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科幻穿越 > 灾厄王座 > 第一百零一章禁血药剂

第一百零一章禁血药剂

推荐阅读: 重生之珠玉俏佳人武侠大棋局重生暴龙穿越以和为贵 吱吱洗肠子巨型哲罗鲑战国赵为王鸡宝是什么凡人修仙记诡三国

    “获得与付出是一个双向选择,没人能够逼你。最后的结果是你自己的选择。”————灾厄笔录

    …………

    “来而不往,非礼也。”

    “叮!”

    三针相合清脆悦耳的金属声响彻整栋走廊,接着无数的黑弦从【黯啖祭文】中迅疾弹射犹如黑色瀑布一般倒垂而上,眨眼之间交织成一张立体式毫无缝隙的天罗地网!

    而蒂斯正是操纵这张巨网的魔蛛,怨灵自然是自投罗网的飞虫。

    ——【黑弦操偶·黯然天罗】

    这是蒂斯曾经用来捕捉飞行目标的自创技能,虽说只是简易版,可解决这两只怨灵足够了。

    对负面情绪敏感的变种魔力每一缕都好似一条嗜血的食人鱼,只要闻到腥味便会不由自主扑上去。而怨灵犹如蛛网中的飞虫,初始若如雨中燕、空中雕,或是灵敏躲闪或是从缝隙穿过或是迅烈搏击一爪撕开。可随着周围的黑弦越来越多能够闪躲的缝隙越来越少两只陷入群网的怨灵也越来越像被陷入蛛网的飞虫。

    不论它们如何的嘶吼如何的挣扎最后的结果都已注定。

    粘黏之上黑弦每一根都是最好的毒腺,【黯啖祭文】转化的变种魔力也是最好的毒液,只要粘黏上铅灰色变种魔力就会留下痕迹之后以这一为蔓延开来。

    接下来开始疯狂的侵蚀、扩张、侵蚀、再扩张,迅速、高效的同化怨灵体内无处不在的负面情绪力量,直到完全将这两只半透明的怨灵化为雕像,两座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任何细节都不容错过的写实风格为主的铅灰色雕像。

    这期间怨灵会从有力到无力,怨恨和恐惧转化为歇斯底里的绝望,从感知完整到仅剩始点,最后只会残余那代表灵性的一点微光。好似风中残存的烛火。

    一切都像蜘蛛捕食一般。

    只不过和蜘蛛捕食时与之不同的是,这些依托着黑弦而存在的变种魔力可不会像蜘蛛那样善良的给猎物留下一个可以纪念的躯壳,它们会将捕捉到的目标从里到外,从身躯到灵魂,从血肉到能量都吞噬的一干二净,抹去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痕迹。

    身躯和负面情绪之力会成为【黯啖祭文】的燃料,最后的灵光会被黑渊之涡所吞没称为其中的一份子,假以他日这些灵光会带着显化自身之相的黯然假面再临于世,化作傀儡作为鹰犬轮回不止永无宁日。

    虽然不是最新鲜的,但却是最合适的。

    积年的怨恨虽不像刚出炉的新酒那样激烈奔放,但却似埋藏已久的陈酿回味无穷源远流长。

    呵呵,手捧【黯啖祭文】的蒂斯都能感到手中魔道书的兴奋和激动,这份外卖看来真的很满意。

    真的很抱歉,这份晚餐来的有点迟,把这饿成这个样子,真的很抱歉。但以后不会这样了,这陈年的老酒算是为你的诞生的初次贺礼。

    手中的魔道书微微颤抖,银灰的魔纹翻飞流转雀跃不停,书后的黑渊之涡贪婪又不是调理的旋转吞噬,正面的无面之貌黯然假面不时出现怨灵男女凄厉惊恐的面容,这是它们死后一生的最后画面。

    感受着反补过来的魔力空虚无力的身躯总算舒服多了,虽然传输的力道有点猛稍微有点恶心,可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真是好久没有感受到了,真舒服。

    如果不是环境不适合蒂斯真像不顾形象的呻冇吟出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

    ——【啖心】

    伸手一指铅灰色的晦暗魔力凭空勾勒一道中心凝聚无相之貌·黯然假面的小型法阵飞射而出,直像巴尔克的后心。

    “这是我最后能够帮助你的了。”

    “不要令我失望。”

    火已经足够,锻炼也达到了极限,捣乱的也处理完毕,再加上这好似无限的尸群就是最后的冶炼,成与不成尽在于此。

    【啖心】与【黯炼】是【黯啖祭文】的两大附属能力之一,【啖心】负责凝聚提取负能量或情绪欲冇望之力,而【黯炼】是负能量或情绪之力的实际使用和具现凝炼。

    祭文是总领宗旨和实际运用方法,还有蒂斯能力的系统规划与记载。

    可以说三者不可缺一。

    【啖心】,吞噬心灵之术。

    简单的来说就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一点点凝聚负面情绪或**在合适的情况一举爆发,一举摧毁他人心灵。中间再加点其他作料,便能发挥其他作用。

    总体来说和定时炸弹差不多,版本是魔幻版的。

    但也可以稍微改变一下,凡是都有利弊两面。既然能定时当然也可以不定时,既然能操控变也可以不管。就像射在巴尔克身上的这计【啖心】起到的作用便是平衡、稳定。

    猩红和漆黑的交织,在昏暗的灯光下已经无法分清铠甲和鲜血有什么不同。

    尸鬼的血腥臭刺鼻,可走廊中却被铁锈的腥风所覆盖,好似贫民遇到军队,在铁与血的军姿下纷纷退避。

    可这支军队有些略显散漫,虽然充斥铁与血但却好像失去了目标没有头绪,看起来…有点茫然。

    它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也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冥冥之音,幽幽之声,只有该听到的人才能听到……

    血雨的滴洒让走廊有些迷迷蒙蒙,挥发的死气让本来略显昏暗的走廊更不清晰。

    巴尔克还在突进,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全无保留的突进。可是如果有人站在巴尔克的对面你会发现,那双颜色不一一大一小的虎眸蛇瞳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在是纯净,不在有憨厚,不存在淳朴,浓郁猩红和无法抑制的嗜血正一点点弥漫整双瞳眸。

    如果你更仔细观察一点你会发现身着黑甲的巴尔克周身闪烁着微弱的毫芒,暗红色,黏稠,近乎黑。

    这微弱的毫芒好似鲜血飞溅在黑甲上瞬间凝固,在凝固的那一霎那所迸发的妖冶的红。

    黑甲依然是黑甲,还是魔导术所编织的影之甲具。可是随着这妖冶的红黑甲开始出现变化,不快,甚至可以说是缓慢。

    大斧挥舞,斑斓呼啸,鲜血也肆意的飞溅,溅落的声音络绎不绝。可巴尔克的周身却像绝音区。

    没有溅落的噼啪声,没有流淌的滴答声……

    每当巴尔克全力挥舞大斧之时,黑甲都会闪烁妖冶晶莹的红,就像宝石或玛瑙从中心被人点亮。

    亮的迷人,亮的妖冶,亮的惑人心悬。

    每伴随这晶莹的红巴尔克四周的血液便会减少,虽然不多可却能让巴尔克脚踏实地。

    吸收或是吞噬,包容还是同化?

    都有可能。

    鲜血变得黏稠,晶莹闪烁起更加妖冶的红,覆盖,包裹,凝固,化作漆黑,再下一次的挥舞中再次闪烁。

    每当这时狰狞的铠甲散发微妙的樱红,将漆黑的本质映衬的晶莹、妖冶,犹如磨碎的红宝石撒在其上。虽不均匀却闪烁着异常的光彩。

    一次又一次的挥舞使得樱红色之色勾勒的无相之貌逐步清晰,原本空白一片没有五官的黯然假面也开始出现了轮廓。

    勾勒纵横的脸颊好似水土流失的高原,满脸青色的胡茬好比过渡砍伐的森林,一对瞳色不同冷色系双眼一大一小,大的那只好似虎眸,小的那只犹如蛇瞳,硕大的鼻子好似酒糟,一张大嘴满是残缺不全的尖利黄牙,居然还歪得厉害。

    这不就是巴尔克么!

    但这张本来怎么看都觉得憨厚淳朴就是有点丑的脸颊此时为什么显得如此的凶神恶煞?就像百人斩、千人屠那些不将人命当人命,没有理由随意屠杀的被世间所有势力通缉的堕落之徒一般。

    虎眸充满着暴虐与杀戮之欲,蛇瞳阴毒、残忍尽显兽性本能。

    铠甲在血液的增铸下开始变形也开始变厚,大斧斑斓也缠绕起晶莹的妖冶,奋力的怒吼开始变换,虽然低沉却野性十足。每一次大斧挥舞铁锈般的腥风便好像找到了主人,伴随晶莹、妖冶的红迅然一聚,可红芒暗淡却又再次散开。

    一次又一次,散开在聚合,反复轮回。

    每一红芒闪现巴尔克眼中猩红便会浓郁一分,随着时间的流转这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将要被全面覆盖。

    与此同时也就是怨灵投怀送抱的时刻阴影怀表【灰色的曼陀罗华】的指针走转声在耳边悄然响起好似小溪流水清澈映然,滴答滴答的声音让充满兽性的双瞳闪过了茫然,浓郁猩红或扩或退摇摆不定。

    最后的清醒顽守在瞳孔的中心,唯一的理智坚守最后的阵地。

    可惜即使这样也无法阻止这本该存在的变化。

    随着巴尔克不耐的摇了摇头充满兽性的嘶吼了一声,虎眸蛇瞳的最后一片净土也被攻破,浓郁猩红迅速沾染。

    让一丝丝灵性的顽守在瞳眸的中心瞳孔之中,不让着猩红的色彩侵蚀虎眸蛇瞳的最后一片净土。

    “觉醒吧,巴尔克!”

    “嗷!!!”

    一声厉吼响彻云霄,澎湃的音浪肆意呼啸,侵袭着他人的耳膜。

    这一声堪比虎啸山林!!

    一股猩红近黑的血气冲天而起,弹指间风云变色,巴尔克的身上爆发出一股令人恐惧的恐怖气息,浓郁的血气凝若实质,仿佛汇聚成一头狰狞的凶兽,幽黯的血云中投射出两点猩红光芒,如同凶兽凝视大地的双目。

    就好像体内潜藏着另一个自己,无法估量的血气由内而外的爆发,并在巴尔克的身上涌动着,修复者他身上的伤势。

    一排排倒钩锯齿直接从他体内长出,布满四肢,尤其是手肘和膝盖等关节都等到了保护,大量的骨质从他胸口渗出,吞噬且覆盖魔力构成的黑甲凝成一件黑色的骨甲,一条条炎光随着隐没的奇特纹路布满表面,与晶莹之红相互交叉构成一个个诡异的魔纹,而在后心处的无相之貌·黯然假面确实所有魔纹的源头,乍然一看布满炎光的魔纹都是假面的毛发延伸,仿佛是从地狱深处透出的火光,又如同一个一个疯狂燃烧着的扭曲人脸被枷锁般的毛发困在上面,在巴尔克后背的脊椎更是向外长出了一排骨刺,上面孕育着强烈的负面气息,痛苦、凶恶、恐惧、残虐、嗜血等等情绪随之澎湃蠢动。

    最令人瞩目的是那条骨尾,一条粗大的骨尾从为骨中延伸出来,布满尖锐的倒刺,尾端两侧凸出的半月好像一把双刃大斧只是随意的甩动着,散发的劲力就击打得大地嘭嘭作响。

    巴尔克赤红的瞳孔中,好似燃烧着来自地狱最深处的业火一般,凶厉噬人却又幽深莫测,似乎能将每一个胆敢与他对视的人吞噬进入,并在深渊之火中化为灰烬。

    这股无法形容的气氛环绕在巴尔克的周围,好似有一双恐惧凝聚而成的无形鬼手狠狠的扼上了他人的咽喉。

    因为对巴尔克的熟悉蒂斯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巴尔克此身产生的变化。

    但他此时只有一个想法:自己那个便宜老爸,到底给巴尔克打了什么东西?!

    …………

    禁血战士,通过人为的手段改造人体的方法,是极少数能够让普通人获得超凡力量而没有后遗症的方法之一,唯一的缺点他只有不到5%的成功率。

    理论上讲只是通过药物或特殊方法人为的强化普通人的身躯,等到身体达到极限的时候便可以接受真正的禁血改造手术。

    禁血改造的最后一步是向人体注入经过多次提炼后的炼成禁血。而禁血的原材料一般都是用各种本体强大或有特殊异能的魔兽或生灵的精血经过特殊的比例提炼后的特殊产物。

    有这样一种说法,每一支禁血药剂即使配方相同,最后造就的禁血战士也绝不相同。

    每一种禁血药剂的效果都是不同的,因为他们使用的生灵鲜血和各自的药物萃取配合配方都不相同,也就是说每一种禁血药剂都可以说是完全**的所在。

    即使黑市出现的同一型号的禁血药剂使用后的效果也会各不相同,这不仅是药剂本身存在不可重复性,更因为宿主自身的素质、意志、天赋、潜力、血脉的不同产生的效果会因人而异。

    而无论是低中高哪一种的禁血药剂都会有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那就是【禁血迷心】。

    当禁血战士觉醒的那一刻宿主会不由自主的陷入杀戮的疯狂,不到力竭绝不停止,而往往力竭的时候也是宿主油尽灯枯的时候。所造成的损失暂且不提,可造成的伤亡每一次都会让发生的城市或其他种族的聚居地留下不可弥合的伤痛。

    最严重的一次,也是瑞泽耐尔第一批禁血战士中一个将要突破传奇领域的存在,当时陷入【禁血迷心】的她几乎屠戮了一个百万人口的公国,所到之处鸡犬不留,尸骨如山,流血漂杵。

    而这才是禁血药剂被瑞泽耐尔划到禁忌的主要原因。

    如果说仅仅是初次觉醒的时候有这么一次也就罢了,可是每当禁血战士晋级时这样的情况都会发生一次,而每一次产生【禁血迷心】不论是持续的时间还是产生的破坏力都会是上一次的二至五倍。

    一旦发作宿主就会成为丧失理智变成只知道杀戮的野兽。

    意志强大的宿主还好,配合提前布置好的后手能够尽早清醒,不会力竭而死或他人斩杀。可要是意志不坚定,心灵不强大的宿主不力竭而死也会终生成为一只披着人皮的凶兽。

    可以说每一次晋级或【禁血迷心】发作的时候对禁血战士而言都是一次鬼门关。

    “禁血迷心,生死安天命。”可不是一句戏言。

    而巴尔克也进入了这个时刻,只不过蒂斯十分怀疑自己的便宜老爸到底给巴尔克注射的什么型号的禁血药剂。

    总之,这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