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龙与地下城之武僧 > 第七章 海底宝藏三

第七章 海底宝藏三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异能失控神话禁区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重生暴龙最强弃少全文免费阅读

    阿曼奇紧紧抓着这个合金盘子,没说一句话。他的全部精力都被盘子吸引住了。

    那帮人在商量后一致认为寻找几艘幽灵船是不切实际的事情,阿尔丰斯也没在意,回来后就将盘子交给了阿曼奇,陪同他一起到密室的还有兰希。想找到幽灵,只有死神教会的人才能办到,其他人在这方面无能为力。要是凯瑟琳过来,她身上散发的圣光勇气恐怕会让船上的幽灵产生警惕,不再出现。

    并不是每个幽灵都会像碎壳所待的山洞中那几个同类一样没有顾忌,幽灵船存在这么久而没有真正被发现,凭的是诡秘行踪,而碎壳走的纯粹是简单而直接的全灭路线,进洞的绝不会再放出去,如果阿尔丰斯没有答应奈落的邀请,恐怕布兰克率领的探险队也逃不过全军覆没的结局。

    阿尔丰斯和兰希没有出声,那几个作为工匠的士兵早已知趣的退了出去,将三人留在密室。

    阿曼奇这段时间瘦了不止一圈,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因为接连不断的高强度工作而失去了光泽,看上去就像个四五十岁的颓废中年人,实在无法认为他只有二十七岁。也只有不断的将注意力集中在新鲜的事物上才能转移他心中的痛苦和彷徨。阿尔丰斯没有阻止他继续自暴自弃,因为自己同样也经历过这个阶段,法利亚、泰拉斯奎、碎壳、鱼人……直到一手一脚建立起现在这个集团,只有在巨大的痛楚中重生的人才能有那种再世为人的深刻体会。

    布兰克,道格拉斯——阿尔丰斯毕生会感谢这两人,一个让自己从困苦的心境中抽脱出来,一个为自己指明了奋斗的道路。

    阿尔丰斯渴望出世,沉浸在那种平静而无边的神识世界里,但在这之前,必须经历尘世的磨练,体会人间百态和诸多层出不穷的心境。那个神的世界像吊在驴子前面的红萝卜,不断吸引着阿尔丰斯这头驴子周而复始的拉动着自身的命运磨盘,但他磨出的不是面粉,而是整个人生。

    没有投入就不会有获得。自从阿尔丰斯入世之后逐渐明白了这个简单的道理,有时候简单不等于简易,也不能和无知划上等号,只有凝练之后才会将一件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

    阿尔丰斯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上十岁的人,那就让自己成为他生命里的布兰克吧,不知道能不能像布兰克一样帮助他摆脱困境,重新站起来?

    “这是个古老的奇物。”这是阿曼奇看了两个魔法时之后的第一句话,他没有像阿尔丰斯那样从考古的方法考虑,而是直接从自己的本行作出判断。

    阿尔丰斯和兰希静静的听着,两人都知道阿曼奇不会只说这么一句话。

    “它在诞生的那一刻被赋予了一种心灵魔法,能够让感应力强的人从盘子里看到引申的画面。比如说,一个极度贪财的人会从里面看到很多强盗在一个山洞里倾倒抢来的财宝;一个对权位宝座充满野心的人会看到壮丽的登基场景;一个终日渔猎美色的人会看到心目中完美无缺的猎物;一个老饕会看到别人正在享用他从来没有想象到的美食。”阿曼奇慢慢抚着盘面,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狂热证明这是一件稀世之珍。

    “你是说,这是让人看到幻像的盘子?”兰希有点惋惜的问道,她以为这只是某个奇物制造者的开的一个大玩笑。

    阿曼奇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兰希一眼:“圣女,恰恰相反,显示出来的都是真正存在过的东西,这就是盘子的特别之处,很多人都不会追求虚无的东西,而对能够得到手的利益更为看重,要是看到一些不切实际景象是不可能将人吸引住的。它在刺激人心中潜伏最深的渴望,为了这个真实存在的东西而毕生努力寻找。”

    阿尔丰斯也没在意阿曼奇对兰希用上“圣女”这个古怪的称呼,反正都是教会里的用词,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兰希问道:“今天的画面是盘子传到你手上才出现的,难道在你心中最渴望的就是去做海盗?”

    “不,不是海盗,而是像海盗那样无拘无束的生活,刚看到的时候我确实被深深震撼了,几乎马上就想学着他们的样子干起来,”兰希自己也有点不解,“可是我从来没见过那些古代士兵,也想象不出来,至于布兰克所说的笞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猊下,”虽然阿尔丰斯告诉过阿曼奇不要使用这个称呼,但没人的时候他还是叫了出来,“我不知道这盘子记忆了多少段景象,但制造它的人必然会有自己的意图,绝不可能仅仅是为了好玩。”

    “我们猜测它和幽灵船有关。会不会这个东西只是一个让人看到之后不能自拔的圈套?”阿尔丰斯关心的重点的是幽灵船,他对这些诱惑反而不太放在心上。

    “关于这东西,还有一段听起来不太相关的故事,海妖的故事,大海里的海妖会唱出一种柔美甜蜜的歌声,让听到歌声的水手经受不住引诱而跳到海中,成为它的食物。猊下和圣女请猜一下,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阿曼奇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他的注意力已经暂时集中到谜题上了。

    “都是引诱陷阱,只不过一个是以声音一个是以景象进行诱惑,一个是以自身的天然条件,一个是用奇物。两者异曲同工。”兰希的反应很快,脱口而出。

    这盘子在这里出现,又代表什么意思?幽灵不会就等着用这东西引人上钩吧?要不是洛卡,估计它还得在海里多呆上一段时间。那它们要等到什么时候?阿尔丰斯没有像兰希那样进行表面联系,他想得更深。

    “难道这个盘子只有一个?”阿尔丰斯问了个不着边际的问题。会不会那些幽灵们同时弄了几百个这样的东西出来,每到一个海域就丢几个,这样总会有一两个会被潮水冲到岸上?

    “可以这么讲,我手上的只是半个。正确的叫法是一对,它们是同时被制造出来的,也同时被加持魔法,两者本为一体。看看它背面的三叉戟图案,只有主牙和右边的副牙,戟杆也少了一截,让人有一种残缺的假象。缺少的东西我猜测在另一半上。”阿曼奇将盘子翻过来,露出那个波塞东的徽记。

    “只是半个?”阿尔丰斯又再陷入苦苦思索中,将原来批量生产的设想打消,“那怎么将它弄到岸上被人发现?转移物品也得有法师在旁边施法才行。”

    “猊下,用不着魔法,这样做太着痕迹。奇物同样也可以达到类魔法效果。”阿曼奇将盘子交给兰希,从角落的贮物柜里拿出两个小球,“要想不被人发现其中的蹊跷,办法实在太多了。”

    阿曼奇将其中一个球滚到离他最远的位置,另一个固定在桌面,手掌不停在球面进行摩擦。那个本来静止的小球开始震动,最后慢慢滚了起来。阿曼奇将手上的球换了个位置,那个滚动着的小球就像被绳牵着一样,往阿曼奇转动的方向呈圆形滚了过去。两个小球始终保持着固定的距离,阿曼奇手中的小球为圆心,滚动的球形成了一段弧型轨迹。

    阿尔丰斯越看越惊讶,“魔法吗?”

    “我在球里注入了一点魔法,但是小球的移动只是利用了共振原理。”阿曼奇走过去捡起小球,“这也是用同一块材料制作的,我不停摩擦手上这个球,在另一个上产生共振,所以它会被我所控制。魔法只是让共振的接收距离变得更远,使用者更容易控制。”

    这解释已经很清楚,盘子的主人肯定也是用了这个原理,要是洛卡没有看到这个盘,只需花一个晚上也能将它移动到海滩上,控制者在某个隐蔽的地方呆着就行了,只是洛卡碰巧发现它的存在,贪财成性的瘟疫又将它挖了出来。

    “所以我认为这个盘子是个大师人物的手笔,我最多只能将共振的范围控制在一百码范围内,而这个盘子,可以在七十到一百里的范围内进行控制。”阿曼奇不无佩服的说道。

    “你能确定?”阿尔丰斯心里一震,一百里,难道那几艘幽灵船躲在离海港一百里的范围内?隐身术可以让受术者隐形,但船和人不同,体积太大了,估计要几十个法师同时施术才能达到让船只隐身的效果。

    阿曼奇点了点头,这方面他是权威。

    “你们有没有时间?我突然想出海钓夜鱼。”阿尔丰斯向两人微微一笑。

    一只中型双桅渔船在夜色中悄悄离开港口。这种渔船远航性能很差,所以不列入征召范围。几个渔民看着舱里这群心血来潮的贵族,心里都在疑惑:这些平日里只知道犬马声色的贵族究竟是怎么知道晚上可以钓到大鱼的?

    布兰克被阿尔丰斯拖了过来,凯瑟琳和洛卡在城外的军营里过夜,阿尔丰斯也就没叫上他们,随行的士兵只有克拉克和奥帕率领的两个十人小队。兰希拿着盘子靠在阿尔丰斯身边。阿曼奇、韦伯和布兰克聚在一起低声谈论。

    船身撞击着海面发出哗哗的悦耳水声,船帆侧到最大角度才能吃到一点点偏南风,航速实在不快,只是船上的人都不赶时间,反而乐得享受幽静的月夜海景。近海和深海不同,没有风浪的颠簸感,轻微的海浪将船身轻轻的托起,又慢慢的放下,如同一片单薄的树叶漂浮在海面。

    四个魔法时后,船到达了阿尔丰斯指定的范围,渔夫们趁机下网夜渔,他们也在盼望着明天收网时能多有点收获。

    其他人拿着盘子超过十分钟都会有淡淡的影像显示,可就是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他们的欲求远远没有兰希的强烈。布兰克最好玩,盘子在他手里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两个正在吹笛的精灵。

    阿尔丰斯也试过长时间拿着盘子,却没有出现任何画面。那是因为他心里没有对繁华的尘世有太多的渴望和憧憬,而奇物的制造者显然没有领略过神识境界,所以弄不出阿尔丰斯想看到的东西。兰希和阿曼奇都神色古怪的看着他,死神代言人竟然没有人的欲求,还真是件怪事。

    “难道你想成为神?只有神才没有世俗的追求。”兰希在阿尔丰斯耳边悄悄问道。

    “奈落曾经想让我获得神格和神职,可被我拒绝了。”阿尔丰斯抬起头,看着玉璧一样的明月,“谁说神没有追求?没有追求他们要那么多信徒干什么?只是他们的追求比较单一,没有世人那么复杂罢了。”

    兰希呆呆的看着阿尔丰斯,脸上的表情既羡慕又惋惜,还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神格……神职……被拒绝了?恐怕胆敢拒绝主神的人也只有你了,我们祈望能获得他的力量都还来不及。嗯,怪不得你能成为代言人,恐怕整个教会里也只有你有这个资格。”

    “老实说,是被奈落那老家伙逼着才成为代言人,我对任何教会一点兴趣都没有。”阿尔丰斯一提到神格和神职就觉得索然无味,他不想凭借信徒的力量而登上高峰,武僧进入神识领域完全是靠自身的实力。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心中的信念彻底和武僧联系在一起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