜佛模样如何?有首《七律》为证:

    胜佛真身光一团,慈祥毛脸惹人欢;

    犹穿锁子黄金甲;仍戴长翎凤翅冠,

    双履藕丝龙女巧。两箍铁棒禹神殚;

    不忘大闹天宫事,犹记西行一路难。

    “呔!你又是何方妖神,敢在这里偷窥我家仙师的阵法?”说话的竟是两个会腾云驾雾的凡间女子。看她二人如何模样?另有一首《五绝》为证:

    一色红衣黑斗篷,明眸皓齿女娇形;

    手中太古玄天剑,两朵飞云脚下停。

    “咦!你两个女子真好本领,怎能学会这腾云驾雾?”斗战胜佛惊叹道。

    “休得罗嗦,快快走开!”一女子用手中玄天剑指着他说道。

    “慢着,慢着,我问你们,你们是不是那四仙女的徒子徒孙?”斗战神佛道。

    “休得罗嗦,快快走开!”二女子说着杖剑冲了上来。

    那斗战胜佛却站在云端笑着,看来他并不想作丝毫的躲闪。

    二女子大怒,将手中玄天剑一挺,两人飞鱼一般用手中剑向他刺来。

    霎时,两剑已经都刺中了对方的咽喉,可是却都像刺到铁柱上一般,二女子大惊,她们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挥剑又向那猴脸妖神左右面颊上砍去。只听“咣咣”两声,竟然毫不能伤。

    二女子只好收剑问道:“妖神,你究竟是谁?为何脖子脑袋像生铁一般。”

    “问我是谁?你们看看我的模样还不知道么?”斗战胜佛说道。

    “你是铜头铁罗汉?”一女子道。

    “非也,非也,再猜猜看?”斗战胜佛笑着说道。

    “哦,玲芳妹,姐知道了!”一女子好像恍然大悟,她眼里却像射出了惊喜的光芒。

    “他是谁?姐,你快说来。”那另一女子催问道。

    “哦,有门。”那斗战胜佛乐得手舞足蹈起来。

    “他是孙悟空!”那被称作姐姐的女子说道。

    “啊—他就是大闹天宫的孙大圣?”那被称作“玲芳妹”的女子瞪大了惊奇的眼睛。

    “不错,不错,我就是九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斗战胜佛笑道。

    原来,这天已是熙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了。清晨,李天王等众神与十万天兵以各类神器和法宝为抵押,尽数被四姐和八仙释放了。天宫百员神将一个个丢盔弃甲,赤手空拳坐着百余辆霹雳战车返回天宫去了。临行,李天王他们都答应了四姐的要求,说回到天宫一定为四姐求情,劝说玉帝和王母不要再强行拆散四姐在凡间的恩爱家庭了。

    所有天兵天将尽皆释放,所有武器法宝一律留在了崔家庄护国员外府。但覆盖整个温阳县境的九曲黄河大阵并未取消,四姐和八仙以及关雷、花春英他们还预备着下一次更为严酷的较量,

    这天上午,玲玉、玲芳姊妹二人从青女儿、玉女儿手中的千里宝镜中看到空中有一位东张西望的毛神,就请青女儿、玉女儿立即前去禀报四姐知道,她姊妹二人便拔剑冲上云端来。

    “大圣,你也是来帮助那玉帝欺负我家仙师张四姐的吗?”白玲玉问道。

    “是呀,就是四仙子的父皇和母后请我老孙来的呀。”斗战胜佛嬉皮笑脸,手舞足蹈地说道。

    “大圣难道没听说过‘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的话吗?何况我家仙师张四姐和她的相公乃是义续前缘。他们的爱情之路历经了千般波折,万般磨难,他们的幸福结合,一点也不比大圣保唐僧西天取经,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成佛来的容易呀。”白玲玉道。

    “这……”斗战胜佛无语。

    “大圣,你善恶不分,你是不是收了那玉帝和王母的钱财?”白玲芳道。

    “咝-咝-”那斗战胜佛被玲芳这一句话气的脸红脖子粗,一直呲牙咧嘴说不出话来。

    “玲芳不得无礼,大圣义薄云天,已是如来驾前堂堂斗战胜佛,岂是世间那些贪官污吏可比?”玲玉急忙为斗战胜佛解围。

    “对对对,看来你姐比你聪明,比你了解我老孙。”斗战胜佛的情绪缓和下来,他瞪着火眼金睛指着玲芳的鼻子说道。

    “大圣,这么说,你是不帮那玉帝欺负我家仙师了么?”玲芳却是柳眉倒竖,紧逼一句。

    “不帮,不帮,再帮他,老孙就教你们七十二般变化。”斗战胜佛笑道。

    “我们不要你教,你快快走吧!”那白玲芳又拔出剑来。

    “好好好,不教不教,老孙这就去了。”斗战胜佛说着忽然不见了踪影。

    这才是:白家姊妹舌如刀,大圣无言只得逃;

    二女一心师四姐,红梅斗雪逞英豪。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