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好男人 > 第七十六章:拒之门外

第七十六章:拒之门外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异能失控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重生暴龙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神话禁区门派养成日志

    (感谢我勒个去呦、猥琐麒麟、稻草人、ar命若相依、鬼叔的鬼叔1、流年怎堪回首、小刀一直花,太上鸽、书友15070……、暗红色699等人的打赏……墨眉谢过了……码字补偿,更新起来了,求一下推荐票收藏……好不好……各种求……)

    徐阳被拉上贼船了,而且还是一条覆水难收的贼船。

    安顿好了周雪,就让张溶这位无德小公爷拉出了客栈,徐阳真的想哭了,抢了人家老婆,回头再去打人家脸,这是一个读书人能做的事情吗?

    显然不是,所以徐阳抗议道:“小公爷,能不能讲讲道理,你终究不能强人所难吧。”

    张溶转过头看着徐阳,“你不情愿?那你可以不去呀,对吧邓建。”

    “对。”邓建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主,也随着张溶一同落井下石,拍着徐阳的肩膀,“徐阳,不就是去柳家坐坐,不碍事,再说了不是还有我们小公爷在吗,怕甚。”

    “可我也仅是一介平民。”

    “平民咋了,他柳瑞胆敢以官威压你,我回头就让我爹上朝狠狠参那匹夫一本。”

    夏昌武也附和道:“嗯,我也是,所以徐兄,你安心吧,既然你是小公爷的朋友,那也是我等的朋友,总不能将你往火坑里推吧。”

    徐阳哭丧着脸,其实他很想告诉他们,现在他们真的是在将他往火坑里推,而且还是万劫不复那种。

    叹了口气,徐阳很后悔,早知就不该来京师了,该选一个偏僻山林,然后跟周雪入山躲几年,现在好了,但愿柳瑞不认识他,不然死的真的没渣。

    夏昌武跟邓建之所以来客栈吃饭,完全是仗着这间客栈距离柳家近,四人没走多久,就远远的瞅见了街中的侍郎府。

    门前趴有两尊石狮,府门庄严,给人一种权威感。

    徐阳却是撇着嘴,毫不忌讳对着石狮道:“好猥琐的哈巴狗。”

    话后,张溶三人目光怪异的看着徐阳,骤然爆发出一阵爆笑。

    侍郎府大门紧闭,想来周雪逃婚一事给柳家带来了不小的动荡,颜面大损,不关门闭户才怪。

    夏昌武上前很不客气的叩响门环,然后三步退在张溶身边,个个挺着身板,徐阳吓坏了,这还没进门就摆出一副来着不善的模样,进了府那还得了?

    而且,确定是来做客的?

    大门被打开了,一条细缝内探出一颗人头,徐阳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总感觉跟门前的石狮有着一股同样的气质,都是格外猥琐,反正徐

    阳这辈子是没勇气将自己的头夹在门缝中。

    这得多脑残才能做出这等脑残事情来。

    柳府脑残看着徐阳四人道:“不好意思,我家老爷不见客。”

    邓建道:“那你们家少爷呢?”

    “少爷也不方便见客,所以各位请回吧。”

    张溶站了出来,“小爷想要拜访的人还没见过有哪个不给面子的,就说我张溶前来拜访,你去通传一下。”

    脑残看了张溶一眼,然后缓缓将人头缩回,大门再次关上了。

    徐阳看着被紧闭大门,有些心虚,“小公爷,要不咱们回去吧,我再给你找点乐子?”

    张溶目光一闪,顿时有些亢奋,“你又想出什么新奇的玩意儿了?”

    “斗牛!”徐阳看着小公爷道:“小公爷你觉得如何?”

    张溶目光一片火热,“斗蛐蛐斗鸡我倒是听说过,斗牛倒是头一回,是将两头牛拉在水田中开始碰角么?”

    徐阳有些汗颜,解释道:“是一种以扑克为基础的纸牌游戏,有五花牛,牛牛,五小牛,等等……”

    徐阳又道:“怎样?小公爷想玩吗?”

    张溶不假思索道:“想。”

    “那咱们现在就回去吧,我教你。”

    “算了,等拜访完柳家后你再教我吧,来都来了,哪有再转身回去的道理,再说下人都拿着我的名号通报去了,回头没见到我人,这该多没面子啊。”

    徐阳傻眼了,这坑货居然能抵挡纸牌的诱惑,介不科学啊。

    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对张溶又多了一层了解,在贪玩跟面子上,还是颜面更胜一筹。

    不消片刻,大门再次被方才那脑残打开了,但并没有如张溶所料想的一样。

    大门没有彻底敞开,脑残仍旧是将一颗猥琐的人头递了出来,然后恭敬的对张溶笑道:“小公爷,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大人病了,恕难见客,望你见解。”

    娘希匹的,被拒绝了,居然真的被拒绝了。

    张溶愣了半晌,不敢相信,堂堂未来国公爷拜访他一介侍郎,居然被拒之门外了。

    这是什么,赤果果的打脸啊,张溶怒了,勃然大怒,一脚踹在大门上,“你让柳瑞那老匹夫出来,这到底几个意思,小爷前来拜访我那是瞧得起他,他居然有胆将我推之门外。”

    脑残胆怯了,“小公爷,小的也是遵从老爷之命行事,真的不能让你进去,所以得罪了。”

    大门再度关上了,张溶的脸面挂不住了,一个将颜面看的比纸牌还重的人,如今遭人在好友面前打脸,岂能说忍便能忍。

    “邓建,你给小爷弄把斧子来,小爷我今日非得劈了这破门。”

    徐阳受惊吓了,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小公爷发飙,没成想,飙起来动不动就要那斧子拿刀的。

    邓建要比张溶冷静多了,要真的放纵小公爷将侍郎府的大门劈了,怕是等不到明日早朝,他几人都得让各自老子活活抽死。

    至于徐阳,他的下场必然要惨烈的多,一旦调查起他的身份,结果百分之百的会是被浸猪笼。

    为了早日摘除处男这顶帽子,为了早日将自家的黄脸婆拿下,必须好好活着,徐阳劝解道:“小公爷,你此刻可别意气用事,不然吃亏的就是你,小不忍则乱大谋,退一步海阔天空。”

    夏昌武考虑到事情后果,不禁打了寒颤,也参与到劝解的阵营中,“是啊,小公爷,为了一时颜面没必要将自己搭进去,难道你想让公国爷将你禁闭在国公府内?”

    邓建道:“小公爷,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要你动了柳家大门,柳瑞那匹夫可真的敢将这事闹上朝堂,到时候大家都得玩完。”

    经过几人的拉劝,怒气上脑的张溶终于冷静了下来,细想大家的话,心底也腾起一阵后怕。

    但仍旧有些不甘,忽然,瞳孔中划过一道精光,看着徐阳,“徐阳,你有办法的对不对?”

    徐阳退了两步,一脸防备的看着畜生无害的小公爷,“你要干嘛?”

    “自然是要你帮我报这一箭之仇。”

    徐阳连忙推脱,“小公爷,我可是个读书人,你太高看我了。”

    “你继续装,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将你扔进侍郎府?”

    无权无势,好吧,徐阳妥协了,“那小公爷你想怎么做?”

    四人已是迈开了步伐,毕竟隔墙有耳,蹲在人家大门前讨论怎么对付人家,怎么都说不过去。

    张溶道:“你一肚子坏水咕咚冒泡,就你点子多,我听你的。”

    徐阳摸着鼻尖,感觉纯洁的自己被人抹上了一层狗屎,君子形象彻底崩溃。

    “做人是不能执意在一棵树上吊死,既然明的玩不过,不妨就来玩暗的。”

    “怎么玩?”张溶的语气有些急迫。

    “……如果小公爷你当真恨透了柳匹夫,你不妨试试……半夜往他家院子里扔手榴弹。”

    “手榴弹?”不光是张溶,夏昌武跟邓建都没听明白徐阳口中的手榴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张溶问道:“这手榴弹是个什么玩意儿?很厉害?”

    “当然,牛粑粑当然厉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