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梦里花 > 第六十一回 山中岁月始清奇 谁落相思豆蔻头 一

第六十一回 山中岁月始清奇 谁落相思豆蔻头 一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异能失控神话禁区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重生暴龙门派养成日志

    晨曦第一缕朝阳有些慵懒,玄门的弟子们却不敢懈怠,虽一夜未眠他们却没有半点疲惫。早课的钟声照例响彻山门,所有人却没有往日的精神,各自静默不语忙着自己的事情。

    四五个弟子手持笤帚清扫着玄门地面,一桶桶清水将地面的血液冲淡晕开,再用笤帚反复刷洗,不一会鲜红的地面就又重新露出石板的颜色跟纹理。

    新入门的弟子没有经过太多世事,想起昨夜的血雨腥风依然心惊,稍长的弟子们虽然故作姿态地处变不惊,但心底多少有些胆寒。

    上了年纪的师父们如同这玄门一般,饱经风雨,经历了太多的厮杀,师门突遭变故自是折损了不少,但是他们的面色就跟山门前的镇山神兽一样冰冷、漠然。

    大殿之上,各家师父依旧辈分依次坐开,有的正襟危坐,有的疲惫不堪打着哈欠,有的像是在瞧好戏一样饶有兴趣地作壁上观,有的则低着头细细打量着周围的脸色。

    孟梨第一次跪在大殿之上,被周围庄重肃穆、威严冰冷的气势所压,心中是惴惴不安,她知道自己这回可是闯下了大祸,不是静岸那几下板子就能躲过去的,她抬头小心看了一眼静逸,静逸却是绷着一张脸坐着,孟梨咬了咬嘴唇,赶紧又低下了头。

    纯阳子昨夜打斗虚耗了不少内力,此时一刻不歇地来审问体力有些不支,便倾斜着身子坐在正座之上,对着下方的孟梨威严,却略带沙哑问道:“你是静逸的徒弟?”

    “回师尊的话,弟子是静逸师父门下的。”孟梨立即据实答道。

    “那你怎么又会叫独孤鸿师父呢?”纯阳子问道。

    提到灵禅子,孟梨鼻子一酸,心中悲痛难以抑制,忙深吸了一口气,尽力平复情绪沙哑道:“他也是我的师父!”

    “荒唐!”南宫仁大声斥道,他体内余毒未清,此言一发立即剧烈地咳嗽起来,下面难听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先时弟子也觉得不妥,可是灵禅子师父说,没什么不妥,孔子尚且拜老子、苌弘为师,武学与其它学科一样都要不耻下问,弟子这才拜了他老人家为师。”孟梨一一道来,静逸让她再大殿之上据实说,她自然不敢隐瞒。

    “这一点倒是没得挑,可是你拜他的时候可曾想过他是何人,如此贸然岂非太过荒唐?”了尘子接着南宫仁的话头接着问话道。

    “不荒唐,弟子也考虑过的,足足有三天呢。”孟梨忙抬起头道。

    “三天?三天你就敢拜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为师,你的胆子可比你的头脑要厉害些呢。”了尘子嗔笑道。

    “你私闯禁林已是一罪,但念在你入门尚浅,不识得他的庐山真面目也是寻常,可是你为何不告知师门呢?”南宫仁目光一转,阴恻恻道。

    “弟子,弟子……”孟梨紧张之下吞吐起来,她是告诉过静逸的,可是她不想连累静逸跟着自己一起获罪。

    “回禀师叔,孟梨跟我讲过这件事。”一旁的静逸突然发声,将话头接了过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惊异地投到了她的身上,她却依旧那般娴静淡然,只是较之往日多了冰冷。

    “这么说,连同你也是知情不报了。”南宫仁闭上眼睛幽幽道。

    静逸立刻起身,在孟梨身旁笔直跪下,对着正座上的纯阳子动情道:“掌教师叔,当年的事情独孤师叔就算有错也只是错在察人不明而已,二十年的禁林生涯,据孟梨所讲他是天地为庐、风霜雨雪地扛过来!并且时而清醒,时而疯癫地守着一堆骸骨,人不人鬼不鬼啊!况且昨夜一战,他本可置身事外,可为了本门的存亡却以命相博、力竭而死!如此就算有过,这功怎么也抵得了了吧!”

    静逸说的句句在理,句句含情,有些弟子听了亦是恻隐不已。

    “功过相抵?若没有他当年惹出的劳什子事,我玄门怎可会连连变故?”南宫仁拂袖怒道,“就是他教出的那个不肖徒弟,将师门卖给了魔教,才使得我玄门连遭两次重创,在武林当中再没有了昔日的名声和地位!这个罪,他就是死一千次也难赎万一!”

    “玄门不振已非一天两天了,不知何时起我门就已经内部派系丛生,各门私下暗斗,也使得跟风的弟子们整日一味的逞强好胜,完全不将心思花在武学精修上,长此以往,不用魔教的侵袭,玄门也会像一颗朽木一样逐渐倾塌,不复存在。”静逸冰冷的声音贯穿所有人的耳膜,如此**裸地公然批判,一下子将矛头指向了近年来玄门的门内纷争上来,众人无不侧目震惊。

    “休要胡说八道,危言耸听!”了尘子拍案而起怒气冲天道。

    “你,你——”南宫仁指着静逸,奈何余毒因情绪波动而迅速牵动,他激动之下担心毒素蔓延,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说的很对。”纯阳子闭上眼睛叹道,“玄门早就不是过去的那个玄门了,就如一个垂暮老人一样,风光一过,便到了那下世的光景,什么牛头马面都有。独孤鸿虽然有过错,但是他的武功却是我们这几个老东西里最强的。连魔教一个四十出头的后来者都能把我玄门的武功通练一遍,我们这些老骨头整日头头是道,玄门正宗,武林正派,可内里却是一团散沙,连祖师爷的东西都输了,还有什么脸呢?”

    “师兄,你何必长他人威风灭自家的志气呢?”南宫仁放下姿态谦和道。

    “师门不幸,是弟子们不争气,再计较下去,不用魔教第三次讨伐我们自己就散了。“纯阳子有些心痛,却实话实说道。

    “我们都是练武的人,须知外伤好治,内伤难调。外伤都是皮肉,无非痛痒一阵就过去了,但是内里一动就是伤筋动骨,调理不当就得死。”说到最后纯阳子无比痛心,闭上眼睛不再看眼前的所有人的面目。

    “祖师爷指了一条路给我们,我们自己走不下去也就罢了,难道也要让后来人也走不下么?”静逸道。

    话已至此,事关玄门基业,兹事体大,在座的其余弟子无不触动心肠,不再隔岸观火,纷纷点头称是。

    “如此,独孤鸿倒是有功之臣。”南宫仁抬眼道,周围弟子没一个敢再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说,他瞧出了端倪也不再争辩,终于软了道:“也好,一切就听从掌教师兄的吧。”但是他目光触及到孟梨时,仍是不肯放过道:“但是这个丫头是不能留了,私闯禁林,私下拜师学艺,欺瞒师门,无一不是大罪,还请掌教师兄明察,若不处置,没个警醒,我玄门的戒律清规就是形同虚设。武功再好,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众人也纷纷点头称是,独孤鸿一个死人罪了不了都没有实质的意义,但是孟梨的罪还是要定的。

    孟梨一听说要被逐出师门,当场惊慌失措不已,仿若三伏天一桶冰水从头顶一下凉到了脚底心,玄门的日子虽然清苦但三年的师门情谊却是难以割舍的,其二,若要让她娘知道自己是逐出师门的,一条命也被打掉半条!

    “孟梨是有罪,但罪不至此!”静逸忙朝着纯阳子近乎哀求道,“独孤师叔门下叛门的叛门,其余五个也是于乱中毙命,若是孟梨也被逐出师门的话,他的一身武功岂不是后继无人?”

    “独孤鸿为了玄门死的壮烈,的确不应该连个传衣钵的人都没有!”纯阳子立即抬头道,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又望着提议的南宫仁道:“但是该怎么处置呢?”

    南宫仁眼角一阵跳动,当年他趁乱剪除灵禅子的门下弟子,手段过于暴戾凶残,一直担心被人无故牵扯出来,好在这么多年大家一直以为灵禅子已死,有关他的一切也被尘封无人提起,此刻,被静逸翻了出来,他实在担心其中的真相被挖出后连累自己,斟酌之后,他一甩衣袖将目光转向旁边反口道:“掌教是你,师弟我不过提个建议而已,兹事体大,恕我不敢越俎代庖。”

    纯阳子当下微笑点点头,继而回过神来对着静逸柔声低沉道:“静岸临死前将执法堂交给了你是吧?”

    静逸心中一痛,眼中星泪点点,恭声回道:“是的。”

    “执法堂是玄门的威严所在,你第一天执掌,万不可因为是自己的弟子而徇私,孰轻孰重,你决定吧。”纯阳子对着她语气清淡,却是无比的信任。

    静逸一惊,忙行了一个大礼拜服在纯阳子面前道:“弟子定当克己奉公,竭尽所能,不负所托,护佑玄门朗朗清名!”她的头深深磕在地上,眼中的泪不停地汹涌,滴滴打在地面上。

    “孟梨此时是众矢之的,的确不应该再留在玄门。”静逸在心里暗暗拿定了主意,抬起头时已经拿定了主意,面上一派沉稳大气,声音震慑大殿道:“孟梨私闯禁林,欺瞒师门实乃重罪,但念其年少懵懂,免逐师门,但必须罚其莲池前面壁思过三年,即刻执行,以儆效尤!”

    三年?孟梨觉得静逸师父的心可真狠,莲池前是一处绝壁,曰无妄峰,众鸟飞绝的地方,要一个人呆上三年岂不要活活闷死?

    “三年太长,你要闷死她么,两年就好了。”纯阳子含笑宽宥道。

    其实静逸故意说成三年,这样罚的重一些可堵住悠悠众口,哪知纯阳子一下子看出了她的用意帮了孟梨一把。

    孟梨跪在地上对这位白发苍苍的掌教真人感激不已,但心里依旧不开心,两年也很长啊!

    “是!”静逸恭声道,眼前依稀是静岸微微含笑的面容,心里有一个声音默默道:“我这样做,你可喜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