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掌印沧澜 > 第八章 烟狼三奇

第八章 烟狼三奇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异能失控神话禁区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重生暴龙最强弃少全文免费阅读

    听闻秦七的话伍寒雁心里不知怎地胆气大壮,一边潇洒的一下一下的抛着秦七扔过来的石块,一边笑吟吟的向躺在地上的竹竿管家行去。

    可是伍寒雁还没有走出几步,就忽然听到身后“嗤嗤”之声大作,接着“嗷呜”的一声震天兽吼,然后周边就无风自起的卷起了千堆银雪,奇怪的是这些雪花还未落到伍寒燕的身上,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弹开,只是在身体旁边不停的飘洒。

    伍寒雁心知一定是烟狼三奇已经忍不住出手,胆气一泻就欲停下,正在这时只听秦七那一如既往的淡淡声音在耳边响起:“继续走,莫要忘了,他们的牙齿你还没有敲净。”伍寒雁闻言只得又硬着头皮前行,继续去完成自己的敲牙大业。

    伍寒燕这时正身处在自己哥哥的背后,瞪大了一双眼睛盯着那一条庞大无比不住咆哮的雪虎。

    这雪虎正是烟狼三奇中的老大段情外放的术法所化,此时正张开血盆大口连续不断的咬向伍寒雁的脑袋。

    段情的修为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归壶境巅峰,可是这二十年来由于天资所限被卡在这一境界不得寸进,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使得段情的功力沉淀的精纯无比,术法运用也是异常精妙。

    起初段情并没有将秦七这个新近崛起的少年高手放在眼里,可是眼见自己得意的“雪暴银虎”屡屡失效,连一个化气九层的伍寒雁都拿不下来,便知道是秦七在从中作梗。再看人家秦七只是神色悠闲的坐在那里动都未动,内里不免开始有些心惊。

    又过了片刻,眼见伍寒雁已经走到了竹竿管家的身旁举起了手中的石块,段情再也忍不住了,咬咬牙向段义和段绝催促道:“你俩楞着干什么,还不快出手帮我!”

    段义与段绝二人最开始看见自己的大哥一出手就是“雪暴银虎”,心内还觉得段情有些小题大做,看到后来见“雪暴银虎”次次都是无功而返,又以为段情是在戏耍敌手,直到此时段情出口求援才知道自己二人的大哥竟然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敌手。

    二人见此情景连忙施展出最为得意的术法配合段情的“雪暴银虎”,全力出手。

    段义,归壶境九成,术法“冰烈疯熊”。

    段绝,归壶境巅峰,术法“暗噬影豹”。

    段义与段情一样都是攻向伍寒雁,狂虎疯熊怒哮着爆轰而去。

    而段绝真的很绝,他的“暗噬影豹”却是一分为二,悄声无息的分别袭向秦七和茫然不知的伍寒燕。

    这“暗噬影豹”也许不像“雪暴银虎”和“冰烈疯熊”那样攻击力强大,但若说杀伤力却是绝不稍弱。

    因为段绝的这个术法有一个最大的强处就是隐匿。

    通常与段绝交手之人,大都在还未搞清楚状况之时,就会被突然从身后出现的“暗噬影豹”咬断脖颈。

    可是此术法也有一个缺陷,就是隐匿之时不能攻击敌人。但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从突然出现的“暗噬影豹”口中逃脱。

    所以段绝认为秦七与伍寒燕死定了,所以段绝的脸上露出了与以往一样残忍的微笑。

    而此时的“暗噬影豹”也与以前无数次一样,突兀的在秦七与伍寒燕的身后浮现,张开了狰狞的巨口无声的咬了下去。伍寒燕甚至已经感到了冰冷的杀意,可是再想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

    与此同时伍寒雁已经伸手抓住了竹竿管家的脖领,右手的石块也已经扬起,眼见就要落下。

    伍寒雁知道自己这一铺既然已经赌了,就不能停下来,必须赌到底,到了此刻生死已经由不得自己去想了,自己要做的就是敲下眼前这个人的全部牙齿。

    伍寒雁忽然感觉很过瘾,伍寒雁手中的石块毫不犹豫的重重落下。

    秦七呢?秦七在干什么?

    秦七什么都没干,好像没有发觉身后凶狠噬来的“暗噬影豹”。直到“暗噬影豹”的巨口已经开始咬合的时候,秦七才轻轻的说了一个字:“斩!”

    接着空气中以秦七和伍寒燕为中心,忽然向四周荡漾起两道透明的涟漪,这两道涟漪所过之处,段绝的“暗噬影豹”顿时湮灭,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可是这两道涟漪在毁灭了“暗噬影豹”之后并没有趁势攻向段氏兄弟,也没有就此消散,而是向着彼此扩散而去。

    而那边的段情、段义两人只觉得脚下突然急速的震颤起来,这震颤的幅度并不大,但频率却非常的密集,而且最为可怕的是就连两人体内的真气都被这急速的颤动震的支离破碎,而扑向伍寒雁的“雪暴银虎”和“冰烈疯熊”也随着真气的不济宣告溃散。

    “嗡——”的一声长吟,声音清越如宝剑出鞘。

    却是两道涟漪终于碰撞在了一起,在这一霎那,一直在旁观战的张冲突兀的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空间先是为之一颤,接着时间仿佛凝结,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不动。

    然后静谧的空间好像隐隐约约传来了一声宛如琉璃破碎的清脆声响,接着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唯一不同的是段氏兄弟齐唰唰的呕出一大口带有内脏碎块的鲜血,还有伍寒雁那重重砸在竹竿管家嘴上的石块。

    “啪——!”

    石块与嘴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接触,竹竿管家的惨号还没有出口,就被砸了回去变成一声痛苦的闷哼。

    伍寒雁挥动着手中的石块一下一下认真无比的敲击着,节奏感十足的声音也一下一下的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竹竿管家口中有如泉涌的鲜血和一颗颗不停断折脱落的牙齿。

    “啪”!——“啪”!——“啪”!

    “哼”!——“哼”!——“哼”!

    单调枯燥的声音回荡在原本寂静的小院内,不由得让人听得胸口一阵阵发闷。

    终于伍寒燕手中的石块停了下来,因为竹竿管家的口中已经再也找不到一颗牙齿,只剩下一个血肉模糊的空洞。

    伍寒燕站起身形,向不远处已经看傻了的张冲走去,而段氏兄弟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手阻拦,因为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个叫做秦七的少年绝对是一个他们无法招惹的存在,他们现在只想着要怎样做才能活着走出这个小院。

    “啪”!——“啪”!——“啪”!

    单调枯燥的敲牙声又再度回响在小院内,只不过这次发出惨哼的人换做了张家大少爷而已。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