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天幻玄魔变 > 第十二章 预料之外

第十二章 预料之外

推荐阅读: 时光之心元魂世界恐怖微小说武装风暴全文阅读天降蛇蛋 家有蛇妖宝宝异能失控神话禁区辟邪剑谱和葵花宝典重生暴龙最强弃少全文免费阅读

    “你觉得最后,谁会胜出代表我们覃家,参加本次的幻斗大会。”

    看着台上激烈的角逐,台下不时发出呼喊助威声,一部分覃家子弟开始议论起最终名额归属。

    “这还用想其中两个名额,必然是三长老的孙子覃明、覃申,有悬念的只是那最后一个名额。”

    “我看最后一个名额,也没什么悬念。这次分家之中,出了个天赋不错的家伙,达到了幻天士七玄天。”

    “真的假的?如果没什么意外,第三个名额岂不是非他莫属。”

    就在众人讨论之际,台上的角逐也分出了胜负,这两人都出自于分家,实力都在幻天士五玄天,实力可谓一般,所施展的天幻技都是灵阶下等,而且种类不多翻来覆去只有一两种,不过两人皆是拼尽全力一战,最后一次对碰后身材微瘦的覃锣,明显比身材微胖的覃博要灵巧一些,身形一晃躲过覃博的一拳,反打一记将之震下台去后,两人便相安无事的抱拳行礼退下场去。

    “第一组覃令胜,第二组覃岩、覃絮儿两人上场。”似乎是看完第一场比斗后觉得无趣,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宣布。

    听到覃絮儿这个陌生的名字,不少覃家子弟皆是有些好奇,目光不由得集中看向场中,发现场上只有覃令一人,并未见到有少女的身影。

    “覃絮儿何在,请上场进行比斗。”依旧未见少女的踪影,中年男子只好高声喊道。

    见场上比斗因为一个人的原由,还未能正式开始。靠在墙角的覃天元也提起兴致,双目紧闭周身荡出无形的波动,扫过场中的每一个角落,发现原本入场参加演武比斗的十二人,如今覃天元对凝精力的运用可说比之前强太多了,可就是这般能耐都无法找到覃絮儿的踪迹。

    “你就是那个有趣的家伙吧!好像叫覃天元……”就在覃天元集中心神,继续使用凝精力搜索着,凭空消失的覃絮儿时,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其身旁,发出银铃般的声音说道。

    听到身旁突然莫名有人说话,覃天元陡然睁开双目,脚步一踏退出数米后,不知撞上何物反推回来,再度迎面撞向那个银铃般声音的主人。

    覃天元双手缓缓支起,感觉到手中传来的柔软,以及少女的一声嘤咛,覃天元低头看了下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少女,顿时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慌忙起身面露尴尬之色。

    “咳!你应该不是覃家人,为什么要以覃絮儿这个名字混入覃家。”覃天元轻咳一声,看着轻纱遮面却无法掩盖少女脸上的绯红,身着一件绝非凡品的青衣,自少女起身后也未染一丝尘土,就可以断定少女身份不同寻常,绝对不会出覃家这种地处偏远的小势力。

    “这次是爷爷派我过来调查鬼腾族之事的,因为你是覃龙叔的儿子,所以想请你帮忙击败覃更,引出潜藏的鬼腾族。”似乎并没对覃天元刚才之事介怀,覃絮儿轻声细语的说道。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听到鬼腾族这三个字眼,覃天元瞳孔一缩,知晓鬼腾族存在的人虽非没有,但想来也不会太多,至少自己要不是曾经翻阅过那本典籍,根本就不会知道有发生过这样的大战。

    对于覃天元的疑问,覃絮儿拨弄起手指,陷入了踌躇之色。

    “我们秦氏家族的先祖是当年对抗鬼腾族的四位人族强者之一,那一战胜后人族天幻魔陨落四位强者陨落二人,鬼腾族鬼皇连带四鬼祖皆灭,先祖联合另一名重伤的强者拼尽全力将两界分隔开,方才换回人族这么长时间的安宁。为了防止鬼腾族余党作乱,组建了我们今天的秦氏家族,用于防范鬼腾族卷土重来。”似乎是看到覃絮儿为难的模样,一道略显粗狂的声音适时传入覃天元耳中,代替其回答来覃天元的疑问。

    鬼腾族四鬼祖和人族四位强者,在那片空间对决鬼皇的银发少女,回想起那个化为典籍的秘藏,所记载事件,覃天元于心中仔细对比了一下,发现两者事实基本吻合,说明老者所诉并非谎言。

    “我答应你们击败覃更,不过你们必须把我爹的下落如实告知。”覃天元说道。

    “关于这是一会儿再详谈,小姐你先上场。”说罢此话原本将覃天元阻挡的无形壁障撤去,站在身旁的覃絮儿也不知施展了何种身法,脚部轻踏便到对立方向飘身上场。

    “冥轩你让我答应这事靠谱吗?!”其实对于是否相信覃絮儿他们,覃天元依旧保持谨慎态度,若不是冥轩传话再三保证,自己也不会答应此事。

    “反正以后有用就对了!你看那秦家小丫头身手不凡,出招间游刃有余比你的打斗方式要强太多了,反观之你仅是对上彪沉那种不入流的角色,还是同阶一战的情况下施展‘裂钧拳’这种灵阶上等天幻技,最终却拼个两败俱伤,当真是够丢人的。”冥轩说道。

    虽然明知冥轩,这是想扯开话题,但覃天元依然目光转向台上,毕竟就算知道冥轩的意图,也是需要确有其事才行。

    台上覃絮儿脚步轻踏,并未施展任何天幻技,轻松应对覃岩每一次的出手,两人间的交手看似覃岩,占据上风压制着对手,实际上消耗惨重的却是他。

    “不打了,我认输。”感觉到体内的幻天魔气越发不济,对比眼前依旧体力充溢的覃絮儿,覃岩无奈苦笑一声主动认输。

    随着覃岩主动认输,中年男子宣布覃絮儿获胜,台下出奇的没有发出喝彩声,一切明明看起来莫名奇妙,覃天元也不知为何心里会涌出一股理所应当的情绪,连看少女面容都显得模糊不清。

    “看样子这小丫头是秦老怪的亲孙女,连极帝品级的摄魂灵具都舍得拿出手,那可是幻魔强者都会眼馋的东西。”冥轩啧啧称奇的说道。

    在对灵具的了解度上而言,覃天元倒也知晓一些。灵具从高到低划分为:极帝、极圣、极尊、极煌,其中的极煌品级较为普遍,至少连平虎城这种偏远之地,也有不少家族拥有极煌品级的灵具。

    “极帝品级的摄魂灵具?难道是她戴着的那层面纱。”覃天元说道。

    “想不到你还挺精明,能猜到那层面纱就是摄魂灵具。你现在还能保持清明不受影响,一来是你有修炼过凝精力,二来是其没有特意动用。若是由那小丫头来动用其威能,足以将你们整个覃家上下所有生灵,瞬间化为傀儡操纵。”冥轩说道。

    听完冥轩此话,覃天元倒吸一口凉气,这极帝品级的摄魂灵具当真是霸道异常,要知道类似于这种灵具是使用者越强效果越大,仅以覃絮儿的实力发动就可以控制整个覃家,要是实力更强者来动用,岂不是可以控制一座城。

    “第三组覃申、覃更上场。”随着落下覃更与覃申,同时脚步一踏越至台上。

    在外人看来这场胜负早已分晓,以实力而言幻天士八玄天的覃申,无疑是碾压幻天士六玄天的覃更。

    “覃更要我让你几招吗?”看上台后便一副胜券在握模样子的覃更,覃申眉头一挑调侃道。

    面对覃申这番举动,覃更戏谑一笑,气势猛然攀升周身溢出的幻天魔气,开始自墨绿变得越发深邃,直到提升到幻天士九玄天方才停下,此刻的覃更幻天魔气已然变成了彻底黑色,在场的众人皆是感到一阵颤栗的不自在,只是碍于覃家并没规定不可修炼‘龙潭决’以外的功法,所以纵然知道覃更功法有问题也无法深究。

    “碎岩破!”

    感受到实力暴涨的覃更所带来的不适,覃申率先出手就施展出灵阶中等天幻技,脚步一踏身形暴冲,右手臂包裹着淡黄色幻天魔气,一拳朝着覃更面门轰出。

    覃更则是站立原地不闪不避,不少人看到此景便于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覃更刚才的举动,只不过是虚张声势,如今覃申动真格的被吓得呆住了。

    “探魔手!”

    正当不少人心中涌现出这种想法时,原本呆立不动的覃更左手大量涌出黑色幻天魔气,低喝一声抬手抓向覃申右拳。

    覃申一拳击于覃更的手掌上,被其牢牢抓住,淡黄色的幻天魔气触碰到黑色幻天魔气,如积雪般消融

    ,发出渗人的滋滋声。

    感受到右拳上的幻天魔气快速消耗,覃申左脚迅速向着覃更腰间踢出,以求挣脱开覃更的诡异招式。

    在覃申的这般动作下倒也确实收到了成效,覃更松开了将覃申右拳紧锢的手掌,脚步一踏向后跃出数米,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一脸警惕模样的覃申。

    “鬼腾族的鬼噬之气和探魔手,果然是鬼腾族的招式,可惜不是真正的鬼腾族,不然我现在就将其擒住抽魂炼魄。”眼见覃更所出招式,冥轩顿时杀意涌动。

    看这样子覃天元便不难猜到,把其害到如今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是谁。

    “那个鬼噬之气好像有点棘手,一会若是与覃更动手恐怕要防着点了。”凭借凝精力的优势,覃天元感应到在接下覃申一击后,覃更的气势产生了细微的变动,比刚才还强上了几分。可见覃更的拥有的鬼噬之气,配合上‘探魔手’后,并非单纯的化解幻天魔气那么简单,而是附带有吞噬对手的幻天魔气来增强自己的诡异招式。

    “没必要太在意对方的招式,探魔手固然厉害能吸收对方幻天魔气为己所用,但使用者身体终究也有着极限,要是拼命吸收必然会贪多嚼不烂,把自己撑到爆体而亡。”冥轩说道。

    场上覃申紧闭上双目,深吸一口气后,轻吐而出,紧闭的双目陡然睁开,让心境恢复到平静状态。

    “这一击是我在佣兵团中,执行一次特殊任务时,无意在林间拾到的天幻技。也算是我准备的最强手段,你若是能接下便算你赢。”语毕覃申原地抬起左脚,向着地面狠狠一踏,使得平台多出了一尺左右的坑洞,左脚就这般陷入其中,没有拔出的意思。

    覃天元以凝精力,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此时覃申左脚包裹在黄色的幻天魔气之中,不断汇聚酝酿着一股惊人的幻天魔气。可见覃申所得之物不是凡品,最少都得是灵阶上等天幻技。

    相比覃申这边的声势浩大,覃更那边却低头保持沉默,露出一副沉思的模样。

    “我认输。”就在覃申蓄势待发之际,覃更的认输举动,让得不少人大跌眼镜。聚集的大部分幻天魔气的覃申,在难以收招的情况下,只好调动体内剩余的幻天魔气,冲击向左脚以求化解。

    随着覃更的认输,中年男子自然宣判覃申胜出,只是两人间的输赢模样,着实有点不搭调,作为胜者的覃申面色惨白精神萎靡,败者的覃更则衣着平整气息不乱。

    “这下有点难办啦!?”覃更的提前退场,意味着直到幻斗大会结束前,都不会与之交手,要知道幻斗大会期间是禁止各家子弟私下比斗的,若有违反便会取消其幻斗大会的参赛资格,去往羽铎学院寻找父母下落情报,早已是势在必行。关于秦家那边的情报本就是无法确定之事,覃天元也不可能顾此失彼,纵然秦家情报是真的,如今覃更明显故意避开一战,自己也无计可施秦家提供的情报只能放弃。

    “第四组,覃削、覃天元上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