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月华之蚀 > 第六话 逃离

第六话 逃离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异能失控神话禁区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重生暴龙最强弃少全文免费阅读

    布满灰尘的地板上残留着零星的魔力。

    上方洒下的阳光里充斥着温和的光子。

    呆站着的少年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当伊濏琳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宁。

    昨晚发生了什么?

    伊濏琳只记得自己在右眼的剧痛中昏迷,没想到自己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居然不是异界的那些执法者。

    那个人走了么。

    伊濏琳回忆着那个恐怖的男人,明明自己已经取得了优势,可是却在一瞬间被对方反转。

    这是伊濏琳没有见识过的力量。

    怪不得那些家伙千叮咛万嘱咐要自己不要违反条约。原来这些看似卑微的人类也拥有着她所未知的能量。

    那么,他为什么要离开。

    当时自己明明已经,连月华都已经失去。

    这时候伊濏琳才意识到自己最关键的麻烦——她的月华。

    说实话,当她的右眼出问题时,伊濏琳真的是慌了。

    月华在她的心中永远都是至高,至强,至完美的象征。这是数万年的精灵史,数百代精灵王共同验证的。

    神赐之瞳,至高无上。

    没有人可以破坏甚至干扰到月华。她的父亲做不到,历史上那些人也做不到,她不相信那个执法者可以做到。

    那么,到底是谁夺走了她的月华。

    伊濏琳正在苦想之时,却听见了那一阵急促的警铃声。

    作为一个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人,伊濏琳不能被任何政府组织抓捕或拘留。这是条约里最关键的几点之一。

    也就是说,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凭借着自己的特殊体质,伊濏琳一把抓起正在向窗外望去的少年的手臂,向着破碎的窗口狂奔。

    【绚丽缤纷的光,在我的身边扭曲身形】

    古老的咒语从伊濏琳的口中传出,似在歌咏,似在低鸣。

    这是元素才听得懂得语言,这是向元素下达的命令。

    空气中细微的光子在接受伊濏琳传递出的魔力后,按照她的命令开始行动。

    光线在这一刻发生了超出物理学规律的折射,它们在进入了伊濏琳的领域后,巧妙的回避,偏转,绕开。

    于是,君洛便亲身体验了神奇的魔法。

    周围的人,那些匆忙的警察,那些熟悉的邻居,全都视自己为无物。

    君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还在,他的身体都还在,可是“外面”的人看不到他。

    君洛即使没接触过魔法,也知道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隐身。

    这种感觉,很奇妙。

    在这时,伊濏琳念出了第二条言灵。

    【绚丽缤纷的光,编织出我迷惑的外衣】

    君洛看到,少女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本的紧身衣变成了冬日街头常见的羽绒服,就连发型,甚至身高都发生了变化。

    不用看君洛也知道,自己身上一定也在发生相同的变化。

    不知怎么地,他对这种神奇的魔法接受的很快,这让他自己也感觉到了诧异。

    是看小说看多了吧。

    宅男这样为自己解释。

    在人烟稀少的地方进行了“变装”后,伊濏琳的脚步终于放缓,紧紧挽住了君洛的手臂,向着她的目的地走去。

    长了十七岁第一次与如此美丽的女性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君洛的心难免有些小鹿乱撞。

    这种感觉很好,很充实。

    虽然精通各种魔法,可伊濏琳也没有办法探知宅男丰富的内心世界,她依旧像个机器人一样领着君洛向计划中的地点前进。

    我为什么要带上他?

    伊濏琳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个然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行为。

    其实她完全可以把这个异界的少年留在那个破败的别墅里,自己临走前说不定还可以顺手删掉他的记忆。可是她却下意识地把这个少年给带走。

    我这是怎么了?

    伊濏琳感觉自己经历的莫名其妙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失忆,月华出事,执法者莫名离开,就连自己的行为也诡异起来。

    可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一切等到安全的地方再作考虑。

    伊濏琳把君洛带到了繁华的马路上,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开门进车,她没忘了把君洛也给塞进去。

    打开出租车上的车载平板电脑,伊濏琳回忆着这个城市里的精灵族避难所。找到最近的一个地方后,伊濏琳点击确认目的地,提交。司机面前的挡风玻璃上马上出现了相关的信息。

    “麻烦你了,师傅。”

    伊濏琳尽可能显得有礼貌。

    “好嘞,坐稳了。”

    司机轻踩油门,这辆先进的城市出租车便踏上了路途。

    伊濏琳终于赢来了休息的机会,她躺在靠椅上回复精力。

    忽然,她又睁开了眼,对君洛说出了带他逃离到现在所说的第一句话:

    “你,带钱了吗?”

    *******************************************************************************

    在阴暗的地下室里,有坚定的脚步声响起。

    它是向着那最里面的疯狂的嘶吼声去的。

    那是令人恐惧的怒吼,仿佛一头正在拼命挣扎的野兽。

    但方凌知道那不是野兽。

    那是与他从小玩到大的玩伴,是和他共过生死的兄弟。

    那个人,是黎泱之。

    或许此时已经不能再被叫做黎泱之了。

    方凌站在黎泱之面前,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他。

    此时的黎泱之双手,双脚甚至腰部和颈部都被刻满神秘符文的镣铐所禁锢,每当他试图用力挣断镣铐所连接的锁链时,这些符文便散发出淡淡的荧光。

    这是一个专门用于束缚的魔法装置,而被其束缚的黎泱之,此时已经失去了身为人类的外形。

    他的双眼已经被紫红色的光芒所覆盖,绵长的黑发铺在地面上反射出如钢丝一般的光泽。他的关节已经全部扭曲,转化为了一幅猎食者的姿态。而他的皮肤已经全都化为了紫色的角质膜这层新皮上有着一个又一个复杂的花纹,就像……一个又一个的魔法阵。

    这已经不是身为人类的黎泱之,而是一个充满攻击性,失去了理智的怪物。

    方凌开始了低声的吟唱,一字一字的压下了黎泱之的怒吼,这条精神系的言灵【宁息】专门为黎泱之而准备。

    为了避免他,再次失控。

    【宁息】是一条十分高阶的言灵,总长三十五个单句,一共一百多个音节。方凌花了五六分钟才施展完整条言灵。

    而先前如野兽般的黎泱之,在这些古老的咒语面前显得像婴儿一般无助,那些低声的吟唱在他的脑海里化为一柄巨锤,每一个音节便是一次猛烈的锤击。黎泱之遵循着本能蜷缩在地上,身体在不停地颤抖。

    在这份颤抖下,他紫色的皮肤开始消退,绵长的黑发开始回缩,全身的骨架也慢慢回归正常。

    当黎泱之睁开眼时,瞳孔已经化为清明的黑色。

    方凌为他解开了身上的枷锁,又为他披上了黑色的风衣。

    “你这又是怎么了?”

    方凌的语气里透露着关切。

    黎泱之没有说话,他用沉默表达着自己的心情。

    方凌看着他的眼睛,在他的眼里找到了属于四年前的那份悲伤。

    “自从她死后你就再没有魔化过,这次怎么会这样?”

    方凌扶起了虚弱的黎泱之,可黎泱之却有些粗暴地甩开了他的手臂,失去支撑的黎泱之又跌回冰冷的地面。

    他靠着墙,低着头,不愿说话。

    方凌干脆也跟着一起坐下,他盘腿而坐,面对着低着头的黎泱之。

    “我们的人在那里做了一些探查,我们发现了那个高阶的召唤阵,组织里的人正在尝试修复。那两个人一直都有追缉者在跟踪,我们还在等上面的指示。”

    听到方凌的一席话,黎泱之终于开了口。

    “不用追了,去再多人也没用的。”

    “为什么?你昨晚到底经历了什么?”

    黎泱之没有回答,他只是扔出了两样东西,金属碰撞发出的声音很是悦耳。

    那是一柄断刀,漆黑的刀身被直接斩断,断口十分光滑。

    “这是……你的墨瞳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黎泱之还是没有说话,只有名为墨瞳的断刀用自己反射的灯光向周围的人倾诉自己的惨状。

    “这怎么可能?!谁可以把墨瞳斩断,这玩意的材料可是属于神话里的混沌之玉啊!”

    方凌的话并没有勾起黎泱之说话的欲望,这让方凌有些恼火。

    “你他么像个娘们一样缩在角落里算个什么!有种站起来发火啊!墨瞳断了又怎么!你当初失去了她不一样也听过来了吗!”

    “不,我没有失去她。”

    黎泱之的一句话让方凌有些意外,方凌喃喃地问道:

    “什么意思?”

    “她一直都没有死,在被这把刀杀死以后,她的灵魂一直寄居在这把刀里面,她一直就在我身边,看着我哭,看着我笑,看着我怀恋她,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

    名为墨瞳的刀静静地听着黎泱之的忏悔,却没有办法替他流泪。

    方凌这才想起来那个女孩可是灵魂学的专家,在这个冷门的魔法系别里算得上是佼佼者,加上混沌之玉的特性,黎泱之所说的情况的确很有可能成立。

    “那这把刀是怎么断的?”方凌问道。

    “为了保护我,在那最后一刻,她自行弄断了这把刀,然后释放出了自己的灵魂,唯有这样她才可以掩护我离开。”

    “你开什么玩笑,在这个城市里有几个人可以威胁到你的生命,在你魔化以后这个国家又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

    方凌的语气里满满都是“不可思议”。

    “我没有魔化,魔化是在我回到这里之后的事。”

    “这怎么可能,你都要死了怎么还……”

    方凌一边说着一边意识到黎泱之的话的正确性,黎泱之是自己把自己锁起来的,这是只有清醒或半清醒的黎泱之才会做的事。

    “魔化可能由很多因素引起,而愤怒则是最主要的一种。”黎泱之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随之说出来的话,让方凌一生都难以忘怀。“愤怒是在受到刺激后,自身产生的一种反抗情绪,但是,在那个少年绝对的力量压制下,我居然,连愤怒的机会都没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