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佞妆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贺家 十二

第三百三十八章 贺家 十二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异能失控神话禁区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重生暴龙门派养成日志

    热门推荐:、 、 、 、 、 、 、

    “那是你的母亲……”贺怀卿话说了一半,就知道自己口气不对,落在楚维琇耳朵里,怕是会觉得他在敷衍了事,推脱责任一般,赶忙转了个弯,道,“自然是要给她一个交代,让她安心的。她把你千里迢迢嫁来了江南,是盼着你好好的,而不是在这里受这些罪。原本,该是我们晚辈进京去探望岳母、岳父,如今却让她担惊受怕地赶来江南,已经是我们的过错了。阿绣,你放心,我会抓紧去查。”

    贺怀卿生生把口气拧过来了,楚维琇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不好再抓着他起先的口气问罪,毕竟是心冷了,连怪罪都没意思了。

    “那便等着爷早些寻了害我之人。”楚维琇淡淡道。

    妻子反应太过平淡,贺怀卿支吾了几句,怕再说下去,越发不好把来意说明白了,便一咬牙,直接道:“阿绣,我知道你和六姨姐妹情深,她有事,你急匆匆赶去金州,你病重,她连幼子都顾不上来绍城探望你,你出事,她是真的心急的。只不过,这追查也要时间,不是上下嘴皮子碰一碰就能有结果的,你莫要急,也请六姨莫急。”

    楚维琇暗暗撇了撇嘴,追查的确需要时间,但如今形势其实并不复杂,只不过是贺怀卿一叶障目,不肯信是颜氏所为罢了。

    要不然,有颜家那两丫头的证词,逼问了大夫,调查颜氏这半年的左右情况,总会有线索冒出来的。

    贺怀卿想让楚维琳莫急,其实是不想常郁昀着急,他怕常郁昀在金大人跟前吐露了一言半语,这麻烦就要跟着贺家来了。

    楚维琇不肯就此应承他。道:“爷,你也说了,我六妹妹是连幼子都不顾就来了绍城的,可她毕竟有两个儿子要顾,霖哥儿小,琰哥儿更是才几个月大,她一颗心又要顾着儿子。又要顾着我。恨不能一个人能成了两个人。她在绍城再耽搁几日也要回去了,她走之前,好歹让她能稍稍松一口气。你说呢?”

    贺怀卿无言以对,楚维琇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理的,没有胡搅蛮缠,没有夸大其词。她在跟他陈述事实,也就是这样的事实。才让贺怀卿越发进不得退不得了。

    “阿绣……”贺怀卿唤了一声,后头的话哽在喉咙时,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他握着楚维琇的手,只觉得那触觉是如此陌生。从前那细腻如玉的青葱十指随着楚维琇这半年的辛苦,已经失了原本的模样,变得骨节突出。皮肤粗糙了。

    贺淮卿不由地怜香惜玉,张了张嘴。要再安慰妻子几句,却见楚维琇突然整个人都痉挛起来,痛得根本坐不直了。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贺淮卿唬了一跳,他不知所措地看着楚维琇,半晌回过神来,出声唤了红英。

    红英快步进来,一看楚维琇发作了,便赶紧在她的床边坐下,依着曾医婆吩咐的,替楚维琇按压**道,盼着她能够舒服些。

    费了好大的工夫,楚维琇才慢慢安静下来,沉沉入睡了。

    贺淮卿站在一旁,看着这些状况变化,哑声问红英道:“元哥儿和桐哥儿呢?”

    红英忙道:“见里头有动静了,便让奶娘领着两个哥儿出去了,这等场面,还是不要让他们瞧见的好。”

    这样的场面啊……

    贺淮卿自己看着都颇为动摇,何况是让两个孩子瞧见,他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奶奶每一回发作都是这样吗?”

    红英红着眼,道:“大抵上都是如此的,有时比这会儿瞧着还要可怕,人人都说痛得打滚,可奶奶有时候痛起来,连打滚的力气都没有了。”

    贺淮卿虽不能感同身受,可毕竟是刚刚亲眼瞧了一回,他站在楚维琇身边,俯下身,道:“阿绣,你放心,我一定会寻出害你的人来,你今日所受之苦,我定让他百倍偿还。”

    红英听在耳朵里,漠然看了贺淮卿一眼,心中不禁想着,等他知道是颜氏下的手,可还会有这么一番话?别说是百倍了,便是去伤害颜氏的一个手指头,贺淮卿都未必甘愿。

    贺淮卿在妻子面前许下的诺言,越发觉得这事情耽搁不得,便吩咐红英仔细照顾好楚维琇,自己往前院里去。

    刚走到半途,贺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寻过来,说是老太太请他过去说话。

    贺淮卿不知贺老太太的算盘,可他自己一琢磨,觉得这后院的事情,贺老太太总归比他这个男人更清楚一些,便本着请教贺老太太的心思去了。

    入了院子,正要往正屋去,却叫那丫鬟阻了,她抬手指了指西厢,道:“老太太在诵经。”

    贺淮卿会意,入了西厢房,在贺老太太身边的蒲团上跪下,对着面前慈眉善目的观音大士拜了拜。

    贺老太太听见响动,便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又蒙头念诵。

    贺淮卿不好随意打断他,耐着心思陪了两刻钟,贺老太太才停下了,他道:“我好些时候没见到祖母这般诵经了。”

    贺老太太摩挲着手中的佛串,道:“我替维琇念一念,她的身子骨,也要菩萨保佑了。”

    贺淮卿垂眸,道:“本该是阿绣替您祈福的,现今却操劳您……”

    “操劳什么呀,”贺老太太打断了贺淮卿的话,抬头直直望着菩萨手中净瓶的杨柳枝,道,“她是我贺家的媳妇,替我们贺家开枝散叶,如今受了大难,我替她念一念又有何妨。那些规矩礼数的,这会儿便不提了。”

    贺淮卿垂首道:“祖母说的是。祖母,我刚去看了阿绣,发作起来的模样实在可怖,她瘦了太多了,瘦得我都有些认不得了。毕竟是多年的夫妻,我实在不忍心她如此。总想着把元凶抓出来,给阿绣一个交代。”

    贺老太太关心的也就是这个问题了,她转过头看着贺淮卿,道:“你要怎么抓?不用老婆子跟你一一分析,你也该清楚,这绝不是简单的给维琇交代,这要交代的地方多了去了。”

    贺淮卿颔首。一五一十说了情况:“六姨说城里一个富商死于哈芙蓉。金大人一定会彻查,等查到府里了,我们就麻烦了。加之岳母要来江南,阿绣成了这样,她怎么气怎么闹都是不过分的,换作是谁。都要掀了桌子了。”

    “你既然晓得这个道理,就该明白轻重。”贺老太太语重心长地道,“除非你能寻出一个人来,有证据放在维琇娘家人跟前,让他们相信。这个才是害了维琇的那个人,否则人家心里就想着是颜氏所为。没有十足的证据替颜氏开脱,就要把人交出去。请府衙里处置。”

    “祖母,我不信是颜氏所为……”贺淮卿无奈地摇了摇头。

    “若不是她。那是谁?你母亲你父亲还是你二叔你二婶娘亦或是你几个弟妹?”贺老太太不赞许贺淮卿的态度,道,“哈芙蓉,那是有银子都不一定能入手的东西,你拖个小丫鬟老婆子出来,说她是元凶,她手上有钱弄哈芙蓉吗?只可能是主子们。你自己算,你要让谁来得这些我又何尝不懂,”贺淮卿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长长叹了一口气,“实在是这人不那么好抓,这个人实在是狡猾,我根本没寻到他。”

    贺大老爷与贺淮卿不同,他把贺老太太说颜氏的那番话听在了耳朵里,便道:“你既舍不得查颜氏,便由我来当这个恶人。”

    “父亲……”贺淮卿蹙眉。

    贺大老爷摆了摆手,道:“母亲的话你没听明白,总归是当主子的人干的,哪个不要查,哪个不要问的?你连颜氏都舍不得她被问话,你还指望其他人配合吗?只要提了颜氏,一句话就给你堵回来了。”

    贺淮卿低下头,他知道贺大老爷这话在理的。

    家中亲眷多,并非人人好相处,到时候见他偏袒颜氏,哪个还会配合着问话查访?

    贺淮卿心中挣扎了一番,还是道:“若真要问的,还是我去问吧。”

    这个答案让贺大老爷舒坦了很多,贺淮卿送父亲去了前院书房,自己也回书房里。

    之前打发出去打听消息的小厮回来了,虽然哈芙蓉的事情,府衙里是闭口不提的,但这小厮也有自己的门路,很快就弄清楚了,仔仔细细和贺淮卿说了富商的死和那养在院子里的女人。

    贺淮卿的心一点点沉了下来,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金大人已经清楚哈芙蓉的事情了,有楚维琳在其中,金大人随时会知道贺家牵扯其中,到时候一定会寻上门来的。

    到了那时候……

    连替罪的羔羊都备不好。

    想起颜氏那温婉可怜模样,贺淮卿又离开了书房,往颜氏屋里去。

    颜氏正在绣花,她搬了把杌子在屋外坐着,避了日头,却是好光线,她捧着绣棚,眉头微微皱着,一针一线绣得很慢。

    这幅画面落在贺淮卿眼睛里,只觉得好看得紧,让他有些不敢打破这幅画面。

    院子里的丫鬟们见了他,纷纷行礼,颜氏便抬起头,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贺淮卿上前,柔声道:“怎么皱着眉头?在想些什么?”

    颜氏微微撅着唇,把绣棚呈到贺淮卿跟前,娇声道:“你看,这里之前绣错了,我全拆了。过几日便是母亲的生辰,我原本想替她绣一个荷包,这一拆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赶不上了。”

    贺淮卿摸了摸她的额头,道:“心意最要紧了,若是赶不上,母亲也不会怪罪你的。”

    颜氏柔柔笑着,摇头道:“不能这么说的,还有几日呢,我夜里赶赶工,也就成了。”

    “莫要如此辛苦,”贺淮卿说完,见颜氏的眼睛圆圆似月牙,两颗梨涡深深,他的脑海里不由就浮现了楚维琇那消瘦的脸庞,他抿了抿唇,叹息道,“如今,人人都说你和阿琇中毒有关,我是信你的,我想信你的,你真的没有做过,对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