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5.

推荐阅读: 恶魔囚笼封神演义小说萝莉星际漂流记时光之心末世之化龙元魂世界天上人间的花魁拓荒时代之天地盟约恐怖微小说赘婿小说

    1月1日,阳历新年第一天。∈↗頂點小說,

    春华避暑山庄。

    这里是恒信集团下属的一个,礼仪公司承接过不少大型婚礼,具体的细节硬是用a4纸写了几十页,被林远咔咔咔咔腰斩到几页,倒不是省钱的那种省法,而是砍掉了绝大多数的礼仪过程,几乎就是走个过场,证婚人说两句话,新郎直接抱着新娘就走的感觉。

    张小莉的父母直到婚礼前一天,才跟林远的老妈见了个面,双方都挺尴尬的。

    怎么说呢,子女的婚礼他们完全插不上手,张小莉那边,她父母起码还算去了块心病,他们早就知道张小莉的毛病,当年那事可是闹到差点退学的地步,在警方也都立了正式的调查记录,张小莉的几任心理医生也都跟他们做过详谈。

    林远老妈这边尴尬的原因是,整个婚礼男方没出一分钱,怎么看怎么是吃软饭的节奏,看到女方家长心虚得很。

    好在双方都避开了尬尴的部分,张小莉家里也是普通人家出身,跟林远老妈几句话就聊到一块去了,气氛倒也融洽。

    后台里,没像普通婚礼那样,一帮伴娘拦着不让一对新人见面。张小莉或许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但是遇到林远以后就不是了。

    “我还以为你这黑皮是晒出来的,原来是遗传的啊,你看你爸你妈黑的”

    张小莉白了他一眼。

    “真的还是很黑吗,我这几年都有好好保养了,不那么黑了吧,还有,领了证以后,那也是你爸你妈了”

    姑娘担心的用手指勾开胸口的布料,看看自己的肤色。

    “别看了,再黑我都喜欢,这不都已经娶你过门了吗,你这身衣服好不容易收拾好了,你要是再弄乱了,一会儿人家小姑娘又得忙乎半天”

    “跟她们一起,我的确是显不出白来”张小莉泄气的往丈夫身上一靠。

    她说的她们,是她的几个闺蜜,一个是她的心理医生何兰青,据说是个过,她最困难的时候在工地搬过砖,也就是那个时候,恰巧遇到发生绑架事件的少女杨菲菲,张小莉周折了一番,把事件拖延到杨菲菲的保镖和警察找过来,从此就发迹了。

    那都是五年前的事儿了,今年杨菲菲刚刚十九岁,在张小莉的公司里占着30%的股份。

    还有几个就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乙、丙、丁了,起名是件麻烦事儿,她们连代号都不会有,换成是电视剧,就是背景里一晃而过的角色。

    ……

    婚礼证婚人就是很新集团的**oss杨万山了,此君是全国著名企业家,经常在财富、财经之类的杂志上出现,个人财产多少林远不知道,不过看宾客席上,不时有记者拍照,拍的可不是他,而是杨万山,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他以外,坐在的还有三个常务副市长,哪个区的区长,什么局的局长,大大小小的头头脑脑凑了十几桌,本地主要的几家房地产公司,各行各业领域里重头企业的主要领导人也来了不少,张小莉的面子可没这么大,不过她另外一个身份是杨万山的干女儿,房地产方面大约还看她的面子,毕竟几方合作愉快,其他人可都是杨万山请来装点门面的。

    这种大场面可真是镇住了不少打算过来看热闹的人,两方面以及多方面的都有。

    “我去,小远的媳妇到底什么人,恒信老总杨万山当证婚人?”

    “爸,那边那个不是王局长吗?”

    “卧槽,斌子,林远到底和谁结婚啊,你看看今天来的都是什么人,我们总署的**oss都在”

    “我哪知道,他什么德性……我是说他平常很少出门,因为我是卖电脑的,才跟他偶然有联络,再说,我今天就是单纯来参加婚礼的,谁知道这么大场面了,不过他妈的,确实叼”

    “三友的老总也在,他们说台上证婚的是恒信集团的杨万山”

    “妈蛋,我才包了二百块红包,这下完蛋,丢人丢大发了”

    “啊哈哈,不是吧,好歹也包个一千啊”

    “得了吧,人家把这个地方包了一个礼拜,随便我们玩,根本就不差钱,来的时候我刚好和智悦科技的一起进门,人家那应该是老总或者大股东吧,直接就是一张最少六个零的支票”

    “日,一张纸什么吧”

    “想死你自己去,看见那边那个女人没有,她罩着姓林的”

    “没见过,谁啊”

    “江北的徐家听说过吗,虽然根基不在我们这,但是省里一半的人跟他们有关系,那女的是徐家老二的老婆,虽然前几年离异了,不过谁要是想动她,真得掂量掂量,我听说徐家老二再过几年就进国字头的部里了,而且那女人本身也不好惹,姓胡,我给你提个醒,岭南,姓胡的”

    “我知道是谁了,妈蛋,这姓林的够叼啊,把张小莉吃到嘴里去,又跟这姓胡的不清不楚”

    “我说你能不能别老琢磨裤裆那点事儿啊,你也不想一想,就算姓林的、姓胡的有那个胆子,姓徐的能咽下这口气?你啊,这嘴巴早晚给你惹事”

    “得,我自罚三杯,是我说错话”

    ……

    头面人物杨万山说了几句场面话,男女双方在他的见证下,交换誓言和戒指,就是法律上和世俗上都认可的真正的夫妻了。

    原本,作为本地首富的杨万山,对林远也有几分好奇,他的财富以及他的气质,都让杨万山好奇,想要拉着他到他那桌盘问盘问。

    哪知道剧本根本就不按他的意思走。

    林远把张小莉打横一抱,对着麦克风吼了一嗓子。

    “各位吃好喝好啊,我着急洞房就不奉陪各位了”

    跑了。

    ……

    片刻后,哄堂大笑。

    其中,有个记者按下快门,把杨万山一脸惊讶张大嘴巴的面容拍了下来,成为了第二天的头条。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噗嗤,小莉姐的这个老公挺有性格”

    “什么有性格,是急色吧,急成这样”

    “这不对,我猜啊,小莉跟她老公,她才是着急的那个,你们没见她什么话都没说么,而且啊,这个叫林远的男人,呵呵,搞不好是个意外的极品男人”

    何兰青优雅的吸着女士香烟,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

    三人处在三楼的一个雅间里,从落地玻璃望下去,就能看到整个大厅。

    正主跑了以后,就是礼仪公司安排的节目上线了,而且因为经常策划各种商业企案,恒信地产跟演艺圈里的关系密切,今天还请了一些明星表演节目。

    “极品男人?兰青,你搞错了吧,我承认这个男人是有点小帅,但是说道极品,呵呵,这种样子货我体验的可多了……”她竖起三个指头,“三分钟,三分钟我就搞定给你看”

    刘娟一口喝干了高脚杯里的酒,呵呵笑起来。

    何兰青从鼻孔里喷出两道烟气,“说话注意点,菲菲还在这里呢”

    “我可不知道你们在讲什么,我什么也听不懂”杨菲菲嘻嘻笑着。

    “鬼灵精,你听不懂才怪”何兰青嗤笑了一声,再度看向刘娟,说道:“这个赌我还真就跟你打了,不过不用我们两个亲自去找那个男人验证,除非你真想惹小莉生气,我可告诉你,张小莉这次可是认真的,你要是真敢去勾引那个叫林远的,你们姐妹都没得做”

    “我就是说说”刘娟嘟囔道,“但你要怎么跟我打赌”

    “分析给你听就明白了”何兰青是个充满了古典美感的美人儿,穿着右肩部位有着一个丝绸花朵的丝质无肩礼服,一身白的滑腻通透的乳白肌肤,画着淡妆却美艳逼人,让人一见难忘。

    刘娟穿着较为暴露的低胸露背火红色的贴身礼服裙,嘴唇也是红的如血,浓妆艳抹,大片暴露在外的肌肤虽然不像何兰青那么白的诱人,却也猛吸眼球,偏偏眉目间带着一股颓废的野性。

    但是说到美丽程度,她们两个单独出现也是一个九分女神,但和杨菲菲坐在一起就是陪衬鲜花的绿叶了,微微发卷的头发扎了一个松散的马尾,一身银灰色的洋裙,只有小臂和小腿露在外边,小腿上还穿着丝袜,但就是这种程度的衣着,也让杨菲菲在两个九分美女中成为最耀眼的那个。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梆梆梆”

    杨菲菲有点忐忑的敲着林远家的大门,从昨天的婚礼上就看出来了,这是一个有点怪又特立独行的家伙,居然说走就走,把自己老爸还有一班市里的领导人全都撂在那里,丝毫都没有含糊。

    也幸亏刘娟知道林远的地址,她们才能找上门来。

    片刻后,门从里边打开,开门的是她们的好姐妹张小莉,穿着居家的短袖t恤,短裤。

    “你们怎么来了,来,快进来坐”

    “你们两口子昨天跑的那么快,我都没时间好好认识一下你们家老公”

    “我也早想认识认识姐夫了,到底是何方神圣,不但能对抗姐你的心理障碍,还能让你连续几次破例,丢下工作”

    “嘻嘻嘻嘻,我也是来认识一下姐夫的”

    几个女人也不跟她客气,何兰青与刘娟倒还适应,进门就把高跟鞋随便丢在门口,杨菲菲却是没想到一进来就是客厅,迷糊糊的还以为是她熟知的那种别墅户型,直到何兰青和刘娟都坐在手工毛毯上,才惊讶的反应过来,咕哝道:

    “不会吧,这么小,还没我的卧室大”

    “你当这里是你家呢”张小莉拉着她坐下,又拿来咖啡壶,倒了点茶叶进去,在饮水机下边就灌了一壶开水。

    房间里最招眼的就是那个近两米的船模了,卧室的门关着,也不知道里边有什么,另外的一张大床,上边凌乱的摆着新郎新娘前一天的礼服,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完全没有一点婚房的感觉,连那种双人的婚纱照都没有。

    “我说,小莉,你现在可够潇洒啊,好几百号人呢,说丢下就丢下”

    几个女人都在打量着房间,何兰青开口说道。

    “哈,不是有专门的礼仪公司么,什么都安排好了”

    刘娟从屁股下边摸到一个蓝宝石耳坠,托在手掌里一脸揶揄的看向她。

    “昨晚就这么猴急?这对耳环可不便宜啊,另外一只呢?”

    “嘿嘿”张小莉讪笑一声,从桌子底下摸出一个半透明的塑料保鲜盒,打开一片,好家伙,里边全都是珠宝首饰,像是几块钱的地摊货似的一股脑装了一盒地儿。

    眼前这三个可都是识货的女人,何兰青拈起一枚戒指,上边那一整颗的红宝石看的她双眼放光,刘娟则是拿着一条数百颗碎钻穿成项链直往自己身上比划,杨菲菲掌心里托着一个古朴的玉佩,左看右看。

    “不是吧,姐,这些都是姐夫给你准备的东西?我是说,就这么放在塑料盒子里存着,还这么随意?我靠,这条项链上边多少颗钻石啊,怎么也要上百万了吧”

    “一些是林远老板送的结婚礼物,一些是林远自己的设计,嗯,不过都是我们自己的东西了,具体多少钱我也不知道,我定做了一个首饰盒,还没做好”

    很快,咖啡壶的颜色变成了黄铜色,张小莉用玻璃杯给自己的姐妹没人都倒了一杯。

    “你们别看这茶叶的品相不好,不过却是好茶”

    “用这种方式喝茶,也算独特……不过这么长时间了,你家男人呢?”

    “他呀,还在睡懒觉,他就这个习惯,起码也要中午以后才会起来,所以我们别管他了”

    “不是吧,姐夫好懒,有客人也不招待”

    “呵呵,他就这脾气,除非有钥匙,天王老子也别想敲开他的门,你们是不知道,他的老板都为了配合他,有事的时候只在晚上登门”

    “是昨天那个漂亮女人吧,当然,比姐你还有菲菲都还差一点”

    “别胡说,我倒是觉得她比我漂亮一点点,而且她女儿都有十五六岁了,起码有四十岁了吧,真羡慕她”

    “啊?不是吧,一点也看不出来啊,我还以为她和小莉姐你差不多大呢,居然有那么大了,小莉姐,你改天可一定要介绍我们认识,我想要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

    “我们这里你最漂亮也对年轻,现在就谈保养,也太早了点吧”

    “我给我妈问的不行啊”

    几个女人笑成一团。

    有何兰青这个心理医师在,不着痕迹的掌控着谈话节凑,不知不觉就把话题引到林远身上了。

    张小莉在同性面前也没什么戒心,又都是她的闺蜜。

    “小莉姐,原来是你倒追的姐夫啊,实在是想不出来”

    “你家林远确实很有味道……这种表情干什么,知道啦知道啦,我不会对他出手的,这点操守我还是有的”

    “姐夫今年有三十六了?看不出来,我还以为和你一边大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